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青枝的佛系种田系统 > 第104章 羊毛保暖裤
    宋青枝怨念地看了律子川一眼,谢过哈大娘,接过了保暖裤。

    质地很柔软,针脚也很细密,明天还是穿上好了,哈大娘一定费了很多心思设计。

    没想到第二天青枝穿着毛裤就不想脱下来!

    还是要听大娘们的话啊!

    好暖和啊,潮气全部被挡在了外面,本来以为穿着会有一点刺皮肤,但是没有,很柔软!

    去哈大娘家喝茶时,青枝了解到哈大娘给牧队中与自己交好的大娘媳妇姑娘们都一人织了一条保暖裤,横竖毛线卖不出去,不用白不用。

    山上众人心态都很稳,没人担心没销路,青枝不知不觉也没有那么焦虑了,觉得穷点就穷点呗,能过就行。

    然而这时候苏大送了信来,说起今年黄龙镇几家酒坊生意下滑,需要拖欠酒款一段时间,等做了过年的生意才能还上。

    松液酒坊以前都是货款两清,但是这几家酒楼一向合作愉快,董湛便豪爽地答应了下来。

    青枝闻讯叹了一口气:年后才能分红,看来这个年要过得寒素一些了,她将大娘们送的奶疙瘩与酥油还有干羊肉等包了一些托人捎回去给陈氏和青豆。

    又过了几天,梓州城中柳依依遣人来带口信给青枝:王进宝的娘用一块特别大的羊毛围巾盖腿上,老寒腿的症状减轻了许多,若是有多的围巾,让青枝交给这带口信的人捎回梓州,依依拿去送人,价钱合理。

    虽然不是什么大生意,但山上众人都很受鼓舞,毕竟连梓州城的团练官的娘子也喜欢呢,青枝纠正了几次是姨太太,但大家仍然更喜欢管依依叫团练娘子。

    总之,青枝从大娘们手中收购了之前织好的几条大围巾给带信的人,哈大娘说老寒腿的话最好毛裤也带上几条,所以青枝也买下几条大红的毛裤捎了过去。

    山上生活一如往常,也许是因为去年冬天太冷,今年气候比较温和,一直没有下雪。

    毡房仍然湿冷,律总非常豪气地去柯托镇买了炭回来,现在青枝家除了中间的炉子,每晚在她帘子这边还有一个炭盆,烤得整间屋子暖烘烘的,还好毡房有天窗,不然真的很像烤乳猪那种烤箱。

    冬天草短,羊在外的时间更长了,青枝家晚饭开得越发晚。

    晚上两人坐在炉边吃饭,烛光与炉子跃动的光线让律子川眼神看起来更深邃,青枝总是不动声色转开头去。

    过了几天,又有人找来,是柳依依带信给青枝,说上次带去的保暖裤知州夫人非常喜欢,剩余的几条送人都不够,又有王进宝想要大量地购买,因为依依坚持妹妹不能吃亏,王掌柜开出来的价格区间还算合适。

    青枝非常欢欣鼓舞,与律子川算了算成本与成品质量的不同,多赛特角羊保暖裤的价格开得比柯托羊毛保暖裤的价格高了不少,说定了下次取货的时间,又嘱咐说保暖裤需得钱货两清,王掌柜愿意的话飞快遣人回话,山上好开始赶制。

    王掌柜很快回话说可以。

    青枝通知梅格洛自己需要大量的羊毛保暖裤,梅格洛得到收购价格之后,说服头人找工匠翻制了一台羊毛手工纺织机,牧队上下十多户人齐齐开始日夜不停赶制保暖裤。

    苏二姨几次串门都发现牧人主妇们聚在一起制作保暖裤,心中不忿,回家对苏岚几次说起宋青枝不好,苏岚也不如何理会她。

    有时梅格洛来青枝家,大家一起说话,苏岚也总会过来聊会天。

    到了约定那日,果然之前传话那人带着一队驴队上山来了,青枝将做好、检查过的保暖裤如约交给那人,接过了银票。

    明日先托人带点银票回去给陈氏,真是太好了。

    她又赶紧将牧队那一份带去给梅格洛,梅格洛又连夜去柯托镇,将银票换成了碎银,第二天又亲自去各个牧民家中分给众人。

    梅家因为头人反对,并没有做任何羊毛制品,但是梅格洛在整件事情中起的作用最大,这一阵一直在整个牧区来回奔波,各家使用纺织机的时间表,也都是他去协调安排的。

    青枝反复对他道谢,他也只是谦虚而已,青枝越发觉得他像八十年代武侠剧的正气男主了。

    晚上躺在床上,青枝点开界面,果不其然:【支线任务完成,请宿主自主选择奖励。】

    我可以存着下山之后再选吗?

    【可以。】

    那就存着吧。

    穿越之后一路行来,她发现在古代做生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糊口可以,要赚大钱还是很难,这个自主奖励,她想要留着应不时之需。

    第二天一早,梅格洛带了一张狼皮过来送给律子川与青枝,说是代表牧队感谢两人。

    青枝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她赚的钱和整个牧队赚的一样多呢。

    律子川接过狼皮之后仍站着不动,青枝心想这人怎么不去放羊?还好此时苏岚也带着两个娃娃来了,众人说起话来,律子川这才悠悠然放羊去了。

    青枝煮上茶请众人喝,梅格洛又郑重对她重复道:“宋姑娘,多谢你让我们牧队翻制你的纺车,又让我们的柯托山保暖裤也与你的一同卖到梓州。还有,哈大娘昨日对我说你愿意让我们使用你的羊配种,此事可当真?”

    “对,但是配种要单收费的。”

    “那是自然,今年亏得保暖裤卖出了好价格,不然比牧队比去年还要艰难,依我看,以后牧队就主要靠羊毛制品为生更好,以后需倚靠姑娘了。”

    苏岚听了这话,问道:“头人他这么说的吗?”

    “父亲没有这样说,他不想改变,但是羊肉的价格越来越低廉,牧队总要寻找别的出路,不然难道一生都在这山上受穷吗?”

    苏岚低着头不再说话。

    梅格洛问青枝道:“青枝,你家在丽山镇,怎么会认识团练娘子这样的贵人?”

    青枝将酿酒推销等事草草说了一下,梅格洛佩服道:“你一个丽山镇土生土长的人,竟然敢去梓州闯天下,还广交朋友,真不简单!”

    宋青枝:嗯?不好意思,其实我是一个现代人,所以没有那么厉害啦啊哈哈。

    她非常谦虚地道:“没有没有!我就是想多赚钱!”

    苏岚听见她说得这么直白,有些不悦地看了她一眼,倒是梅格洛大笑起来:“谁不想有更好的生活?我也想有一天飞黄腾达。”

    “对了宋姑娘,上次你说有一本图册,画着如何织出别的纹样,可以借给我看一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