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庶女苗茶 > 希望之花已开
    “最后苗阁主一气之下便离开了修罗阁,而等我几天之后再次见到阁主的时候,阁主便已经失忆了,还说月舞是他的未婚妻。”

    “我还要告诉你的是,再过两天阁主便要与月舞成婚了。而且还邀了江湖上各势力的阁主,来修罗阁参加他和月舞的婚礼。”

    剑羽见慕凡竟然要与月舞成婚,脸上便洗满了不可至信。“怎么会这样?那天我和公子在房中商议他和苗阁主婚事的时候,公子明明还很欢喜。他又怎么会突然与苗阁主悔婚,如今却又要与月舞成婚?”

    “还有,公子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失忆?莫非,是那天突然出现在屋中的迷烟作怪?”

    “我也不清楚阁主到底为什么会失忆?但我却觉得,这一切都跟突然出现的月舞有很大的关系!”明鹏的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奈何。

    “而在密室中看守你的那两个人,应该就是月舞从外面带来的人。我想她之所以一直没对你下手,便是因为她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进入密室将你处理掉。”

    “公子过两天就要与月舞成婚了,若将来等公子恢复记忆之后,知道他娶了他一直讨厌的月舞,那他可不得气疯啊!”剑羽很是清楚慕凡对苗茶的感情,若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那对于慕凡来说也太不公平了。

    明鹏见状,急忙出声安慰剑羽:“你先不要着急了!在一个月前繁笙阁的妙阁主来修罗阁,给阁主把了一下脉说阁主的失忆能治好,那么我们便信妙阁主一次吧。竟然他都说了阁主的失忆症能治好,那他肯定就有很大的把握。”

    明鹏虽然这样说着,却还是暗自为两天后慕凡和月舞的婚礼担忧着。虽然妙尘在离开修罗阁的时候,有在私下跟他说过,有办法能够将慕凡的记忆恢复。

    但他见已经过了这么久,妙尘都还没有来修罗阁,而慕凡和月舞又只有两天的时间就要成婚了,本就担忧的心,因为妙尘的迟迟不出现,开始变的更加慌乱起来。

    剑羽沉思了一番,想到把他关入密室的人很可能就是月舞,便想马上去找慕凡,当面揭穿月舞的诡计,以求阻止慕凡和月舞的婚礼。

    明鹏见状,急忙出言阻止:“剑羽,不要乱来,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吧。说不定等阁主和月舞成婚的时候,妙尘阁主便已经提前赶来了。”

    “若你这时候出去劝说阁主,失忆的阁主也未必会听你的话。而你的出现会让月舞有所警醒,恐怕还会对我们的计划有所影响。”

    剑羽听完明鹏的话,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副阁主说的对,是我太鲁莽了,那一切便依照副阁主的计划行事吧。”

    然后他又看了看救了他的香儿,对香儿充满感激的笑了笑。“这次还多谢了香儿姑娘的救命之恩,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姑娘尽管吩咐,在下一定尽力而为。”

    剑羽同香儿说话的同时,见香儿长相清秀、娇小可人,便不由得多看了香儿两眼。

    香儿见剑羽看向她时那种目不转睛的神色,脸立马便羞红了。虽然她的心中一直装的是申建,但被剑羽这类优秀的男人这样看着,她的心中还是有点激动的打鼓。

    紧接着,她便急忙收揽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神色,然后直视着剑羽:“剑雨大哥,不必言谢。我们都身为阁主的手下,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

    “再说了,就算我不去救你,副阁主也会派别人去救你的,所以你也不用特意感谢我。”

    剑羽:“香儿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救我脱离困境的人是你!所以香儿姑娘以后就是我剑羽的朋友了,姑娘千万记住了,有什么困难一定要找我。”

    “剑羽大哥的话,香儿记住了。”香儿见剑羽执意如此,便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飘渺阁中,苗茶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将回忆草的花,给培育出来了。只见回忆草的花朵竟然是深蓝色,看着很是耀眼夺目。

    苗茶小心翼翼地端起回忆草,爱怜的抚摸着它那蓝色的花瓣,这可是她唤醒慕凡的唯一希望啊。

    第二天一早,飘渺阁的众人,在知道苗茶已经将回忆草的花朵培育出来之后,都纷纷为苗茶感到高兴。

    因为只有将回忆草的花培育出来,他们此次前往修罗阁阻止慕凡、月舞成婚的希望,才能大大增加。

    而等妙尘用特殊的冰盒,将回忆草的花朵装好之后,便同苗茶、苗素素、陆杰、花颜等人向修罗阁走去。

    此时,江湖中各势力的阁主也都纷纷带着手下、贺礼,前往修罗阁参加慕凡和月舞的婚礼。

    一天后,月舞看着镜中自己美丽无暇的容颜,还有身上那件华丽的大红喜服,脸上顿时便浮现出了喜悦和幸福的笑容。

    而一直躲在暗处的申建,见月舞终于如愿以偿要同慕凡成婚了,便突然现身恭喜月舞。“月舞,恭喜你终于达成所愿了。”

