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卸甲枭雄 > 230.第230章 放心,他还活着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章  第一卷 大隐于市]

    第230节  第230章 放心,他还活着

    秦渊突然大喊“血情花”,身后的三人同时露出惊讶之色。

    杨可卿和李欣惊讶是因为她们不知道秦渊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反应,而且她们也不知道血情花到底是什么花。

    可杨玄崇不同,他惊讶完全是因为秦渊居然知道那是血情花。

    血情花,花为血红色,乃是极其罕见的花种,据记载,是古时候一男子因为要上京赶考,临走前赠予他情人一盆相思花,只可惜男子一去不复返,女子久思情郎成疾,终日以泪浇花,久而久之,眼睛流出来的是血泪,相思花也因此发生变异,成为一朵血红色的相思花。

    后人经过栽培那朵血红色的相思花,发觉居然对身体有神奇的功效,最终栽培出如今的血情花,只可惜血情花的栽种条件十分苛刻,如今知道如何栽种血情花的人已经不多,没想到杨玄崇这里居然还有一小堆。

    当然,血情花的故事只是一个传说,但是它的药效的确是真的,秦渊也是在左陀的《医药秘典》里面看到过,甚至于秦渊还知道,血情花不仅对恢复身体有很大效果,而且如果常年闻着血情花的花香,能够延年益寿,修炼武功也事半功倍,这绝对是世间罕见的一种奇花。

    “秦渊,你怎么知道它叫血情花?”杨玄崇讶然问道。

    血情花如今已经是濒临灭绝的稀有花种,知道它的人绝对不多,而且一般都是年长的老中医,而秦渊仅仅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而已。

    秦渊从震惊之中缓缓恢复过来,目光依旧没有离开那小堆血情花说道:“我曾经在一本医书上看到过,所以才知道它。”

    “医书?现在居然还有医书对它有记载,能告诉老夫你看的是什么医书吗?”杨玄崇问道,他知道就算是国家收藏的医书,也未必会有血情花的记载,更何况国家收藏的医书里面记载的都是奇异物种,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得到的。

    秦渊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说道:“它叫医药秘典,是我在以为老前辈那里看到的。”

    左陀也没说让秦渊保守秘密,因此秦渊才敢说出来。

    “果然是它,这么说你认识左陀了?”杨玄崇问道。

    秦渊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杨玄崇居然认识左陀,看来他之前的判断有误,杨玄崇的医术或许比他想象中要高很多。

    “左陀前辈曾经救过在下一命,就在三个月前。”秦渊如实答道,不过并没有接着说下去。

    “那你怎么不让他继续治好你的病,以他的医术,这世上应该没有什么疑难杂症可以难倒他,除非你的病已经无力回天。”杨玄崇眼睛轻眯问道。

    此时杨可卿和李欣都站在一旁默不作声,她们也是第一次看见杨玄崇和一个年轻人聊天聊这么久,而且看样子杨玄崇似乎对秦渊很有兴趣,两人的内心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开心,只要杨玄崇出手,秦渊的病绝对能够药到病除。

    秦渊轻轻摇头,无奈说道:“因为我有急事必须离开,所以病还没好就和左陀前辈分别了。”

    杨玄崇恍然,也没再继续追问。

    “前辈,因为我之前不知道这是血情花,所以才冒昧跟前辈索要,不过我真的很需要它,还请前辈开个价,只要我秦渊可以办到的,一定满足前辈,就当是和血情花交换。”秦渊说道,如果他不知道血情花的珍贵还好,可现在他知道了,就不能白白和杨玄崇要来。

    要知道一朵血情花,如果拿到黑市去拍卖,至少也是上千万的高价,甚至于还有价无市,因为它实在是太珍贵了,只需要小小一片花瓣,就足以让一个重病久疾的人完全好转,说它为仙药也不为过。

    因为服用过千年雪莲子,秦渊知道千年雪莲子的变态之处,因此他绝对毫不怀疑血情花有这等逆天的功效,如果让外人知道杨玄崇这里有这么多血情花,恐怕会变得很疯狂,不惜一切代价跟杨玄崇索要。

    “既然你知道它是血情花,就应该知道它本身并无价,试问你能拿什么跟我交换?”杨玄崇看着秦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问道。

    “这……”秦渊顿时语塞,他身上的确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拿来交换,如果是普通人,秦渊的一个承诺或许会很值钱,但是对于杨玄崇来说,他的承诺恐怕半毛钱都不值。

    钱,恐怕秦渊给杨玄崇两百亿,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爷爷,既然你之前都答应秦渊了,那不如就送他几朵吧,反正你有这么多。”杨可卿当即帮秦渊说话,她也不明白秦渊怎么这么傻,非要让杨玄崇给他开价。

    杨玄崇回头诧异地看了一眼杨可卿,被他这么看着,杨可卿小脸蛋不由一红,她的脸皮还是这么薄,内心在想什么都写在脸上。

    “不瞒前辈,我身上的确没有值得交换血情花的东西,既然这样,那我还是不要了。”秦渊考虑再三,最终还是选择放弃,并不是因为他脑子坏了,也不是他假正经,而是他实在要不起这血情花。

    虽然秦渊不知道杨玄崇是如何能够栽种血情花的,但是他知道条件极其苛刻,可以说用掉一朵这世上就没一朵血情花。

    杨可卿和李欣都焦急地看着秦渊,她们一直认为秦渊是个很聪明的人,而且还很喜欢占便宜,可是今天是怎么了?

