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卸甲枭雄 > 第2325章深夜求见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2325章深夜求见

    就在定远城中的战事进入到僵持期的时候,南方百里外的固原城中,沉睡中的秦渊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叫起,知道不是十万火急的命令,刘文昊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大半夜把自己叫起来,秦渊打着哈欠,穿着毛绒睡衣从床上下来,伸手抚摸了一下钱苏子有些倦怠的面容,穿上拖鞋,打开房门,一股冷风从房外冲进来,秦渊走出房门,看着黑暗中身穿铁甲的刘文昊,疑惑问道:

    “怎么了?文昊?你怎么是这幅打扮?”

    “回禀城主大人,小的今天晚上值夜!”

    刘文昊呼着冷气,连忙将意见黑色棉袍披到了秦渊的肩头,然后低声说道:

    “请跟我来吧!”

    “好!”

    秦渊迈着步子,披着黑袍,很快来到了灯火通明的会客厅,此时,一个中年人已经在门口焦急的等候了,秦渊远远的看了那人一眼,发现自己从来没见过,低声对眼前的刘文昊问道:

    “此人是谁?”

    “贺兰会世家乐家的家主!”

    刘文昊低声回应着,走到那乐绍奉的面前,对着身后的秦渊说道:

    “城主大人,这就是乐绍奉乐家主,家主大人,这位就是我们固原城的城主,也是秦皇门的门主秦渊大人,二位慢慢聊,我在外面值守!”

    说完,就将两个人让进了房中,自己小心的关好门窗,身穿铁甲站在门口,仿佛一尊塑像一般沉静!

    “乐家主,这深更半夜的,您应该是从青龙谷来到这里的吧,为什么会半夜前来呢?”

    秦渊打着哈欠,将桌子上已经有些凉的热茶拿起来喝了,虽然味道已经不是很好,但是却可以让自己提神,凌晨时分被人叫起来,秦渊的脸色自然也好不到什么程度,看刘文昊的脸上并没有特别激动的神色,秦渊便知道此事和秦皇门的关系应该不大了!

    “小人特来请秦门主救命!”

    乐绍奉听出了秦渊言语中的不耐烦,不等秦渊把茶水喝完,一个踉跄跪倒在地上,抬头对着眼前的秦渊满脸惶恐的说道:

    “我乐家上下九十多口人的性命可就仰仗秦门主大驾了!”

    “起来说话!”

    秦渊眉头一挑,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的乐绍奉,看样子这定然是贺兰会中又出事了,只是这乐家值不值得自己出手相救,秦渊还要好好酌量一番才是!

    “嗯!”

    乐绍奉倒是收放自如,干嚎了几句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对着眼前的秦渊将自己儿子被林小龙撕开双唇,自己被林小龙不分青红皂白抓到林府柴房当中受苦,后来被执掌大权的赵权佑听说了之后前行解救出来的事情解释了一遍,秦渊打着哈欠说完,撇撇嘴,脸上露出有些无语的表情:

    “素闻林长老出身低贱,和阁下这等高官显禄很是不同,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定然是阁下的宝贝儿子对着林长老指指点点,口出慢待之言,被林长老的家丁队长林小龙听到了,然后出手将其打伤吧,然后阁下又找上门去讲理,想来也是被林小龙直接强行押到了林府之中关押起来吧?”

    “额明公所言,未尝不是事实”

    有些羞臊的看着眼前的秦渊,乐绍奉冷静下来想想,觉得事情也和秦渊所说的情况应该是**不离十的关系!

    “那既然如此,我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秦渊在心中冷哼两声,抱怨了一番门口的刘文昊小题大做,站起身来,对着眼前的乐绍奉施施然笑道:

    “不是我秦某人不够热心,实在是不知道乐家上下九十多口人怎么就被死亡威胁了?那林琥文要是真的想要动手的话,恐怕现在我出手也来不及了,目测这件事情林长老应该还不知道,我对林长老也算是有些了解,乐家主只要带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前往林府登门道歉,想来林长老也不会赶尽杀绝吧?”

    “可是,在下的儿子已经消失不见了啊!”

    乐绍奉带着哭腔,猛然间跪倒在秦渊面前,低声说道:

    “昨天下午在下被林小龙关押期间,听说我那儿子和他的发小偷偷从青龙谷中跑了出去,根据我们多方查找,那个小兔崽子好像是去了定远城!”

    “定远城?”

