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卸甲枭雄 > 第933章 开始拍卖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该死!”秦渊愤怒的一拳轰到墙壁上,将钢铁墙壁都打的凹陷进去,附近的保安也是有些吃惊的冲过来,看见那墙壁上的凹痕时却吓得不敢靠近

    而四层的莫岚也察觉到了动静,急忙冲出来想要看看状况,却在出门的时候看见一道黑影闪过,下意识的就是一拳轰出去。

    八极,六大开!

    莫岚已经将八极拳的六大开学的差不多了,现在不是第一次使用,不过却是第一次在应付突发状况,所以没有控制好力量,直接用全身的力量打出去。

    狂猛的力量从小小的门口挤出去,更是凝聚起来变得更加狂暴!

    如果是一般人接触到一定被打的全身骨骼尽碎而死,可是那黑影却怒喝一声,随后竟也是一拳轰出来!

    彭!两个拳头碰撞到一起,强大的力量将木制的门框撞击的粉碎,甚至于整面墙都受到了波及。

    蹬蹬!莫岚震惊的发现自己竟然是被硬生生的顶出去三步,而且他能感觉到这是对方在最后关头收去了一些力量。

    “唉!我终究还是不如你啊!”莫岚不甘的叹息一声,随后抬头苦笑的看着门口的秦渊。

    其实刚才在秦渊使用力量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是谁了,不过依然是想要试试两人的实力差距多大。

    结果却让他饱受打击。

    秦渊在见到莫岚的时候也是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此时见到房间之中王强中和纳兰茗珠正和军老两人聊得开心,心里悬着的最后一块石头也放下了。

    “其实你的实力跟我没有差太多,只是八极拳我比你要精通一些。”秦渊笑着解释了一句。

    莫岚狐疑的打量了他一眼:“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在参加拍卖会吗?”

    “是啊,刚才有人跟铃夫人打听我,我还以为是有人要对你们不利,看来是我太多疑了。”秦渊觉得自己想的实在是有些多,无奈的耸耸肩。

    “确实,我觉得你这两天似乎有些不大对,你是不是没有休息好?”纳兰茗珠走过来轻轻摸了一下秦渊的头,可是却瞬间想起他是一个强大的武者,是不会发烧的。

    秦渊耸耸肩:“不知道。既然没事,那你们就在这里呆着吧,我在下去一趟。”

    纳兰茗珠点点头,秦渊向着军老等人微微一笑,然后又回到了船舱下面的拍卖场。

    他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做好了,而且拍卖也已经开始了。

    原本秦渊以为拍卖师就算不是孔文茂也应该是从外面请来的,可现在却是先前说话的黑袍教士。

    而他也确实不擅长拍卖,只是在每一个物品上台的时候,指着它虔诚的说道:“这是主赐予众生的礼物,是我们的福音,我们要爱护它,尊重它,更要感谢神,赐予了我们此等宝物!”

    下面的人以前参加拍卖会都是听那个东西的性能和来历,可是现在这黑袍教士只说了这一句话,然后就硬生生的抛出一句话:“底价十万,每次叫价五万,请拍吧。”

    要不是看着黑衣教士是圣庭的人,下面早就闹翻了,这是什么玩意你都没说,就让我们叫价,谁会二到那种地步?

    秦渊也悄悄的凑到了罗修墨的旁边,此时铃夫人的贵妇粉丝也在这里,看见秦渊过来了,一脸抱歉的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这么讨厌别人问你的资料。”

    “没什么,是我太敏感了而已,抱歉。”秦渊也是真诚的向贵妇道歉,然后在贵妇点头示意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胸口惊人的雪白。

    女人对这种眼光很是敏感,贵妇也看见了秦渊的小动作,瞬间脸色通红,随后低下头玩着自己的衣角,不知道该说什么。

    铃夫人却是笑着说道:“小渊,咱们换个位置吧?”

    “啊?不要!”贵妇听见这话顿时低声惊叫一声,可是却被周围的人听见,纷纷扭头看着她。

    不想拍就别说话不就得了,干嘛还直接说不要,这不是打人脸呢吗?众人心里想着。

    贵妇的脸色更加红了,秦渊看的她那可爱的脸色顿时心痒难耐的凑过去,和铃夫人交换位置的时候还冲着罗修墨咧嘴一笑。

    罗修墨看着秦渊那两排雪白的牙齿,先是一愣,随后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然后搂住了铃夫人,只是谁也没有看见两个男人眼神交错时闪烁的那抹寒光。

    铃夫人虽然有些不习惯当众被人搂着腰,而且罗修墨的大手还要死不死的在她的胸口侧边,那种感觉让她害羞至极。

    旁边的贵妇也一直低着头不敢说话,脸色更是一直红的像是喝多了一样。

    看到台上的黑衣教士对于拍卖一点也不精通,所以孔文茂自告奋勇的走上台,悄声说道:“教士大人,要不我来介绍这东西?您那么高贵的身份怎么能做这种事情,还是劳烦仁爱的您去为我们这些沉迷于器物的罪人虔诚的祷告吧?”

