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诸天时空行 > 第一百零六章 当缩头乌龟
    童男子!

    听得月神这句话,明潇阳一张白皙的脸庞,迅速涨红,极为尴尬的低下头来。

    去了一趟天子传奇世界,鄂幽儿,天女虽然明知道这才是自家男人的真身,但一如燕红叶一般,有些接受不能。

    加上,女娲和天帝又将她们接到了天界,在天界进行这等事情,未免有些过分。

    所以,明潇阳未能给自己**。

    至于随便找一个女人,破掉自己的童子身?

    明潇阳风流花心,却不是见到美女就走不到道儿的傻瓜,他还没那么随便!

    以至于,到了现在,依然可耻的保持自己的童子之身!

    反之,焱妃,月神,姬如等众女,一个个双眼放光,瞳孔中燃起了熊熊火焰。

    既然没有办法独占,那成为他某种意义上的第一个女人,这好像也不错!

    唰!

    皇后姬如摆动衣袖,面色不善,拿出自己后宫之主的仪态,对余下女子喝道:“赶紧滚蛋,今晚本宫要与陛下合宿。”

    轻飘飘的衣袖中,散发出了无穷金光,逼得众女靠近不得。

    “休想。”素来与姬如别苗头的晓梦上前几步,言笑晏晏的反击道,“他是我的青梅竹马,今晚是我的。”

    “你做梦。”姬如双眸圆瞪,厉声道。

    “月儿。”雪女擦拭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故作哀怨道,“雪女姐姐真是白疼你了。”

    “想当年,雪女姐姐对你多好,你现在却翻脸不认人。雪女姐姐真是好可怜啊!”

    说到最后,雪女的声音颤栗起来,悲天喊地的叫道,“我的孩子,你更可怜!”

    “你爹亲手杀了你,现在你娘想找点安慰,你娘看着长大的月儿都不愿意。”

    “呜呜呜!”

    一双滑腻雪白的玉手捂着那一张艳冠天下的绝世容颜,发出了低沉的哭泣声。

    又是这一招,用着就不嫌烦吗?

    在场其他人,哪里不知道,雪女这是苦肉计,偏偏无言以对。

    对于女子而言,孩子就是最大的资本,哪怕那个孩子未能来到世上,可比其他连半点动静都没有的女子终究强多了。

    小白倒是为明潇阳生下了唯一的儿子,可那个孩子只不过是一个继承魔界的血统象征。

    这些女子哪里看不出,这一方世界,才是他真正想要握在手中,最为重要的老巢。

    “那我岂不是比你和你的孩子更可怜。”见雪女装模作样,小白嘴角一动,来了一招萧规曹随。

    “也不知,到底是哪个风流花心鬼,搞大了本姑娘的肚子,让本姑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儿子倒是生下来了,又见不到,丈夫三天两头不见踪影,还有谁比我更惨!”

    说完,小白妩媚的双眸中,真的滴落一滴滴晶莹的泪水。

    你!

    雪女早就听闻这个白衣女子是一只九尾天狐,更为自家男人生下了唯一的血脉。

    此时得到提醒,脸颊涨红,什么都说不出来。

    “天哪!”明潇阳一巴掌打在了自己头上,眼看这帮女人又争斗起来了,悲痛欲绝的仰天叫道,“老天爷,你要不要这么玩我啊!”

    “好不容易搞定身上的隐患,身边的火药又要爆炸了,这个可怜,那个可怜。”

    “但数来数去,还是我最可怜!”

    嘭!

    说话间,明潇阳双眼一翻,整个人仰天摔倒,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陛下!”

    “夫君!”

    “小色鬼!”

    …………

    见明潇阳昏迷过去,众女一惊,赶忙聚拢上前,七手八脚的将他抬了起来。

    啪!

    姬如一只手放在明潇阳鼻孔下,呼吸正常,又好气又好笑的一巴掌打在明潇阳头上,笑骂道:“既然没事,装什么装?赶紧起来!”

    姬如原以为,这一巴掌上去,必定会打醒明潇阳。

    哪知,他居然一动不动。

    不会吧,真的晕了!

    晓梦两根纤细的玉指捏住了明潇阳的鼻子,坏笑道:“看我的,我把他弄醒过来。”

    鼻子被捏住,明潇阳一张脸飞速涨红,可还是没醒过来。

    “他怎么了?”见明潇阳迟迟都未曾苏醒,焱妃心中升起一丝慌乱,惊问道。

    该不会,真的出什么问题了吧?

    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的大祭司上前几步,玉手按在了明潇阳光滑的皓腕上,探听脉搏。

    “原来如此!”

    “怎么了?”听得大祭司这么说,林朝英赶忙问道。

    大祭司摇了摇头,道:“他什么事都没有,唯独意识迷离,就像是魂魄离体一般。”

    “我知道了。”姬如可是大祭司的老祖宗,每日叩拜的祖师爷,眸子划过精光,悠悠道。

    “月儿,陛下怎么了?”雪女曾经对明潇阳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食肉寝皮,可过去这么多年,恨早已经化为爱。

    高渐离,对她而言,是一段尘封的过去。

    听得高月这句话,赶忙问道。

    姬如美眸凝凝的望着明潇阳俊逸的脸颊,散乱的白发,悠然道:“他已经修成了真正的仙体,元神凝练。现在,一定是被我们搞的头疼,干脆元神封闭了与肉身之间的联系,以这等方式逃避。”

    “除非他自己想醒来,否则,我们哪怕把他的这具肉身大卸八块,他也不会苏醒的。”

    “什么?”

    “混账!”

    “缩头乌龟!”

    …………

    众女刚刚还担心,明潇阳身上是不是发生什么惊天变故。哪知,他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只是逃避。

    一时间,众女纷纷喝骂出声。

    看榻上那沉睡不醒的男子时,神色也变得不善起来。

    “现在怎么办?”明潇阳打定主意要当缩头乌龟,碧瑶双手环抱,对身侧的金瓶儿问道。

    金瓶儿把玩着紫芒刃,娇媚一笑,“怎么办?陛下既然要躲起来,留下一具空荡荡的身体,岂不是正好。”

    “你什么意思?”对明潇阳最为忠心,体贴温柔的小雪闻言,赶忙护在自己的圣君面前,双手伸开,宛如护崽的母鸡,一脸警惕的注视其他女子。

    “你想哪去了。”见小雪这幅戒备神情,金瓶儿无力道,“他已经是仙人了,我们这些又拿他有什么办法。”

    “本姑娘的意思是,我们大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继续我们刚刚的话题。”

    “你是说?”燕红叶目露悚然,惊呼道。

    金瓶儿笑道:“没错,就是那样!”

    其他女子听得金瓶儿的建议,尽数露出了极为感兴趣的表情。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