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其他小说 > 神医祖宗回来了 > 第一百零八章 王宛宁不肯走
    小蝶挺着个大肚子在屋子里焦急的走,后看着空气中的烛光眸子一凝:“大人为什么和她起嫌隙,因为孩子,现在孩子就是大人的,她是被冤枉的,她当然要翻身了,但是这对我,可没有什么好处啊!”

    她又一扬帕子道:“去,通知宛宁,我的孩子还没出生,她怎么可以这么快翻身?!告诉宛宁,宛宁自己知道会怎么做的。”

    王宛宁桃红和乔家人都被王龙九安排在前院的小花厅里,因为他们一起回来了,王龙九便听说夫人回来了去看夫人,因此就是没有安排。

    王宁宁站在屋子里来回的走,桃红是第一次见到女儿,女儿出落的窈窕大方,她自然欢喜,就坐在椅子上一直盯着王宛宁看。

    王宛宁回头无意间看见了,微微蹙眉,后没好气的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啊?!”

    桃红也不生气,眼里全是慈爱之色,叫了声:“宛宁,能不能让姨娘好好看看。”

    王宛宁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走到桃红面前居高临下的逼着她看,叫道:“我警告你,我是王府的千金大小姐,我母亲也是千金小姐正头夫人,我不是什么小老婆生的什么的庶女,你不要再惹怒我。”

    桃红眼里有畏惧和失望,哪里还有跟王夫人他们说话时候的理直气壮。

    看王宛宁慢慢离开她,她呜呜的就哭出来,叫道:“小姐看不起我我能理解,今后我也不会打扰小姐,但求小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只要小姐过得好,我做什么吃什么苦都愿意。”

    一旁的乔嬷嬷心里暗暗叹气,这个桃红夺人孩子简直畜生不如,但是对自己亲生的倒真是好的实在,宁可不认自己孤独,也不想破坏孩子的好生活。

    她叫着王宛宁道:“任何人都有资格说她,就你没有,当年她如果不是为了让你活命怎么可能现在被王家抓到把柄,你本身也不是王家小姐你知不知道?是她给你换了你才有今天这种风光,你有什么资格不承认错误来指责她?!”

    王宛宁气的浑身发抖叫道:“来人啊,来人,这个老虔婆侮辱我,给我掌嘴!”

    可是身边竟然没有一个下人过来,就连王宛宁平时用惯的绿萝都不来。

    王宛宁上挑的凤眼眼皮子激动的跳动,她喊道:“都看不起我是不是?别忘了我是你们家的小姐。”

    没人出声。

    乔嬷嬷凌厉的眼睛一挑道:“小姐还是安静些吧,王家不可能要你的,定然要将你送回到乔家去,一位庶出小姐,你大呼小叫的并没有什么好处。”

    她可是乔家老夫人身边的人,乔家子嗣众多,别说庶出的小姐,就算是嫡小姐也有六七位,有什么新鲜的?

    王宛宁听了脸色变得土黄,全身都在颤抖起来了。

    桃红看了心疼,叫道:“乔嬷嬷,小姐再不济也是小姐,是主子,你这话是在威胁小姐?起码在老夫人身边也有五十年,你是越发不懂规矩了。”

    乔嬷嬷冷笑道:“是姨娘你不懂规矩吧,咱们回家再说。”

    这里毕竟是外人家。

    桃红知道回去后她得罪了乔嬷嬷没有好果子吃,但是她不能看着孩子挨欺负啊。

    她站起来要去拉王宛宁的手,笑的一往情深道:“没关系的,小姐有气尽管向我出,不用听别人的。”

    王宛宁发现这女人看自己的样子像是母牛看小牛,虽温柔和善,可是让她觉得无比恶心和害怕,她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手使劲的拍开桃红的手:“我跟你毫无瓜葛,不用你来迁就我,更不用你来假惺惺,若不是你,我今天会落到这种地步吗?都是你害的我。”

    桃红三番五次被自己的亲生女儿责备,忍不住大哭出来,她争取原谅的说:“可是我不知道做了什么对不起小姐的事,我做这一切也确实是为小姐好啊!”

    “你做的最错的事就是不应该生下我,不是,是不应该生孩子,你一个外室你一个姨娘,你凭什么生孩子?!

    你倒是风流快活了,还想用孩子来巩固第位,你想过孩子的感受吗?

    谁愿意用你对着好,谁愿意用你爱护,你根本就是个下贱人,你生的东西也下贱,我才不是你的孩子,我也不需要你保护,你就是个贱人!”

    桃红也不是脾气很好的人,当年风流泼辣,不然怎么敢跟夫人对着干呢,她被自己的亲生女儿辱骂,抬起手来,王宛宁吓得眼睁睁大,吼道:“你还敢打我吗?你真是反了天。”

    她始终都不肯承认,他是乔家的孩子,不是王家的小姐。

    但是桃红不傻,相反她很精明,孩子这样固执,回到乔家之后肯定会吃大亏。

    她放下手声音放缓了道:“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再不能说你是王家人,过些日子我们就要回去见你爹,你再这样说,你爹会生气的。”

    王宛宁被回去两个字瞬间就敲打的崩溃了,大哭大叫道:“我不,我不回去,我不知道回什么,这里才是我家,这里有我爹娘我要去找我爹找我娘,他们不会不要我的。”

    她说着就提着裙子转身往外跑,正好遇见小蝶夫人派来送信的婆子赵婆子。

    赵婆子拦住王宛宁道:“奴婢正有话要对大小姐说。”

    说着嘴巴贴在王婉宁耳根道:“夫人带着那个来历不明的小丫头回来了,一回来就要处置你们母女,要把你送回去了,大小姐自己想想办法吧。”

    王宛宁如遭雷击,她是母亲亲手带大的,就算母亲不受宠,和父亲经常争执,可是也从来没有亏待过她,母亲抱着她给她梳头,给她熬夜缝沙包让她玩,她小时候起水痘,母亲不敢睡觉的看着她,这些关照和爱护都没了吗?就算不是亲生的,难道他都忘了吗?

    她也太狠心了,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就想不要她,太狠心了。

    王宛宁摇着头道:“我不会坐以待毙的,我去找我爹!”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