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卸甲枭雄 > 第一卷 大隐于市_第2323章进逼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浩浩荡荡的人群从青龙谷中出发,四下无人的时候,青龙谷也显得非常的宁静,仿佛一片原始森林一样,只有轻微的鸟叫声让人感觉有些厌烦,剩下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宁静平和。

    成群的古武者从青龙谷当中出发,为首的林琥文看着身前这浩浩荡荡的人群,心中的激昂也很快战胜了初冬夜晚的寒意,看着斗志昂扬的战士们拿着手中寒光粼粼的兵刃出发,林琥文将双手放在赵权佑长老的手上,认真的说道:

    “赵大哥,这里的一切可都要拜托您了!请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要让人除了这山谷一步,等着我们明天早晨得胜归来的消息吧!”

    “放心吧,林老弟,我在这里给你摆好庆功酒!”

    赵权佑满脸愉悦的看着林琥文,眼中的期待感也更加的浓烈,后者闻言一笑,松开赵权佑的手,大手一挥,带上林小龙等几个家丁,就沿着山路出发了。

    深夜的河套平原显得十分的宁静,尤其是从青龙谷到定远城这条狭窄的山路,更是显得格外的宁静,路上根本看不到一个行人的影子,寻常人是断然不会和血影门沾染上什么关系的,而青龙谷到定远城的道路,也是十分的崎岖难行,不过这也增加的此次偷袭的隐蔽性。

    满是古武者的队伍继续前行,亥时出发的众人等到看到定远城的影子的时候,已经到了子时七刻,马上就要进入到丑这个人类睡眠最深的时间了!

    “让全军停下来休息一下,然后一鼓作气拿下定远城!”

    林琥文对着林小龙交代两句,自己从车上下来,靠在一个座椅前面,斜躺着身体,懒洋洋的打着哈欠,身旁的林小龙前去传令,旁边的随从则赶忙将一碗热汤送到了林琥文的手中,这种热汤也是林琥文专门让人带上的,不但能够在寒露化冰的夜晚给人温暖,还能够驱散大家的困意,林琥文大概预计了一番,不大的定远城想要冲进去,拿下来,估计半个时辰的时间是绝对够了!

    “长老,前面有情况!”

    担任前锋的古武者部队忽然惊叫一声,紧接着,不等林琥文将嘴边的热汤喝到胃里面,原本寂静的山林中猛然间冒出来了三十几个手持武器的黑衣人,高矮胖瘦各不相同,不少人的身上还带着暗器,在黑暗中刚刚出现就对着前面的古武者们倾泻者沾满毒镖的武器!

    “被伏击了!”

    林琥文高叫一声,猛然间从地上站起来,对着四周有些混乱的古武者说道:

    “全部结阵御敌,和对方搅在一起,让他们的暗器无从下手,这些血影门的家伙们都是一群胆小如鼠的家伙,我们一口气就能够干掉他们,不要让他们给我们拉开距离!”

    说着,猛然间跳上身边的轿车,风一样的冲向前面的血影门弟子们,周围的古武者看到林琥文如此神勇,原本混乱的队伍也重新变得归整起来,纷纷从自己的剑鞘当中抽出宝刀,冲向正前方的敌人,那些血影门的弟子们一开始的一轮飞镖确实打伤了几个倒霉的古武者,但是等到这些古武者如同下山猛虎一样冲到眼前的时候,这些血影门的弟子们就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不少人第一想法就是向后退去,和眼前的古武者们拉开距离,但是他们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一只全部由古武者组成的队伍,看到这群人竟然被自己吓退了,这些古武者更是激动,冲锋向前,手中的刀剑如同闪电,脚下的脚步更是飞快到令人惊恐的地步,那些以速度见长的血影门弟子们,竟然被不少古武者反超到了前面,然后当空砍翻在地!

    “撤!”

    领头的血影门天令堂堂主粟闻看到自己的手下竟然如此狼狈,大吼一声,向着两边的山里中就钻了进去,旁边的袖珍堂堂主岚屏甘也发现形势不妙,立刻向着旁边的山林中冲过去,身后的袖珍堂弟子们自然是有样学样,进入到非常适合自己行动的山林中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那些追杀进去的古武者损失了几个同伴之后,也只能恨恨的停下脚步,看着两边的山林心有不甘的怒骂着!

    “算了,不过是群乌合之众,竟然连偷袭都做不好,看来这群血影门的弟子们是真的要完了!”

    林琥文冷笑两声,命令随队的队医将那**个倒霉蛋拉到车中救治,自己拔出雪花腰刀对着当空一指,望着远处的定远城,大吼道:

    “战士们,前面就是藏了无数金银财宝的定远城,随老夫杀进城中,一个脑袋一份金银,老夫说话算话!”

    说完,长刀向前一挥,原本还在怒骂着血影门弟子是胆小鬼的众人顿时来了精神,虽然目前看来,血影门应该是已经有了准备,但是看到刚才两队敌人的反应,这些古武者们反而更加笃信自己一定能够拿下定远城,随着林琥文冲锋向前,一群人带起阵阵烟尘,冲向前面不远处的定远城!

    “杀!”

