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诸天败类 > 158、请陛下入黄泉
    “魔皇此言是否有些嚣张了。”

    道门的山羊胡老道,眼睛斜视叶太道。

    其余众人也表情各异的看着叶太,嘴角挂着冷笑。

    独孤阀的泼辣女子独孤雁冷冷道:“既然魔皇如此自满,那我等退出如何,让你一人斩了杨广便是。”

    叶太环视他们一眼,道:“可以!谁都可以退出,但是既然退出,就不要在我的视野之内,不然就不要怪本皇先斩逃兵,再斩杨广!”

    还是宇文士及这个组织者出来打圆场,道:“魔门行使本就乖戾,魔皇实力恐怕又是我们中最强的,诸位多担待担待,都走到这里了,哪有退出一说的。”

    独孤雁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所谓的退出本来就是说说而已,都走到这里了,少数退出者肯定会被集体针对。

    而如果多数退出,导致剩余的人无心再战,让杨广逃过了一劫,那更是笑话。

    天下七大最强势力联手,还能让一个无人护卫的亡国皇帝逃脱?

    那不仅会被天下人耻笑,各家上面的人也不会饶过他们的。

    龙椅上。

    杨广左搂萧皇后,右持六角杯,眯着眼睛,静看他们内乱。

    最后,像是想起什么,看向叶太,问道:“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你是哪个叶太?”

    “给你长生诀的叶太,魔皇叶太!”

    此言一出,不仅是将死的杨广眼神莫名,其他六人也表情微妙。

    杨广再问:“为何要给我长生诀?”

    叶太直言道:“如果陛下和长生诀无缘便罢了,如若有缘或许可帮陛下扭转一下局面,可是如今看来,陛下让我失望了啊。”

    “想帮我扭转局面?那今日为何会和这六人为伍?”

    “陛下你应该知道,你如果活着,这乱世就将延续,你滥用民力,激进行事,即便或将功在千秋,可天下人已经将你视为了暴君,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那么为了后世的繁荣,魔门叶太,请陛下入黄泉,来世再铸千秋功业!”

    “哈哈哈哈!”

    杨广一口饮尽六角杯中酒,奔放道:“魔门叶太,魔皇叶太,朕,记住你了,不过就凭你们,要想取朕的性命,恐怕没这么容易!来人,取朕的七星宝剑来!”

    一片寂静。

    宇文士及恭敬的提醒道:“陛下,您已经无人可用了。”

    “有!”

    娇弱的萧皇后倏然擦干眼泪,才杨广的怀中坐了起来,她表情坚毅,银牙咬在自己的衣袂上。

    刺啦。

    一块长条形的黄色绦带,便被她用嘴撕了下来。

    缠在光洁如玉的额头上。

    “陛下,今日就由奴家为您负剑、击鼓、助威,杀光这些贼人!”

    萧皇后站立起来,从侧方抱来了一把宽厚的龙纹宝剑,呈于杨广面前。

    杨广再次高声长笑,看向萧皇后,目光柔和,道:“好,今日朕只为爱妃一人而战,比起率领大军远征北夷,还让朕热血澎湃,哈哈哈哈。”

    锵!

    拔出宝剑。

    杨广站了起来,一挥七星宝剑,气势陡然勃发,须发若虬龙乱舞,眼神如神似鬼。

    大殿中回荡的三股截然不同的气机,让前来屠龙的七人,除叶太之外,皆是眼神震骇。

    佛,道,魔!

    这杨广竟然是三道同修?

    “叶太!”

    杨广一挥宝剑,睥睨众人,道:“我要谢谢你献于我的长生诀,那么,你们谁先死?”

    第一个动身的是叶太。

    在气机牵引下,他身后的六人,都以他为龙首,一跃而起。

    杨广伫立龙椅前,单手持剑,骄狂的正面迎接空中若群魔乱舞,向他飞扑而来的七人。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结。

    侧方。

    萧皇后头缠布帛绦带,眉间英气尽显。

    她捡起了逃遁的宫女落下的鼓槌,立于红漆牛皮大鼓前。

    咚,咚,咚。

    沉闷悠缓的鼓声,杀机毕露的纷杂气机,不断在殿内回荡盘桓。

    萧皇后背身战局,檀口清唱杨广昔日远征高丽,气吞万里如虎的《白马篇》:

    “白马金具装,横行辽水傍。

    问是谁家子?宿卫羽林郎。

    文犀六属铠,宝剑七星光。

    山虚弓响彻,地迥角声长。”

    唰!

    战局中的杨广由花白转为瞬息转为乌黑,面色顿然充斥着一种旺盛又病态的生机,气势再涨!

    真气龙蛇般狂舞,纵横数十丈,几乎使得人喘不过气来。

    竟是以长生诀,强行以体内的生机,焕发气机拔升。

    殿中。

    一人独战七雄的亡国皇帝,就如回到了当日亲率大军,来到了辽水河畔,遥望千里蛮夷山河,誓要一手揽入囊中的气魄。

    饕餮吞海,如龙似虎!

    鼓声由缓转急。

    萧皇后檀口高唱:

    “岛夷时失礼,卉服犯边疆。

    征兵集蓟北,轻骑出渔阳。

    集军随日晕,挑战逐星芒。

    阵移龙势动,营开虎翼张。”

    轰!

    杨广头顶的龙冠骤然炸裂!

    头发如龙蛇舞动。

    眼中的精光几欲穿眼而出。

    一剑。

    劈碎了独孤雁的弯刀。

    一剑。

    斩碎了佛门艳尼的浮尘。

    一剑。

    和宇文士及互换一臂。

    “魔皇就这点本事吗?!!”

    吐血倒飞而出的独孤雁狠狠道。

    叶太看了她一眼,并不言语,身形如一片被风吹散的白云,飘飘扬来到杨广身前。

    刺啦!

    两人手中的宝剑,拉出一道耀眼的火花。

    火花从长剑根部,一路拉向剑尖,在脱离剑尖的前一瞬,两人各击出了一掌。

    嘭!

    叶太身形如迎风飘扬的旗帜,后撤三丈余。

    杨广倒飞两丈,口溢鲜血。

    这一掌,也击破了杨广不可一世,不断拔高的气势。

    可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又是三人接力而上,分三路围攻,夹击而来。

    瞬息。

    剩余三人再上,六人分上三路,下三路,囚困杨广。

    叶太身形闪动,便来到了杨广的头顶,一剑向下贯入。

    叮!

    宝剑的颤鸣声传来。

    两人的剑尖相抵,令人牙酸的高频率剑鸣声中,一股无形的气势,从两人剑尖接触点迸发,其余六人纷纷反身,暂避锋芒。

    嘭!

    一人向上轰击。

    一人向下轰击。

    又是对了一掌。

    噗!

    杨广再吐鲜血,脚下蛛纹密布。

    叶太反身而回,落在三丈外,轻轻擦拭自己鼻尖的鲜血。

    看向萧皇后,她凤冠霞帔的婀娜身子,完全背对着战局,仿若不关心战场输赢一般。

    或者说,她从来不相信自己夫君会输。

    击鼓声已经如雨点般密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