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鸾凤还巢 > 第二十六章 深夜思量
    “怀太医,如何?”

    夜晚竹歇阁内,怀子世皱眉给柳枝兰把着脉,旁边陌云臣坐在床边,面上稍显倦色。

    “唉……”收回手,怀子世一副头疼的样子,“二小姐之前病才好些,这又受了伤,又要静养个把月了。究竟发生了何事,怎的二小姐就伤成了这样?”又是假脉。这柳枝兰怎么回事?江湖传说诡雾染尊主最是杀伐果断,怎的他看见的却是这位成天让人给自己把假脉装病弱?唉……江湖谣传不可信哪!可怜他玉面毒皇日后竟要护着这么个白莲花,传出去丢死人了。

    见怀子世面带忧愁,陌云臣盯着柳枝兰,好看的眸子里满是不信。方才柳枝兰还好好的,怎么到太医嘴里就成了个病秧子?

    见陌云臣怀疑自己,柳枝兰象征性地咳嗽几声,立在身边的琈琴见了连忙给她端杯热水,“姑娘,快喝些热汤缓一缓。”说完,看着柳枝兰小口小口的嘬饮,她眼眶不禁湿润起来,“老爷也忒狠了,怎的不分青红皂白就下这样的狠手。还有那三小姐和明小娘,一个个俱是心黑的,我们姑娘才回府多久,她们竟这样坑害姑娘,还不是看我们姑娘是嫡女,怕威胁到她们的地位吗!呜……”

    “好了,”柳枝兰打断琈琴,微微蹙眉道:“背后不可妄议家亲。亏的这里是竹歇阁,若在外让人听着了,小心我爹绞了你的舌头。”

    见主子不悦,琈琴连忙捂了嘴。柳枝兰见她这样唇角又挂了笑,抬手伸出一根手指点了下琈琴的额头,“你呀你,嘴这样不严实。行了,去看看祯茶的宵夜做好了没,我都快饿死了。”

    “是。”琈琴行了一礼转身下了楼,临走前还悄悄看了怀子世一眼。皇宫里的太医真是一群庸医,连祯茶在大厅里为柳枝兰偷偷把脉时匆匆做的假脉象都看不出来。

    他和陌云臣也是外人,怎的就不怕他们听着?怀子世挑眉,这戏演的……若是他只是个普通太医,再若他把不出这脉象,估计还真就被这主仆一唱一和给骗了。先不说陌云臣如何,在他面前演戏,是想借他口把这事儿传出去?怀子世想了想,想到不染尘,也就按着柳枝兰的心思来了,“二小姐,药方本官便放在那桌上,一会儿待您的下人来了,叫她们按方子抓药即可。”

    “如此,多谢怀太医了。这么晚了还要劳烦您,实在是对不住。”柳枝兰向怀子世颔首表示歉意,怀子世摆摆手,敛着眸中嫌恶,温和道:“不妨事,姑娘身子重要。”说完,他便起身告辞,“时候不早了。陌王爷,下官还要向柳卫公禀一下二小姐病情,便不多留了。”

    “怀太医,慢走。”陌云臣起身将怀太医送至楼下,他面带微笑,怀太医正欲走向竹林便被他叫住,“怀太医。”

    怀子世脚步一顿,唇上笑意浮出一瞬,转身便了无踪影。他略歪头望向陌云臣,“王爷可还有事?”

    “怀太医,你虽入医官院仅两年有余,但平日里皇都中哪家贵人病了都愿意寻你瞧病,本王说的可对?”陌云臣从袖中掏出黑纸扇,习惯性的便要展开。无奈深夜秋寒,于是只好作罢。

    “王爷过誉了,下官医术不精,也只敢在贵人们小病小灾的时候献献丑了。”怀子世摆摆手摇头谦道。

    “怀太医,莫要妄自菲薄。”陌云臣温和看他,“怀太医医术超群,可惜明珠蒙尘。本王愿给你一个升为御医的机会,你可要?”

    御医?这么个小破官他才不稀罕。怀子世心中嗤之以鼻,面上却赶忙对陌云臣激动作揖道:“不知王爷要下官做什么?”

    “本王也不要你做什么难事。”陌云臣折扇轻敲在左手心上,“明日信姱王府应当会请怀太医你去瞧病,你只需将今日柳府之事透漏一些即可。”陌云臣接着补充道:“就按方才屋里柳二小姐和她丫鬟说的来。”

    “这……”怀子世装作为难的样子面色纠结,陌云臣也不急,只是在那里看着他。觉着火候到了,怀子世双眼一瞪作下定决心模样,张口向陌云臣确认,“王爷,明日那信姱王府真能请下官过去?”

