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鸾凤还巢 > 第二十八章 二主相会
    “凤主,你不能去。”柳府墙外,沉越站在少年身后四五步远,不敢靠近。怀子世拦在少年面前,双方僵持不下。

    “给我让开!”少年怒喝,声音因努力压制怒意而不住颤抖。

    “你若去了,骨湮阁便在这皇都里藏不住了!”怀子世警告道。

    “就算骨湮阁被发现,你的不染尘也不会跑掉!”少年直截了当点破怀子世心思,怀子世面上尴尬显现,却还是张臂拦着,“那也不行,你说是这么说,万一皇宫加强警戒你盗不出来呢。我找这不染尘可是找了两年多了,不能在这关键档口让你给坏了大事!”

    少年心中焦急,不欲再理会怀子世,可他一上前,怀子世就张开双臂拦着。他若离柳府的围墙近了,怀子世还亮出几枚毒镖来威胁他。他武功不如怀子世,是以不能硬闯。但两人这么一来一回时间拖的久了,少年心中耐心几乎全失,“怀鸩,你若再不让开,休怪我对你动手了!”

    “动就动,谁怕谁啊!”怀子世一副豁出性命的架势,“总归今晚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进去的!”

    “沉越!”少年瞬步移到柳府墙根下,提足纵身一跃,那道牙白色的身影便如疾鹰一般投身柳府围墙之中,“你若拦不下他,你这凰主便不用做了!”

    “你别想进去!”怀子世抬手就要对少年掷出毒镖,可还没等毒镖碰到少年的衣角,便已被一根蛇头银针给打落在地。

    “你!”怀子世怒视沉越,“你就不怕他坏了你们骨湮阁的事?”

    “凤主做事向来有分寸,今日虽莽撞了些,但也没到你嘴里说的那么严重的地步。”沉越手中亮出几根银针,手心里微沁出汗。身为骨湮阁凰主,骨湮阁江湖之事皆由他掌管,他虽武功强于少年,但对付怀鸩这个江湖上闻之色变的玉面毒皇他还是有些吃力的。

    “哼,你不担心,我还担心他坏了我的事!”怀鸩说着便要翻墙进入柳府。

    自觉打起来双方都落不得好且还会闹出大动静,沉越面具下眼珠一转,嘴角一弯,收了手中银针,负手而立,“怀大人,您敢进去,我就敢放声吆喝。到时骨湮阁和您的身份都暴露了,您说皇帝他会怎样呢?”

    “你敢!”怀子世本来都已经跃上墙头了,听了沉越的话脚下一滑,眼看就要摔到地上。这时沉越飞身上前,刚好接住落下的怀子世,然后借着冲劲儿转身将他丢了出去。“怀大人,梁上君子可不好做啊,您还是在太医院好好当您的太医吧。”

    “咳、咳咳!”落到地上,怀子世被扬起的尘土呛到,他站起身拍掉身上尘土,手指着沉越正要说什么,就听到柳府内传出了动静,“你们是谁?在柳府外鬼鬼祟祟作甚!”

    不好!怀子世看到柳府围墙上趴着一个柳府府卫,见对方要招来其他府卫,他和沉越对视一眼。沉越离得近于是他跃上墙头进了柳府,将那府卫的去路断了后便在那府卫叫喊之前点了他的穴。

    “怎的不将他杀了?”怀子世跟着从墙上跳下来,看到那府卫还活着甚是疑惑。

    沉越瞥了眼一脸惊恐却不能言语不能行动的府卫,薄唇笑的轻松,“他撞见了我这个骨湮阁凰主和你玉面毒皇,死肯定是要死的。”沉越上前将府卫扛在肩上,“只不过,他是柳府的人,还是由他主子处理的好。”

    怀子世看着沉越扛着府卫没了踪影,他仔细思量一番,心中似是想通了什么,面上带了几分好笑。“可惜,此等好戏,我是看不了了。”怀子世翻墙出了柳府,慢悠悠地向藏瑰楼走去。既然少年进去这么久柳府都没出什么动静,反倒是他和沉越把府卫招了过来,那今晚这事应当不会惹什么大风浪的。柳枝兰认得他现在这张脸,他还是到藏瑰楼等着少年和沉越回去吧。

    “唔……”

    二更已至,竹歇阁内除了竹叶飒飒声再无其他声音惊扰阁中人的睡意。于清寒中伫立的二层竹楼中,柳枝兰裹紧身上的夏日薄被,虽然白日里不觉得什么,但到了夜里入睡后身上便觉得十分寒冷。再加上竹子透寒,所以柳枝兰晚上睡觉时常被冻醒。

    “冷……”睡梦中,柳枝兰嘤咛呓语。她牙齿打颤,在榻上裹着被子缩成一团却还是无济于事。她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地想着怎么取暖,突然觉得身上一暖,皱起的眉间夹着的寒意瞬间散去了大半。她梦中唇角上扬,却又觉得哪里不太对。

    好暖和啊,怎么这么暖和呢?柳枝兰身子舒展开,隐约觉得身上有点重,全然不似夏日薄被那样轻快。她眉头再次皱起,强逼着自己睁开眼。她从被中抽出双手使劲揉着惺忪的睡眼,坐起身子摇摇头,待清醒了仔细看,才看到原先盖在身上的夏被上面又盖上了张白日陌云臣给她买的赤狐皮。她愣愣的想着这皮子怎么到自己身上的,突然觉得房间里好似多了一个人。她转头警惕一看,只见在床榻对面的木质小圆桌旁正坐着一人,凭着窗外照进来的星月微光,柳枝兰隐约能看清来人是个男子,且带个面具,“敢问阁下是谁,擅闯姑娘家的闺房可不是君子作为。”

