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血魂玉书
    一盏茶的时间后,石樾的怀里传来几声刺耳的尖鸣声,他眼中掠过几分欣喜之色,急忙从怀里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黑色玉盘,在上面一阵比划,上面出现一行小字:“对方猜出您的存在,要您面谈,五楼左手边的雅间。”

    石樾收起黑色玉盘,快步向楼上走去。

    他来到左手边的雅间面前,轻轻敲了敲门。

    很快,房门打开了,里面有两男一女,除了谢冲,另一名男子五官英俊、身材高挑,至于那名女子,居然是红玉仙子。

    石樾看到红玉仙子,眉头微皱,走过去坐了下来。

    “前辈就是谢前辈身后之人?”红玉仙子皱眉道,目中满是疑惑之色。

    这年轻人看起来比谢冲还要年轻,两人都是元婴初期,谢冲居然是石樾的属下,也难怪她疑心。

    石樾也不废话,手腕一抖,一道金光从中飞出,正是金儿。

    “这样能证明我的身份了么?”石樾淡然道。

    “化形灵兽!”红玉仙子的美眸中掠过一抹欣喜之色,惊讶道。

    她眼珠子一转,开口说道:“既然前辈是正主,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前辈在血魂玉书上面写下誓言,晚辈立刻将血玉灵芝奉上,如若不然,前辈杀了我也得不到血玉灵芝。”

    说到最后,她的脸上露出决然的表情,似乎不怕死。

    “看样子,血玉灵芝不在你的身上。”石樾的语气十分平淡。

    红玉仙子微笑的点了点头,道:“没错,哪怕前辈把晚辈抓走言行逼供也没用,还有一刻钟,前辈若是不做决定,血玉灵芝可就保不住了,我已经把血玉灵芝交给我信任的人,时间一到,若我了我的音讯,她就会毁掉血玉灵芝。”

    石樾讶然一笑,道:“你就这么肯定我会答应你?万一我不答应你,血玉灵芝岂不是白白被毁?”

    “毁就毁,在我眼里,血玉灵芝不过是一株六百年的灵药而已,和我的性命一样贱。”红玉仙子淡然道,听其语气,没把血玉灵芝看的多重,甚至自己的性命都不放在心上。

    石樾沉吟半响,沉声问道:“你说的那人,真的是元婴后期?不会是化神吧!”

    红玉仙子点头,笑着说道:“若是化神,晚辈也不会请前辈出手,晚辈亲自调查过了,他就是元婴后期。”

    “那好,等万宝大会结束后,我再跟你前往万魔星域,灭杀那位元婴后期修士。”

    红玉仙子顿时大喜,玉手一翻,血光一闪,露出一张血红色的书页,书页通体晶莹剔透,仿佛某种灵玉一般。

    “还请前辈在血魂玉书上留下誓言,五年内诛杀阴魔星阴魔门的西门胜。”

    谢冲眉头微皱,说道:“不是合欢宫的东方欢?怎么变成了阴魔门西门胜?”

    红玉仙子微微一笑,说道:“第一次见面,晚辈不可能跟前辈说实话,万一你们跑去通知真正的西门胜呢!”

    “那你就不怕我们现在去通知西门胜?”石樾似笑非笑的说道。

    “那是前辈的事情,我管不着,反正前辈不在血魂玉书上面留下誓言,那我们这个交易就没法继续,那株血玉灵芝前辈您也得不到。”

    红玉仙子这番话让石樾很是恼火,他一定要得到血玉灵芝,可是他担心无法灭杀西门胜,万一对方这几年内一直在闭关修炼,他难不成杀上对方的老巢?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别的不说,就算西门胜是元婴后期,可是他若是躲在阴魔门闭门,只要五年,我就必死无疑。”

    “前辈大可放心,晚辈在这期间会把他引出来,让前辈有机会出手。现在只要前辈在血魂玉书上面留下誓言,晚辈立刻让人把血玉灵芝送过来。”红玉仙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石樾面露犹豫之色,用神识沟通逍遥子:“逍遥子前辈,您说我用假名留下誓言行不行?”

    “真名假名都一样,血魂玉书反噬靠的是你的精血,不是名字,谁知道你写的是真名还是假名,石小子,你确定要在上面写下誓言么?不如再去其他地方找一找?要是你无法在五年内杀掉西门胜,血魂玉书反噬,老夫也救不了你,元婴后期修士,闭个关都要数十年,万一对方正好在闭关,那就麻烦了。”

    “为了银儿,我愿意去冒一次险,这丫头的病情随时会恶化,对了,假如这个西门胜晋入化神期,我是不是也要把他杀掉才算履行诺言!”

    如果只是元婴后期,五年的时间,石樾可以尝试用多种办法灭杀此人,可若是化神期,石樾除非能在短时间晋级元婴后期或许还能有点机会,否则以他现在的实力无疑是去送死。

    “自然,誓言说的是杀这个人,可没说规定这个人是什么境界,你可要想好了,这个人万一不在阴魔星,外出游历,或者晋入化神期,你杀不掉此人,可就麻烦了。”

    石樾沉吟半响,郑重的问道:“你确定他是元婴后期?不会我们赶往阴魔星的时候,他已经晋入化神期了吧!”

    “不可能,此人几年前刚刚晋入元婴后期,这是我亲自验证过的,消息绝对属实,晚辈已经做足了功课,绝对能将此人引出来。”红玉仙子很认真的说道。

    “好吧!希望你不要骗我,否则我保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石樾冷冷的说道,张嘴喷出一口精血,法诀一掐,精血滴溜溜一转,化为一行小字,没入血红色书页。

    血红色书页顿时光芒大放,隐约能看到一行小字:“李牧白五年内定斩杀阴魔门西门胜。”

    血光一闪,一只狰狞的血色鬼脸从血红色书页之中飞出,一闪即逝的没入石樾体内。

    “马上派人把血玉灵芝给我送来。”石樾阴沉着脸说道。

    红玉仙子笑着点了点头,收起血魂玉书,取出一面传讯盘,一阵比划。

    “我不过是元婴初期,你就那么肯定我能办到此事?”石樾敲了敲桌子,郑重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