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卸甲枭雄 > 134.第134章 暴走的秦渊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1章  第一卷 大隐于市]

    第134节  第134章 暴走的秦渊

    秦渊上一次暴走是在一年多以前,那一次是在非洲执行一个s级任务,当时八人小队全部出动,目标是击毙一个叛卖军火的国际组织,因为这个组织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到华夏军方的利益。

    谁曾想这个军火组织雇佣了一支实力非常强大的雇佣兵团,就算以八人小队的战力,依然无法跟其抗衡。

    最后秦渊不得已进入暴走状态,以透支身体的极限方式将那支雇佣兵团消灭干净,帮助八人小队顺利完成任务,捣毁这个军火组织,而秦渊也因此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如果不是因为他那变态的恢复能力,恐怕就算躺半年也未必能下床走路。

    而这一次,秦渊几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进入暴走,就算是死也要在雷契尔身上刮下一层皮。

    “狂化?你也会狂化?”雷契尔再一次被秦渊震惊到了,“可是你并没有服用任何药剂,怎么可以进入狂化?”

    雷契尔的问题秦渊注定是不会回答他,现在的秦渊也根本听不到雷契尔在说什么,混乱暴躁的情绪完全充斥秦渊的脑海,紧紧留下一丝的理智。

    “这就是暴走的身体么?真的好强大!”秦渊内心暗暗想道。“咦?我怎么还有意识?”

    每一次进入暴走阶段,秦渊完全丧失了意识,所以在那个时候的秦渊几乎是敌我不分,凡是接近他的人都被视为敌人,可是这一次秦渊没想到他居然还有意识,依然能够透过眼镜清晰看见周围的场景。

    “唉,只可惜还是无法控制身体。”秦渊无奈苦笑,他尽力尝试控制身体,可是总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止着他,“看来实力还不够啊,只是不知道能在雷契尔手中支撑几招。”

    秦渊内心有自知自明,就算是现在的他,也不可能会是雷契尔的对手,化劲跟凝劲的差距,有如天壤之别,就算现在的秦渊能够轻易解决化劲巅峰的高手,也不可能会是凝劲强者的对手。

    “哦,我倒是忘了,进入暴走后头脑是无意识的,看来只能先将你解决再说。”雷契尔很快就反应过来,紧握着拳头直接冲了过去。

    “吼!”

    一发现有危险,暴走的秦渊猛地大吼一声,双眸闪过两道血红色的精光,身体瞬间化为一道残影冲了上去。

    快,已经完全无法捕捉到秦渊的身影,如此快的速度,早已远远超越了人类的极限,也比秦渊最快的速度还要快上好几倍。

    雷契尔的脸上微微出现一丝凝重,速度不由再次提高几分,拳头也在顷刻间打出。

    砰砰砰……

    四拳相对,没有任何的华丽招数,两人单纯以**的力量在碰撞,基地里面传来一阵阵猛烈爆响,如同雷雨天的雷声一般。

    拳影漫天,肉眼已经无法捕捉到两人出拳的速度,秦渊越战越凶,而雷契尔也越战越兴奋,无论暴走的秦渊多么强大,他始终保持压制秦渊的战力,很明显他很享受这种**碰撞的战斗。

    咔啦!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起,硬拼了上百招,秦渊的拳头终于不堪这种高强度的对抗,直接断裂开来,秦渊现在虽然有意识,但是却无法感受到丝毫的疼痛,或者说,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属于他了。

    双手断裂,可是暴走的秦渊似乎并没有放弃的意思,直接用身体去撞雷契尔,双脚也配合着迅猛踢出。

    尽管是无意识战斗,可是所使用的招数就连秦渊也感觉到震惊,此时此刻的身体已经达到一个完美结合的状态,一举一动都隐藏着强大的爆发力。

    很明显,暴走的秦渊已经达到叶延罗所说的化劲巅峰。

    只可惜秦渊现在所面对的是达到凝劲的雷契尔,无论他的招式多么完美无瑕,面对雷契尔依然显得乏力不堪。

    砰!

    咔啦!

    一阵狂风暴击的对抗,秦渊的肋骨已经不知断裂了多少根,而且右胸口也明显凹陷下去,显然胸骨也被击碎。

    “吼!”

    暴走秦渊依然不知疼痛和疲惫,拖着残缺不堪的身躯,再一次从地上站了起来,疯狂冲向雷契尔。

    此时雷契尔的衣服和头发已经凌乱不堪,为了抵抗暴走秦渊,看来他也花费了不少的力气。

    “这股疯劲,我很喜欢,不得不承认,我在你这个境界,实力远远不如你,能在化劲就逼得我使出六成力气,你也足以自豪了。”雷契尔不管秦渊能否听懂他的话,自顾自说道。

    “不过还是要结束,现在你还不能死,死了就不好玩了。”雷契尔脸上突然露出淡淡的笑意,身体倏忽一声就消失在原地。

    这一次,雷契尔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眨眼间就出现在秦渊的身后,暴走的秦渊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砰!