    “在下骨湮阁凤主蛇阴獠,此番前来乃为白日之事,惊扰到尊主歇息多有得罪,还望尊主莫怪。”见柳枝兰醒来,一直坐在圆桌旁静看柳枝兰睡觉的少年起身向柳枝兰深行一揖。他今晚虽是因别的事一时气恼才过来的,但来了之后看到柳枝兰已经安歇便不好发作。在这坐了会儿静静看着她睡觉,他心中倒渐渐平静了下来。方才柳枝兰在梦中一直念叨着冷,他想寻厚衾却找不到,便只好披了张皮子给她。哪成想她竟突然醒了,他也不好说自己是为着什么来的,只好将白天的事拿出来扯谎。不过按道理白天的事本就该他来给柳枝兰赔罪,是以这番理由他自认无可挑剔。

    听到来人身份,柳枝兰先是一惊,再看对方恭敬万分地给自己行礼,柳枝兰实在不敢相信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和诡雾染起名的骨湮阁的凤主,“你……你身份贵重,不必如此。”

    南国斓曦,以蛇为尊,斓曦皇族更是以蛇为姓。柳枝兰盯着少年,师傅曾对她说过骨湮阁实为斓曦皇室效命,其凤主一直由斓曦皇族中人担任。他说他姓蛇,再看那行礼的模样确是她前世在三国朝会时见过的斓曦皇室礼仪,心中疑虑便消了大半。

    “身份贵重?”蛇阴獠直起身子,走到圆桌边将桌上的油灯点上,油灯的光亮霎时塞满整层二楼。他转头望着柳枝兰,面具下的眼眸和那张薄似无血色的唇洋溢着的笑意温暖得如注春风。“诡雾染果然厉害,连这都能打听到。”

    “凤主谬赞了。”柳枝兰打量着蛇阴獠,他一身牙白圆领袍搭着双牙白锦鞋,虽无纹饰但胜在素雅。他长发柔顺散落腰间,耳两边的发被牙白束带松扎起一髻。他面带白玉缠金蛇面具,面具下的皮肤竟比那面具看起来还要白上一些!看着那几近透明的凝脂白肤上荡漾的温暖笑容,柳枝兰不知不觉失了心神。蛇阴獠就那么站在那里,可柳枝兰却觉得这个少年即使戴着面具看不到面容也足以让这世上所有的美人美景也怅然失色。柳枝兰双眸凝视着蛇阴獠,双手不自觉地掀开被子。她只穿着身雪白中衣便赤脚下榻,足下竹地板的寒凉没能阻止她的脚步。柳枝兰定定站到蛇阴獠面前,蛇阴獠高近八尺,因身形较一般男子瘦弱便更显高了些,柳枝兰在他面前才及他胸口。她仰着头,微微睁大的柳叶眼盛入蛇阴獠面上的笑容。

    蛇阴獠低首半睁着眸看着柳枝兰失神的样子,唇角笑容里的暖意更深了些。此刻的柳枝兰全然没了平时冰冷或虚伪的面孔,她樱唇微张,娇小的鹅蛋脸上那双柳叶棕眸正痴痴望着他,尤其是左眼角下的一颗泪痣在这样的眼神下更添了些许浓情。

    柳枝兰贪婪地注视着蛇阴獠,双手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想要去抚摸他如玉的脸庞。这笑,好暖,就像春日里的煦阳,看得人心里暖流滔滔不绝。好想将这笑、这人拥入怀中,占为己有啊!柳枝兰囫囵想着,可是……这笑,总觉得透着股强烈的熟悉。她仔细琢磨着这种怪异感,就在双手将要碰到蛇阴獠肌肤的那一刻,柳枝兰睁大的眸子逐渐模糊,一滴热泪自光滑细腻的面容上滑落,滴到她骤然缩紧的心上碎裂迸溅。

    “你,你到底是谁!”柳枝兰猛地收回手向后退去没几步便踉跄倒地,她尖叫着,目眦欲裂地瞪着蛇阴獠,眼眶中泪水打转却倔强的不肯落下。是了,这笑,这暖,竟与当初玉谨墨的笑一模一样!方才她看时没发觉,现在一看这人竟与玉谨墨身形有些相似!

    “尊主这话好生奇怪,在下方才便说了,在下是骨湮阁凤主蛇阴獠。”蛇阴獠不解的看着柳枝兰的反应,上前几步蹲下身想要扶起她,但见柳枝兰十分戒备的样子便没敢伸出手,“尊主,可是被在下吓着了?擅闯尊主闺阁是在下的不是,实在是因白日之事在下心里歉疚难当,竟一时忘了男女大防冲撞了尊主,还请尊主万莫气恼。若尊主还是不解气,在下便在这儿跪下给尊主赔罪,尊主何时高兴了,在下便何时起来。您看,如何?”

    说着,蛇阴獠就要给柳枝兰跪下。柳枝兰见了连连摆手阻止道:“凤主无需如此,凤主说今夜来我这竹歇阁是为了白日之事,可这白天的事与凤主有何关系呢?”柳枝兰已从方才的惊怨中醒了神,她站起身,双眼盯着随她起身的蛇阴獠仔细观察着。不对,这个蛇阴獠比前世这个时候的玉谨墨要瘦些,况且他肤色如此之白,唇色亦无多少血色,全然一副孱弱模样。可玉谨墨却要比他康健得很,面色红润,唇红齿白。

    想到这儿,柳枝兰的心越发安定下来。她深呼一口气,抬袖拂去眼中的泪。白袖一落,面上又恢复了平日里的虚伪模样。然她虽笑着,心里却还是泛着点点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