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穿越小说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九十九章 专坑队友
    手里没了兵器,坐在马上的张之极只有等死的份,但他并没有引颈就戮、壮烈牺牲的想法,只见他借着立马之势双脚在马背上一蹬,身体飞快的朝着右边的一人扑了过去。

    马上那人本就与张之极靠的极近,此时毫无防备被张之极扑来,他连挥刀招架的空间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被张之极扑下了马。

    被张之极扑下了马的女真人脑袋狠狠的磕在了青石板上,方一落地便磕晕了过去,那女真人在下,张之极在上,身下有了肉垫的缓冲,张之极倒是没受什么伤,眼见身下这人没了动静,张之极伸手一把夺过那人手里的刀,不管他是死是活便一刀砍在了那人的脖子上了结了他的性命。

    张之极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亲手抹脖子,很是没有经验,被那人脖子里喷出的血浇了个满头满脸。

    他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提刀再次站在了张维贤的身前。

    张之极用他那受伤的右手再次举起刀朝着几人再次怒吼一声:“再来。”

    女真人余下的三人见那满脸是血,状若疯虎的张之极,心里竟有些胆寒,这人的气势比起建州最勇猛的武士也丝毫不弱。

    果赖虽然心里也又一丝丝寒意,但他却仍记着与方从哲的交易,朝着另外的马上二人轻喝一声“上”,然后身先士卒朝着张之极攻去。

    此时张之极没了马上之利,再加上旁边还有二人不时的骚扰,果赖竟和张之极打了个势均力敌。

    此时张之极不在马上,面前又有果赖阻拦,马上二人顿时就没了攻击的空间,这二人只能翻身下马,朝着张之极攻去。

    张之极与果赖一对一也不过是堪堪有那么一点点的优势,再加入一人他落入劣势左支右绌,而那两人全部加入,张之极的境地变的极其危险起来,许多时候他只能堪堪避过要害,用身体其他部分去挡刀。

    不一会张之极身上便连中了五刀,除了疼痛外,长时间的战斗让他也有些力竭,加上伤口不断流血,失血过多让他脑子里感到阵阵眩晕,此时的他纯粹就是咬着牙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在坚持。

    此时距朱纯臣离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按张之极推算,朱纯臣以这个时间就算跑两趟成国公府搬救兵都都够了。

    但这时朱纯臣还没带人来那就只有一种情况,那混蛋逃出去后把他们父子二人给忘了。

    张之极一边奋力抵抗一边想着朱纯臣临走时候说的那句“贤侄放心,搬救兵的事就交给我吧。”的话,这让他心里离奇的愤怒,既然没有援兵,张之极心下明白自己已经必死无疑,芙蓉已死,老爹已死,而很快自己也要死在这几人刀下。

    与其这样慢慢被面前这三人耗尽力气而死,倒不如临死前拉上一个垫背的,张之极举刀其中一人砍来的一刀,仰面朝天大骂一声:“朱纯臣我X你大爷。”,骂完他竟是不避,面对着其中一人砍来的一刀赢了上去,而他的刀也朝着那人砍了过去。

    这人正是镶蓝旗的副都统果赖,自己不过是因为与方从哲的交易才来杀人的,可没想过要死在大明的地界上,何况自己是镶蓝旗旗主的儿子,前程一片大好,哪能与眼前这人一命换一命。

    于是果赖退缩了。

    张之极见面前这人退缩,也不追击,立刻变砍为削,朝着旁边一人的腰上横刀削去。

    那人没想到张之极会有这么拼命的一招,一个不注意便在肚子上开了个口子,张之极也不管背后另一人砍来的那一刀,在手里的刀削上旁边这人腹上的时候,身体向前一压,整个刀面就从那人肚子上横切了进去,然后“刷”的一声将刀抽了出来。

    张之极此时背上也再次被开了个大口子。

    那个被切开的肚子的刺客丢开手里的刀,拼命的想用手将从肚子里流出来的东西堵住,但刀口太大却堵了一边堵不住另一边,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肚子里的东西混着血往外流,然后茫然的看着同来的另外两人,想开口求助,但此时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紧接着那人眼皮一翻就倒了下去。

    六个女真人此时已经只剩下两人,而张之极已经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也许是张之极的骂声起了作用,被张之极逼退的果赖就见原本放在兴宁胡同中间拦路的马车被拉开了。

    然后一群成国公府的护院就从那个拉开的缺口里冲了出来。

    果赖见对方救兵来援,事已不可为,便放弃了张之极,何况这张之极受了如此重的伤是否还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没必要再搭上自己的性命。

    于是果赖招呼另外那人一声,那人一刀挡开张之极,二人翻身上马朝着胡同外奔去。

    眼见敌人已经退走,张之极脑袋里眩晕更重,看着那不远处那摇摇晃晃朝这边跑来的肥胖身躯,张之极咧嘴一笑便昏了过去。

    除了随朱纯臣一起过来的护院,还有成国公的儿子朱应安。

    朱纯臣见张之极倒下,连忙上前一把将他抱住,嘴里不停的呼着“贤侄,贤侄。”

    一旁的朱应安看不下去了,心想,你再这样耽误下去人就是不死都要被你耗死了,于是道:“爹,还是赶紧先把他们带回去找大夫看看吧。”

