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人间杀神 > 第224章君且听我一曲
    到底是谁在针对魏家,又或者应该说到底是谁在针对魏雪妍。

    当张子枫前去聚贤山庄之时,殊不知他前脚刚离开,后脚就已经有人盯上了魏雪妍。

    待魏雪妍醒来的时候,她很清楚自己的处境。

    但是她却异常的冷静,一双冷眸盯着头顶转动的监控器。

    “魏小姐!”一道经过处理的声音从监控器里传了出来。

    “就是你这混蛋下毒害我爷爷的是吧!”魏雪妍冰冷道。

    “魏小姐,我们无意冒犯你爷爷,因为我们是奔着你来的。”

    魏雪妍娇躯一颤,猛然想到了什么。

    那监控器传来的电子声音,笑呵呵道,“看起来魏小姐是想起我们了。”

    ……

    “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一句话在世无双口中脱口而出,微笑看着张子枫道,“张先生你来找我,到底是谁在害魏老爷子,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吧。”

    张子枫脸色一沉,已然明白了过来。

    他们是奔着魏雪妍来的,张子枫如果没有猜测错,应该是杀死老战神的组织了。

    很显然他们又卷土重来了。

    “能给我关于他们的具体信息吗?”

    “这个不能明说,不过张先生如果可以活着离开的话,或许……你还能见到魏小姐!”

    张子枫听到这里是脸色一沉。

    一年多的时间,他到底是麻痹大意了,只顾着调查迫害魏老爷子的凶手,却忘了魏雪妍也是危险的。

    世无双微笑道,“我听说过你,张先生,我也了解你。”

    世无双笔直坐立于古琴旁,脸色惨白的他,嘴角也有些苍白,这使得他看起来体弱多病。

    可这并不影响他的天赋和实力。

    “张先生是炎夏曾经的战神对吧,而且我还知道您和国外赫赫有名的雇佣界有非常紧密的关系。”

    言罢世无双掏出一个手机,微笑道,“我答应帮他们转移你的注意力,但是今天如果你赢了的话,这电话里有你想知道的一切。”

    张子枫冷冷看向世无双,道,“我看不懂你,你既然答应帮他们,为何现在给我这个。”

    张子枫是指手机的内容。

    世无双重重的咳嗽起来,已然咳出血,他微笑道,“张先生,你愿意听一个故事吗?”

    张子枫冷冷一个字,“说。”

    唐家这些年来已经衰败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等传到世无双父亲手里时,更是注定了唐家上千年的基业写上了一个句号。

    此人生前吃喝嫖赌,风流成性,家有指腹为婚娇妻,却常常拿着唐家为剩不多的家底出去寻花问柳。

    世无双微笑道,“我就是他们口中的私生子,我母亲生是普通农家女,当年被我父亲强迫才有了我。”

    或许命运就是如此,眼看着唐家衰败之期,世无双出生了。

    在十六岁前,他还是个普通的农家少年,整天跟着母亲农耕播种,春去冬来,日复一日,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感到无比的幸福。

    因为在这个世界他还有自己的母亲,这就足够了。

    直到十六岁那一天,世无双突然觉得身体不舒服,然后他就睡了一觉。

    可是待他醒来时,他的命运就发生了改变。

    世无双说到这里时,依然保持着微笑,可是却说不出来的诡异,凄凉。

    张子枫眉头一皱,“后来你就被唐家人带走了,那你母亲呢?”

    世无双微微一笑,笑的是人畜无害,他温柔道,“等我醒来的时候,母亲一直躺在我怀里。”

    张子枫神情一怔。

    “没错,如张先生所说母亲大人死了,父亲大人说是因为我的毒体觉醒,释放出来的恐怖的毒炁害死她,不,准确的说是害死了整个村子的人。”

    说到这里世无双没有表现出任何悲伤,仿佛他这病弱的躯体没有感情,没有灵魂一般。

    对于这种人,张子枫浑身一股凉意。

    能将杀死自己母亲,杀死整个村子的人说得如此风轻云淡,让人不寒而栗。

    世无双又是咳嗽了几声,这一次他又咯血了,相比上一次更加夸张。

    鲜血透过手巾,沿着他惨白的手指流淌出来。

    “主人!”女子冲了进来,一把推开张子枫,迅速掏出一颗丹药送进了世无双嘴里。

    世无双没有理会,接着继续他的故事,“后来我就被父亲大人接到了唐家成了一个少爷,因为我的毒体觉醒,唐家上千年的造化也集中在了我身上。”

    “父亲大人曾经说过,杀死母亲的错不在于我一人,我应该忘怀,因为母亲大人也不希望看到我活的痛苦。”

    “后来呢?”张子枫坐了下来。

    “后来吗?”世无双惨然一笑,“直到后来我偷听到了父亲大人的谈话。”

    “什么谈话?”

    世无双依然在笑,可是这种笑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自然,温柔,而是僵硬,狰狞。

    他瞳孔凝聚,咧开嘴笑道,“原来母亲大人和村民们根本就不是我毒体觉醒害死的,而是父亲大人让唐家人做的。”

    张子枫眉头一皱,毛骨悚然。

    到底是用毒世家,当真冷血无情。

    “所以……”世无双微笑道,“那天晚上,我把父亲大人杀了,也把当年共同参与谋杀的唐家人杀了,不多不少,总共七十二口性命。”

    张子枫一怔,猛然回头看向那湖泊,“难道七十二地煞刀阵……”

    “没错,他们的尸体让我制造成了武器,永生永世受困于此,我要他们替母亲大人偿命。”

    张子枫听到这里,心里五味杂陈,他没有评判人的资格。

    因为世无双的命运确实很惨。

    “所以我才想要见见张先生,”世无双微笑道,“因为我想看看一个跟我拥有同样力量的人,却拥有更加幸运命运的人。”

    张子枫对于他而言,就像自己的另一半化身,另一种命运。

    说到这里世无双的双手已经抚琴,微笑道,“张先生,我怕今日大限将至了,毒体虽能让我登入无人之境,可同时也会给我带来很严重的反噬,临死前我想为张先生抚琴一曲。”

    听到这里女子脸色一变,骤然爆射出了凉亭,张子枫也听到山下老毒物惊呼道,“臭小子,快逃,那曲子你可听不得,龙巅之境的武道者怕也撑不住的。”

    张子枫眉头一皱,看向世无双身边的手机,冷冷道,“好,我倒要听听。”

    “看起来那个女子对你很重要是吧,你喜欢她吗?”世无双微微一笑,看着张子枫盘膝而坐。

    “这个不重要,但是我答应过会保护她的,”张子枫道。

    世无双微微一笑,羡慕道,“张先生,有时候我真羡慕你,你拥有跟我类似的强大力量,但是您却没有任何诅咒的反噬,你甚至身边还有那么多朋友,而我却孤独一人,这悲哀的一生没想到在此结束了。”

    张子枫缓缓睁开眼睛,他只是道,“对于你的命运我感到抱歉。”

    “没事,反正今日之后也就结束,我也随母亲大人离开这个冷漠的世界,那么张先生已经准备好听我一曲了吗?”

    “来吧!”张子枫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