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洛河鬼书 > 第411章 撕裂云层
    听到费斯厄的话,我顿时惊了:“潜入?他潜进去了?”

    连费斯厄自己都是一脸惊讶:“确实潜进去了,不但潜进去了,而且他还从黑海域的底部找到了传说中的‘死神之眼’。”

    要命了,单单是船只从那片海域上方漂过,我都快紧张到不能自已了,吴林竟然敢潜进去,而且还潜到了水底,这要是换成我,估计刚沉入水面,就因为过度紧张手脚抽筋,把自己给溺死了。

    听到费斯厄这番话,再回想老汤之前说,吴林曾潜入水下教训海神,我就觉得老汤说的那件事一点都不稀奇了。

    这时卢胜材插嘴来了句:“那种水域他也敢潜进去,他不害怕吗?”

    费斯厄说:“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能让吴老板感到害怕的东西,他远远比深海之中最纯粹的恐惧更加可怕。”

    上一次费斯厄提到吴林的时候,所用的称呼还是“姓吴的”,可提到这些事的时候,他也不得不尊称吴林一声“吴老板”。

    我能感觉到,费斯厄在提到“吴老板”这三个字的时候,心里明显还有点后怕,就好像说出了这三个字就能保他平安似的。

    那就跟有些人一碰到危险就念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一个感觉。

    这时云裳也开口了:“你们俩不是神灵么,怎么也怕死啊?”

    莉莉丝回应:“我们那不叫死,叫毁灭。”

    在咱们的认知里,所谓神灵,那肯定都是法力无边,无所不能的,但凡神灵,移山造海,开工射日,那都应该是分分钟的事儿,但在莉莉丝和费斯厄所在的某几个神话体系里,神灵好像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用一句话来概括咱们自己的神话体系,就是“神灵无比强大,然而人定胜天”,可在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神话体系中,神灵的力量好像被削弱了,而人类更加渺小,因为在天命面前,人类没有任何胜算,只能选择顺从。

    咚!

    这边大家刚刚彻底缓过神来,都开始溜嘴闲侃了,船外却突然传来一声炸响。

    声源肯定不是紧挨着船边,随便顺一耳朵,都能听出那动静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但那声音非常响,直震得人耳膜微他疼,就连船舱的墙壁都被震得发颤。

    我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蹿了起来,赶紧跑到船舱外张望。

    朝船头方向看,只能看到密集的雨帘,回头朝船尾方向张望,就见雨帘之外好有一个巨大的身影正在升起。

    费斯厄和卢胜材刚跑到我身后,就见船后的雨帘中出现了一道半透明的波动。

    那就像是一朵在水底炸开的涟漪,正迅速朝我们荡来。

    费斯厄急喊一声:“卧倒!”

    我和卢胜材哪里还敢耽搁,立即匍匐在了船板上。

    紧接着,便有强风迅速卷过,连着大片雨水也被掠了过来,风声和水滴在船体上拍打的声音瞬间扼住了我的听觉,除了巨大的噪响,我什么都听不到,只感觉风带着雨水从我的后背上快速擦过,要不是及时趴下,现在我们三个肯定被冲刷到海里去了。

    可即便是趴在地上,身子也不受控制地跟着风滑行。

    我不敢低头,一边朝船头方向滑,一边摒住呼吸,眯着眼,紧盯着船舱门口,我怕云裳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听到巨响会出来查看。

    果然,我正担心着呢,就见舱门被推开了,门板承受不住那么强的风力,当场被掀飞,紧接着我就看到一红一黑两个身形被风卷起,呼呼猎猎地飞了过来。

    我看准了时机,四肢撑地,全力蛙跳而起,在半空中抓住了云裳和莉莉丝,而后迅速使出一记千斤坠,带着她们两个落回甲板上。

    风力比我想象中还大,等我们三个落回船板上的时候,我的小腿直接磕在了船头边缘上,而一秒钟之前,我还在舱门附近。

    得亏我的胫骨够硬,没磕断,可从小腿上传来的剧痛还是差点让我流眼泪。

    这阵狂风来得快,去得也快,几秒钟之后,风力便带着雨水弛向远方,海面上没了雨水和雾气,视野一下子变得开阔起来。

    我抬头一看,竟然连压在天际的乌云也被撕开了一道硕大的口子,此时视线已能穿过这条云缝,看到蓝天和阳光。

    不对啊,如果刚才的风力真的能撕破云层,那么强悍的力量,我们的船绝对会被直接扯烂,我们几个也早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难不成,撕裂云层的,并不是风?

    我心中正疑,就见费斯厄突然回过头来吆喝:“别站起来!”

    这话是冲着莉莉丝喊的,当时她正用双手支撑着船板,打算站起身来,听费斯厄这么一喊,又迅速趴下了。

    于是同时,我感觉船底出现了一股巨大的浮力,整条船都迅速升到了高空中,期间还有一个巨大的影子映黑了视野。

    回头一看,就见一道巨大的浪丘正沿着海面,迅速朝我们的船滑来。

    巨大的浪丘直接将我们的小船甩到了半空,而后船只又在重力的作用下重新落回海面。

    和钢铁娘子号一样,这条船的甲板上也有用来固定身子的把手,我几个第一时间抓住把手,才没被甩飞出去。

    但船只并没有像钢铁娘子号穿越海拉深拥时一样沉入水中,随着“哗”的一声巨强,帆船重重地砸在了水面上,而我们几个也结结实实地砸在了甲板上。

    还没来得及喊疼,就听船尾处又传来哗哗啦啦一阵噪响。

    我心头顿时一惊,难不成有人被甩下船了?

    回头一想又不会,除了我船上只有四个人,可刚才的落水声却响了至少四五十下。

    我强忍着胸口的生痛,从甲板上爬将起来,却发现船上的人一个没少。

    费斯厄一直回头朝我们这边望着,一看我站了起来,就赶紧冲我做了一个压掌的动作:“快趴下!”

    我没听他的,快速朝周围的海域看了一眼,很快便确认这一代已不存在能将我们掀出帆船的大浪,在这之后,我就加快步子朝船尾猛冲。

    现在我越是回想刚才从船尾爆发出的噪音,越觉得它们很不对劲。

    必须得弄清楚,那些声音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