    黑衣教士也觉得这里很没意思,虽然他不屑于替这些人祷告,但是侍奉主他还是很开心的,所以也就点点头,然后走到一边虔诚的诵起赞歌。

    有了孔文茂之后台下的气氛明显好了许多,不在那么压抑,至少他们觉得这家伙还是会说句正常话的。

    孔文茂也确实有本事,仔细看了一眼东西的介绍,然后清清嗓子说道:“首先,我身边的这个花瓶也许看起来很普通,但是它绝对是个真正的稀世珍宝!

    这是当初千古明君盛唐之主送给自己最看重的魏国公的一件宝物,据说这件宝物就是海纳百川的意思,是想要让魏国公不要害怕进言会被责罚,结果魏国公果然是一生平安,无论多么直言不讳,让盛唐之主下不来台,却从未真的记恨他!

    所以大家应该明白这间宝物的寓意了吧?这简直就是一个免死金牌啊,而且还是盛唐之主给最忠节的臣子的,这意义绝对非凡!

    所以,底价二十万,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五万。”

    其实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个典故,因为它根本就没有,但是那花瓶确实是盛唐年间的,而且谁都不知道的故事说出去才会有人信,三人成虎嘛!

    果然,经过了孔文茂这一番介绍,一个普通的盛唐花瓶,瞬间让所有人都争抢不断。

    “我出二十五万!”一个穿着打扮很显大气的中年人站起来,看他那样子显然是对自己的出价满意至极。

    可是旁边却传来了一个鄙视的声音:“二十五万也好意思说?我出三十万,这宝贝我要了,谁也别跟我抢!”

    “哈哈,别抢?这么好的东西落在你个暴发户手里,那岂不是宝珠蒙尘!这东西我出四十万,谁有本事跟我抢,我有的是钱!”一个瘦高个站起来不屑的扫视着身后,他很聪明的没有看前面,毕竟这些人的座位也是按照家产等级来的。

    不过瘦高个的话倒是也起了作用,没有人会为了一个破花瓶去得罪这位,毕竟也不是什么名贵的宝物,只是增加一些脸面罢了。

    孔文茂几句话就把一个花瓶提高了一倍的身价,自然是得意至极,不过看见黑衣教士在专心的颂赞歌时,无奈的继续主持下一个拍卖品。

    “这是一个绝对的好宝贝,是一件血玉!因其通体如鲜血般赤红,而且靠近之后闻一下还会有血腥气得名。不过一位医道高人发现在睡眠时长期闻着这血腥气,还会有强身健体,甚至是增加男人在床上的持久力!

    所以经常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可是身体腰酸背痛却没人懂的各位,现在可以买下来回家放在枕边,绝对比每天跑步要强的多啊!”

    孔文茂这次到没有加故事,毕竟他也不懂这血玉,而且资料上写的东西就已经很吸引人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场下的那群男人都已经呼吸急促了,眼睛炙热的盯着那块血玉,他们都是叱咤商场的精英,平日里一个个都穿的衣着光鲜,可是却也因为长期劳累的工作,留下了一幅虚弱的身体。

    不但床上的事情不能持久,就算是平时也很容易累,让这些人不堪其扰,就算是吃了很多的人参鹿茸也补不回来。

    此时听见这血玉不但能在睡觉的时候强身健体,而且还能持久,纷纷都跟打了鸡血一样,他们也绝对不怀疑这东西的效果,毕竟圣庭这点声誉总还是有的。

    “好东西啊,绝对的好东西!”一个看起来脸色蜡黄的男人眼睛都放光了。

    “废话!男人没有不知道那是好东西的,关键是多少钱!”另一个看起来是暴发户一样的胖子不屑的说道。

    而这两人的对话也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孔文茂绝对自己的目的也差不多了,所以微微一笑道:“底价三百万,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二十万!”

    果然,这东西价格很高!

    不过秦渊却挑挑眉,觉得周围的人都有些大惊小怪了,不过是三百万而已,他都能买得起,江海市身为一个金融之都为什么会可怜到这种地步?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