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诸天败类 > 43、朕准了
    从扬州到京城,约莫十日的脚程。

    叶太顺道路过洛阳,在苏星河驻地呆了两日。

    让他惊讶的是,自己走的时候,只给徐青丸注入了十年内力,可如今的她,约莫已经有了小二十年内力了。

    她才八岁啊!

    苏星河屏退了徐青丸,皱着眉头对叶太一一道来。

    原来是小丸丸想要以真人练手,便如同叶太往日,在苏星河的看守下,去猎杀了诸多驻扎在洛阳城周围的悍匪。

    早先苏星河还在担忧她安危呢,可徐青丸有着叶太的十年精纯内力,堪比寻常江湖人的三十年内力,还有半吊子天山六阳掌和归一剑诀护身。

    所以从来没出现过意外。

    她对起敌来,先是生涩,后来越发熟稔。

    几乎隔两天,就要去猎杀那些悍匪,并且不管那些人是不是罪不至死,她都甜笑着吸干了人家的内力,而后一剑斩杀。

    直到后来苏星河劝解她,她也不大爱听其教导。

    虽然年仅八岁,可死在她手中的性命,已经不下三十。

    与叶太的谈话中,苏星河口中“魔童”、“魔性太重”此类词语,出现的次数不下于三次。

    可叶太看着在自己面前乖巧听话,像只小猫咪粘人的徐青丸,却表示如果杀的都是该杀之人,没有无辜妇孺,便由她去吧。

    这个世界对她的欺辱太多,如果不发泄出来,或许以后才会完全爆发。

    话虽如此,叶太也单独叫来了徐青丸,让她不准再刻意去杀人了。

    徐青丸对于他的话,自然唯命是从。

    叶太在的日子,她巴不得天天黏在叶太身上呢,哪还有心思去杀人啊。

    于是就这样,叶太让她骑在脖子上,带着她在洛阳城游玩了两三日,这才在徐青丸泪眼婆娑的不舍表情中,抚着她的脑袋,离开了洛阳,向着京城而去。

    ……

    十日后。

    京城。

    今天就是太阿剑神应约,前来接受封赐的日子了。

    这则消息不止朝中大臣知道,在皇帝赵煦没有刻意隐瞒的情况下,几乎京城所有人都传开了。

    因为赵煦想要臣民知道,即便是那天下第一人,也是天子脚下的子民。

    他太阿剑神为民除害,被尊为谪仙人,可也同样要听从天子的调遣,让他进京面圣,那也要进京面圣。

    可是时至今日,也都没有叶剑神入京的消息,这让一众臣民心生狐疑。

    难不成那叶太准备抗命令?

    可如若要抗命的话,他昔日接下那份圣旨干嘛?

    就在京城人人狐疑,猜测太阿剑神心思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如同矛隼一般掠过京城的上空。

    “来了,来了!太阿剑神,进京面圣了!”

    “果真是神仙中人,我还道那骑凤西来的事迹,是说书先生添油加醋的杜撰的呢,没想到世间还真有这种神人!”

    “天下第一人,面见‘天下第一人’!京城今天热闹了。”

    朝堂上。

    赵煦坐在堂皇的龙椅上,表情有些不悦的听着堂下诸臣的启禀。

    “还有一刻便是午时了,探子来报,那叶太还在京城外的风波亭里,众爱卿觉得他这是何意?”赵煦蹙眉道。

    他也不是傻子,为了营造自己不可违逆的皇权,在没弄清楚叶太是否会前来面圣的情况下,就把这则消息泄露了出去。

    而是在探子口中,叶太除去在洛阳城逗留了几日,确实一路在向京城赶。

    他这才刻意将消息传达出去。

    可如今叶太已经在城外的风波亭里驻留了一个时辰了,莫不是临阵改变主意了吧?

    如果这样的话,这下打脸可就把他打疼了,也让他很难再拉下脸,去拉拢西夏。

    可就在赵煦和众臣纷纷猜疑的时候,一道自空中而来,中气十足的声音,传遍了京城上下。

    “叶太驾凤而来,向大宋皇帝借兵三万!”

