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鸾凤还巢 > 第三十七章 推断还原
    竹歇阁内,琈琴和呓书使着轻功在竹林内快速穿梭着。虽然离柳枝兰被刺杀已过去两日,但因着柳正乾只顾着给柳枝兰治伤,而明玥岚压根就对此事不上心,所以竹歇阁并没有府卫把守,是以他们在院里便大胆放开了手脚。

    待到了倒塌的竹楼残骸前,琈琴偷偷瞧了眼身边的呓书。只见呓书盯着地上那早已干涸的柳枝兰拖行留下的血迹,面上全无波澜,平静的眉眼中尽是了然。琈琴收回眼神,朱唇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嗯,看呓书那样子应当是自己有偷偷来这儿看过,倒还算忠心。她没看到,在她移开目光后呓书也看了她一眼,眸光里仍是淡然。

    “我们一起把这些东西扒开来看看。”琈琴奔上前开始搬动碎竹板,她虽习武,又生的高些,但也只能搬些小碎板,再重的她便抬不动了。她搬了几块后,额上已渗出了几颗小汗珠。她抬袖随便擦了擦,俯下身就要接着去抬。

    “你抬不动的。”琈琴身子一僵,她直起身看向身后的人,脸上带了些不悦,“你在那儿闲着作甚?我喊你来不是让你杵在那儿看的。”

    “你挡着了。”呓书抱胸,一双丹凤眼盯着琈琴认真道。

    听见呓书的话,琈琴一愣,下一刻便水弯眉倒竖,飞也似的冲到呓书面前,仰头冲他气道:“现在我不挡着了,你去!”她伸手指着身后的一堆残骸,呓书垂眸看了她一眼,然后一言不发走到竹楼残骸上一块接一块的将碎竹板扔到一边。他身高体壮,所以那些碎竹板于他而言倒也算轻巧。

    “喀!”搬到最后,地上只剩下零零散散几块竹板和一些器皿碎片。其中有一块碎竹板体积太大,呓书眉头也没皱便直接挥拳砸下,只一下那竹板便碎裂成几半。自方才斥过呓书后,琈琴便一直站在原地冷眼看着他干活。现在看到呓书直接挥起拳来,她下意识的向前半步,随即又像想到了什么,于是又停下脚步,撇过头去不去看他。

    “琈琴。”呓书搬开砸裂的竹板后,他直起身子,冷硬的面容上那双丹凤眼散出冷意。

    “都搬完了?”琈琴回过神来,转回头向呓书走去。她走到呓书旁边,发觉他的神情比平常冷了些,于是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只一眼,琈琴面上裂出抹冷笑,“好啊!”

    在原本的竹楼残骸下的空地上,一具已开始发臭的僵硬尸体正冰冷的躺在地上。琈琴和呓书盯着尸体裸露的皮肤上生出的尸斑,尸斑扩散的这样大,分明是两天前死的!

    琈琴仔细打量着尸体,突然发现他腰部某个地方有些异样。她心中好奇,跪在尸体旁就要伸手向尸体腰部探去。可她才伸出手,另一只手便突然出现拦住了她。

    “你做什么?”琈琴看了眼握住自己的手的麦色大手,皱眉将其甩开。

    “你要做什么?”呓书收回自己被甩开的手,面上毫无尴尬。

    琈琴看着呓书平静的样子,扭过头道:“我看他腰上的剑鞘空了。”

    “剑鞘空了,那剑不在他手上必然是在他附近,你拿那剑鞘有何用。”呓书站起身,“你莫碰那尸体,最好离他远些,当心尸臭闻多了中毒,还得累了祯茶给你解毒。”

    “你!”琈琴心知他说的在理,但就是烦他那不咸不淡的语气。她狠狠剜他一眼,起身离那尸体远了些,然后又十分别扭的和呓书一起在尸体附近寻找起来。

    “哎,别找了,在这儿呢。”离尸体不远的地方,感到脚尖碰到了什么东西,琈琴低头一看,一双狐眸凌厉的扫了眼长剑上遍布整个剑身的凝固的暗褐色血迹。她抖抖索索的就要捡起那把剑,却被走到她身边的呓书再次拦下。

    “你又做什么?”琈琴抬头,心中怒火愈烧愈盛。

    “这剑就让它呆在这儿吧。”呓书见琈琴气得浑身颤抖,于是出声提醒道:“你看这一切,就不觉得奇怪吗?”

