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仙三爷是个妞 > 第25章 25章:热情与怨气的合成美味。
    ……我——

    缩成一只小奶猫,可怜巴巴的睁大猫眼,无辜又弱小的少女,瞅着少年那越加灿烂,却逐渐扭曲成鬼畜的笑脸,咕咚一下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应该自救一下。

    毕竟,对于领域意识很强的狮子来说,谁敢随便闯入就咬死谁,杀伤力那是杠杠的!

    虽然吧,他是不会咬死自己的,但从今往后一定会使劲儿折腾她,不要问她为什么知道,最近这几天,这人对她反复无常的态度,已经很好的说明了这点。

    所以,为了以后还能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怎么着她都应该再垂死挣扎一下,于是,舒千落悄咪咪的伸手,勾了勾少年的衣摆,眨了眨眼,乖巧又乖顺。

    “那个——,嗯,我——”

    然,她才刚开口自我拯救。

    那少年却先她一步,伸手撸着她的脑壳,一下又一下,轻轻柔柔,温温暖暖,跟撸猫毛似的。

    嘴里却呵呵一笑,语气幽幽凉,声音森森寒。

    “——哎呀呀~,虽然呢,我是被云姨和琛姨父收养的孤儿,但是呢,比起那个白白,我们仨有他不知道的小秘密,真是——老有成就感了呢~,对不对呀,小落落?”

    !!!

    舒千落悚然一僵,惊恐的瞪着他。

    “你你怎么会知道?!”

    这可是她最最隐秘的得意感了,平日里都没敢表露出来,他是怎么知道的?!

    “呵~”

    夙顾白咬牙,恶狠狠的秃噜着她的脑壳,阴气森森的瞪着她!

    “你说呢?”

    这臭丫头在后来那些年,可没少拿这事儿刺激她,跟她对着干,为此,她们俩还干了不止一回架!有几回凶残的都炸毁了好几个岛!

    她凶名在外的霸气名头,这臭丫头可是出了不少力的!

    可不管怎么干架,怎么折腾,怎么造作,都消不了她心头的那口‘恶气’!

    你说说——

    凭啥她爹她妈收养了别的孩子,她不知道?

    凭啥她爹她妈要跟别的熊孩子有秘密?她却没有?

    凭啥呀?凭啥呀?

    老子很生气!非常生气!超级生气!!

    所以,一瞅见这死丫头就不顺眼到极点,更没少明里暗里的阴她,可到最后的最后,她才知,舒千落之于她,到底算是什么样的存在。

    界线前后,明暗交叠。

    有人生,便会有人死。

    你不会知道,他们背负着怎样的心情和怎样的负重,迈向永不会再醒来的闭目长眠。

    想到这小妞日后的结局,夙顾白的双眼暗了一暗,恶狠狠撸着她脑壳的手缓了一缓。

    这次,她定会送这小妞一个圆满的结局,在这期间,谁敢来破坏,她就弄死谁!

    哪怕是鬼,她亦诛!

    纵然是神,她亦弑!

    谁都不能破坏!

    而,被少年给问住的少女,噎了一噎,小声咕哝。

    “——我怎么会知道?”

    “呵——”

    少年皮笑肉不笑的扯扯嘴,让舒千落伸手摸了摸鼻尖,不吭声了。

    瞅着她那样,夙顾白扯了扯她那吊坠,幽幽道:

    “小落落啊,想不想让爷原谅你?”

    ……她做错什么了要被原谅啊?

    舒千落嘴角微抽,但,咳,关于吊坠这事儿,她多少还是有些心虚的。

    所以,嗯——

    “——你想做什么?”

    “来,叫声哥,爷就原谅你了!”

    谁知,顺杆子往上爬的少年,眼里精光一闪,却故作大方跟深沉,让舒千落呆了下,下意识的拒绝!

    “我比你大!应该是你叫我姐的!”

    “你确定?”

    少年眯了下眼,威胁性的捏了捏那吊坠,扯了扯嘴。

    “要么你叫爷哥,要么爷毁了你这吊坠,选一个吧~”

    “你!”

    舒千落要气炸了。

    什么弱小无助,可怜乖巧,通通不见,秒变霸姐上身,怒目而视。

    “夙顾白!我看你是想挨打!不要以为我不敢打你!好歹我也是练过的!揍你完全没问题!”

    “哦?是吗?”

    少年咧嘴一笑,完全不带怵的,甚至更加恶劣的威胁。

    “那就来呗~,说的爷没练过似的,不过,你要真跟爷打,那往后去找爷爹妈,去找你云姨琛姨父什么的,爷就要考虑考虑要不要带上你了~”

    “!!!夙顾白你个王八蛋狗男人小瘪三恶劣货伪君子奸诈小人!!”

    “哎呀呀~,真是多谢小落落的夸奖了,爷喜欢~”

    !!!!

    我日!

    这是什么超级不要脸的狗男人??!

    气到原地爆炸的舒千落,那张清冷似霜雪的小脸蛋儿上怒红一片,猫儿似的大眼里更是燃烧起了熊熊大火,连带的她整个人都像是裹在火焰中一样,可见气到什么程度。

    偏生那直戳戳立在她面前的少年,浪里浪气的调笑,又欠里欠气的冲她抛着飞吻,还一本正经的建议。

    “来来,小落落~,再多说几个夸奖爷的词儿~,最好是那种不带重样儿的~,就跟你刚才说的那样——”

    !!!

    啊啊啊啊啊——

    我的刀呢!

    把我的刀给我!!!

    瞅着那再过几年就能称霸佣兵界,眼下却快被自己给气哭的少女,夙顾白满心满眼的——爽~

    哎呀呀~

    舒大女王你也有今天~

    咱们恩是恩,怨是怨,仇是仇哈~

    没人规定在护着你的时候,不能欺负你,也不能折腾你的呀~,对不对~

    浪里个浪~,浪里个啷~,浪里个浪里个浪浪浪~

    “……那个——,夙三爷,舒小姐——”

    “干什么!”

    被气到无差别攻击的舒千落,听到有人喊她,唰的一下扭头朝那人瞪去。

    怒火中烧,凶气十足,尹然是个炸药桶的少女,把那开口唤他们的青年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躲远了一些,才无辜的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解释。

    “——呃,你,你们好,我是季川,我家老板想请二位吃个饭,再顺便谈笔生意,是有关于灏景娱乐公司的——”

    灏景娱乐?

    夙顾白挑了下眉。

    灏景娱乐是夙清丞手中的产业之一,眼下该在拍卖行进行高价拍卖才对。

    不过,她记得,灏景娱乐并不是夙清丞一手建立起来的,而是别人为了讨好他,送给他玩的。

    毕竟,夙清丞可是出了名的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