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诸天败类 > 8、怀疑人生的无崖子(三更求推荐票)
    “前辈,晚辈叶太,想单独跟你聊聊。”叶太径直开口道。

    “荒谬!你……”

    “星河,你出去吧,为师是快死了,可还没死呢。”无崖子开口道。

    言语中透露出的自保之力,让叶太眼睛咕噜咕噜转了起来。

    “这……”

    “出去吧。”

    “是,师傅。”

    苏星河一挥衣袖,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记得把门带上啊!我怕你偷听。”

    “哼!”

    苏星河离开洞穴,虽然心中万分不满,可还是关闭了机关,守在了门口。

    “是谁让你来的?秋水吗?”无崖子语气复杂道。

    “弟子不知道神仙姐姐的名字,琅嬛仙洞里只有一尊石像,但是无形间受她恩惠和陪伴,晚辈早已视神仙姐姐为无上师尊,平生甘愿受她的意志驱策,世代崇拜。”

    叶太一脸虔诚的铺开画像,里面栩栩如生的女子画像,就出现在了无崖子面前。

    无崖子默默的看着那副画像,沉默不语,眼神复杂,有怀念,有痛苦,有感慨……

    不过最后,也都化为了释然。

    他道:“你方才说你想拜我为师?”

    叶太点头道:“是的,还请掌门成全。”

    “哈哈哈哈……”

    无崖子一阵长笑,道:“没想到你还知道的还很多嘛,你若是想学,看在……她的面子上,我自然可以教你,不过我看你的眼神,好像别有所图吧。”

    叶太一愣。

    牛逼啊前辈。

    我都装的这么像了,你还看得出来?

    他也不再隐瞒,道:“掌门师伯,实不相瞒,弟子机缘巧合之下,也知道了前辈是被叛徒丁春秋所暗算,弟子愿意为您报仇,只要您传功给我,徒儿不日便把丁春秋的项上人头取来,也算圆了前辈的愿望。”

    没有办法,谁知道人精一般的无崖子都已经看出来了,自己也就不要再隐瞒了。

    要是还继续装下去,反而会让人家看轻。

    无崖子沉默一阵,道:“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知道的,而且心思也不算纯良,但是胜在洒脱直白,不似那些狡诈诡辩之徒,这样,如果你把丁春秋的项上人头带来,我便把毕生功力传授于你。”

    叶太表情微苦,道:“前辈,可是我功力实在不是丁春秋的对手,况且他还擅长使毒……”

    无崖子摇摇脑袋,淡笑道:“那你便在我这学习其他逍遥派功法吧,届时,等我摆下珍珑棋局,挑选得意弟子的时候,你也可以前去挑战,只要你能破解棋局,我照样可以传你功力。”

    给了叶太两个选择,要么杀丁春秋,要么破解棋局。

    而且就算他都做不到,也可以在这学习其他功法。

    只是叶太怕迟则生变,那时的珍珑棋局,不仅会对下棋者造成幻像,而且来的一众高手,自己也都不见得打得过,毕竟招式要经过数年的运用才能熟练,可不是有一本秘籍,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的。

    叶太正襟危坐道:“既然掌门师伯是想考验继承者的资质,那么不妨现在来一局,如果弟子输了,便再不提此事,并且为前辈监督您如意弟子,是否如您所愿,击杀丁春秋,如果他没有,弟子就替您清理两个门户好了。”

    叶太对于他的功力,那也是势在必得,不容有变。

    因为内力一途,特别是北冥神功,那是越练越精纯,无崖子七八十年,估计比得上驳杂内力五六百年了,还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轻易提纯的了的!

    这种外挂,自己怎么能放过。

    就算道理讲不通,自己也会去而复返,多带着几十年内力回来,用物理手段“讲道理”了。

    无崖子看着正色的叶太,淡淡道:“没想到你有这个魄力,但是你可不要后悔,如果你未能破除棋局,到时候即便你取来了丁春秋的头颅,我也不会……”

    “掌门师伯放心,晚辈不会输的。”

    无崖子一愣,而后哈哈大笑,传音让苏星河,搬来了带有棋盘的石桌。

    苏星河摆出珍珑棋局,轻蔑的看了叶太一眼离去,关上了暗门。

    “那么开始吧,由你先落子。”无崖子淡淡道。

    “掌门师伯等等,弟子已经看出这珍珑棋局,实在深奥莫名,弟子难以轻易破解,只能拿出祖传玉牌,辅助自己思考了,实不相瞒,弟子每每遇到难题的时候,总能在观摩祖传玉牌的时候,找到灵感,这也算是一种心理寄予了。”

    无崖子不置可否。

    叶太掏出手机,因为是背面朝向无崖子的,所以在无崖子眼里,这只是一块朴实无华的牌子。

    在无崖子淡然的眼神里,叶太在这块“牌子”上不断摩挲,像是在复盘珍珑棋局一般。

    最后复盘完成的叶太,长出口气,笑道:“那么晚辈就落子了。”

    说着,将一颗棋子随意摆在了棋盘上。

    无崖子没有动作,但是一颗黑子,就这样蹦落在了棋盘上。

    啪~

    啪~

    啪~

    两人互相落地对弈。

    早期无崖子信心满满,他不觉得以自己的棋力,而且是自己事先布局的情况下,还会输在这个后生手里。

    不过当落子二三十的时候,他逐渐表情凝重了起来,落子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而他没落一颗子,叶太也“满头大汗”时而盯着自己的“祖传玉牌”,时而盯着星罗密布的棋盘,看似陷入了沉思。

    实则不过是想给无崖子留点颜面而已。

    谷歌官方可是说了的,阿尔法狗在经过又一次系统完善之后,计算能力已经超过了人类数万倍,一百个李世石也不可能再赢一局了。

    更不说在信息并不发达,精通一点棋局,就能下遍三乡五里无敌手的古代。

    果然。

    在落子差不多近百的时候,无崖子已经满头大汗,心力交瘁了,久久不能落子。

    叶太也不催促,自己也一直盯着棋盘思索。

    啪~

    继续落子。

    对弈大约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无崖子终于表情呆滞的无法落子了。

    叶太的白棋,已经占据了完全的上风。

    从棋盘山来看,无崖子最好的结果,那也是一个平局。

    不过那也是叶太后面蒙着眼瞎下的情况下。

    “我……输了。”

    此言一出,无崖子就像失去了全部的精气神,又老了十岁。

    没办法。

    叶太也想让他输得好看点,比如胜“一子”或者“半子”这种“险胜”。

    可是自己不会围棋啊!

    只能跟着阿尔法狗的步骤走。

    于是就这样,他把一个自信满满的老人家,给打击的怀疑人生了。

    我就这么菜吗?

    叶太关闭显示屏,收起手机,认真道:“前辈,其实小生也心力交瘁了,前辈的棋力实乃是……”

    “别说了,我看出来你没尽全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