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卸甲枭雄 > 第一卷 大隐于市_第2433章 酒酣耳热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话当真?”

    看着梅红玉一脸真诚的样子,秦渊默默的点点头,光听刚才的话,秦渊觉得梅红玉一定是在讽刺自己,竟然如此对待前来投奔自己的人马,虽然人不多,但是至少说明,在梅红玉的心中,自己确实是值得千里来投的明主!

    “当真!”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秦渊,梅红玉异常郑重的点点头,秦渊微微一笑,让身边的宋威简将梅红玉手上的镣铐解开,然后一脸恳切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亲自去给老先生赔罪,竟然让老先生一来就受到了牢狱之灾,真是万分抱歉!”

    说完,秦渊就真的带着,梅红玉和宋威简离开了蔺修观的病房,前往地牢当中,亲自打开牢门,对着在里面蹲坐着的梅老先生和剩下的七八个孩子诚恳的道歉道:“诸位,实在是对不住了,我们因为一场误会,而让各位千里来投的壮士受到了牢狱之灾,我这个当门主的,真是对不住大家啊!”

    “您就是秦门主啊?”

    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刚才已经面如死灰的梅老先生顿时惊叫一声,慌忙站起身来,扶着秦渊的双手说道:“秦门主果然高义,我女儿没有看错人啊,秦门主不但治军严整,而且还礼贤下士,如此明主,就算是没有朝廷的承认,也一定会在这乱世当中成就一番事业的,秦门主,受老夫一拜!”

    说着,一路上都念念不忘自己被亲女儿亲手烧掉的梅花庄的梅老先生还真的对着秦渊鞠了一躬,秦渊慌忙扶起老人家,口中说着不敢当,然后就带着梅红玉的一群娃娃,进入到了自己的城主府当中,仿佛已经忘记了宋贡鸣的身上还有细作的嫌疑一般!

    进到了城主府当中,秦渊招呼正在统计粮草供应的钱苏子过来,将梅红玉这千里来投的义举解释了一番,知道这件事情对于秦渊的鼓舞有多大,钱苏子也不吝啬自己的夸奖,对着梅红玉还有这一行人狠狠的夸奖了一番,顺手还认了梅红玉当自己的干妹妹,两个人当场对天地赌誓,让在场的众人纷纷感到惊讶,往常时间,钱苏子虽然对大家也是一贯良好,但是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热情,却还是头一遭呢!

    正在众人恳谈热络的时候,正在外面南城外值守的卢牟坤竟然独自一人冲到了城主府前,也不让门口的士卒通报,自己一路飞奔到秦渊的门前,还没有看清大堂当中的状况,卢牟坤直接对着里面的秦渊喊道:“门主大人,不好了!涧山宗的人真的来了,而且真的超过千人啊!里面的古武者少说也有百人之多!”

    “啊?”

    秦渊猛地一惊,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眼前的众人,对着上首的梅老先生说道:“老先生,失礼了,我去去就回!”

    “秦门主如果不介意的话,老夫可能跟着上到城楼上,看看敌阵啊?”

    梅老先生摸着自己的花白胡须,淡然的看着秦渊,脸上的表情甚至比久经战阵的秦渊还有淡然,看到梅老先生如此镇定,秦渊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微微点头,对着老先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就带着老先生,还有钱苏子、梅红玉等人到了南城门上,看着漫天而来的涧山宗的队伍,饶是多次舍生忘死,秦渊的脸上还是有些发白,对方的战阵不但精锐,而且还非常老道的使用了牵线阵,如此一来,就算是遇到了突然的袭击,也能够迅速的组成圆阵,保护自己,虽然在整个河套平原,也没有人有胆子对这些人进行突袭,但是谷蕲麻还是让人使用了这样的阵型攻击,如此行为,确实称得上是谨慎了!

    “门主,发射床弩,挫敌锐气吧!”

    听着耳边士卒们的议论,原本信心十足的卢牟坤也有些站不住了,走到秦渊的面前,一脸恳切的说道,秦渊微微一愣,正要点头,身边的梅老先生却忽然伸手,对着秦渊说道:“秦门主,你看,对方的车阵在前,虽然看不清楚下面放的是什么东西,但是想来已经对我们的床弩做了防范,如果此行不奏效的话,对于士气的伤害恐怕更大,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所以还请慎重啊!”

    “不知道老先生可有妙计?”

    秦渊闻言一愣,拿着手边的望远镜对着远处看了一看,果然看到对面的前锋马车上拖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本来敌阵就在床弩的射程极限外,如果被挡住的话,对于士气的打击确实大!