    “哦,对对,他们可能还没死。”

    朱应安心里一阵无语,不管死没死也要抢救一下啊,竟连看都没看就把他们当死人在那里哭丧起来了。

    朱应安朝着几个护院大声道:“你们还不快把英国公和小公爷抬回去。”,然后指着另外一人道:“这里有几匹快马,你立刻骑上一匹快马去太医院请王院使带人过来一趟,就说英国公和小公爷被贼人刺杀身受重伤,性命垂危,切忌一定要说是受的刀伤。”

    那名护院应了一声,接着翻身上马,飞快的朝着太医院奔去。

    之前朱纯臣被刺客追砍,在张之极的护卫下连滚带爬的翻过了那个平板车,一路跌跌撞撞的回了府,到了府中之时,朱纯臣余惧未消,想着叫人,却见旁边无一人可叫,连门房都不知去了哪里。

    因为太过肥胖,一路跑回去的累到虚脱的朱纯臣想着稍微缓一口气就去搬救兵,哪曾想这一坐下竟打起了瞌睡,直到朱应安准备出门时看到父亲坐在地上睡觉才将他叫醒。

    本就喝了不少酒,再加上一番担惊受怕,然后一路跑回,虽然被叫醒,朱纯臣脸上还是一脸的迷糊。

    朱应安有些奇怪问道:“爹不是说去英国公喝酒去了吗?怎么坐在地上睡觉?”

    一听朱应安提起英国公,朱纯臣立刻清醒了过来,心下暗道坏事了,他急忙对朱应安道:“快,快去叫人,把所有的护院都叫上,一定要快。”

    朱应安见老爹一副天塌了的样子,急忙问道:“怎么了爹?发生了什么事?”

    朱纯臣道:“刺客,有刺客。英国公父子正在和刺客搏斗呢。是他们护了爹出来搬救兵的。”

    朱应安一听也急了,也不知你在这睡了多久了,怕不是英国公父子护了你出来,你一觉睡过去人家该被刺客剁成肉酱了。

    他也不多言,飞快的转身朝里面跑去。

    这样,朱纯臣才带着朱应安和一干护院前去营救,若不是朱应安把成国公叫醒的早,张维贤和张之极父子恐怕真的要死透了。

    ……

    太医院王院使听说英国公父子被歹人行刺受了重伤,性命垂危,他连忙招了两个专治外伤的太医,带了药箱,备了草药,前往国公府而去。

    王院使和两名太医随着那名护院到达英国公府中时,只见屋子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那名护院站在屋外吼了一声,“太医来了。”

    这时屋里的人才让开了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道。

    王院使见这情形不住的摇头,然后朝着里面说道:“都不要在里面站着了,赶紧出来吧,再耽搁一会等血流干了神仙也难救了。”

    这时屋里的人才陆陆续续走了出来,仅剩下坐在床边的成国公朱纯臣。

    太医院的太医们自万历皇帝一病不起后,基本上都轮流围着皇上转,也就这治外伤的太医还能抽得出空来,若是二人得得是些其他的病症,恐怕太医们还真不一定能赶来的这么快。

    此时的张维贤、张之极父子二人被放在了同一张大床上,张维贤的肋上还插着那把大刀。

    王院使朝着成国公朱纯臣道:“国公爷您也先出去候着吧。”

    朱纯臣点了点头站起身道:“王院使一定要救活英国公父子,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提。”

    王院使和两位太医一边打开药箱一边点了点头。

    两位治外伤的太医一位姓王,名肯堂,因著《六科准绳》而闻名,尤擅外科,而另一位太医姓马,名文培,乃是武进孟河人士,以外科见长而以内科成名。

    两位太医先是用剪刀将床上二人的伤口处衣物小心剪开,看着二人那浑身深可见骨刀痕都是心惊不已。

    王院使已经给二人号过脉,气息虽弱,但仍有一丝尚存,并非不可救治,而这父子二人能撑到太医前来,也是多亏了那一身强健的体魄,换了其他人受了这么重的伤说不定早死了八回了。

    也幸亏是王院使心细带了两位外科太医前来,若是只来一位对这父子二人一个个救治,怕是等不到一人治好另外一个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王院使先是助马太医将张维贤肋下的大刀取出,好在这刀插的虽身,却无伤及内脏,在二人合力将刀取出后,另一边的王太医已经将张之极的伤口处理好开始缝合上药了。

    张之极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下十几处,伤口虽多,但都不致命,之所以昏迷不过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

    但张维贤的伤口虽少却麻烦了许多,他身上除了插的那把刀外,另外还有四处刀伤,其中三处也不过是皮肉之伤,但另外一处却是将他后背的脊椎从中砍断了。

    三位太医足足花了一整夜的时间,从戌时一直到辰时才将二人身上的伤全部处理好。

    朱由检府邸的前门也在兴宁胡同,离英国公府不算远,他一早得了英国公父子遇刺受伤的消息也一早赶了过来。

    所有的人一整夜都候在门外等着消息,直到见三位太医出来,外面的人连忙围了上去。

    成国公朱纯臣当先问道:“王院使,两位太医,英国公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王院使看着众人一脸期待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道:“伤情是稳定住了,只是结果不是很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