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万象天劫 > 第171章 深夜渔村
    夜,清冷而幽深。

    浪花拍打着海岸,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小渔村出奇的静谧。

    除了那破烂的一家还有着些许亮光,其他几户人家都已是一片漆黑,好似都睡着了,又或者都不在家?

    “老大,这里的气氛不太对劲,凭我多年趋吉避凶的经验,今天晚上肯定没好事!要不咱们先避一避?”

    白逸风略带紧张,望着周围静的可怕的树林,以及不远处一片漆黑的渔村,他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个不停。

    “避,避你个头!有我在这里,你怕什么?”

    虚无神一巴掌拍在白逸风的后脑勺上,拍的白逸风小脑袋直晃悠,两眼都冒了金星,一脸的委屈。

    “嘘!”

    牧天一比划了个声的手势,静静地躲在树林暗处,他的灵眼已经开启,千丈之内的一切尽在眼底。

    月色如钩,四个人影朝着小渔村飞速掠来。

    他们黑衣蒙面,显然并不想让别人认出他们的份,在靠近渔村之时,他们速度陡然减慢,站在离牧天一等人百丈外的树林中,突然停了下来,似乎在窃窃私语。

    接着,其中两人鬼鬼祟祟,朝着渔村潜行过去,另外两个则留着原地,随时观察着周围动向,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

    “看来麻烦找上门了。”

    虚无神凝视着潜行过去的两抹影,眼中竟露出一丝兴奋。

    从几人的速度法看,只有一个皇灵境初期,其余只是真灵境后期。

    “前辈,你去解决后面那两个,我去救人!”牧天一话音未落,形已经化为一道残影,掠到数丈之外。

    虚无神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大海,脑中一片晕眩,暗道,就算你让我去,我都不去!

    看了看留在林中的那两个影,虚无神两只毛茸茸的爪子闪过一抹光亮,露出诡异的笑容,看得白逸风有些发毛。

    “小子,走,咱们去打劫!”

    “打...打...打劫?”

    白逸风只觉得舌头有些打结,他现在不过是灵者境,那两人随便哪个都能把他捏碎,还打劫?

    “你要不去,那就自己留在这里!”

    虚无神恨不得把这胆子还没针眼大的鼠妖给踹死在这里。

    “别啊!前辈,别丢下我。”白逸风瞬间变回原形,小小的白老鼠,死死的抓住虚无神两只长长的耳朵。

    虚无神嘴角抽动,小爪子亮闪闪的,恨不得一把将白逸风给抓死,暗暗的深呼吸了几次,才总算平复了心。

    一只兔子模样的妖兽,头顶还带着一只鼠妖,这种奇葩组合以极快的速度,飞一闪,瞬间出现在了原地留守的两名黑衣蒙面人面前。

    “打劫!把宝贝都交出来!”

    两名黑衣人看到眼前这两

    个小布丁点如宠物般的妖兽,顿时一阵发蒙,紧接着便是哈哈大笑。

    “这是我见过最有趣的妖兽,我决定了,把你们关进笼子当宠物!”为首那皇灵境黑衣蒙面人笑道。

    “前辈,我不要当宠物。”白逸风哆嗦着将虚无神的耳朵抓的更紧。

    “你个没用的东西!快给我下来,想抓死我啊?”虚无神一甩,将白逸风给丢了下来。

    两名黑衣人已是笑不可支,站在那里看着两个妖兽耍宝。

    而远处渔村之中,两名黑衣蒙面人已经到了那茅屋旁,隔着窗户向里望去。

    只见屋内躺着一中年男子,看起来四十多岁,尽管一脸病容,苍白而消瘦,却不难看出,曾经也是容貌俊朗之辈。

    他一双如星辰般的眼睛,望着眼前已经恢复成女儿的女子,柔声道:“飘飘,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可惜,我如今受重伤,只怕今生,无法回报你了。”

    那叫飘飘的女子摇了摇头,眼眶中含着泪,不舍的抚摸着中年男子的脸,道:“这都是我自愿的,可惜我修为低微,无法保护你的安全。”

    突然,那中年男子眼神一冷,朝着窗外大喝道:“谁?既然来了何必再躲躲藏藏。”

    两道影破门而入,黑衣蒙面。

    其中一人冷笑道:“你还真会躲,居然躲到这贫民窟来了。”

    “呵呵,艳福不浅啊!都是将死之人了居然还有女人送上门。”另一黑衣蒙面人嗤笑道。

    “你们是谁?不许你们伤害他!”

    飘飘瞬间掠出,挡在中年男子前,冷冷的看着来人。

    虽然佯装镇定,但从她颤抖的手仍可以看出此刻她有多么害怕,多么无助。

    “飘飘,你让开,你这是白白送死,懂么!”中年男子面色焦急,想要阻拦,却是连起都困难。

    而飘飘的眼神却是异常坚毅,没有丝毫动摇,“要死就一起死!”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去死吧!”黑衣蒙面人一声大喝,朝着上的中年男子猛地刺去。

    飘飘自知不是敌手,却毫不犹豫的将中年男子抱住,死死的挡在他前,而后心却是暴露给了黑衣蒙面人。

    “哼,蠢女人,不过是陪葬而已!”