    “很简单,只要等他们到了近前,敌人定然会乱的,秦门主早前将南门外水漫金山,遍地冰凌,敌人想要用堂堂之阵吓住我军,也未必能够奏效,不如秦门主用这城墙上的投石机将几**桐油扔到敌阵之前,如果敌人前进,自然会阵型大乱,如果不前进,到敌人攻击之时,放火箭烧之,也不会损失什么!”

    梅老先生微微一笑,将自己的一个小计谋说了出来,秦渊闻言一愣,顿时欣喜,命令身边的卢牟坤照做,后者虽然很不爽这个外来的老头指挥自己,但是听了秦渊的命令,还是乖乖地前去执行,很快就把几**桐油扔到了敌人的阵前,看到天空中黑乎乎的瓷**飞过来,谷蕲麻的脸上还有些变色,等到他看到敌人扔过来的东西竟然没有爆炸,顿时哈哈大笑,带着自己手下的部队向前走去,也是到这个时候,谷蕲麻才忽然发现,那地上倾泻下来的全是桐油,人马走上去,顿时翻飞滚动,乱成一团!

    “放!”

    看到谷蕲麻竟然如此大意,秦渊自然是毫不客气,让人在弩枪上面点上火团发射出来,那弩枪在空中飞快落下,虽然没有钉死几个人,但是也引燃了冰面上的桐油,顿时大火漫天,原本滑溜溜的桐油冰面顿时燃起大伙,不少在冰面上挣扎的涧山宗弟子纷纷中招,浑身沾上桐油,被烈火点燃,不多时,就已经是人仰马翻,惨不忍睹了!

    “万岁!万岁!”

    看到敌人如此狼狈,城墙上的秦皇门子弟自然是激动莫名,纷纷对着远处的敌人虎吼着嘲笑起来,听到手下人欢快的笑声,卢牟坤脸上的神情也终于变得轻松起来,刚刚献策成功的梅老先生自然也是一脸得意,秦渊当然是忍不住夸了两句,然后就带着他们下了城墙,后面的事情已经没有机会了,吃一堑长一智,谨慎下来的谷蕲麻断然是不会让自己再有可趁之机了,这场大战恐怕还要有一段时间的消耗的!

    带着梅老先生回到了城主府,秦渊趁着热乎劲儿,直接命令人将两**好酒送到眼前,为梅红玉一行人接风洗尘,虽然知道秦渊好爽,但是梅老先生却坚决不喝酒,坚决的态度都让秦渊有些尴尬,好在梅红玉颇为豪爽,跟秦渊推杯换盏,把酒言欢,这宴席上小小的尴尬才很快过去。

    听说梅红玉父子献计成功,其他的秦皇门子弟自然是过来讨教一二,性格豪爽的梅红玉来者不拒,连一脸无语的甄震过来倒酒,都是来者不拒,宴席上“女中豪杰”的夸奖让梅红玉也有些上耳,能够得到秦渊这样的接待,梅红玉来到这里之前,是万万没想到的,对于秦渊的忠心也表露的更加真切!

    送走了过来蹭酒喝的众人,其实根本没喝几口的秦渊这才让人将眼前的宴席撤掉,带着清醒异常的梅老先生和梅红玉进到了会客厅当中,双方坐下,喝了点茶水,醒了醒酒,秦渊的目光中满是好奇,看着秦渊闪动的表情,知道秦渊想要知道什么,梅老先生也不吝啬,直接拱手说道:“老夫梅赫隆,年轻时候也曾云游江湖,天下之大,几乎处处都留下了老夫的身影,只可惜后来一次喝酒误事,遭到歹人陷害,当时我血战多人,最后也没有救出自家夫人的性命,从此以后二十三年,老夫在梅花庄照料自己的女儿长大成人,到如今,滴酒未沾,不为别事,只是忏悔老夫当年犯下的罪行,人生在世,罪如伤疤,就算是经年累月,此事要和如鲠在喉,从未从老夫的心中消失,刚才让秦门主感到尴尬,实在是罪过!”

    “原来如此!”

    听了梅赫隆的话,秦渊这才明白老先生滴酒不沾的道理,微微在心中感慨两声,秦渊的目光很快转向了一边的梅红玉,后者乖乖点头,将自己怎样和涧山宗结仇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到梅红玉毅然决然将自家庄园烧毁,带着养子们北上来投,秦渊的心中更是激动,起身对着梅红玉拜了一拜,就在双方言谈甚欢的时候,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了……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