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卸甲枭雄 > 第2268章临阵抉择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最快更新近身兵王最新章节!

    第2268章临阵抉择

    “额,梁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想到梁声忽然间就要把赵堂从秦皇门的序列当中踢出去,原本只是想要闹一闹,多的一点好处的赵鹤朔顿时傻了眼睛,旁边的兰儿嘴角露出一丝窃喜,却也跟着嚷嚷道:

    “怎么了?梁护法,我们赵堂这些人就是秦皇门的狗不成?用的时候招呼过来,不用的时候就直接扫地出门,这可不像是秦皇门宣称的仁义二字说的那么漂亮啊!”

    “仁者归仁,义者归义,既然你们想走,我自然不拦着了,我们秦皇门从来不会对心怀二心的人抱有什么希望,毕竟,现在的秦皇门正在经历一些事情,如果赵堂的兄弟们能够和秦皇门好聚好散,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不是吗?那个火神庙从来都没有在秦皇门的控制之下,你们如果能够去了,自然也是好事一桩,大家人各有志,我们何必强求呢?是不是啊,贺兰荣乐的小姨子,松虢兰小姐!”

    梁声淡然的看着面前的众人,对着眼前的兰儿小姐诡异一笑,身边的赵鹤朔和孟敬骸猛然间一愣,惊讶的看着身边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说道:

    “梁护法,您说什么呢?兰儿可是个孤儿啊!”

    “对不起,她不是!”

    一个坚定的女声从不远处传来,梁声开来的越野车中下来一个身穿高跟鞋,擦着口红的女子,走进过来,赵鹤朔一看,赶紧躬身行礼道:

    “赵鹤朔见过主母大人!”

    “赵堂主,刚才梁大人说的就是我的意思,当然了,我顺便也感受了一下松虢兰姑娘的手腕,果然是泓天门的二当家,这手腕果然厉害,就算是我钱苏子,也觉得有些自愧不如呢!”

    钱苏子对着面前的赵鹤朔摆摆手,旁边脸色有些变化的松虢兰看到钱苏子竟然亲自前来了,也索性直爽的答应道:

    “钱主母说的没错,在下就是贺兰荣乐的小姨子松虢兰,当然了,也曾经是秦皇门的座上客,不过钱苏子小姐肯定没想到的是,当初那个只会闹人的小女孩,如今也可以独当一面了,惊不惊讶啊?”

    “不惊讶,我也风闻了松虢兰小姐的一点事情,想来因爱生恨,小女孩一夜之间脱胎换骨,这种事情我钱苏子也经历过,所以没什么好惊讶的,只是没想到,松虢兰小姐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寻机报复,多少有些心狠手辣了吧!”

    钱苏子默然的看着眼前的松虢兰,双方眼中的敌意站在旁边的梁声等人也是感受的真真切切,虽然不清楚两个人到底有什么弥天大恨,但是通过刚才的对话,众人都在心中做出了判断,这两个人肯定都不是好对付的女人!

    “额,既然兰儿姑娘你不是孤儿,那,我们赵堂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多说的好……”

    有些尴尬的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赵鹤朔刚要开口反悔,就听到松虢兰冷笑一声,淡然说道:

    “赵堂主,事到如今,你还打算回到秦皇门的怀抱中不成?且不说你现在手中的本钱就是我们身后的这百十号弟兄了,就算是秦皇门宽容大度放过了你,那么你以后在秦皇门当中还有出头的机会吗?这些弟兄们如此信任你,你现在后退了,以后还怎么成为他们的老大?开工没有回头,就算是到了火神庙,我们贺兰会和泓天门也不对你怎样的,相反还会把你当做重要的盟友,让你往北边继续发展,毕竟,甘居人后这种想法,对于任何一个有点志气的男人来说都是不可接受的想法吧!”

    松虢兰对着赵鹤朔冷笑应对,转过身去,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各位兄弟,你们现在已经被秦皇门当做了危险的人物,就算是现在投降。你们也不可能被秦皇门原谅的,如今的秦皇门要面对朔州和萧关城两件棘手的事情,你们在人家最痛苦的时候往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还奢求人家心中会对你们没有芥蒂吗?跟着赵堂主走是你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否则的话,等待你们的就是被一个个秋后算账的结局!”

    “松虢兰小姐对于人心的认识也让我高看一眼呢!”

