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非红颜不薄命 > 第一百一十二章:“装病争宠”
    冬天的严寒渐渐冷酷起来,第一场初雪飘下来的时候,易香香正在长春宫里头翘着二郎腿看着书,等着笑丹给她敲核桃吃。

    笑丹用一把小铜锤“咔咔咔”的把核桃敲开,取出里面的桃仁放在精致的小白玉盘里,易香香就从盘子里抓桃仁吃。

    这个场景让易香香想到了一个梗,那就是“被门夹过的核桃还能不能补脑”!她记得高中时听后座的同学说起这个问题时,自己还在课堂上笑出了声,于是这会儿也有些忍俊不禁起来。

    “娘娘笑什么呢?”笑丹抬起头见易香香发笑,便问出了声。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笑丹也了解到皇后娘娘是个脾气好的,平时除了懒一点以外那是真没什么毛病。而且对她们这些宫人们也都和气,不会动辄的打骂,温和得不像是个主子,但又不失高位者的威严。

    易香香莞尔:“没有,就是想到了一些旧事。”

    “娘娘是想家了吧?改明儿娘娘可以招夫人进来相见。娘娘是一宫之主,夫人又是诰命,是以无人敢说闲话的。”笑丹贴心安慰。

    长春宫毕竟是后宫里很尊贵的存在,易香香要是想见林氏随便也能找到借口。虽然不能长期会面,但偶尔召唤还是无人敢诟病的。

    “嗯,冬天里的天冷路滑,还是等之后再说吧。”易香香觉得她冷,全世界都冷。

    笑丹还待说什么,映冬就咋咋呼呼的跑了进来说:“娘娘,娘娘!下雪啦!这可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呢!”

    于是笑丹便见自己的皇后主子唰地从美人榻里爬了起来,穿上鞋子就往外奔。是以她只好也赶紧起身,从紫檀衣架上取下狐裘披风追了出去。

    雪花轻飘飘的从天空落下来,打在红色的小枫叶上,颇显清凉。

    青瓦宫城渐渐覆盖上一层白色,小小的雪花越飘越大,地板上很快就有了积雪。

    易香香很兴奋,她不知道为什么兴奋,只知道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自心中溢出。她踩着薄薄的积雪往前走,在青砖石板上印出自己的足迹。

    她转身看着自己踩下的脚印,像是看着自己来时的地方。

    她一步一步的后退,离来时的路越来越远......

    脚步突兀的止住,她退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于是她转身,看见了赵子乾无奈的眼神,后者沉声说:“倒着走容易摔倒!”

    易香香才不管赵子乾的说教,而是兴奋的喊道:“赵子乾!下雪啦!”

    周围侍候的宫人们闻言心惊,唯美的浪漫都被易香香直呼帝王的名讳而打破。但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位九五至尊并没有生气,反而难得的开心了起来。

    “嗯,下雪了!”

    雪花渐渐把他们的黑发染白......

    古老的故事里有所相传,只要在初雪时和心爱的人一起看雪,就会永远幸福的在一起。

    易香香不知道自己会和谁永远在一起,但这一刻她很快乐。

    第二天巳时,慈宁宫。

    “昨儿个哀家听嬷嬷说,你遣内务府又送了批金丝银炭来?不必这么铺张,银炭价高,该紧着圣上的御乾宫和御书房才是。”

    说话的是孝端太后,她原本因为儿子的身亡已经变成一个清冷的妇人,却因为易香香这阵子的嘘寒问暖而温情了起来。

    如今后宫里有两位太后,但因为孝端太后并非当今圣上亲母,是以这慈宁宫自是不如慈安宫热闹。孝端太后虽然不至于被怠慢,但除了请安点卯外,她在宫中也算是无人问津的主儿。

    可易香香这个皇后倒是从不厚此薄彼,有好东西也都紧着慈宁宫。

    易香香偷摸着打了个哈欠:“母后放心,乾安宫和御书房的供给绝对是足足的!而且您用的这批金丝银炭是臣妾的份例,并不是内务府加办的,是以也说不上铺张。冬天这么冷,光靠地龙可不行!”