    林琥文高喊一声,命令林小龙带着人从定远城的东门攻击,自己带着剩下的古武者们从南门佯攻,此时的血影门虽然得到了消息,但是奈何同时守卫定远城的四个城门根本做不到,只能够退守到定远城的刺史府当中布防,好在定远城中楼群淋漓,这些擅长攀爬偷袭的血影门弟子们,完全有可能在巷战当中对攻进来的贺兰会古武者们进行骚扰攻击。

    不过作为最重要的南门,得到消息的段小风还是在第一时间抽掉了二十名血煞堂的弟子们前往布防,所以看到外面十几个冲进来的贺兰会古武者之后,这些人反而并不紧张,在副堂主的带领下,从高高的城墙上对着下面冲进来的贺兰会古武者们就发出了毒镖!

    “杀!”

    林琥文一马当先,万没想到血影门竟然在定远城正门处就布置了这么一点兵力,翻身冲上城墙,挥舞着手中的雪花腰刀,横在眼前,挡住飞来的一枚飞镖之后,猛然间向前一个冲锋,直接将一名血煞堂的弟子拦腰砍翻,然后挥刀向前,对着零头的血煞堂副堂主蒙昭海就是一刀!

    “当!”

    雪花腰刀寒气十足的打在蒙昭海手中的弯刀上面,但是蒙昭海的身躯却只是微微一震,并没有像林琥文想象中一样直接被刀上的寒气逼退!

    “看来是个高手啊!”

    林琥文呵呵冷笑,抽回腰刀,双眼中猛然间闪出一阵精光,似乎很为能有一个算得上对手觉得人出现!

    “杀!”

    蒙昭海看到林琥文的眼神,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大吼一声,将手中弯刀对着林琥文的脑袋就砍了过去,后者微微冷笑,也不后退,只是挥手挡住蒙昭海砍下来的弯刀,紧接着一掌打出,一阵浓厚的古武之力就打在了蒙昭海的胸膛之上,后者微微一愣,只感觉自己的胸前仿佛被放上了一个火球一样,剧烈的炙热感让这个铁打的汉子浑身发颤,不等手中弯刀落地,面前的林琥文已经侧身把刀向前,如同一柄飞出的长枪一样,从蒙昭海的身边擦过,后者微微一愣,只感觉自己的腰部寒冰刺骨,低头看去,自己的腰身已经分成两半,满是鲜血的身躯竟然没有一滴血流出,整个下半身已经失去知觉,只有满是冰霜的身躯,横卧在地上,自己的体力仿佛被人吸走了一样,转眼间就没有了知觉!

    “小子,你算是个还不错的家伙,只可惜,遇上了我!”

    林琥文低下头,默默的看着地上已经死透了的蒙昭海,双眼中有些失落,这些都是有希望的年轻人,只可惜,却死在了自己这个老东西的刀下。

    踌躇了那么一秒钟,林琥文抬头一看,对方的驻扎在城墙上的敌人有八个被自己带过来的古武者斩杀,剩下的看局势不对,就直接逃之夭夭了,而身边的一名古武者两眼放光的看着林琥文斩杀掉的两名敌人,眼神总的热切倒是让林琥文有些惊讶:

    “给你了!”

    林琥文微微一笑,慈祥的目光看着身边满眼发光的年轻人,后者闻言一愣,不可思议的看着身边的林琥文,然后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冲到那两具尸体面前,对着两人的脑袋两刀下去,两个血影门的正牌人头就出现在了他的腰间!

    “你叫什么名字啊?”

    林琥文笑着问道,后者闻言一愣,一边抓着两颗脑袋的头发绑在自己的腰间,一边傻呵呵的笑道:

    “报告大长老,我叫旬文政,是咱们贺兰会的古武者,嘿嘿!”

    “好,那你就带着人冲下去和东门的林小龙他们会和,然后清理潜伏在定远城中的那些血影门弟子吧,记得,三人结对而战,血影门的人就没有机会针对个人进行偷袭了,知道吗?”

    林琥文微微一笑,将一个任务交给了眼前的旬文政,后者闻言一愣,慌忙抱拳说道:

    “是!”

    说完,就带着剩下的兄弟们一溜烟的从城墙上冲了下去,而林琥文则带着自己的两名家丁在城楼上淡然的看着下面的烽火狼烟,刀光剑影,虽然林琥文也很想下去冲锋一番,但是巷战,尤其是和血影门这种擅长袭扰的对手巷战,考验的其实是反应能力和配合的默契程度,林琥文自认为自己的武力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下并不能发挥出来,自然也就不去逞强了!

    城楼上的风依然很大,林琥文默默的看着下面的战斗,耳边充斥了双方战士的喊杀声,无论是背水一战的血影门,还是想要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贺兰会,其实都是在和自己的命运作战,林琥文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巷战结束,然后和血影门在前面的刺史府中展开最后的决战,以古武者们的战斗力,林琥文对于此事的信心很强。

    耳边的风声慢慢的停歇,前面的定远城也终于恢复的宁静,杀的满身是血的林小龙已经顾不得将地上那些尸首砍下来放在腰间,匆匆带着人到林琥文的面前,恭声说道:

    “大长老,吾等奉命铲除定远城中的血影门弟子,如今已经打退了对方的袭扰,现在只剩下定远城中的刺史府没有攻破了!敌人在刺史府的城墙上布置了不少敌人!”

    “攻击!”

    林琥文淡淡的点头,刚才那些血影门弟子怒火冲天的反攻确实血腥,如果自己的队伍中夹杂不少平民子弟的话,估计刚才的士气已经崩溃掉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