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落月西斜尽 > 第六十二章 碧沙潭六
    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公子。”

    余粮石跟在前方那个颀长的身影后,两人仅仅一步之遥,看似主仆,实则更像友人。他面前这个男人看似高大,但那也是厚重披风造成的假象,行走间衣袖浮动,空荡荡的,便能感受到男人身形的单薄。

    苏合香待人一走近,就认出来了,这是若卿公子,上尘出了名的美男,没有之一。一首《凉都赋》使之名扬上尘,甚至立国也对其谈论不休,是个难得的才华与美貌并存的男子,但唯一的缺点,就是体质问题。似乎自古以来,名士便注定命途多舛,若卿这样的人也招得天妒英才,年纪轻轻就染了重疾,好在遇到贵人,至今性命无虞,就是身体弱了些。弱到什么地步呢,出门游玩被凉都女子的花砸了,回去必得重病一场。

    苏合香曾经远远见过若卿一面,那样的风采真的是举世无双,莫说别的男人,就是女人,后宫中的三千佳丽,也得自愧不如。世界上被称作公子的人很多,但是在若卿面前,大多都得自惭形秽,上尘若卿,可以说是唯一配得上“公子”之称的人。凉都距此千里,什么大事会让他千里迢迢来此?

    “公子年年来此,虽是表了心意,但今年身子不比从前,为何不设祠堂?”下面的两人已经开始交谈,两人说话并不大声,可苏合香听得无比清楚,一看就知道是旁边这个人的手笔。

    “姑姑说的时间到了,我来,寻个答案。”

    “公子,那封截取的信,看着有疑,觊觎公子的人太多,这些事派阿粮来做就好了,公子着实……不必冒此风险。”

    听着余粮石管家婆一样的唠叨,若卿抿嘴一笑,回头拍了拍他的肩头,安慰道:“一般人,倒也奈何不了我。”

    两人又继续前行,枯败的荷叶在若卿走过后,竟逐渐抖动起来,沿途走过之地,荷叶从岸边开始,在夜色中探出绿意。

    枯木逢春!

    “现在情况如何?”

    余粮石对着这枯木逢春之术见怪不怪,看来已经习以为常,这么看来,这上尘若卿,不是传说中那么简单啊。

    “那封信的源头查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不止一队人收到了。立国京师之中,至少也应该有两拨人收到,加上上尘的我们,难保不会是陷阱。所以公子,倒不如早些祭拜完,我们也好先撤,虽说一般人奈何不了公子,但次数多了也实在经不起这些。”

    “阿粮~”若卿淡淡叫了这喋喋不休的男人一声,他的声音本就好听,就像被神恩赐的嗓子,间关莺语花底滑,此时三分平淡三分正经四分慵懒的叫人,连苏合香这样的见惯美男的人也忍不住一抖,心尖上颤三颤。那人又悠悠开了仙口:“阿粮你分明是一个大男人,这几年怎越发像个管家婆?”

    余粮石步子微不可见的僵硬片刻,终于默不作声跟上去,不再言语。

    “这余粮石,据说是天涯阁的人,居然也会跟随若卿来到这里,看来若卿对这次祭祀,也是很重视。”

    天涯阁,大陆上的一大黑帮,不知底细,不知其背景来历,在众多小帮派中异军突起,若不是前两年各国朝中的奸佞甚至重臣的暗杀背后都有其手笔,苏合香也不会注意到它。据说天涯阁杀人,不论好坏,只管钱,量够,一切好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价位,像苏合香这样的,勉强可以算是万金,毕竟是立国新星,未来不可限量,若是太子殿下那样的,价格便得往上再翻一翻,但是像汉宫秋这样的,不见经传却能暗中翻手为云,更是天价。

    “现在几时了?”

    若卿兀自瞥了一眼祭坛正中那个残破的台子,那里原本应该有座雕像,但是现在光秃秃的,只剩一个底座放在上面。祭台四周环水,水中荷叶像注入了活水时搅动翻滚开来,水里出现大颗大颗泡泡,自下往上冒出,来到水面一一破碎,咕噜噜似开水沸腾一般。余粮石面色不改,看了看天色,道:“即将到子时。”

    “嗯,那你去吧,我自己待会就好了。”

    余粮石知道他要做什么,很有自知之明的拱手:“是。”

    水中泡泡还在咕噜翻滚,即使知道会破碎也从未停止,像极了飞蛾扑火。余粮石依言已经远去,湖中才渐渐平静。苏合香此时的姿势已变成依偎在汉宫秋怀中,原先还有几分僵硬,但躺着躺着也就习惯了,夜风微寒,背后却是说不清的温暖,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肢体早已做出回答,并且习惯了这种温度。她暗自唾弃了自个一把,脑子里还是强逼自己去观察下面的若卿公子。对方、坐在祭坛下方荷塘边缘,洁白如玉的手伸在水里搅动,两腿也早就探进水中,一派安然自得,手下波浪涌动,他也不嫌冷。可渐渐地苏合香就发现人家根本不是在玩水,手下方的波动,分明就有个庞然大物!

    那大物不再潜水,好似是摸头摸得舒服了,巨尾欢脱地扫了一下,整个荷塘掀起巨浪,若卿被迎面扑了满满一脸水,也不恼怒,反倒是咧嘴一笑,似春日朝阳,哪有半分病态。将脸上水渍擦拭干净,手下巨宠本来扑腾得开心,忽地抬起半个身子,对准箭塔一角凝聚出水柱,杀气骤然迸发,同时巨尾扫出。

    箭塔被扫中,轰轰然垮落坍塌一大部分,见没有击中目标,它又发出嘶吼,预备从水里出来,焦躁不安,仿佛对面的什么东西杀了它全家,满眼通红。

    若卿急忙安抚它,动作轻柔,但对旁人声音却很是冷然,对着祭坛下方道:“既然来了,何必看戏!”

    苏合香此时已经恢复自由,行动自如,惊讶于这巨物的同时,也感叹若卿的强悍,回头责怪看汉宫秋一眼,才慢慢走出。

    若卿已经不在池边坐着,而是坐在了巨物的头上,华丽锦服之下波光粼粼,竟是一条鱼尾,还没等苏合香惊讶完,若卿身下的巨宠自鼻子里重重喷出水汽,苏合香这才注意到它。这次她看到了它全貌,全身偏青色,非是完全的绶纹,不知该不该算入虺,但确实和那次把阿秋吞入腹中的巨兽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