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卸甲枭雄 > 第一卷 大隐于市_第2427章 坚壁清野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嗨,说来惭愧,当时如果能够有贺兰会长的帮忙,拿下固原城,定然不是问题!”

    裴夫人苦笑一声,抬起头来,对着略显尴尬的贺兰荣乐说道:“不说这些过去的事情了,在下深夜来访,所为的就是能够和贺兰会长联手的事情!”

    “联手?”

    贺兰荣乐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裴夫人,颇为疑惑的说道:“这个时候联手,是不是有些晚了?”

    “不是联手攻击秦皇门,是联手自保!”

    裴夫人看着眼前的贺兰荣乐,对着他说道:“其实城南决战之后,我们这些黄府禁卫军就不敢回到金城了,觉得以黄世子的刻薄寡恩,肯定会降罪于我们的,所以大家就护着祖秉慧公子呆在了南山别墅,虽然我们在城南决战中功亏一篑,但是秦皇门似乎也无力驱赶我们,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这些天都在舔舐伤口,所以还很平静……不过,刚刚我们忽然得到消息,说华亭涧山宗准备北上和秦皇门决战,黄世子也派人过来,让我们听从华亭涧山宗的人的指挥,再去攻击秦皇门,大家伙儿都不愿意,但是也不敢公然违背黄世子的命令,所以就让我前来拜托会长大人,能不能暂时收留我们呢?”

    “额……收留当然是没问题了,只是收留你们的话,我怎么给黄世子交代呢?”

    贺兰荣乐微微一愣,看着眼前目光恳切的裴夫人说道:“不是我这个当会长的还念着你们当初背叛我的破事,主要是,我贺兰会现在真的是不敢经得起一点风雨了,你也知道,家底差不多都在这些日子的内讧当中败光了,如果不是这次站在了秦皇门这边,和秦渊达成了协议,拿回来了今年的禄米和钱粮,估计这山谷中的人我都养活不起了呢!”

    “放心,我们已经想好了措辞!”

    裴夫人点点头,对着一脸为难的贺兰荣乐说道:“我们就说秦皇门对我们进行了追杀,大家迫不得已,放弃了南山别墅,前往您这里避难,到时候会和华亭涧山宗配合的,总之,华亭涧山宗的人肯定会被秦皇门挡在南门外的,所以我们并不担心!”

    “好吧,如果黄世子首肯的话,我肯定会让你们进山谷的,你们先在谷外驻扎,然后我去询问黄世子的态度,这样也算对得起你们了,如何?”

    贺兰荣乐沉吟了一下,找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裴夫人闻言点点头,对着贺兰荣乐谢了,然后就星夜离开了青龙谷,往南山别墅去了……

    这边的裴夫人都知道华亭涧山宗打算北上的消息了,秦渊自然也在深夜被刚刚接手情报工作的宋威简叫醒,看到确切的情报显示华亭涧山宗确实要北上了,秦渊无语的摇摇头,不明白这些任务为什么专门喜欢和自己作对!

    “坚壁清野!”

    秦渊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无可奈何的下达了自己最不想下达的命令,宋威简知道这也是无奈之举,只能拱手答应,然后去执行了……

    一时间,所有的秦皇门骑士都冲到了固原城的外面,将坚壁清野的命令传递给每一个人,虽然只是凌晨时分,但是嘈杂的声音已经从官道上慢慢的泛起,一群一群的民众从城外涌入固原城中,原本寂静了两天的固原城又变得热闹了起来,传说中兵马上千,古武者上百的华亭涧山宗就要来了,固原城中的谣言也是满天飞,不少人进城,但是更多的人却选择了出城避难!

    “让他们走!”

    接到了有人想要逃出城外的消息,秦渊大手一挥,一脸傲然的说道:“将他们的名字登记造册,所有人三十年内不得回到固原城,否则,杀无赦!今日开始踏出城池一步,所以家产全部充公,决不轻饶!”

    “是!”

    听了秦渊杀气腾腾的话语,宋威简也不敢多说什么,慌忙下去传达秦渊的命令,而这个命令也让不少想要两面投机的固原城居民放弃了挣扎,纷纷回到自己的家中,等待着又一次大战的结果。

    频繁出现的战事也大大的减缓了固原城中招兵买马的速度,听说华亭涧山宗又要来了,不少加入秦皇门的士卒的家人纷纷前往军营,要求将自己枪把子都拿不稳的儿子们带回家中,秦渊闻得此言,也只能再次使出霹雳手段,只要此时退出秦皇门,一路按照涧山宗间谍处置!