    秦渊心中一惊,低声说道:

    “我入睡之前听到情报,你们家林长老好像是带着主力前往定远城消灭那里的血影门了吧,如果您儿子提前去了定远城,元气大伤的血影门被林长老攻破之后,您的儿子要是没有死在乱军之中,恐怕,被抓起来之后更是凶多吉少,到时候,您乐家上下九十多口人,就是通敌之嫌,谁也不敢去给你们求情了不是?”

    “对啊!”

    乐绍奉惨叫一声,痛苦的呻吟道:

    “秦门主啊,就是这个道理啊,您可一定要发发慈悲,救救我们乐家啊!”

    “为什么?”

    秦渊好奇的看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乐绍奉,晃晃脑袋傲然说道:

    “虽然我秦某人也算是一名信奉仁义二字的古武者了,但是这无利不起早,况且你我素来没有瓜葛,倒是林长老是在下不得不结交的盟友,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我只能说道这里了!”

    说罢,秦渊也不搭理乐绍奉的哀哀求告,紧了紧身上的黑色棉袍,向着门口就走去,身后的乐绍奉哭诉一番,看到秦渊竟然无动于衷,猛然间从地上站起来从,擦干泪水对着秦渊喝道:

    “秦门主,你这是要养虎为患不成?”

    “你什么意思?”

    秦渊疑惑的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会客厅中的乐绍奉,后者两眼圆瞪,淡然的看着秦渊,昂首道:

    “在下不才,没有发扬光大我乐家的本事,只能站在祖宗的功劳簿上吃老本,说白了,我这个三阶武者在秦门主这里,连个开门的本事都没有,但是我们好歹也是古武世家,看人总还是准的,秦门主虽然英姿挺拔,大概也就是七阶武师的水平吧!”

    “你问这干什么?”

    最近终于有时间修炼自己古武之力的秦渊微微侧目,看着眼前的乐绍奉,眼中不觉有了两丝迷离之感,这人到底要说什么呢?

    “在下要说的是,我乐某人能不能用一个惊世秘密换来我乐家九十多口人加入秦皇门的结果呢?”

    乐绍奉微微低头,沉声对着秦渊说道:

    “听闻我贺兰会薛长老死在城北尼姑庵的时候,阁下在第一时间将其所藏文本拿出,放在了秦皇门的荆子轩公寓中,不才虽然无能,但是我乐家先祖却有那文本的三分之一,不知道秦门主可想要知道,那剩下的最后三分之一在何处啊?”

    “这个条件我答应!”

    秦渊眨巴了一下眼睛,对着眼前的乐绍奉说道:

    “不过眼见为实,我秦渊这就跟着你去看看,如果文本属实的话,我不吝与林长老决一雌雄!”

    “英雄!”

    乐绍奉对着秦渊伸出大拇指,转过身去,两行清泪流出:

    “列祖列宗,我乐绍奉无能,也只能走到这一步了!”

    战场上收了自己的管家儿子当了弟子,林琥文的心中并没有溅起任何微澜,吩咐下面的古武者们在正门前不断走动,制造准备大举进攻的架势,林琥文站起身来,背对着刺史府的大门,目光远远的对着南方的青龙谷,还有更南方的固原城看去,那里的那个男子已经成为了这里的主宰,而我林琥文,也一定不会落后的!

    默默的抚摸着脖子上的一粒金豆,林琥文的召唤兽林中蛇就在其中,但是在众人面前,林琥文还不打算让自己的召唤兽出现在战场上,隐忍和坚定的隐忍是林琥文走到今天的最大助力,林琥文不到最后时刻,是不会图穷匕见的。

    此时的贺兰会弟子们正在不断的骚扰者城墙上的血影门弟子,而一只并不大的分队也正在慢慢的靠近定远城的城墙,这些人就是被天令堂堂主粟闻和袖珍堂堂主岚屏甘带着出去设伏的队伍,虽然战果不大,也算是拖住了对方一点脚步,如今回到定远城下,却惊喜的发现,进到城池中的贺兰会并没有在城墙和城楼上布置多余的人手,这对于这些人来说,无疑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要和刺史府里面的门主大人联系上,内外夹击,我们的胜算更大!”

    觉得手中还有些本钱的粟闻低声对着岚屏甘说道,后者脸色一凝,有些迟疑的回应道:

    “这样好吗?我们现在可是残兵败将在这里,要是被贺兰会的提前发现,岂不是要全军覆没,不如等到他们对刺史府发动进攻的时候,我们再进入战场,那时候起到的作用肯定更大!”

    “既然兄弟你这么说,那我们就等等吧”

    粟闻默然点头,带着手下的残兵败将悄悄潜入到定远城中,随时等待着最好的时机出现,将血影门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