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都市小说 > 老公轻点疼乔静陆明华 > 第041章 从不怀疑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不要……”依旧被陆平进出着的江雪道,“我可以答应你提出来的任何要求,但你不能让我跟除了你以外的其他男人做嗳……”

    “我的专属品?”

    “嗯……”

    “但你要知道,跟陌生男人做嗳其实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

    “他会把这事说出去,到时候我们两个人就都完蛋了。”

    “那我要如何惩罚你?”

    “我明天给你买车。”

    “这倒是没问题。”

    说罢,已经快忍不住的陆平当即快进快出着。

    随着陆平的一阵哆嗦,他将浓浆都送了进去。

    使劲拍打了下江雪的蜜臀,陆平喝道:“看个几把!给我滚!”

    “傻逼!”

    骂出声,觉得无趣的司机当即开车离开。

    当陆平那玩意退出时,黏糊糊的浓浆当即流出,直接滴在了江雪的内裤上。

    怕又有观众出现,连清理都懒得的江雪拉起了裤袜以及内裤。

    江雪不想当陆平的奴隶,但因出轨证据依旧在陆平手里,所以她不得不接受这事实。她更是知道就目前的形式而言,她不能反抗陆平,否则只会遭到更加可怕的对待。所以为了讨好陆平以换来暂时的和平,江雪是极为乖巧地蹲在地上,并主动去吸吮陆平那根黏糊糊的玩意。

    而且,江雪还咽下了嘴里的残留物。

    听到吞咽声,摸着江雪的脸的陆平道:“你真是个很懂事的女人。”

    “干净了。”

    说出这三个字,江雪站了起来。

    勾起江雪下巴,陆平问道:“你现在打算去哪?”

    “我得回家了,我老公和儿子都在家里等我。”

    “要是回去之后被你老公发现了呢?”

    “不可能的事,”江雪道,“我会第一时间洗澡的。”

    “难道跟陌生男人做嗳不是一件舒服的事吗?”

    “可能会很舒服,但会带来特别严重的后果。叔叔,我问你,刚刚看我们做嗳的男人有没有拍照或者录视频?”

    “没注意。”

    “如果有的话,我们两个人可能就要出名了。”

    “怕个屁,他又不可能拍到正脸。”

    “我老公会认出我来的。”

    “那你就要期待你老公认不出来了。”

    听到陆平这话,江雪皱起了眉头。

    沉默了片刻,江雪道:“我回去了。”

    “明天什么时候去买车?”

    “我晚点转十五万给你,你自己去买。”

    “记得把这个月的工资也转给我。”

    “多少?”

    “五千。”

    “能不能少点?”江雪道,“假如我每个月转五千给你,我老公迟早是会发现的。而且你要知道我的工资是底薪加抽成的模式,不是每个月都能赚一两万的。只要哪个月没有卖出房子,我的工资也就两三千而已。”

    “凭你的姿色,每个月卖十几栋都不是问题。”

    “如果真是这样,我已经是富婆了。”

    “别跟我讨价还价,要不然后果会很严重。”

    “好吧,那我转十五万零五千给你。”

    “真舍不得放你走。”

    “你是个禽兽,所以我觉得某天小静也会被你给玩了。”

    “我是她公公。”

    “对于禽兽而言,越是禁忌的事就会越想做。”

    “呵呵。”

    笑过后,陆平坐上了车。

    待陆平开车离开,江雪急忙绕到车的另一侧,并在脱下裤袜内裤的同时蹲了下去。借着路灯的光亮,江雪看到内裤上一片黏糊糊的。而因她蹲着,所以部分相同的液体还从被陆平进出过的地方流出。拿纸巾擦去内裤上的液体,又擦了擦湿哒哒的洞口,江雪这才拉起裤袜内裤。

    坐上车,深吸一口气的江雪便往家的方向开去。

    路上,江雪还到药店买了一盒避孕药,并在车上就着矿泉水吃下了一颗。

    要是不吃避孕药,又意外怀上陆平的孩子,那场面铁定是会完全失控的。

    回到家中,江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澡。

    不过在她从衣柜里拿出干净的衣服时,她那抱着儿子的丈夫却走了进来。

    她丈夫名叫孙民山,是名大学老师。

    整个人又瘦又高,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因为对妻子特别信任,所以孙民山从来没有怀疑过妻子在外面是否有男人。

    他并不知道,他妻子有个他也认识的情人,并且这个情人还经常来他家串门。

    他更不知道,他妻子最近还被一名大学保安大搞特稿的。

    看着拿着睡衣的妻子,孙民山问道:“今天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卖出去了一套房子。”

    “那看来还不错。”

    “是啊,”眯着眼的江雪道,“也是运气好,那个客户在最后关头决定要买那套房子的。”

    “辛苦你了。”

    “什么?”

    “你为这个家一直在奔波,”显得很温和的孙民山道,“我是没有经商头脑,也不知道该怎么卖房子,要不然我就把我这份工作给辞了。要不老婆你教我该如何推销房子,我跟你一起去卖房子得了。”

    “你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人,所以卖房子这活可不适合你哦,”眯着眼的江雪道,“而且呐,我一直觉得在大学教书挺不错的,至少是个铁饭碗,所以老公你就别想着换工作的事了。再说了,要不是你的工作比较清闲,你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带孩子啊?所以我负责赚钱,你负责带孩子,两全其美。”

    “就是怕你太辛苦。”

    “为了这个家,再辛苦也是值得的,”怕丈夫闻到精夜的气味,往外走去的江雪道,“我去洗澡,待会儿再聊。”

    “嗯。”

    江雪洗澡之际,陆平已经回到了住处。

    见给自己开门的儿媳妇闷闷不乐的,陆平问道:“谁欺负你了啊?”

    “没谁,”转身往主卧室走去的乔静道,“我就是想起今天的遭遇,心里还有些害怕而已。”

    “已经过去了,别再去想了。”

    “我知道。”

    “你洗完澡了啊?”

    被公公这么一问,乔静是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问道:“爸你怎么知道的?”

    “我闻到了。”

    “闻到什么?”

    “不是沐浴露的气味就是洗发水的气味,”看着穿着连衣裙的儿媳妇,陆平问道,“洗完澡不是应该穿睡衣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