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诸天败类 > 96、新皇帝(三更求推荐票)
    最后,在叶太的厉声逼迫下,云罗郡主和成是非惨然立誓,此生不与铁胆神侯为敌。

    事后,云罗郡主声泪俱下,想求铁胆神侯,让她跟将死的叶太独处几日。

    但是却被小心甚微的朱无视断然拒绝,只承诺在五天后,留给了她一次跟叶太道别的机会。

    便驱逐出他二人,轰然关闭了玄铁大门。

    铁胆神侯没有理会在门外声泪俱下的云罗郡主,挥袖离开了天牢。

    当夜,仍旧不放心的朱无视,连夜派人在天牢第九层,加铸了两尺余厚,数千斤重的玄铁大门,以封堵一切叶太逃离的机会。

    第二日。

    农历四月初八。

    护龙山庄天地玄黄四位密探,被永久剥夺了自由进入护龙山庄的权利,罢免一切官职与特权。

    或者说,是这四人自己选择离开的。

    段天涯如原著中那般,并不愿意与朱无视为敌,柳生飘絮也在这段时间里,真正爱上了段天涯,加之自己有身孕,亦同段天涯一起,哀求神侯让他们归隐山林,不再问江湖世事。

    神侯念在如今大局已定,这二人又有功于自己,并未出手击杀二人,放任其离去。

    而剩余的三位大内密探中,成是非因为誓言和叶太的厉声警告,只能黯然的跟随云罗郡主一起,等待铁胆神侯对他们的“封赐”。

    玄字号密探上官海棠,却是在这个时刻,毅然决然的叛出了护龙山庄,意图保护朱厚照周全。

    地字号密探归海一刀,发现上官海棠是女儿身之后,逐渐暗生爱意,于是便也跟随上官海棠,站在了皇帝朱厚照的一方。

    农历四月初九。

    登基大典的前一天,铁胆神侯为了清除一切登基当日的不稳定因素,率领三十六地煞,包围了皇庭中的一处寝宫。

    藏匿于此的上官海棠和归海一刀,带领仍愿意忠于皇上的少数大内侍卫和东厂太监,合计76人,直面铁胆神侯率领的三十六地煞。

    直到上官海棠和归海一刀被击成重伤,濒死之际,云罗郡主和成是非赶来救援。

    在云罗的求饶之下,铁胆神侯或忌惮伤害他们后,叶太便不愿传功于他,冷然让这残余之师发誓,不再与他为敌,便能饶过他们一命。

    上官海棠欲宁死不从,却被同样重伤濒死的归海一刀制止,两人黯然垂下头颅。

    值得一提的是,76人中,东厂太监的人数占七成,总计50人,无一人愿意投降朱无视,纷纷手持刀剑,战死于玄德宫外。

    宁死尽忠。

    皇庭浴血。

    农历四月初十。

    登基大典当日。

    朱厚照面如死灰在劫持下出场,在朝廷百官,十大戍边将军的见证下,移交玉玺龙椅,以身染重病这块遮羞布为由,禅位于皇叔朱无视。

    新皇帝继位,焚香祭天,纪年改元,朱厚照时期的年号“正德”,正式更改为“万盛”,以示万象一新。

    同日,新皇帝朱无视,正式册立其爱人素心为后,母仪天下,昭告朝野,普天同庆。

    文武百官,无一异议。

    登基大典直至未时,朱无视设宴百官,以示庆贺。

    当日,新皇帝大醉,怀抱素心皇后,封赐56人,贬谪103人,继而仰天长笑,圣威震天。

    农历四月十三。

    朱无视封旧皇帝朱厚照为永安王,封赏扬州沃地,即日离京。

    云罗郡主和成是非终于有机会今日天牢第九层,不过此来却是告别。

    看着面如病鬼,身形枯槁,气息微弱的太阿,云罗郡主泪如雨下,声嘶力竭。

    半个时辰探监时间已到,云罗仍不愿离开,被三十六地煞强制拖拽而走。

    此间又是爆发一战,成是非愤然击毙五人,打伤十余人,最后还是朱无视出手,将之击晕过去,和大哭大闹的云罗郡主,一并扔上了前往扬州的马车。

    目视车队消失于视野,朱无视大笑回宫,今日不批奏章,不问朝廷百事,和皇后素心于后花园互诉衷肠,直至深夜。

    接下来的数日,新皇帝朱无视日日早朝至正午,通宵达旦审阅奏章,废除府州县律例百余,各地方实行不同程度变法。

    刑部、户部、吏部、礼部、工部、兵部实行大换血,清除异己,实行集权。

    另外,十大将军皆有封赏,三十六地煞残余二十三人身为从龙之臣,特封御前金刀侍卫,官居三品者五人,从三品者十七人,分别掌管大内侍卫和京城地方军政。

    东厂也在朱无视即位一旬后,正式解散,赐死太监两百余人,其余者纷纷降职减禄,分布各地,此生不得三人以上集会,违令者斩。

    大明皇庭,顿时焕然一新,方兴未艾,律法更迭,辐射天下。

    皇宫。

    高阁上。

    朱无视身披龙袍,搂着太后素心的纤腰,意气风发,俯视着京城百态,道:“素心,看看这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素心却仍旧表情寡淡,只是此间却挂上了一抹担忧,道:“不知道云罗郡主和成是非他们,到扬州了没有。”

    朱无视笑着道:“他们如若到达,随行者会第一时间放出信鸽,本王知晓以后,会立即转告你。”

    素心目光闪动,道:“那便好,只是我怕云罗郡主对太阿情根深种,会难以接受这一切,无视,能不能废除太阿的功力,不要杀死他?”

    朱无视负手看着高阁下的景色,道:“若放在平时,朕的皇后开口了,朕一定竭力满足她的要求,但是这太阿狂魔实乃毒入肺腑,无药可救,若是早些天,成是非以金刚不坏神功将毒气吸出来,或许能够保住性命,可此间他已是必死无疑,而且他的一身功力,我也势在必得!”

    素心哀怨的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便希望云罗那孩子能熬过这一关吧,还有成是非,我始终觉得那孩子十分对眼,也希望他不要歇斯底里,往后再和你作对。”

    朱无视笑道:“既然是朕的皇后看对眼的人,那我便口头赏他一个免死金牌,如若他想不开,要为太阿报仇,我便只会废除他的功力,留他一命。”

    “恩……”

    素心目视远方,将头枕在了朱无视的肩头上,轻声道:“无视,其实我还有好多事情想告诉你,可是我怕我说了你便会龙颜大怒。”

    朱无视搂着她的腰,道:“那便等朕除去了太阿狂魔这个心腹大患之后,你便一并告诉我吧,不至于让我在面对太阿的时候,方寸大乱,这种邪魔,即便被玄铁封锁,依旧危险至极。”

    “那……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