    她是真的觉得孝端太后这老人家的,大冬天的可别给冻坏了。

    “嗯?那你宫里岂不是没得银炭用了?”孝端太后颦着眉头问道。

    她自是看到了易香香的哈欠,以前倒是真没注意过,没想到这小姑娘还十分真性情。可是想到小姑娘把自己的份例挪给了她,若是冻坏了可怎么好?这才颦了眉头。

    “母后您不知道,我之前不是开了家酒楼嘛,手上可不少体己呢!我让青玄拿着银子去宫外购了一批自用,这圣上也是准了的!您放心,我那长春宫还专门有间屋子用来放置金丝银炭呢!您这边要是不够了,让嬷嬷来取就是,包够!”易香香妙语解颐,还顺带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保证。

    长春宫的银炭那可是一天不灭的,易香香往慈宁宫送炭,这照顾老人家只是说法之一,她也是怕别人闲话说她铺张用炭,才自己掏钱带着几个高份位的一起铺张。

    其实皇室里本不缺器物,只是这两年梅州天灾更甚,宫中才裁剪用度做了表率。易香香用的一些东西都没从内务府支取,倒也无人诟病。

    孝端太后自是明白了什么意思,不禁莞尔:“好好,你有得用就行!你有孝心,那我就笑纳了?”她也改了自称。

    易香香自是频频点头:“纳了纳了。”表情十分顽皮。

    今儿个圣上公务多,请了安后就急匆匆的走了,是以现在慈宁宫上首仅有孝端太后和皇后高坐着。下首的嫔妃们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如此亲近了,但大多数人也不敢多言就是了。

    自从胡婕妤和李美人相互在御花园里扒拉了对方,致使皇后被慈安宫孝安太后训斥以后,宫妃们就夹起了尾巴做人,生怕一不小心成为皇后的出气筒。

    她们哪里知道,易香香根本不需要出气,她就没生气。

    孝端太后当年能坐上皇后之位,主要靠的也是脑子。她热情的同易香香聊了天,自然也就不忘关照下面坐着的其他人,是以也和林芷梦和康菱等人说起了话。

    易香香对她们的谈话没什么兴趣,兀自放空自己。

    冬天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起床请安,在易香香恨不得一整天都赖在床上的日子,她心里已经不满足于巳初请安。于是,这会儿她默默的打着小九九,看看要怎么装病才是。

    “娘娘?娘娘?康贵妃娘娘和您说话呢?”易香香身侧的寄梅轻声叫道。

    易香香这才从自己的小差里回神过来。

    “康贵妃你刚刚说什么?本宫近来身子不适,有些晃神。”易香香故意揉了揉太阳穴。

    她心里念着好在此时是在慈宁宫,这若是在孝安太后的慈安宫,对方看见自己没搭理她侄女,那即使自己装不舒服,也得被找借口训斥一顿。

    康菱正要再说话,孝端太后却匆忙出了声:“不舒服?可传太医看了?”

    “谢母后关心,无妨,想来是以前在南方长大,受不了这北方的严寒。自上了京都后,一到冬天就有些迷糊,过一阵儿就没事了。”

    易香香答得没精打采的,准备此时就坐实这个不舒服,能免了她的请安。

    果然,孝端太后再次开口说:“你是一国之母,中宫之主,可得紧着身子!你好好休息一个月,哀家这就不用过来请安了。”

    “这怎么能行......”易香香自是推辞。

    “能行,怎么不行!”孝端太后很果断。

    于是乎,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一个月由贵妃林芷梦和康菱带着众妃嫔去两宫太后那里请安,皇后则是闭门休养,也免了宫妃们对她的请安。

    原本慈安宫的孝安太后是不满意的,她内心并不同意易香香不来给她请安。可是连孝端太后都开口让易香香去休息,那她这个亲婆婆怎么也得装作善解人意。

    易香香装病请了一个月假,别提有多开心。

    赵子乾一听到易香香病了的事情,扔了笔就往长春宫跑。结果看到的场景就是易香香端着一盘雪莲果在嘎吱嘎吱的吃,场景十分诡异。

    “笑丹笑丹,赶紧关门!”易香香看见闯进来的赵子乾,赶忙喊人去把门给关了,生怕有人盯稍发现她没有生病。

    笑丹自然是赶紧吩咐小太监们关门,心里却有一些害怕。

    圣上该不会责骂娘娘吧?

    娘娘不会被打罚吧?

    笑丹表示自己的小心脏总有天被这位皇后主子给吓停!装病这么蹩脚的理由也想得出来!而且装病的原因还只是因为不想去请安!