    “……”琈琴紧咬下唇,脑中暂时抛却心中对呓书的不满。她闭着眸,心中细细回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切。呓书看她朱唇被咬的快要出血的样子,想提醒她别咬那么狠,可想想她因自己那样生气,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看那尸体的着装必是柳府府卫无疑了,而脚下的这把沾血的剑也是那府卫的。可区区一个府卫,别说伤到尊主,他连碰到尊主都不可能!可尊主确实受了重伤,莫非……是尊主自己弄伤了自己?可是尸体和剑都被埋在竹楼下,若尊主是自己弄伤了自己,那这剑应当是在竹楼残骸外面;可尊主若是在毁了竹楼前伤了自己,那尊主重伤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还有力气毁了竹楼?不对,还少了什么!

    琈琴睁开眼,整个人彻底冷静了下来,“这个府卫只是个替罪羊,真凶另有他人!”她压低了声音,这事情不同寻常,即便知道附近无人她也不敢随意张扬。

    见琈琴冷静下来,呓书也同她一起分析起来,“若此人目的是为了刺杀尊主,他既有能力重伤尊主,又怎会留尊主一命?况且此人伪造府卫伤害尊主的假象,如此处心积虑,怎么会不确定尊主是生是死就离去?”

    “除非,此人对尊主并无杀意。”琈琴抬眸放眼在周围的竹楼残骸上扫着,“而毁楼,也是为了吸引人前来。”可是,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呢?

    “毁楼,或许是为了掩盖什么。”在琈琴思考陷入僵局时,呓书出声道。

    “可是,掩盖什么呢?”琈琴实在不解,她目光不经意落在了竹楼残骸中央的那具尸体,脑中似有道光一闪而过,“不对啊,这柳府府卫按理来说不该出现在这竹歇阁里。竹歇阁内只有我和祯茶两个人伺候主子,那人伪造刺杀现场,我和祯茶才是最合适的人选。我们两个平日里与尊主最为亲近,要刺杀也是我们两个人最容易对主子下手,那人没道理拿一个与主子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的府卫来演这场戏。”

    “……”呓书走向那些被他搬开的竹楼碎板旁,琈琴看着他在一堆碎块中挑挑拣拣,不禁好奇地问:“你在找什么?”

    呓书将两大块物什碎块分两趟搬到琈琴面前,然后指着它们的裂口给琈琴看,“你看这些裂口。”

    “这裂口有什么好看的。”琈琴虽这样说,但她还是俯下了身仔细观察起来。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便立马看出了问题,“这裂口怎么不一样?”

    琈琴面前的这两块碎块,一块来自柳枝兰的竹榻,一块来自柳枝兰的梳妆台。乍一看这两块碎块的裂口并没什么区别,看起来都像是被凌乱打碎的。但仔细一看,可以看到梳妆台的那块碎块的裂口上依稀能看到零星的浮霜。

    盯着那几乎看不到的霜色,琈琴迟疑道:“这……莫不是尊主和那人打斗的痕迹?”

    呓书摇摇头,“我方才都看了,除了竹榻的碎块,其他所有的碎块都有这浮霜。”这浮霜太隐微,仔细如他都差点没注意到。

    “若是打斗,不可能只有这竹榻上有尊主出手的痕迹。”柳枝兰自幼便和他们一起习武,所以哪个是柳枝兰的手笔,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

    琈琴鼻中长呼一口气,她水弯眉紧皱,朱唇张合将狐眸中的不确定犹豫吐出:“难不成……那人这样做,是为了掩盖尊主出手的痕迹?”说完,她使劲摇摇头,“哎呀,不对!那人毁了竹楼叫旁人看来不也像尊主出手和府卫打斗的结果吗?”

    “或者那人,只是为了让这里看起来不是只有床榻被毁?”呓书才说完,琈琴就一口否定,“怎么可能,床榻被毁有什么好掩盖的,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

    话没说完,琈琴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双眼睁大如铜铃似地瞪着呓书,贝齿开开合合好几回才好不容易将心里的话吐露出来,“莫不是那人在与主子……”琈琴不敢说出后半句,那样腌臜的话她说了不要命了!可是若那人真的是在与主子……苟且,那那个柳府府卫为何出现在这里也就可以解释了。柳家二千金半夜与情郎私会,情郎入府时不慎被府卫看见。府卫尾随此人至竹歇阁瞧见自家小姐在与男子私会这才惨遭灭口,而重伤尊主、毁掉竹楼都是为了掩盖这一事实!这这这……

