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唐官 > 《大唐官》正文 18.巡官崔紫阳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延光盯着他莞尔。

    被这美熟妇的眼神勾下,李叔汶浑身一抖,魂魄又去了几分。

    “缌麻就在里面。”说完延光将外面的绚丽衣衫径自褪去,内里果然层穿着细麻白缣的薄衫。

    这身白色,更显得延光丰韵犹存。

    “果然穿着缌麻更显俏丽!”莫六浑流着哈喇子,就扑了上去。

    李叔汶也按捺不住,同样飞扑过来。

    “哎呀,你俩是神威军射生将,不想着为薨去皇后服丧,也不想着入营戒严备战,整天就想食我的肉。”延光被这两位前后“夹攻”,缌麻衣衫被撕来扯去,丰满的身躯扭动个不停,寝所帷帐内全是她的呢喃绮语。

    “射生将射生将,今日就来练练射生的本领!”

    半个时辰后,延光云髻披散,白花花地仰面躺在鹄床之上,“亲亲幺哥”荡叫个不停,莫六浑一身黑皮,趴在她颤抖不停的柔软小腹上,呲牙咧嘴,气喘吁吁耸动个不停,觉得双足都快要撑不稳了。

    见对方快不行了,延光嘴角一丝坏笑,便直接伸出滚圆的胳膊,往莫六浑胸膛上的双乳一拧,接着长长地“嘤”了声,这一下让莫六浑仰头,魂飞魄散,背脊急速拱了几下,彻彻底底交了精元,扑腾声如同滩烂泥般伏在延光的肚皮上。

    “唉......”延光幽幽地叹口气,将莫六浑推开,而后就走下了鹄床。

    对面的绳床上,李叔汶歪着脑袋,赤裸着身子,两腿岔开,像沟沿般搭在床腿上抖筛,还没从“贤者模式”里解脱出来。

    延光就笑着跪下来,摁住李叔汶的双腿,接着埋头其间,又是吮又是舐,李叔汶脖子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喉结快速滚动,眼白都翻出来了。

    而后延光起身,用硕大的胸怀把李叔汶给包容起来,就面对面坐在其上颠动起来,接着整个帷帐内满是浸着靡靡的吱吱声音,床腿和石板间剧烈地摩擦着——李叔汶的哀叫声越来越大,没会儿就连着叫了数声,完了账。

    渐渐地,帷帐内的欢爱声沉寂下来,各色绳床、鹄床横倒斜躺,是乱七八槽,延光躺在帷帐内的毯席上,李叔汶和莫六浑一边一个,紧紧搂住延光的脖子,和吃乳的小童似的。

    “马上从我侍女那里,取些金银来,以壮二位将军行色。”延光如此说到。

    李叔汶和莫六浑无不大喜,没想到攀上这位公主未亡人后,不但尽享鱼水之欢,还能得到钱财馈赠。

    就差这位延光公主给我俩各介绍位体面人家的小娘子为妻了!

    可接着延光却重重叹息声,说这次抵御西蕃凯旋后,我和二位将军的恩义就此断绝,自后互不往来。

    顿时李叔汶和莫六浑的心中猛地失落,好像突然自高楼上坠下那般,又是畏惧又是不舍,齐声问“为何?”

    延光泪流下来,“那日在东内(大明宫)夹城内,我初见二位将军便倾慕不已,只因觉得二位将军英武豪迈,绝非久居池中的人,这次抵御西蕃肯定大展身手,回京后定然封官进爵——延光我年老色衰,能和二位云雨数次,有露水之缘,已是莫大的福分,此后又岂能以将朽之身,连累败坏将军的名声呢?”

    这二位虽是浑人,可也颇有绿林的胆色,当即起身对延光作揖,“公主这是什么话?我俩岂是那种负心无义之辈,以后但凡公主所需,任凭驱遣!”

    男人,果然都是喜欢听女的灌迷魂汤的。

    延光见对方已和自己如胶似漆,魂魄都恨不得交到自己掌心里来,便趁机吹风说:我让你俩当街杀人,去不去?

    “只要杀的不是天子,任谁都去。”

    “说笑的,怎么会让你俩真的去当街杀人?只是......”延光言毕,又是泪流,先是解下自己锦绫,交到李叔汶手中,又解下自己亵衣,交到莫六浑手里,权作信物,低声说:“别看我延光只是女流之辈,却也是胸怀天下的,你俩收下我的贴身物后,我再馈赠你金银财宝,回北军营中后切莫声张。等到要做忠义行为时,延光自然会出口求助二位将军;若时机不到,请二位将军记住,就算是延光死在你俩眼前,你俩也要对我形同陌路。”

    说完这些,延光敛容正色,对二位深深下拜。

    李叔汶和莫六浑,也急忙回拜下来。

    这时长安的星辰耿耿,低垂在各坊楼宇的上空。

    就在皇帝表态,为了抵御西蕃不惜御驾亲征时,平凉和朝那间苍莽的荒野上,尚结赞和邢君牙相约,于“朝那湫”处见面。

    朝那湫,方圆四十里,外面环绕着疏疏朗朗的树木,但内里却寸草不生,全是砂地,中央有个泉眼,四季往外冒水,无论干旱冬夏无增无减,哪怕下雨,雨水也会顺着泉眼流到里面,绝不会让湫水溢出;若是天旱,只要把壶舀满湫水,摆在泉眼边,随即便会下雨。当地百姓便在湫水边修筑了所祠堂,如今因战乱,早已荒败。

    湫边通往朝那城的道路上,邢君牙、马有麟、朱忠亮等神策将一起策马而行,高岳特意穿着袭青衫,郭再贞也打扮为名普通的武弁,跟在其后。

    高岳目的是要掩人耳目。

    他不希望尚结赞的计算里,多出支兴元府白草军来,这样白草军便可以在未来的战事里充当奇兵,给尚结赞乃至整个西蕃军队以最致命的打击。

    所以高岳化名“崔紫阳”,身份是邢君牙身旁的一名巡官,摄百里县令。

    他们的身后,五百名神策士兵驱赶着骡子和骆驼,用绳索系着数十名在苟头原俘虏来的蕃兵,由郭再贞看押,一起送往朝那湫,准备与尚结赞商谈交换条件。

    得知盐州城失陷的原因后,高岳背脊发凉,他怕的不是西蕃的策略,他感慨的是西蕃的定力:为了谋取座要塞,不惜筹划这么多年。

    “击败狡诈者的办法,是要比他更狡诈。”高岳默想。

    “廉使以你的高见,尚结赞会同意用我唐被俘的盐州刺史杜希全,来换这边的三百名俘囚吗?”行走间,神策大将军邢君牙好奇地询问道。

    高岳这时冷笑起来,“当然不会——这次朝那湫之会,怕又是尚结赞试探虚实的奸诈计谋,我们正好将计就计。”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