    “本王乃翊忺王,闲来无事诓你作甚?”陌云臣微笑转身回楼,“只要你按本王说的做,本王保你必得皇上青眼。”

    “是,恭送王爷。”啧啧啧,可怜那信姱王府,不知是哪个倒霉蛋会被选中白白生场病。怀子世待陌云臣走后便停了礼,他摇摇头,突然想起还要应付柳正乾那儿,不禁又是一阵头疼。他就想盗个不染尘,没成想竟把自己卷进官场斗争里了。唉……还是江湖好,哪那么多弯弯绕,一切凭武力说话,他想杀谁就杀谁。哪像现在似的,这么窝囊。唉……

    “你让他把柳府的事传出去?”陌云臣一上楼,柳枝兰便问他:“怀子世可靠吗?”不知为何,这个怀子世总给她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的感觉。

    “他不过是个传话的。”陌云臣坐到柳枝兰床边。此时柳枝兰已外衫尽褪,仅剩那宽大的雪白中衣缀在她纤瘦的身上。柳枝兰坐在榻上,背倚软枕,一头乌发有几缕垂在她手中的《天秦历》上。陌云臣瞧她看得那样仔细,嘴角一撇,伸手便将她手中的书夺了过来,“时候不早了,小心将眼睛看坏了。日后眼睛瞎了,如何帮本王做事?再说了,哪有生病的人劳累看书的?”

    “劳王爷费心了。”柳枝兰心中无语,她闲散地斜倚在床架上,“王爷真正想要的能替咱们说话的人是谁呢?”

    “你猜猜?”陌云臣往柳枝兰处挪了挪,想要用手指轻刮她的鼻子但忍住了。

    “嗯……”柳枝兰手轻握半拳放在下颏处,脑中回想了下上辈子见过的皇都贵人,然后抬头笃定道:“信姱王府原徕。”

    “哦?你竟知道信姱王府的嫡子姓甚名谁。”陌云臣心内吃惊,又向她靠近了点,“你怎知是他?”

    “哼!”提起原徕,柳枝兰就气不打一处来。信姱王是天秦四大异姓王之一,其下妻妾成群,儿女无数。偏生信姱王夫人肚子不争气,只生了原徕这么个爱好眠花宿柳的无用嫡子。原徕虽文采斐然,却都用在了取悦花街里的姑娘上,于仕途全无兴趣。若只这些纨绔作为也就罢了,偏生这原徕一张臭嘴比八婆还能讲。上辈子她倒贴玉谨墨,原徕便传了不少编排她的话,甚至还说她早已和玉谨墨有了首尾,当时便将她气得将他吊打一顿躺在床上二月有余,他这才略有收敛,而且真的只是收敛那么一点!

    “全皇都里,唯他最厚颜无耻且喜满嘴喷粪。从他嘴里说的东西,不消片刻便可传遍皇都。他虽素日里蠢话说多了旁人都不大信,但今日之事皇都许多贵人都看到了,由不得皇都的人不信。而且就算流言甚嚣尘上,我爹也是不敢找他算账的。我爹虽是卫国公兼护国大将军,柳府亦是天秦六代重臣。但地位再高,终究是比不上原徕那信姱王唯一的嫡子身份。”要知道上辈子她将原徕打了那一顿,柳正乾竟要关她半年禁闭!若不是玉谨墨从中调停,只怕她那半年都要憋死了!

    “你倒是对他十分了解。”陌云臣眼神复杂的盯着柳枝兰,此女当真不可小觑。

    “若小女不准备妥当,恐怕才回到这儿一天便要被这皇都里的明争暗斗给压榨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柳枝兰注意到陌云臣的眼神变化,于是转移话题道:“现在怀太医正在与我爹谈我的事,王爷就不担心他说漏嘴把你在我这儿的事情给说出去?”明面上陌云臣让归雁找来太医后便回了府,但方才怀子世给她瞧病时不巧陌云臣悄悄溜进柳府找她来,当时怀子世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着实让她有点难堪。

    “他既答应帮本王做事,该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陌云臣见柳枝兰转移话题,也不纠缠下去。只是想着她身上他不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心中不知怎的有些发堵。他突然抬手捏住柳枝兰的下颏,柳枝兰一愣,整个身子似钉在了榻上,一动不敢动,“你做什么?”

    “……”陌云臣看着柳枝兰向自己投来的防备的眼神,感觉她快要炸毛了。他定定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将她的下颏放开,起身走到窗边翻身跃下,“你好好休息吧,你现在可还是个病人。本王走了,得了空便来找你。”

    “这人,今晚怎的了?”柳枝兰一脸奇怪地望着窗子,片刻后便执起陌云臣夺走放在榻边的《天秦历》继续翻看起来。可还没看多久,祯茶和琈琴便端着宵夜上来了。

    “姑娘,宵夜来了。咦,陌王爷走了?”祯茶将宵夜摆在桌上,琈琴到榻边扶柳枝兰起身。祯茶瞧见屋里人只剩下柳枝兰,便随口问道。

    “嗯,他前脚走你们后脚便来了。”柳枝兰坐在凳上,拿起青瓷调羹一点一点的舀粥喝。

    “走了也好,省的扰我们姑娘休息。”琈琴叉腰高兴道。

    柳枝兰闻言,蓦地一笑,却是只字未言。上辈子养成的宫中教养,现在她吃饭时是能不说话便不说话。

    “陌王爷也没把你怎么着,你怎的对他这么讨厌呢?”祯茶不解。

    “哼,谁让我琈琴记仇呢!”

    “……”

    楼上欢声笑语传到楼下,陌云臣顶着寒站在楼下朝上望着,神色隐在周遭黑暗中晦暗不明。他在原地待了好一会儿,直到柳枝兰吃完宵夜,琈琴祯茶端着用具下楼时他才转身抬步隐入竹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