    梁声听了松虢兰的话,不禁哈哈大笑,对着正在愣神的赵堂众人说道:

    “刚才兰儿姑娘说的没错,如今的秦皇门正是危难之际,可是危难之际显忠良啊,如果各位兄弟能够在这种时候幡然醒悟,愿意继续为我们秦皇门出力出工的话,我梁声用项上人头保证,你们的安危不成问题,而且还会成为我们秦皇门的救命恩人,顺便告诉你们,如今朔州的事情已经平息了,萧关城的官衙也被卫宣大人带着六个随从拿下来了,只有一小撮胡人占据着萧关城的西城墙,不过覆灭也就是时间问题了,可是这个时候,我们秦皇门正好抽不出人手去帮助萧关城的卫宣大人,谁要是这个时候愿意请命,我梁声就和他结拜为兄弟!”

    “你……”

    万没想到好好地一段话就被梁声这么轻而易举打断了,松虢兰正要继续开口蛊惑人心的时候,却听到“咔嚓”一声,站在自己旁边的孟敬骸的脑袋忽然被赵鹤朔一刀砍了下来,紧接着,赵鹤朔,就从地上将孟敬骸的脑袋拿了起来,对着身后傻了眼睛的众人说道:

    “我赵鹤朔对不起你们,我听了孟敬骸这厮的蛊惑,带着大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但是这一切都是我赵鹤朔的错,我愿意将功折罪,让各位兄弟报个平安,虽然我不清楚火神庙的位置到底如何,但是北边的东胜城,西边的黄世杰,南边的贺兰荣乐和泓天门,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我要是这的今天背主叛敌,带着你们去了火神庙,也是被别人蚕食殆尽的命运,为了各位兄弟的虔诚,我赵鹤朔愿意戴罪立功,带着大家到萧关城支援卫宣大人,你们愿意跟着我你一起去吗?”

    “你……”

    瞪大眼睛看着赵鹤朔,松虢兰万没想到自己一直在心中多多鄙夷的窝囊废赵鹤朔竟然还是个如此隐忍不发的高手!

    “你什么你,如果你不是贺兰荣乐的小姨子,为了秦皇门如今不再多面受敌,我连你一起收拾了!你个妖婆子!”

    赵鹤朔对着松虢兰啐了一口,抬起眼望着面前满脸惊讶的众兄弟,沉声说道:

    “如今是走是留,你们看着办,我老赵虽然平日里没个主意,但是这种大是大非面前,我老赵还是有点原则的,兄弟们,三姓家奴的名声我老赵可背不起啊,当了三姓家奴,以后谁还会信任我们啊!”

    “我要跟着赵大哥走!”

    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一个年级看起来比松虢兰大不了几岁的小孩子风一样的冲到赵鹤朔面前,带着哭腔说道:

    “虽然秦皇门现在很危险,但是是秦皇门,是赵大哥让我吃饱饭的,大家都很辛苦,看着别人眼馋,但是你们想想,黄世杰都被秦门主干掉了,我们真的背叛了秦皇门,会有好下场吗?”

    “我也是,赵大哥虽然平日里不咋拿主意,但是对兄弟我的关心没二话,我也跟着赵大哥走!”

    “我也是!”

    “我也是!”

    原本沉默的众人终于做出了最后的抉择,站在旁边的松虢兰傻傻的看着眼前的秦皇门门徒们,不住的摇头,原本看起来没什么脑子的这些人,为什么会让自己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呢?人不都应该是自私的吗?

    “松虢兰小姐,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钱苏子默默的看着一脸无助的松虢兰,温声说道:

    “人固然害怕恐惧,但是对于失去的恐惧比臆想中的恐惧更加令人恐怖,你空口白话说得天花乱坠,也不比赵鹤朔平日里对大伙的关心来得实在!”

    “切!不就是一点小恩小惠嘛!恶心!”

    松虢兰冷冷的看了一眼钱苏子,冷冰冰的说道:

    “这次不过是你们运气好罢了,等着吧,我一定会活着看到你们秦皇门分崩离析,烟消云散的那一天的!”

    “那就看谁活的时间比较长了!”

    梁声气呼呼的看着一脸傲娇的松虢兰,傲然的伸出手臂,对着松虢兰说道:

    “请离开这里吧,这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万一出现什么危险,岂不是还要让我们负责?”

    “放心吧,我自己会走!”

    松虢兰冷笑梁声,昂着头,一脸骄傲的从荆子轩大厦的工地处离开!

    “这个烦人的家伙,终于离开了!”

    钱苏子在心中默默的松了口气,一脸感激的看着赵鹤朔说道:

    “赵堂主,你现在就带着兄弟们往萧关城支援吧,田锋俢下落不明,余大可也死了,估计下一个萧关城的守将就会是你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