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诸天败类 > 28、风华绝代
    “那叶兄弟,就此别过了,他日你与银川公主大婚,萧某定当前来相贺。”

    皇城外,萧峰背负行囊,向叶太抱拳道。

    一旁的段誉也立马道:“对对对,叶兄弟到时候大婚,一定记得邀请我们,我一定给你备上一份大礼!”

    叶太微微抱拳,道:“定当如此,不过我还不是西夏的正式驸马,多余的我也不便多说,只是不久后的中原武林,你们还会听见我的名字的。”

    “啊?”

    段誉诧异道:“叶兄弟才华绝世,武功更是绝顶,连萧大哥都不是你的对手,这次来竞选的人,除了你以外,还有谁配得上银川公主啊,要我说,你俩简直是天生一对嘛……”

    “好了哥哥!”

    一旁的钟灵翻了翻白眼,道:“人家叶太都说了,具体细节不便多说,你还在这操什么心啊,你要相信叶太,什么事情他解决不了啊,喂,叶太,来大理的话,记得来找我们玩啊。”

    木婉清此刻也开口道:“有机会再与你喝酒。”

    叶太笑道:“自当如此,诸位保重吧。”

    “那我们走了啊!”

    “再见叶兄弟。”

    “大婚之日,一定记得通告我们。”

    一行人纷纷与叶太挥别,离开了西夏王城。

    而叶太也脚踏轻功,来到了王城后山。

    李秋水风姿绝世,负手站在山崖前,罡风吹的她的衣袂猎猎作响,紧贴在婀娜的躯体上,曼妙若仙。

    李秋水耳朵一动,也没转过身去,而是淡淡道:“来的真慢。”

    叶太笑盈盈的走上去,道:“仙子当真是称得上一句风华绝代,在下能与你在这山崖后私会,当真是三生有幸。”

    李秋水仿佛已经习惯了他的轻薄,叶太自那天晚上之后,在她眼里的人设就崩塌了。

    什么惊世奇才。

    什么才华绝世。

    什么气魄吞海。

    全是假的,这人在自己面前,就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那些俗世褒赞,就像是云烟一般,不曾让他在自己面前,仍有傲骨睥睨。

    偏偏自己还讨厌不起来。

    李秋水这两天,可没少照顾他,又是传授白虹掌力,又是传授凌波微步的。

    每每叶太极快掌握了,都要笑嘻嘻的像只小脑斧,来求自己夸奖。

    虽然李秋水万分震惊他的天赋,也设想过他如果再过二十年,说不定真的可以到达少林达摩祖师,和自己师尊逍遥子的层次。

    可每每看到他那求夸奖的眼神,都只淡淡的吐出了一句:“勉勉强强。”

    不过看到他进步神速,乃至自己都难以匹敌了。

    李秋水也莫名的,在心里多了一抹与有荣焉的感觉,也对他这次践踏中原武林之行,稍加了些许安心。

    李秋水淡淡道:“不要卖乖了,这次叫你前来,是授予你一头座驾的。”

    叶太好奇道:“座驾?不是说用于通信的北原凤雀吗?”

    李秋水解释道:“确实是北原凤雀,但是这种座驾,世间有资格乘骑的,不超过五人。

    北原凤雀,乃是猛禽类的异种,近乎比寻常鹰鹫大上一倍,还可以微微承受住骑乘者的内力加持。

    可即便如此,它的承重能力,也不过三四十斤,世间能够运用内力,将自己体重减轻到如此地步的,你说有几人?”

    叶太恍然大悟,道:“那确实不过五指之数了,很不巧,在下就是其中之一。”

    李秋水白了他一眼,道:“即便是我,也不能骑乘凤雀长久翱翔,最多半炷香时间,凤雀就不能承受体内灌注的内力了,但是你嘛……

    你的内力我生平仅见,即便达摩转世,也不过如此了,或许能够更为持久。

    但是记住,切记不要得意忘形,驾驭凤雀飞的过高,不然只会自寻死路。

    你且看着……嘘儿~~~”

    李秋水吹了个口哨,内力的加持下,哨音远传天际。

    唳!

