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留下一间分店
    包间内,石樾手捧着一本古籍,不知在想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有些沙哑的男子声音骤然从门外传来:“石小友在里面么?老夫有事想跟石道友见一面。”

    石樾眉头微皱,人怕出名猪怕壮,认识他的人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

    “进来吧!”石樾袖子冲房门一抖,房门一打而开。

    一名身材枯瘦的灰袍老者走了进来,灰袍老者身材高挑,面容白净,身穿红色道袍,看其身上的法力波动,赫然是一名化神初期修士。

    灰袍老者关上房门,在石樾对面坐了下来,和颜悦色的说道:“石小友,老夫天星宗厉涯,想跟你预订几株珍稀灵药,这是目录。”

    他取出一枚青色玉简,递给石樾。

    一名化神修士如此低三下四,石樾也不好不给对方面子,拿起玉简,神识探入其中。

    没过多久,他退出神识,摇头说道:“厉前辈,你要预订的灵药太珍稀了,需要消费满五亿灵石才能预订,规矩不能更改。”

    “石小友,帮帮忙,老夫也是没有办法了。”厉涯取出一个红色储物袋,递给石樾。

    石樾并未接过储物袋,摇头拒绝了:“不行,规矩不能破,厉前辈,你现在只能预订仙草宫价格表上面的灵药,而且必须消费满五百万灵石。”

    “价格表?上次老夫没怎么看,能不能给我仔细看一下。”

    石樾眉头微皱,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灰袍老者,他感觉灰袍老者有些奇怪,具体哪里奇怪,他又说不上来。

    “价格表我没带在身上,前辈要是有意,明日去仙草宫,我妹妹会把价格表拿给你看。”

    灰袍老者微微一笑,和颜悦色的说道:“石小友,我看就不必去仙草宫了,你给老夫推荐几株灵药,合适的话,老夫就预订了,成么?”

    “两千年的玄幽草、玉璃花,可以用于炼制五品丹药,价格表上可以预定,很多化神期的前辈都在仙草宫预订这两种灵药,不过两千年的灵药要用上品灵石结算,这两株一共一千五百万,三百块上品灵石作为订金。”

    玄幽草和玉璃花不是珍稀灵药,不过相对少见,两株一千五百万灵石,仙草宫一向都是这么卖。

    灰袍老者眉头一皱,道:“三百块上品灵石?这么多?算了,我预订一株两千年的玄幽草就行了,多少灵石?”

    “八百万,一百六十块上品灵石作为订金。”

    “一百六十块上品灵石?这么多?老夫身上没有那么多上品灵石,只有六十块,能不能先付六十块上品灵石,取货的时候,再把剩下的尾款付清。”

    石樾沉吟一阵后答应下来,取出纸墨笔砚,写了一张字据。

    灰袍老者接过字据,将六十块上品灵石递给石樾,转身告辞了。

    “恭喜啊!石小子,又发了一笔小财。”逍遥子恭贺道。

    “发财?不见得,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可是哪里有问题,我又说不上来。”石樾的目光紧盯着离去的灰袍老者,目光闪烁。

    “有问题?他不就是跟你买东西么?这能有什么问题?上品灵石是假的?身上没有带着那么多上品灵石,这也算有问题?”逍遥子不以为然。

    “此人的态度有问题,过于谦顺,最大的问题是,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喝茶?就算是碰巧遇见,但想要预订灵药为何不去仙草宫?这几年仙草宫的生意交给银儿打理,他说没看过价格表,既然没有看过,说明很少去仙草宫,既然不是仙草宫的顾客,为何却认识我?饭菜好吃,你会想知道灵厨师的长相么?预订灵药,去仙草宫找银儿就是,没必要特意找我吧!攀交情?你看他预订了一株灵草,立刻就走,哪里有攀交情的样子。”石樾提出了几个疑点。

    “这倒也是,不过只要你不独自离开黑莲坊市,也就不会有危险,可能是你的错觉而已,你出入的时候,小心一些就是。”

    石樾暗暗记住了此人的模样,继续喝茶看书。

    大半个时辰后,石樾结账离开,直奔陈青云的住处而去。

    来到陈青云的住处,无需通报,护卫直接带着石樾来到陈青云面前。

    陈青云正在石亭里喝茶,石桌上摆着一个精美的酒壶和两碟糕点。

    “石小友,尝尝这凤吾灵茶,新到的五品灵茶,味道还算不错。”陈青云拿起茶壶,给石樾倒了一杯灵茶。

    茶水是淡金色的,散发出一股异香。

    石樾也没有客气,喝了一小口,味道甘甜,带有一股淡淡的花香,茶水一落肚,便化作一股充沛的灵气,在他体内四处乱窜。

    “不错,在我喝过的四品灵茶之中,算是不错的了。”石樾笑着称赞道。

    “既然你喜欢,我这里还有两罐,你拿去。”陈青云取出两个精美的金色茶罐,递给石樾,脸上挂着浓浓的喜色。

    石樾摇了摇头,正色道:“无功不受禄,陈前辈,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没必要拐弯抹角。”

    “听说仙草宫要搬迁,有这回事么?是不是手下的人怠慢了?要是这样,老夫一定会严惩他们,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仙草宫估计是要搬迁了,说实话,我也不想搬啊!可是别人开出的价码太高,家师没法拒绝,这些年,承蒙陈前辈的照顾,仙草宫平安无事,下面的人没有怠慢,不过搬迁仙草宫,这是家师的意思,当然了,如果廖前辈开出更高的价码,家师或许能改变主意。”

    陈青云心中一阵苦笑,黑莲上人出于某种顾虑不肯搬出背后的势力,哪里争得过曲家和移花宫,明着跟曲家和移花宫作对,那不是找死么?

    “上人让我转告你,实在不行的话,能否留下一间分店,我们会派专人看护,绝不会出半点岔子,另外,仙草宫可以继续扩建,扩建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保证所有用料都是最好的,你要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陈青云的语气比较诚恳。

    “留下一间分店?”石樾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