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东晋北府一丘八》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新平父老亦孤忠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冯苗和冯羽惭愧地低下了头,红脸变得如同烧红的炭一样,而冯杰的声音仍然在他们的耳边回荡着:“这二十多年来,我们新平人是怎么过的?每天一看那缺的一角,还吃得下饭,睡得好觉吗?这样的大辱,要怎么才能洗雪?我冯杰不才,几十年来一直就在等一个机会,今天,就是我们洗雪耻辱的最好机会!”

    所有人都精神为之一振,抬起了头,看向了冯杰,赵义的眉头先是一振,转而紧锁,摇了摇头:“冯公,话虽如此,但毕竟敌强我弱啊,羌贼数万,又因为击败王师得了不少精良的装备,我们城中就算各大家族一起出丁,也不过六七千人,而城中的盔甲战械,也不过三千左右,城池并非坚固,存粮亦非足够,只怕要硬拼的话,是以卵击石啊。并非我赵某人贪生怕死,只是这样白白牺牲,没有意义啊。”

    冯羽的脸色一变,沉声道:“赵公子,你刚才可是说绝不能降的啊,现在又说这些话,是何意思?难道一开始你是随口一说,并不当真的吗?”

    赵义正色道:“并非如此,我的意思是,可以暂避敌锋芒,假装归顺,等羌贼一走,我们再拨乱反正,断敌后路,这样比白白地硬拼要强得多啊。”

    冯杰的神色坚毅,摇了摇头:“此事万万不可。现在天下大乱,不少州郡都是这样叛秦降贼,或者是自立,大半也是存了这般心思,想要将来反正,可是现在天王最需要的不是这种他日反正,而是需要忠义之士能以一腔热血来保家卫国,让所有人都看到,大秦没有亡,还有忠臣良将在为之奋战,贼军看似势大,但终不得人心,总有一天,仍然会覆灭!”

    赵义咬了咬牙:“可是话虽如此,力量如此悬殊,打起来完全没有胜算啊,若是各方义士看到我们起兵,也不过很快地给消灭,岂不是更会动摇他们抗击的决心?”

    冯杰慨然道:“情况没有这么糟糕,城中尚有万余军民,我们各大家族的家丁部曲加到一起,超过五千人,而我冯氏多年来库存了一些盔甲战具,以备乱世之需,也有二千余件,现在国难当头,连同府库中的存货,可以组织起四千余人的守军,他们多是曾经上过战场的将士,又是本地人,为保家国而战,自然是士气高昂。”

    “反观姚苌老儿,虽然势众,但多是乌合之众,趁势来归附的羌人,羌人是个啥德性,我们还不知道吗?不过就是一些蝇蝇苟苟的鼠辈而已,偷盗劫掠是其所长,战阵拼命,十羌不抵一汉!新平一向是岭北重镇,多少年来,从河套,从漠北,从西域过来了多少异族骑兵?从匈奴到鲜卑到铁弗,可谓前赴后继,但他们一次也没攻破我们新平城,就因为我们从春秋战国开始,就是赳赳老秦,我们的身体里,淌着祖宗们不屈,坚强,善战的血!就算羌贼来了十万,我们又有何可怕的?!”

    冯羽听得激动不已,大声喝道:“好,冯公说得好啊!”

    冯杰点了点头,眼中精光闪闪,继续慨然道:“苟太守,你说得对,这是新平城,新平城的命运,应该由我们新平人所决定,当年桓温来犯时,我正任辽西太守,并不在此,所以错过了那次阻止大家的机会,这回,我再无理由看着大家犯错了,如果有人认为留下来不能胜,想离开,或者是诈降,那请他现在就离开,我们新平爷们,都是关中老秦人,几百年的血流传下来,头可断,绝不降!”

    苟辅哈哈一笑,上前扶起了冯杰,拉着他的手:“冯公,有你这话,我就放心啦,新平父老,果然都是铁骨铮铮的男儿,佩服,佩服!”

    冯杰正色道:“苟太守,当年战国之时,燕国攻齐,燕将乐毅连下七十二城,唯即墨一城不降,但最后只是这一城之力,仍然可以光复齐国。今天的大秦,仍然有城池上百,战士数十万,一时困顿,也没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只要我们大秦军民,都能团结一心,进而起兵勤王,退而保全州郡,不降反贼,为何面对这点小小的压力,就要主动迎贼求饶呢?”

    苟辅也收起了笑容,正色道:“冯公,你误会我了,据城死守,宁死不降,是我苟辅的志向,我是大秦的郡守,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自己的任所,岂能降贼!刚才所说的,只是想看看城中父老们的打算,若是你们不想打,那我自然会礼送大家出城,而我和我带来的州郡兵马,会与城共存亡!”

    赵义笑道:“原来郡守大人是故意试探我们啊,现在你还怀疑我等吗?”

    苟辅摇了摇头,正色道:“当然不会了。来人,给我斩了羌贼来使,把首级悬于城楼,告诉姚苌老贼,新平人的答案是什么!”

    十天之后,新平城外。

    姚苌仍然坐在十天前的那个土丘之上,眉头深锁,看着面前的战场,新平城的城墙,已经是千疮百孔,城下尸横遍野,尽是羌人兵士,天空中盘旋着成群结队的乌鸦和秃鹫,而远处的树木和荒野中,野狗和土狼们也在来回地走动着,只等着夜幕降临,就去享受一顿人肉大餐。

    “轰”地一声,一座与城墙齐高的土山,立于东城的城关之外,被十几块从城中飞来的巨石所砸中,站在土山顶的二十余名羌兵弓箭手,顿时就成了肉饼,而土山头上的覆土,也被这一阵飞石砸得出现了塌方,几百名正在顺着土山的反斜面往上爬的羌兵们,甚至来不及转身往下逃跑,就给这些土块重重地压在了身上,很快,一座高达二丈余的土山,就压着三百余名羌人,散落一地。

    城头响起了一阵欢呼之声,新平守军的梆子声响彻四城:“姚苌姚苌,羌贼死光!姚苌姚苌,羌贼死光!”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