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诸天败类 > 180、横绝古今!
    皇庭上方。

    那龙象虚影带着浓郁至极的莽荒气息,陡然向金身佛尊压迫而去,早先半透明的虚影,变得犹如实质。

    金身佛尊不断震颤,头部的影像变得有些模糊。

    而后一股至刚至强至猛的金黄色罡气,便自半空迸发,横扫半个长安城,让人有如置身洪钟大吕之中,魂魄震颤。

    所有人要么失神呆滞,要么惊骇的看向皇庭的方向。

    悦来客栈的屋檐上。

    梵清惠紧紧攥着一串念珠,感悟着那至刚至强的堂皇罡气,颤巍道:“在世金刚,魔皇修魔道,却已铸造成了金刚之躯,佛门密宗的终极奥义,塑造金身,肉身成佛!”

    师妃暄目光凝滞,看向自己的师尊,道:“师傅,你是说魔皇已经肉身成佛了?”

    梵清惠不断摩挲着手里的念珠,目不转睛的盯着皇庭的方向,道:“你没感悟到这至强罡气吗,这是魔门的邪魔外道功法,能够修炼而成的吗?这种气势,无限接近于密宗肉身成佛的终极奥义,塑造金身,宇内无敌,和普通武学的终极奥义不同,我们追求的是破碎金刚,而密宗体修,求寻的乃是金刚破碎,以金刚之躯,破碎虚空,由凡化佛,强证大道!!”

    师妃暄不解,蹙眉道:“强证大道?师傅的意思是,即便不修佛法,也可以塑造金身罗汉,破碎虚空,争得一尊佛位?”

    梵清惠摇摇头,又点点头,道:“这是密宗体修流传出来的说法,因为佛门不仅为善大方,菩萨低眉,可对待邪魔外道,亦要以大手段强行镇压,此乃金刚怒目,所以如果有人能够在凡尘塑造金身,至刚至强,或可于佛祖尊前,索要一尊佛陀之位,可是这只是存在传说中,因为在记载里,无人做到过!”

    师妃暄震骇的看向皇庭,道:“魔皇已成佛,我又拿什么去度化佛祖呢?”

    “纪暄!”

    梵清惠眼神灼灼,看了过来,道:“你可不要着相了,在没有清除魔性,没有飞升之前,他还不算佛!所以你要尽一切努力,让佛陀归位,让我佛门振兴当代!”

    这时。

    一直在旁边默默不语的宁道奇开口了,他凝视皇庭方向,道:“可是魔皇的佛陀金身,好似被破了。”

    “不可能!”

    “和魔皇对抗的人,在我看来,也兼具金刚之像,龙象盘绕,清惠,这不是密宗记载的三大金刚境界之一吗?”

    师妃暄终于忍不住失声道:“两尊金刚?!”

    ……

    皇庭大殿。

    李元霸的擂鼓瓮金锤,直直的砸在了叶太的脑门上。

    叶太以额头回击,却并未将势若吞天的金刚战神,给撞击回去。

    在战局中,比起料想中的威势,要小上不少,虽然桌椅完全被冲击波荡碎,可是巍峨的大殿仍旧安然无恙的耸立。

    在场的人无不有口难言,眼睛暴突的看向那狂妄到以额头,正面抗之在世金刚正面一锤的魔皇。

    擂鼓瓮金锤就这样直直的横在他额头上,四周的地面,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痕。

    突然。

    金身状态的魔皇抬起手来,看似轻飘飘的在擂鼓瓮金锤的侧面,一拍。

    当!!!

    沉闷的金石交击声响起,三百余斤一只的擂鼓瓮金锤,被他拍向一旁。

    众人这才定睛看去。

    稍缓一口气。

    魔皇安然无恙。

    李元霸更是举锤震天大笑,道:“你没死,你居然没死!好啊!太好了!!我们出去打,打到战死!!”

    叶太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发出一声铿锵声。

    他确实没想到,李元霸的这一锤,实在是威能逆天,并不比自己的金刚不灭罡气弱。

    而自己,却自大到以额头硬接。

    咔咔咔……轰!