    青玄则是一点也不担心,她让人往美人榻边添了一张圈椅,赵子乾便坐了下来。

    他坐下来后才注意站在一边的太医,便开口问道:“皇后的身子可有大碍?”

    那太医是王院正,蓄着一小把山羊胡子,闻言噗通跪了下去。

    真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太医院接到消息说皇后身子不适,于是他作为院正自然亲自过来给皇后娘娘把脉。到了长春宫后除了发现皇后娘娘有些上火以外,那精神头是好得不得了!

    现在他很为难,皇后娘娘明显是装病,他该怎么说?

    “诶诶,怎么跪下了?你别为难他了,我没病,我是装的!”易香香后面这句话是对赵子乾说的。

    她的话让王院正松了一口气,却同时也为皇后提起了一口气。不止是他,长春宫里除了易香香本人和青玄,都有些担忧。

    赵子乾摸了摸易香香的额头问道:“真没事?”

    这会儿轮到众人觉得诡异了......

    “真没事!太医就说我只是有些上火,你看,青玄很贴心的马上给我弄了盘雪莲果!说来也是,这地龙烧着炭盆烤着,能不上火嘛!”易香香抱怨。

    长春宫的炭盆架得最早,易香香觉得自己水淋淋的皮肤都要被烤成僵尸了。

    赵子乾接过易香香的雪莲果,用签子插了一块吃道:“这东西吃了太凉,少吃一些!”

    “好好,你让人先起来!这跪着我都不好意思!”易香香指着那个王院正。

    毕竟装病的是她,牵连无辜就不好了。

    “起来吧!”赵子乾冷着脸对王院正说道,吓得王院正依旧抖腿。

    不过他也发现,再次转头看向皇后娘娘的圣上,脸上温和得不得了。

    王院正只听圣上又问皇后:“为何装病?”

    “不想去请安!大冬天的很没必要你知道吗?表孝心又不是装门面,天天点卯和打卡上班有什么区别。再说了,你娘也不喜欢我,我不去才是表孝心。”易香香说得理所当然,却让周围的人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王院正又想跪下去了。

    赵子乾自然知道自家母妃为难易香香的事,闻言皱眉:“母妃那边......我会去和她沟通。”

    “你可千万别!顺其自然就好,你要是说什么,她反而觉得是我唆使的,可能反弹得更大,现在就先这样吧!”易香香赶紧阻止。

    赵子乾只能如她所愿。

    而从这天起,易香香就光明正大的修养起来,任外面“风雨飘摇”,长春宫自岿然不动。

    赵子乾派来的四个老嬷嬷,以易香香的名义处理着宫务。皇后的命令和安排一个不落的从长春宫传出,宫妃们却没有见到皇后的身影。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十来天,后宫有人开始说皇后是假借生病,想要挽回前些日子失去的盛宠。不然为什么生病了,易家人都不进宫探望?

    其实这也是易香香的失误,她怕林氏担心,早早就传了信回易家说自己是装病。林氏气得火冒三丈,递牌子说要探访,易香香怕被骂死,便拒见了!

    于是很多宫妃们开始如法炮制,一时间太医院的人手都要用不过来了。

    这让长春宫又有了新的谈资。

    “胡婕妤是怎么想到?李太医最是刚正不阿,居然想买通他撒谎?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映冬给易香香递了把花剪说道。

    易香香早晨喊着笑丹带人去御花园折了梅,这会儿正插花呢。

    她用剪子剪下梅枝多余的部分,言笑晏晏的道:“还不是怪赵子......圣上,自宠幸李美人后便宿在乾安宫,大家伙儿都急了呗。”

    “那也不能学娘娘一样装病啊!这些小宫妃们胆子还真大,后宫的风气都要被带坏了!”映冬不满的说道。

    青玄找来一个青釉花瓶给易香香插花,进来听到映冬的话后莞尔一笑:“娘娘装病是偷懒,她们装病是争宠,本质上是不一样的。”

    这话让一边正在用小钳子挑动炭盆的寄梅转了身:“那我们也可以争宠啊!”

    她觉得若是自家娘娘要争宠,绝对是手到擒来!因为她们都发现了,圣上对娘娘简直是百依百顺。

    易香香才没有兴趣,怼了寄梅一句:“佛曰,你得不到,是因为你不求,而你求也得不到,是因为你妄求!”

    接着继续插花。

    后宫里面装病之风渐起,说皇后是假借生病想要挽回盛宠的话也传得越来越开,这让赵子乾一拍脑袋的恍然大悟,借此机会住回了长春宫!