    杨玄崇也是微微有些诧异地看了秦渊一眼,突然眼底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

    “秦渊,你进来吧,老夫有话和你说。”杨玄崇突然说道。

    秦渊一愣,杨玄崇让他进去干嘛?

    “爷爷,那我们呢?”杨可卿当即问道。

    “你们就在外面呆着,记住,不许碰那些花。”杨玄崇说道。

    “那你是不是要帮秦渊治病?”杨可卿问道。

    孰料杨玄崇轻轻点头,然后拿着还未完成的木雕走进了那间木屋内。

    杨可卿和李欣相对一笑,赶紧对秦渊招手让他进去。

    秦渊现在更加摸不透这个老头内心在想什么,内心带着诸多疑惑,秦渊跟着杨玄崇走进木屋内。

    “把门关上。”秦渊刚一踏进门,杨玄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杨可卿和李欣两人本来想偷看,没想到杨玄崇居然吩咐秦渊关门,两人只好无奈地站在门外等着。

    “坐。”杨玄崇将秦渊带到一个偏房,示意秦渊坐下。

    秦渊虽然疑惑,但还是乖乖坐了下来,此时房间内并没有外面血情花的花香,而是充斥着各种混杂的中药味,秦渊的余光之中也发现这个偏房的一侧有着一个很大的木柜,上面有数十个小抽屉,每一个抽屉上面都挂着一个写有药名的牌子。

    虽然杨玄崇封医多年,但是他还是保持着收集药材的习惯,而且能被他收集的无疑都是名贵的药材,随便拿一样到外面都是天价之宝。

    “你父亲是不是叫秦山河?”

    就在秦渊打量着那药柜时,杨玄崇突然笑着问道。

    这一次,秦渊的身体狠狠一怔,满脸震惊地看着杨玄崇,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杨玄崇也没继续说话,就这么笑着看着秦渊,他似乎也不急着要得到秦渊的答案,不过秦渊的反应他已经看出来了。

    “前辈,你怎么知道我父亲就是秦山河?”良久过后,秦渊才深吸一口气问道。

    秦山河这个名字,还是叶延罗在不久前告诉他的,在此之前,秦渊根本不知道他父亲叫什么名字。

    “呵呵,猜的。”杨玄崇呵呵一笑说道,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更加浓烈。

    “猜的?”秦渊完全不解,他似乎是第一次见到杨玄崇,也是从来没跟他提起过任何关于他父亲的东西,他到底是怎么猜的。

    “因为你和你父亲长得很像,真的很像。”杨玄崇如今面对着秦渊,发觉秦渊更像他父亲秦山河,简直跟秦山河年轻时一模一样。

    “前辈,你怎么认识的父亲的?你是不是知道他现在在哪?”秦渊身子坐直,焦急问道。

    一提到他父亲秦山河,秦渊的内心感觉一阵躁动,从小到大他就失去了父母,虽然那时候他已经有五岁,可是五岁之前的他一点记忆都没有,放佛被人刻意抹去了一样,无论秦渊怎么回想,他得到的只有父母那模糊的外貌,其他一片空白。

    “别叫我前辈,叫我杨老吧,至于我为什么认识你父亲,因为你父亲曾经是我的弟子。”杨玄崇唏嘘说道,目光闪烁,放佛在回忆着极其遥远的记忆。

    “什么,我父亲是您的弟子?”秦渊再一次震惊了,他对自己的父亲一无所知,没想到还很杨玄崇有这么大的渊源。

    “没错,山河是老夫这辈子收的唯一一个弟子,他是一个学医的天才,只可惜他的心却不在于次,非要去研究什么生物基因,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唉,都怪老夫当年没有阻止他啊!”杨玄崇长叹一声说道。

    秦渊从外公叶延罗那里得知,他父亲秦山河是科学院一名生物基因院士,没想到他曾经居然是一名一声,看杨玄崇的样子,显然他也很痛惜秦山河不学医,反而跑去研究生物基因。

    “那杨老您现在知道他在哪吗?”秦渊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他很害怕杨玄崇说他父亲已经死了。

    “放心,他还活着。”杨玄崇轻轻一笑说道。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