    赵煦闻言脸色一黑。

    瞬间明白了,叶太又上演了那出老戏码,不走旱路水路,竟然走天路!

    不过我让你进京面圣,就是为了营造皇权不可违逆的声势,以挽回赵伯云之死造成的民心动荡。

    你这么一出天神下凡的戏码一摆出来,还直言向我借兵三万,岂不把我风头全部抢了?

    声落人便至。

    只听那一声凤唳响彻皇城,凤雀腾空而起,重新回归了天际。

    而它背上的叶太,却早先一跃而下,以飘渺若仙的轻功,轻掠入了朝堂之内。

    在众大臣的注视当中,叶太缓步走向了台阶前,一捋衣袂,单膝跪地,道:“西夏驸马,大宋子民,叶太,拜见皇上!”

    赵煦心中的不悦之心稍微减缓。

    众大臣也松了口气。

    还好,还知道自己是大宋子民,也不消人提醒,还知道拜见自己,虽然不是双膝跪地,也没有俯首的姿态。

    可量在你第一次面圣,就当你不知道这些礼节了。

    也免去了尴尬僵持的场面。

    赵煦点点头,道:“叶爱卿请起。”

    “谢皇上!”叶太道了一声,便站了起来,他此举也不过为了不要浪费时间。

    赵煦俯视着打量了叶太一眼,道:“叶爱卿,早先付行空传话,说你入京面圣,除去领取封赐之外,还想和朕共议抵御契丹之事,方才又明言借兵三万,莫不是和抵御契丹有关?”

    叶太摇头,道:“禀皇上,叶太此举和抗击辽国无关,但却是为了江山社稷万世安泰。”

    赵煦看着叶太,道:“哦?叶爱卿说来听听。”

    叶太负手道:“陛下也知道,臣除去西夏驸马的身份,还是一名中原的武林人士,所以对于中原武林的格局,也有所见,有所感!

    不瞒皇上,荆州郡王赵伯云祸害一州,倒行逆施,视王法如无物的事迹,并不罕见!

    包括微臣在内,在我雏弱之际,也有数名至亲好友,无辜死于武林人士手中,其中不乏那些名门正派!

    可他们的弟子,却并未因为杀人而偿命,也并未根据律法被捕入狱。

    时至今日,即便那些被名门正派的宗派,也都成为了大宋疆域的毒瘤,在天子脚下,当上了土皇帝,即便慈悲为怀的少林方丈,也都手染数条人命!”

    赵煦摆摆手,蹙眉道:“爱卿所说的,朕自然知道,某些自恃武力甚高的逆徒,仗着天高皇帝远,确实日子过得比朕还要潇洒。

    可是那些名门正派对我大宋各郡县的侵蚀,已经入地三丈,难以短时间拔除。

    如今正值国难当头,如果贸然对他们出手的话,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届时内忧外患……

    不过叶爱卿说的也没有道理,如果是那些邪魔外道,朕不介意借你之手,铲除他们!”

    言下之意便是,名门正派,人家势大力博,枝叶繁杂,还顶着一个行侠仗义,维护地方公道的名头。

    即便里面有一些败类和土皇帝,可大多数人是心在正道的。

    如果贸然在这种时候对他们动手,赵煦是不会答应的。

    不过欺负一下那些悍匪毒瘤,走走形式,收拢民心,和拉拢西夏,赵煦不介意做一做。

    叶太抱拳道:“陛下所言极是,如今正值宋辽边疆局势紧张之际,确实不能擅动那些名门正派。

    可臣乃是中原武林人士,以臣的名义,去将那些为祸一方的毒瘤首脑拔除,以儆效尤便足以。

    臣只是一心为民请命,为维护皇室尊严而力谏,旨在杀鸡儆猴,并无根除名门正派对地方的控制,引起动荡之心。”

    赵煦叹了口气,道:“叶爱卿啊,你也知道,如今边境局势紧张,这三万大军,从何抽离啊。”

    叶太负手道:“陛下放心,臣可以替西夏皇太后做主,借陛下三万精兵一月,还陛下西夏十万精兵,直至宋辽两国战毕!”

    “朕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