    “你这样一来,真的满宫都会开始装病的!”易香香看着躺在身边的赵子乾哭笑不得。

    这下好了,整个礼朝都会认为她装病复宠这事是事实了!前两天易若芙递进来手书,就嘲笑她混得那么差,居然靠装病留下夫君,自己当时还辩驳了一番!可如今赵子乾这么一躺下,还真是说不清楚了!

    易香香无语望天...花板。

    赵子乾无所谓:“那就让她们装吧,我不去。”

    切,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去!易香香腹诽。

    不过意识到这话显得酸,是以她没有说出口。

    “今年宫宴,烨朝来人了?”易香香午间睡了个饱,是以如今并不闹困,便转移话题和赵子乾说说闲话。

    龙女昨天以明慧郡主的身份进了宫,给她带来了欢喜阁探来的消息,说烨朝今年会来礼朝拜访的消息,这会儿都已经在路上了。

    烨朝是万里以外的一个大国,位于礼朝的西南方向。因着路途遥远,是以两国那是八百年不打一次交道。

    赵子乾一点也不意外易香香能收到消息:“嗯,来人是浩瀚国的太子,夜笙。”

    烨朝国姓为“夜”,原本他们的国号是夜朝。后来他们的国师说夜这个字意为黑暗,才将国号改为了烨朝。

    易香香无语,原来古往今来,大家都爱玩“谐音梗”啊。

    夜笙?名字取得还挺非主流!

    嗯?夜夜笙歌?

    易香香笑了出来!

    “夜皇取名也是很有意思。”易香香笑着和赵子乾分享了她对这位烨朝太子名字的理解。

    赵子乾闻言喜笑颜开,顺手给易香香提了提被子说道:“是不是夜夜笙歌我不清楚,不过那夜笙太子是来搬救兵的。”

    “噢?怎么回事?”易香香对此十分感兴趣,完全没有后宫不可干政的自觉。

    “无瀚海的水升起来了,无忧岛对烨朝疆土虎视眈眈。”赵子乾不瞒易香香。

    无瀚海是这片大陆最大的一片海洋,漫无边际。礼朝大运河的水便是顺着京都途径几个州县后,在冀州之下的第三个州县南州流入烨朝。

    之后又通过烨朝的区域,汇入无瀚海。

    而无忧岛在无瀚海的中心,岛民自成一国。

    外人偏爱称其为无忧岛,而他们自立国号为无忧国。

    易香香倒是能理解这种虎视眈眈,这两年各地夏天连续暴雨,冬季又连续暴雪的,无瀚海水位上升也是正常的。

    “他这是想让我们帮他一起驱逐无忧岛?”易香香问出一个有明显答案的问题。

    赵子乾单手撑头支起了自己的身子问道:“没错,你怎么看?”

    “杀千刀的事我们还是别干,若是无忧岛有灭岛之危,必定是拼死一搏的!烨朝地大物博,分出一块栖息地又能如何?”她觉得烨朝实在是小气。

    “若是无忧岛臣服,烨朝也不会不接纳,问题是他们还想维持自己的统治。想要人家的东西,又不想低头,哪有这么好的事?”赵子乾语带不屑。

    无忧岛想要进驻烨朝,若是能朝贡纳税,烨朝也不会不让他们进。

    易香香倒是也赞同赵子乾的话,其实说到底不过事无忧岛的国主不想屈居人下罢了,说白了就是自私自利。

    “无忧岛不过是个岛国,烨朝还怕他们打不成?”易香香打着哈欠问道。

    “要打战就会有损伤,夜笙明面上是想让我们合作,但也不过是来求个稳,让我们不要背后捅刀子罢了。”赵子乾给易香香解释。

    烨朝和无忧岛要是打起来,夹在中间的烨朝自然会担心后方的礼朝来给螳螂捕蝉,是以这次夜笙是来求定心丸的。

    易香香露出了狡猾的笑容:“那可要好好宰他一笔!”

    “嗯,而且最新的消息是,无忧岛的少岛主南宫歌也来了。”赵子乾同样笑得很狡猾。

    不过易香香听到无忧岛少岛主的名字后,重点并没有在人来不来上面,而是笑得更夸张的说:

    “夜夜笙歌,命定的纠缠啊!”

    原谅她不小心想到了耽美!

    搜狗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