    长剑一闪,瞬间而至,紧接着便听到一声惨叫。

    “啊~~~~”

    然而,发出这一声惨叫的,却不是飘飘,更不是被飘飘死死护在下的中年男子,而是长剑已经刺出,眼看就要将二人击杀的黑衣蒙面人。

    那黑衣蒙面人被一道耀眼的光束刺穿了后心,直接倒地而亡。

    另一名黑衣蒙面人见到同伴轻而易举便被击杀,眼中满是惊骇与恐惧。

    他满脸戒备的望着门口,“谁?给老子滚出来!”

    一少年,面带笑

    意,悠然的从夜色中显现出来,刹那间便出现在屋内。

    “是你!”

    飘飘一脸震惊,她已认出,这少年,就是下午向她打听陶昊的那名少年。

    “上那位已是全无反击之力,你们又何必再赶尽杀绝。”

    牧天一没有理会飘飘,只是淡淡的看着黑衣蒙面人,问道。

    “你知不知道,得罪了我们猛虎帮是什么下场?”黑衣蒙面人怒道。

    “不知道,不过,今天这人,我却是救定了!”

    见牧天一神色从容,丝毫不惧怕猛虎帮,那黑衣蒙面人瞬间慌了神。

    突然,黑衣蒙面人吹起口哨,随即冷笑道:“你怕是不知道吧,树林中可是有我们猛虎帮的高手,收拾你这种垃圾只是分分钟的事!”

    “啊!”牧天一却是不咸不淡的随口一应,但丝毫没有退去的意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却是根本没有人再出现。

    黑衣蒙面人的心中越发忐忑不安,他们的皇灵境高手莫非遇到了麻烦?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黑衣蒙面人瞬间狰狞大笑起来,只是这笑容还未凝固,便瞬间被惊恐取代。

    因为进来的并非是他们那皇灵境高手,而是一只形似兔子的妖兽,和一个乐的鼻涕泡都冒出来的男孩。

    黑衣蒙面人瞬间石化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心中暗自揣测,难道说他们的皇灵境高手,竟是被这两个怪东西给干掉的?

    “这个皇灵境可真肥,居然有这么多好吃的丹药,真不愧是丹器岛上的高手。前辈,下次咱们还去打劫,怎么样?”

    说话的正是白逸风,刚刚还一脸不愿,怕的要命,此刻却是乐开了花。

    听到白逸风的话,黑衣蒙面人心里凉了大半。

    他也顾不得再去刺杀那中年男子,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武器都丢在了屋内,遁逃而走。

    牧天一却是并未阻拦,毕竟他与对方无冤无仇,也并不想斩尽杀绝。

    “看来你的收获不错啊!”

    牧天一看着笑得合不拢嘴的白逸风,又看了看一脸杀意,恨不得戳死白逸风的虚无神,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那是!这都多亏了前辈。”

    白逸风拿出一粒丹药,扔进嘴中,仿佛再吃世界上最好吃的糖果一般。

    “而你却恩将仇报!把我的耳朵抓出了好几道血痕!”

    虚无神又一巴掌拍在白逸风脑袋上,却仍是不解气,接着又踹了一脚。

    “谢谢你们!”

    飘飘虚弱的坐在下,面色惨白,全抖个不停。

    “不客气!只是顺便而已。”

    牧天一淡淡一笑,看了眼上的中年男子,心中暗道,莫非这人是陶昊?

    “他不是陶昊,你们不要误

    会,不过若你们能救他一命,我可以带你们去见陶昊,我知道他在哪里!”

    飘飘见牧天一一直盯着中年男子,便知道他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

    “在下卢星玉,是一名商人,机缘巧合,被陶昊所救,若没有他,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中年男人躺在上幽幽的说道。

    “我以为你们是来找麻烦的,所以......”飘飘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呵呵,所以你被我们吓跑了!”

    牧天一摇头一笑,取出上的断剑,继续道:“我想找他修复这柄断剑,却听闻他失踪了。”

    “呃,他其实不是失踪了,只是不想见人,因为他家里,出了点事......”

    卢星玉说的隐晦,但牧天一却听出其中有一些不寻常的意味。

    牧天一暗自揣测,这陶昊家的事,恐怕不像铁匠说的那么简单。

    “你们运气不错,刚刚打劫来的丹药之中正好有七级的生机续骨丹。”

    虚无神取出一枚墨绿色的丹药,丢了过去,正落在飘飘手中。

    飘飘激动地看着这枚珍贵的丹药,眼中泪水打转,将卢星玉扶了起来,让他把丹药吞服下去。

    卢星玉也是一脸感激,望着牧天一等人,“不知恩人高姓大名,后若用得着我卢某人,绝不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