    琈琴心中震惊,但她又深知柳枝兰绝不可能有什么情郎,所以这一番看似最为合理的推测实际上是最不成立的。

    “尊主为何独独毁了那竹榻呢?”呓书看琈琴惊魂不定的样子,淡定出声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闻言,琈琴眼睛一亮。“二层里的东西只有竹榻是被尊主毁掉的,说明当时尊主已下了榻,而那人肯定是站在榻前。尊主向那人出手,但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尊主并未攻击那人,而是转而劈了那竹榻。”

    “尊主不攻击,至少可以说明那人并非敌人。”呓书点点头。

    “不是敌人,那尊主为何出手呢?”琈琴绕着呓书转圈,眉头皱的都能拧死一只蚂蚁。

    “不如先想想,这人为何来找尊主?”呓书伸手拉住琈琴的胳膊,“别转了,头晕。”

    “你放手!”琈琴躲开他向外退一步,面上毫不掩饰的表达了自己的嫌恶。呓书见她如此,嘴角微微向下一撇。他实在不明白,琈琴对诡雾染中其他人都挺好的,独独对自己总是冷眼相看。

    “你来说说,你怎么想的?”意识到自己态度太过恶劣,琈琴缓和语气打破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

    呓书盯着琈琴看了许久,就在琈琴快要忍受不了呓书的沉默时,呓书淡淡地从嘴里蹦出两个字:“结盟。”

    “嗯?”琈琴仰头盯着呓书。非敌非友,半夜来访,见不得人,尊主出手却未伤人,重伤尊主却不要其命,“嘶……别说,还真有可能。”若真是来人欲与尊主结盟,谈论过程中那人触怒尊主引尊主出手,但碍于来人身份尊主没有杀了那人,可是不知为何二人被柳府府卫撞见,所以这个府卫才会被杀。

    “杀府卫,是为灭口;而毁竹楼,是为了避免惹人生疑;至于重伤尊主,恐怕也是为了圆这场戏了。”琈琴倒吸一口凉气,可是一介府卫如何能重伤自小习武的柳枝兰,这叫旁人看了如何能信?“主子这步走的忒险,旁人一看便可识破。”

    “尊主她定有自己的安排。”呓书看琈琴担忧的样子,出声安慰道。但不知为何,他心上突然出现一种怪异感。他眉头微皱,转过身来将琈琴护在身后,一双丹凤眼如狼一般警惕地注意着四周,“谁!”

    “有人?”琈琴见呓书这般,也转过身和呓书背靠背注意周围的动静。呓书身为诡雾染圣通部主使,不仅能操纵飞禽走兽,他对于四周的变化也如动物一般敏感。

    “嗖!”一声破风尖啸从竹林中射出到呓书琈琴的身侧,二人低头一看,一根蛇头银针牢牢地将一封信钉在地上。呓书转头对琈琴说了句“我去林中看看,你别开这封信。”就飞身向林中扎去。

    琈琴看呓书走了,根本不在意他的话蹲下身就拔了银针收进袖中,她玉手执起那封信,拆了信封扔到地上就蹲在地上看起信来。可还没等她看完,手中的信就被笼罩在身上的阴影夺了去。“哎——”

    “为何不听我话?”呓书皱眉抢过信,这信不知是谁送的,谁知这上面有没有毒。琈琴平日里挺精明的,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

    “怎么说我和你一样也是个主使,你少拿命令属下的口气同我讲话。”琈琴起身白了眼呓书。

    他明明没有……呓书不欲与琈琴争辩,垂眸看起手中信的内容。雪白的信上密密麻麻的写了两日前晚上事情的全部经过,与他们方才推断的差不多。“来人竟是骨湮阁的人。”

    琈琴夺回信,把信接着读完,“唉……”她长叹一声将信塞入袖中,“扳倒那妾室的法子尊主早就想了个稳妥的,偏偏他们骨湮阁的人来暴露行踪,连累姑娘行此险招。”

    “接下来我们当如何?”呓书问。

    “就按信上说的来吧。”琈琴松了口气,“毕竟也是尊主的意思。”

    “万一这信有问题呢?”呓书提醒道。

    “祯茶早就同我说过,骨湮阁的人一个月前就来找过尊主,所以这封信可信。而且骨湮阁若真有歹意,只需杀了尊主诡雾染便会大乱,又何须多此一举。”琈琴负手向竹林里走去,“走吧,今晚把该布置的都布置了,明天你同我一起找老爷去。”

    呓书看着琈琴离去的背影,抬脚三两步就追上了她。两个人就这样静静走着,一路上偶尔琈琴觉着无聊说两句笑话,却又被呓书的浅浅回应惹得她不停地唤他“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