    解决了一下民众的骚乱,秦渊打着哈欠站在城主府前,听着一个个消息的汇报,慢慢的稳定了心神,搬了一张凳子坐在城主府的台阶上,一脸淡然的处理着各种事物,周围的人看到秦渊如此淡定,心中的隐忧也都慢慢的消除了,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一个随从前来报告,说是蔺修观请自己过去一趟。

    虽然不知道蔺修观为什么挑这个时候来打扰自己,但是知道蔺修观不是那种主动添乱的人,秦渊便站起身来,跟着那名随从进入到了蔺修观的病房中,此时他的妻子焦玉儿还在休息,秦渊也没有主动打扰这位悉心照顾自己丈夫的妻子,站在蔺修观的床前,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修观有一事禀报!”

    蔺修观对着秦渊笑笑,然后就开口说道:“听闻华亭涧山宗准备北山和门主大人决一死战,他们远来跋涉,定然不会带很多粮草补给的,所以耀州城就成了他们补给的必经之地,相信陈悟冶那厮为了对付秦门主,肯定答应了华亭涧山宗不少要求,这耀州城的补给,肯定就在此列当中,秦门主不如先声夺人,将耀州城中的府库一把火烧掉,这样比如此大阵仗的坚壁清野,恐怕来的更加方便!”

    “坚壁清野只是为了第二步做打算!”

    秦渊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蔺修观,低声说道:“你说的府库在什么地方?方便烧毁吗?一旦烧毁的话,耀州城的百姓可有缺粮的危险?”

    “这个嘛……缺粮的话,大家可以往山上躲避的,华亭涧山宗这些年凶名在外,如果秦门主能够善加利用的话,耀州城的百姓定然知道如何躲避战乱了……没办法,乱世将近,各大小势力都在互相征伐,朝廷还在忙于内斗,根本不在乎百姓的死活,这样的事情在所难免,相信耀州城的百姓应该也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了吧!”

    蔺修观默默的说着,秦渊颔首,询问清楚了蔺修观所说府库的位置,然后就走出了病房,回到了自己的城主府前。

    他和蔺修观都没有发现,沉沉睡去的焦玉儿一直都在背对着她们睁大眼睛,仔细的聆听他们所说的每一个字。

    回到城主府,秦渊将耳边的琐事一推三五六,交给赶来的卫宣和卢牟坤处理,然后拿着一张简易的地图,就进入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看着秦渊风尘仆仆的样子,钱苏子微微一愣,忽然对着秦渊说道:“你是不是又打算离开这里啊?”

    “额……”

    听到钱苏子的话,秦渊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看起来很像是要出门的样子吗?”

    “不然呢?”

    钱苏子好奇的看着秦渊,摆摆手说道:“你这个样子,谁不觉得你是有大事要处理啊?说吧,是谁又要你去营救了?还是打算带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再说?”

    “额……你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秦渊苦笑着看着眼前的钱苏子,有些乐呵呵的说道:“我是准备去把耀州城的粮食烧掉,让涧山宗来的时候无粮可就,增加我们的胜算!”

    “哦,为什么要现在烧了呢?”

    钱苏子好奇的看着秦渊,似乎对秦渊的打算很不可理解,后者微微皱眉,更是一脸惊讶的说道:“这还用问是为什么吗?当然是……目的我已经说过了啊!”

    “可是你现在就烧掉的话,根本起不到作用好吗?”

    钱苏子无语的看着秦渊,伸手按住秦渊的肩膀,让秦渊在床边做好,然后说道:“你现在就去把他们的粮仓烧掉,且不说耀州城能不能抢救过来,就算是你把他们全烧了,也根本不可能引起什么状况的,耀州城的百姓肯定还会被陈悟冶催着缴纳粮食,涧山宗的人马为了活命,反而会对我们发起更加疯狂的进攻,而且没了粮食保命的耀州城百姓,没准儿还会铤而走险,成为涧山宗的开路先锋,去抢劫其他人的粮草,这样的话,就算是我们打赢了,固原城四周也会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你想把它作为根据地的想法,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看着对方吃饱喝足来和我们决战?”

    秦渊无语的摊开双手,虽然承认钱苏子说的有道理,但是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很简单啊,只要在涧山宗杀的最猛的时候忽然将他们的粮草烧掉,然后再趁着他们四散征粮的时候主动出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此战必胜!”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