    狂暴的金刚不坏罡气,自盘坐着的叶太身上,完全迸发出来,在室内掀起一阵阵刮得脸生疼的金黄色罡气。

    直面这股罡气的李元霸脸色一变,双锤高高举起,重重的砸向叶太面门!

    叶太出拳了。

    全身的金刚不坏罡气,若能量脉冲波一般,自他的铁拳中轰出,径直轰在了擂鼓瓮金锤上!

    轰隆!

    晴天霹雳。

    无比沉闷,若天降神雷般的一声巨响,突兀响起。

    李元霸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瞬息便被轰出了大殿。

    外面传来一声声撞击声,却是他的肉躯,撞毁了一堵堵高墙。

    咔嚓嚓~

    一道道细密的裂纹,若爬山虎一般,蔓延至整个大殿。

    若不是叶太的气机维持,立马就会轰然倒塌,化为废墟。

    而此刻的叶太,却是也被迫解除了金刚不坏体。

    是的,被迫,他的金刚不坏体,被李元霸打破了!

    方才那一击,也不过是金身解除之前,毕其功于一役的轰击。

    他也不曾想到,李元霸的金刚霸王体,竟然如此强横,自己以额头硬接,确实有些托大了。

    不过叶太如此膨胀,也不是毫无依仗的,毕竟金刚不坏体对于现在的他,只是次一等的力量。

    真正的顶级力量,是自己体内充斥的空间法则能量。

    而空间法则的核心,就在叶太的额头!

    他的识海稳如泰山,不可能被这个世界的任何力量所动摇!

    所以他也不会被这霸王一击,给打的头晕脑胀,七荤八素,乃至脑瓜子爆碎。

    大殿侧方,那些已经看傻眼的看客们,久久回不过神来。

    方才爆炸的余波,他们数位宗师在此,都差点接不下来,而魔皇,竟然安然无恙的任天下攻击力第一的大宗师,以大锤轰击?

    邪王石之轩看向盘坐在大殿上,岿然不动的叶太,叹息一声,又大笑一声,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伫立不语。

    只有邪王自己知道,他叹息的乃是,自己恐怕今生都无法和魔皇,一争邪帝之位了。

    但是却是魔门大幸!

    他石之轩,天资纵横,此生必定登临大宗师,可这人当前,却让他都生不出一绺与之争夺的玉望。

    他石之轩尚且如此,试问天下间,还有谁可以和魔皇一争长短?

    魔门理应大兴于世!

    无可违逆!

    李建成大喜,他可是魔门的第一支持者!

    遂立马回过神来,第一个震撼的开口,道:“魔皇,横绝古今,无敌于世间!魔门当为此世第一道统!”

    李秀宁异彩不断,难以置信道:“魔皇,你好厉害啊!秀宁为之拜服!”

    祝玉妍轻笑不说话。

    绾绾笑嘻嘻卖萌道:“魔皇,绾绾穿鞋子嘛,此后余生,侍奉您老人家跟前,教我武功嘛~”

    萧美娘抱着叶太的银剑,也没有说话,可是目光中的东西,蕴含繁多,有震骇,有惊喜,有庆幸,有拜服……

    李世民脸色晦暗,可是也瞬息找回神采,朗声作揖道:“魔皇金身巍峨,当载入史册,万世流传!”

    李渊此刻却眼神烁烁,不同于所有人都在恭维叶太,他反而开口问道:“魔皇,犬子如何?”

    嘭!

    他话还没说完,李元霸就拎锤冲了回来,面色潮红,激动的挥舞锤子,道:“我还要打,我还要打!”

    叶太轻笑。

    俯身看向殿下众人,说出了一句必定被载入史册的赞誉:“贵公子金刚龙象,霸绝天下,吾画地自缚,不与抗之,可伤我者,世间唯有李元霸!”

    我坐在原地,不还手,随便你们打。

    大宗师也不可能伤到我!

    能够有一点几率伤到我的,全天下只有一个李元霸!

    如此狂妄之语,却是世间一等一,十足十的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