    月舞见来人是一直为她默默付出的申建,便充满感激地对申建笑了笑。“申建,这些日子多亏你护在我身边了。今天我也要与慕凡成婚了,你也赶快离开修罗阁,不要再出现在这里了。”

    申建见他一直爱慕的月舞,竟然在赶他走,脸上顿时便充满了忧伤的神色。“月舞,你放心。等你们的婚礼结束后,我便会立刻离开修罗阁,也永远不会再来打扰你们。”

    申建说完还深深的看了一眼月舞,似乎是想将眼前如此美好的月舞,永远刻在自己的心里。紧接着,他便叹着气离开了月舞的房间。

    由于申建在前些日子,看着月舞和慕凡在一起甜蜜的样子受了刺激,便没有一直守在月舞的身边,而是继续躲藏在了修罗阁的后山中。

    以因此不知道在两天前,香儿已经救出了剑羽,当然也就错过了妙尘与慕凡的单独对话。

    所以离开的申建并不知道,今天这场看似幸福、完美的婚礼,却充满了无尽的风险。此时,暗自伤神的他,只能躲在暗处看着月舞慢慢成为慕凡的妻子。

    而在另一边被人伺候着,正在穿着大红喜服的慕凡,很不自然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理了理已经被侍女们梳理好的头发。

    直到这时他才觉得,他身上的这身喜服不应该为了月舞而穿。而他的内心深处好像早就深埋了一个人,而那个人才是他一直想要娶的人。

    此时,不安的慕凡也急迫的希望,当日给他看病的妙尘能赶紧来修罗阁,帮他恢复记忆。也好让他明白,他心中深埋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若他的失忆真的是如妙尘所说,是他身边最亲近的人给他下药所致,但他也不希望,那个人就是在这段时间内,陪在他身边的未婚妻月舞。

    半个时辰后,各势力的阁主都陆陆续续的来到了修罗阁。明鹏见状,急忙组织修罗阁的人,好生招待着各势力的阁主。

    当明鹏充满期盼的在各势力阁主身上,寻望了许久之后才发现,今天的主角苗茶和妙尘还没有到,于是他心中的不安更甚了。

    而在这时候还没有赶到修罗阁的苗茶和妙尘等人,便是因为有事耽搁了行程。苗茶本就虚弱的身体,在同妙尘等人骑马前往修罗阁的途中,因为受不了马背的颠簸晕了过去。

    妙尘见状,急忙在附近的城镇中购买了一辆马车,让苗素素在车内照顾苗茶。然后他又给苗茶吃了一颗丹药,昏迷的苗茶这才慢慢苏醒了过来。以因此,耽误了准时到达修罗阁的时间。

    很快,慕凡和月舞成婚的吉时便到了。而明鹏还是一脸担忧的望了望不远处修罗阁的山门,见妙尘和苗茶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便只能吩咐手下的人,着手安排慕凡和月舞的婚礼仪式。

    紧接着,在众人的瞩目下,一片喜悦、美好的乐声响起。没错,演奏这首曲子的人,便是明鹏派人从附近城镇里面,请来的在当地比较出名的声乐班子。

    毕竟慕凡和月舞的婚礼,可是他们修罗阁的一大盛典。虽然,这场婚礼并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但他竟然作为修罗阁的副阁主,就必须得让这场婚礼尽善尽美,给前来观礼的各势力的阁主留下深刻的印象。

    与此同时,观礼的众人便看见慕凡和月舞穿着喜庆、华丽的喜服,互相牵着手慢慢的走到了喜堂前。

    此时,牵着月舞素手的慕凡脸色很是平淡,他的身上虽然穿着大红耀眼的喜服,但观礼的众人却没有从他身上感到一丝喜悦的气息。

    反观月舞与慕凡手牵着手走在一起时,却是脸带笑意,而观礼的众人似乎都被她的好心情所影响,以为这是一场幸福美满的婚礼。

    早已准备好祝贺之词的各势力阁主,见新人已经到了喜堂,便纷纷对慕凡和月舞出言祝贺。“恭喜慕阁主和月舞姑娘喜结连理,幸福美满。

    “是啊,是啊,一定要早生贵子啊!”

    心情不佳的慕凡,见前来观礼的众人很是热情,便只能面带笑意的对众人表示感谢,而月舞更是笑眼如花的同各势力的阁主打招呼。

    此时,早就躲在暗处观礼的申建。看着眼前这让他心痛难忍的一幕,便急忙撇过了眼睛,不想再继续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