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网游小说 > 开局从无敌天赋开始 > 第57章 拼多啦
    李知恩的手有点颤抖,他没想到,自己手里的钝刀那么轻易就击中了黄毛的后脑山。

    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比别人强很多很多,但这是李知恩第一次把手里的钝刀以要命的方式横扫击中人类的后脑勺。

    钝刀击中头骨的感觉通过传递到手上,让李知恩的心里产生了巨大的触动。

    击中木头,击中石块,击中任何其他物体,都不会有这种震撼。

    一瞬间,李知恩的心脏狂跳不止!

    顾思婉呆在了原地,鲜血迸溅在她的脸上。

    轻轻呼吸,让她胃里翻滚的血腥味钻进鼻腔。

    滚烫,灼热。

    她亲眼看着,活生生的黄毛倒在地上,后脑勺凹陷了下去。

    这片山林间,逐渐安静,安静的只能听见一阵阵急促的呼吸声。

    “黄毛,你别装死啊……”

    有个同伴喊道,他仍旧不相信,两个小雏鸟那么轻易的打倒了黄毛。

    黄毛可是在封锁区死里逃生不知道多少次的经验丰富天赋者!

    “先把这两个小杂种抓起来!”有人提议。

    黄毛的其他同伴慢慢朝着李知恩和顾思婉靠近,他们同伴的尸体趴在地上,眼睛都没有闭合,却已经失去了生命色彩。

    “小心!”顾思婉忽然出声。

    握着钝刀望着变成尸体的黄毛发呆的李知恩下意识看向顾思婉,背后有只穿着作战靴的脚踹了过来。落在后背,好似要把他的脊梁踹断!

    吃痛闷哼,李知恩扑在了地上,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身后传来有点锋利的凉风,李知恩转过身,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已经落下,瞄准了他的脑袋。

    一刀扎下去,李知恩觉得自己如果不死,那就奇怪了。

    咬牙想要让身体做出反应,因为李知恩不甘心,他不想死在这里。但是刀尖落下的速度太快,瞄准的是自己脑袋。他现在轻微动动,都觉得后背跟快断了似的。

    李知恩知道,自己又做了蠢事。

    他竟然在发愣!

    黄毛后脑勺都被砸的严重凹陷,就是因为将后背留给敌人。

    血淋淋的警示,李知恩都没有长记性。

    或许,这次的经验是以生命为代价。

    顾思婉有心阻止,已经来不及。

    砰!

    一道黑影从顾思婉和李知恩的身边掠过,他们只能看清是残影。

    速度极快,让顾思婉和李知恩松了口气,师父终于出手。

    那名握着匕首刺下来的男人,已经倒在地上,匕首飞出去十几米远。

    唰!

    当残影再次出现,是第三秒。

    残影,就是苏昭。

    “如果不是我出手,李知恩你已经死了。”苏昭并没有跟李知恩和顾思婉客气:“要么不还击,任人宰割。还击之后优柔寡断,只会死得更惨。”

    话音刚落,站在那里的黄毛同伙,同时倒地,没有了呼吸。

    顾思婉和李知恩同时张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

    师父竟然在不到三秒的时间里,杀掉了所有人!

    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并没有让苏昭的脸色有任何变化。

    他的表情很轻松,刚才剥夺他人生命的作为,好像只是早晨起来刷牙,吃饭前喝杯水一样的简单事情。

    顾思婉和李知恩都明白苏昭所说,只是一时间,心理难以承受和转变。

    “吃颗药丸,走吧。”

    苏昭知道,转变心态的事情,没必要操之过急。

    种子已经生根,能否顺利发芽茁壮成长,全看顾思婉和李知恩自己。

    每人分食一颗药丸,身体的疲乏酸软好转许多,两人跟上苏昭的步伐,离开。

    蛮兽的嗅觉敏锐,血腥味很快引来了不少的蛮兽。

    ……

    当苏昭、顾思婉和李知恩赶到三号酒吧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

    药丸能够恢复七七八八身体上的乏力,但是对心理上并无用处。

    李知恩还好,一方面他的心性本就处于学院安逸和自然界弱肉强食之间,加上他是男生。最糟糕的是顾思婉,一路上都是脸色微白,偶尔还会露出恶心想吐的表情。

    顾思婉在强忍着心理上的不适,分散注意力,恐惧和可怕画面却挥之不散。

    她脸上的血迹已经擦干净,但血腥味仍然存在。

    加上黄毛的尸体,不断的在顾思婉脑海浮现。

    其实第一次亲眼看见活人倒在面前变成死人,人血溅在脸上。

    对女孩子来说,顾思婉现在的表现已经相当不错。

    心态转变的过程中,顾思婉如果处理不好自己的情绪心态,或许前途灰暗。

    ……

    推开酒吧的门,喧嚣音乐海浪般将苏昭三人淹没。

    迷幻的灯光疯狂闪烁,混乱是这里的风格。

    酒吧很大,却仍然座无虚席。

    给李知恩钱,去买了些酒水食物打包带走。

    离开三号酒吧,苏昭找了处应该人来的偏僻地方。

    苏昭和顾思婉坐下,前者指挥李知恩去捡树枝准备生火。

    在夜色下的丛林里,明亮的篝火总能给人带来身体和心理上的温暖慰藉。

    给顾思婉一瓶酒,在死亡鲜血对精神的折磨下,酒精是最好的缓解‘药品’。

    犹豫几秒,顾思婉还是打开易拉罐装的酒瓶,仰脖咕咚咕咚的吞咽。

    酒水的辛辣刺激着顾思婉,她剧烈咳嗽,爬起来跑到不远处,吐了。

    李知恩看着难受异常的顾思婉,又瞅了瞅师父。

    “生你的火,这需要她自己走出来。”苏昭翻了个白眼,也打开一瓶,喝了几口。

    酒精度数,远比都市里卖的大部分酒水高。

    李知恩掏出打火机,将自己捡来的干树枝堆到一起。

    咔嚓!

    啪!

    刚按下打火机,整个火机砰的一下碎了。

    “……”苏昭。

    “……”李知恩。

    “你在哪里买的打火机,质量太差了吧?”苏昭奇怪的问道,这个打火机是崭新的。

    “在拼多啦买的,九块九是个野外专用打火机,还包邮。”李知恩尴尬的说道。

    “就是那个拼多啦,拼多啦,我和你,拼多啦的拼多啦?”苏昭问道。

    “是的。”李知恩给师父竖起大拇指,除了略微走调是瑕疵,唱的和广告商相差无几。

    好在又拿出来的一个打火机连续打了十多次之后终于将干树枝点燃,温暖的火光摇曳,照亮了这片小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