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诸天时空行 > 第四十章 似是而并非
    当日玉清殿的局势,可谓是危险至极。

    知道内情的天音寺主持普泓大师等人,为了维护天音寺与普智清誉,存心看张小凡步上绝路。

    张小凡本身,也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一位授业恩师,在死后遭受莫大的屈辱,甘愿以死谢罪。

    天下正道齐聚,道玄真人不能让青云门蒙羞,在青云门的安危面前,一个弟子的性命实在是微不足道。

    若非陆雪琪带着明潇阳的那一封信上山,揭露张小凡身上大梵般若的来历,以及万剑一生死之谜,诛仙剑的隐秘。

    那最后,事态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根本就没有人可以预料。

    张小凡的那一条性命,也因此得以保全。

    每当念及此事,陆雪琪都不禁对面前的魔君升起一丝感激。

    “这个都被你看穿了,你还真厉害。”明潇阳故作夸张的说着连鬼都不相信的话。

    “你这个问题问得好,问的好极了!”

    “如果真的要找一个理由,也许只能说七夜想做好事了吧!”

    “做好事?”陆雪琪闻言,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你自己相信吗?”

    “当然相信。”明潇阳一脸诚恳的说道。

    陆雪琪彻底无言,本就是清冷的性子,在心中的疑惑得到解答后,就不知道再与面前这个亦敌亦友之人,该说什么了。

    感知到陆雪琪曼妙玉体上散发出来的一丝逐客之意,明潇阳再次唉声叹气道,“说了这么多,对陆姑娘你而言,估计也是新鲜事。”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想问本圣君,那本圣君就该走了。”

    “请便。”陆雪琪淡淡道。

    “真是无情啊!”明潇阳感叹一句,身影便消失在了陆雪琪的眼前。

    整个过程中,连一点一滴的魔气都未曾散发,就仿佛这不是一位盖世魔君,而是人畜无害的凡人。

    锵!

    目送着明潇阳离去,陆雪琪原本还剑入鞘的天琊神剑,突然再次跃出剑鞘。

    一剑在手,神情冰冷,再次挥动手中的三尺青锋。

    霜华月舞剑法!

    这一次,这一套剑法,更多了几分冷冽。

    ………………

    无泪之城。

    无泪之城早已经被干将怨气所侵染,时空停滞,四处可见散不去的白雾。

    这些浓烈的白雾,却不是水汽所化,而是一个遭受命运玩弄的可怜人的悲哀所化。

    一个人,生性淡然,就像是水,甚至是空气,你在拥有的时候,感觉无所谓,可当真的失去之后,就会发现,他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渗入了你的生命,甚至是魂魄,怎么都离不开。

    初恋情人素天心高估了自己的求道之心,低估了自己对他的感情,选择离去,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莫邪不愿意进行选择,以为可以一直三个人生活下去,却由于天魔妖矿的出现,落得一个以身殉剑的下场。

    最终,他的悲哀侵蚀了曾经的乐园,将无泪之城,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无泪之城。

    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七世怨侣与干将怨灵合而为一,一夕剑,干将剑,诛仙剑这等神兵,更被铸成了一柄神魔战戟。

    此时此刻,无泪之城中,再也没有那恐怖的黑衣魔影。

    踏!

    再次踏足无泪之城,明潇阳刚刚自浓雾中现身,就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凄凉与悲哀。

    仿佛,一千多年前,发生在无泪之城的事情,至今还历历在目。

    自己还是那个深情淡漠的干将!

    啪!

    心中的悸动一闪即逝,明潇阳瞬间恢复过来,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呢喃道:

    “干将是七夜,七夜是干将,无论干将还是七夜,又都是明潇阳。那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庄生梦蝶,还是蝶梦庄生?”

    “既非庄生梦蝶,也非蝶梦庄生?”明潇阳话音未落,在他的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带着几分盛气凌人的声音,“你就是你。”

    “对,我就是我。”明潇阳深有同感的点头道。

    唰!

    待他回过头,一眼就看到自浓雾中走出一道熟悉的倩影,雪白道袍,三千银发。

    身材极佳,神色尽是高高在上。

    晓梦!

    晓梦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这个银发黑甲的男子,就仿佛是刚刚认识他。

    “这幅模样不错,我还算喜欢。”晓梦上下扫视一遍,收回自己的目光,毫不客气的评价道。

    “是吗?”明潇阳笑了笑,“那真是我的荣幸。”

    说话间,身影一闪,就欲像是以往一样,抱住晓梦柔嫩的腰肢。

    孰料,晓梦居然扭动纤腰,向后退了几步,避开了他的怀抱。

    “你干什么?”见晓梦避开,明潇阳不解的问道。

    晓梦妩媚一笑,却无半点妖艳之感,“你是七夜,不是嬴子和!虽然嬴子和和七夜都是明潇阳,可晓梦忠贞如一,只能容忍嬴子和碰我,至于七夜,还是去找你的那两位皇后好了!”

    “这个?”明潇阳尴尬的笑道。

    这的确是一个麻烦,来往于不同世界,超脑尚未彻底篡夺诸天本源,不足以隐瞒不同世界的天道。

    所以,如果他想要前往一个不同的世界,最好的办法便是转世!

    如此一来,虽然自始至终,无论转世多少次,对于明潇阳自己而言,都是同一个人。

    可对于他每一世身边的女人而言,自己的男人却是不停地变化,早就不再是同一个人。

    一点区别,也是区别!

    “不会吧!”尴尬后,明潇阳又可怜巴巴的叫道,“晓梦,你居然计较这个!”

    “当然要计较。”晓梦骄傲的昂起头,就像是一只高傲的白天鹅,“本姑娘喜欢的人是嬴子和,不是七夜魔君。”

    “虽然这两个人都是你,但在我看来,却绝不相同。”

    “好吧!”明潇阳以手扶额,无力的说道,“我真不是一般的可怜。”

    “咦?”说话间,明潇阳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晓梦,怎么只有你一个?”

    “其他人呢?我记得,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是把你们凑到一起的!”

    “你真的不知道?”晓梦嘴角泛起一丝弧度,似笑非笑的问道。

    明潇阳浑身一激灵,“我该知道什么?”

    “比如说,其他姐妹的下落。”另外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无形无质的浓雾恍若活物一般散开,走出一名通体雪白的女子。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书阅屋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