    一声高昂的凤唳传来,天际便出现了一只体态优美的硕大白色猛禽,迅捷的向着山崖处俯冲而来。

    直至近了,李秋水脚尖一点,身姿轻灵的踏在了凤雀的背上。

    凤雀身子一沉,然后便立马找回重心,带着李秋水在山崖间翱翔一圈。

    叶太都看呆了。

    还有这种操作?

    李秋水此刻白衣胜雪,身下的凤雀亦是神骏异常,罡风卷的三千青丝如瀑垂地,身姿飘渺若仙,当真是风华绝美,天仙谪尘。

    凤雀带着李秋水,在山崖上空,盘桓了几圈,李秋水便一跃而下,轻飘飘的落在了叶太身旁。

    “美!”

    “绝美!”

    “仙子姐姐,快把我的魂魄还给我……”

    李秋水捏了捏拳头,真想给他一个爆栗,不过看在他是在夸奖自己,又即将离去,算了,再忍你一次,最后一次!

    她撩了撩秀发,道:“别嘴贫,现在,我来教你驭驶凤雀的方法,你记住了……”

    接下来,李秋水便将特殊的哨音,和如何给凤雀体内,关注轻微的内力种种方法,传授给了叶太。

    还一再嘱咐他,不要飞得太高,不然死的会很惨。

    叶太上手很快,半个时辰不到,他便可以熟稔的召唤来凤雀了。

    凤雀似乎通人性,李秋水用西夏语,转告它,接下来就跟着叶太了,凤雀虽不会说话,可也歪着脑袋,目光锐利的看向叶太。

    在经过了一段时间尝试,叶太也勉强能够站在凤雀身上,驭驶它飞个盏茶的时间了。

    不过身子平衡还是难以掌握,凤雀能够用爪子提起近百斤的猎物,可是载人和狩猎,那是完全两码事。

    偏偏叶太还膨胀,总是飞得很高,看的李秋水心惊胆战,每每都想给他一个爆栗。

    可是也尽皆在叶太孩子一般的眼神中,叹了口气,捏起的拳头松开,再次厉声警告了起来。

    直至深夜。

    两人才各自分离。

    明天就是叶太离去的时间了,李秋水也不想他彻夜不眠,于是才冷硬的将叶太,赶回了居所休憩。

    第二天一大早。

    皇太后和银川公主,就召见了叶太。

    银川公主不再如那天羞涩,而是满目的担忧。

    而皇太后倒是放心,只是冷冷的转告叶太,如今皇室,已经尽数默认了叶太这个驸马的身份。

    另外还告诉了他一些密辛,那就是如今辽国和宋朝战乱不断,距离大战爆发就在眼前。

    中立又国力强盛的西夏,是两国竞相拉拢的存在,特别是处于弱势的宋朝。

    所以或许就需要一个由头,去向宋朝争取最大的利益。

    而叶太这个驸马,既然刚好这个时候,要想一展宏图。

    所以也可以借此,去试试宋朝的底线,看他们能拿出多少“诚意”,让西夏不釜底抽薪,觊觎它北方交界的疆土。

    言下之意便是,叶太放心的去干,西夏会给他扎起的。

    不过话语还是一如既往的了冷厉,仿佛不待见叶太一样,也没有说的这么直白,全靠叶太自个儿感悟。

    叶太自然心中万分感谢这个“神仙姐姐”了,不过在朝堂上也不敢孟浪,中规中矩的谢过了之后,又和李清露说了几句,便退出皇宫,负上行囊和宝剑,向着中原的疆土而去。

    西夏王城的眺望台上,白衣飘飘的李秋水,眼神看似淡然的看着叶太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里。

    也不知道那一人一剑,又会搅动中原武林多大的风雨。

    是注定旷古绝今,彪炳史册。

    还是折戟于那,被整个中原武林所驱逐。

    不管如何。

    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