    雷契尔手化掌刀,直接砍在秦渊的后颈部位,秦渊那保持向前冲的身体突然变慢下来,然后很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这回真的完了。”在意识逐渐模糊的刹那,秦渊内心不由一阵苦笑,说不甘那绝对是有,可是再不甘也无法让自己活着离开。

    一瞬间,许多人的脸在秦渊的脑海中迅速闪过,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秦渊还没来得及抓住,他的脑海就传来一阵剧痛,意识彻底消失了。

    “如此天才,如果交到组织手中,真不知道会造出一个怎样的怪物,还真是让人期待啊!”雷契尔喃喃自语说道,然后一只手将昏迷的秦渊提了起来,就要转身离开。

    突然间,还没转身的雷契尔突然愣在原地,然后随手将昏迷的秦渊丢在地上,身体以最快的速度转了过去。

    “谁,出来!”雷契尔对着大门外突然喊道,声音冰冷之极,脸色也变回之前的严肃,双脚微微打开,似乎随时准备大打出手。

    “堂堂战争机器居然如此对待一个后辈,还真是越活越出息了。”突然间,一道很洪亮的声音从大门外传了进来,很快一个枯瘦的身体缓缓走了进来。

    来人是一个白发飘飘,身穿长袍的老者,老者容光焕发,双目深邃有神,一举一动都有种说不明道不清的诡异,给人感觉他根本不像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老者,反而像似一个正值壮年的中年人。

    而最让人感觉到奇怪的是,这位老者的身材虽然枯瘦,可是他的后背却背着一把大剑,一把黑铁大剑。

    剑没有剑鞘,就这么直接用一块脏兮兮的黑布包裹着,露出半截剑身,怎么看都像是一把几乎快要生锈的铁剑。

    “你是谁?”雷契尔内心一紧,身体也不由自主作出防御姿势,他在这位老者身上感受到强大的威胁。

    老者不似雷契尔这么严肃,依旧是一副淡淡的笑意,说道:“听说你被那个组织抓过去改造,最近才醒过来,没想到还保持着当年的容貌,还真是让老夫羡慕啊!”

    “你到底是谁?”雷契尔有些不耐烦了,以他的实力,完全看不透眼前这个老者的深浅,只能感觉到一股让他压抑的气息,不过他似乎从这股气息身上感觉到一股熟悉感。

    “呵呵,你还是这么年轻,老夫已经老了,怪不得你不记得老夫,不过我想当年在珠峰那一剑,你应该还没忘记吧?”老者盯着雷契尔笑呵呵说道。

    雷契尔身体狠狠一颤,声音有些不置信说道:“你是重剑无锋?”

    随后雷契尔终于将目光放在老者背后那把大剑上,继续说道:“果然是你,没想到你已经变得这么老,几乎认不出来了。”

    “原来你还记得,是老咯,哪像你,还那么年轻,呵呵!”老者眼睛眯成一条直线说道。

    雷契尔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很平静,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老者一愣,然后笑道:“区区一个军事基地,岂能挡住老夫?当然是杀进来的。”

    老者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充满霸气的威严,的确,他是直接从大门杀进来的,甚至于外面的军队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

    雷契尔不由苦笑,没想到他居然问了这么一个白痴的问题,他似乎忘了眼前这位强人是谁。

    “那你进来干什么,不会是来杀我吧?我记得当年那一剑已经还清了我和华夏武宗的恩怨。”雷契尔声音微沉说道,身体始终绷得很紧,似乎随时都准备动手。

    “老夫还没那个闲情专门来杀你。”老者微微摇头,然后指着地上说道:“他,你不能动,老夫得将他带走。”

    “不行,他是那个组织的目标,你应该知道那个组织的规矩,就算你是重剑无锋,一旦被它盯上,也不会好过,我劝你还是别趟这浑水。”雷契尔毫不相让说道,一说到他口中的组织,身体都不会不由自主颤抖一下。

    老者眼睛一眯,从眼缝中迸射出两道寒光,说道:“你害怕它,老夫可不怕,有本事派人到华夏找老夫,来一个杀一个。”

    雷契尔此刻也被老者身上的气势所震慑到,那是一种已经超乎他理解范畴的气势,难道眼前这个老者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越他了?

    “哼,如果我得到的情报没错的话,他只是你们华夏军方的一个弃子而已,虽然我承认他的潜力很大,但似乎还没让你为了他得罪那个组织的地步吧?”雷契尔冷哼一声说道,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已经开始烦躁起来。

    “弃子?呵呵,他可不是你所能想象的那么简单,老夫也只是受人之托而已。”老者淡淡笑道。

    “受人之托?你重剑无锋也能有人请得动?”雷契尔问道。

    “如果我告诉你他是阎罗的外孙,你还敢不敢抓他?”

    “什么?”雷契尔的身体当场如被闪电劈中一般,满脸不置信地看着地上昏迷的秦渊,身体在瑟瑟发抖。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