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凝婴
    苏彬是一名散修,为了赚取灵石修炼,他不得不出海猎杀妖兽。

    他有勇有谋,身边很快就聚集了一伙儿志同道合的散修,他们组成一个小团体,以猎杀妖兽为生。

    一百三十岁那年,苏彬顺利结丹,成为一名结丹期修士,代价是身边的同伴换了数批。

    一次偶然的情况下,他救下了同为散修的结丹女修杨萍,杨萍心生感激,以身相许,两人结为夫妇,互相扶持。

    机缘巧合下,苏彬和杨萍进入了一处天然秘境,劫掠了不少天材地宝,换成一大笔修仙资源。

    三百五十岁那年,苏彬侥幸进入元婴期,可惜他在渡劫的时候,在最后的时候为了救他,被天劫轰杀。

    大道无情,晋入元婴期后,苏彬组建了一个小门派逍遥门,意在逍遥自在。

    经过五百多年的发展,逍遥门实力大增,不过苏彬依然停留在元婴初期,尔后,他娶了一位结丹后期的散修宋雪。

    苏彬为了寻找突破的机缘,跟宋雪外出游历,希望能发现古修士洞府或者秘境。

    这一日,他们二人来到黑龙海域,正在高空快速飞行。

    “夫君,黑龙海域这么荒凉,咱们寻找了数月,连一只结丹期妖兽都没有,我看咱们去其他地方吧!这里不可能有古修士洞府或者秘境。”宋雪提议道。

    苏彬略一迟疑,答应下来。

    就在他们调转方向,往来路返回的时候。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仿佛末日一般。

    与此同时,大量的五色灵光凭空出现在天空,看上去十分艳丽。

    宋雪伸手抓了一把五色灵光,惊讶道:“好精纯的天地灵气,难道有异宝出世?”

    “不对,有人在冲击元婴期。”苏彬郑重的说道。

    他当年晋入元婴期,双修道侣杨萍惨死在天雷之下,他对结婴是记忆犹新。

    “有人在冲击元婴期?这里灵气淡薄,怎么会有人在这里冲击元婴期呢!你是不是搞错了?”宋雪疑惑道。

    苏彬摇了摇头,有些兴奋的说道:“我没有搞错,或许,这是咱们的机缘到了,此人若是失败,他的财物就是咱们的,就算他成功结婴,也会虚弱不堪,杀死一名刚刚结婴的元婴修士,轻而易举,咱们大老远来到这里,总不能空手回去吧!”

    宋雪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两人朝着乌云聚集的地方飞去。

    某片一望无际的海域,高空有一团巨型乌云,遮住一小片海域。

    金儿望着高空的巨型乌云,美眸中满是担忧之色。

    密室内,石樾盘膝坐在一张绿色蒲团上,胸口挂着紫炎暖玉,双目紧闭。

    在他身前,摆放着数个瓷瓶,瓶塞已经打开,瓶身倒在地上,里面空空如也。

    此时,若有高阶修士用异宝查看石樾的丹田,会惊讶的发现,石樾的丹田处有五枚金丹。

    五枚金丹紧紧挨在一起,飞快转动,而此时石樾脸上,却冒着汗……

    某座种满奇花异草的山峰,一男一女坐在山顶的石亭之中,一名五六岁的男童在不远处嬉戏。

    男子五官英俊,身材高挑,年纪在三十岁左右,脸上挂着浓浓的笑意,女子一身少妇打扮,身穿蓝色宫装,五官姣好,望向男童的目光满是宠溺之色。

    男童身高不足三尺,面容白净,正追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狗到处跑。

    许是玩累了,男童跑进石亭之中。

    蓝裙少妇,拿出一张蓝色手帕,给男童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和颜悦色的说道:“樾儿,玩累了吧!娘给你做了百花糕,你尝尝。”

    “樾儿,尝尝你娘做的百花糕。”中年男子拿起一块白色糕点,递给男童。

    男童接过白色糕点,丢入了嘴里。

    “还是娘做的百花糕好吃。”男童甜甜一笑。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又递给男童一块百花糕,说道:“喜欢吃你就多吃一点,咦,你怎么苦了?”

    “我想我娘了,还有我爹。”男童的眼角溢出几滴眼泪,红着眼说道。

    “傻孩子,爹和娘就在你面前,你有什么好想的?”中年男子轻笑着说道。

    男童脸色一冷,一脸淡漠的说道:“虽然知道你们是假的,我还是差点陷进去了,假的终究是假的,这一关心魔,应该是亲情吧!”

    男童正是幼年的石樾。

    “樾儿,你在胡说什么?有你这么跟爹娘说话的么?”中年男子眉梢一皱,板着脸训斥道。

    “樾儿,快跟你爹道歉,乖乖跟你爹道歉,他不会生气的。”蓝裙少妇急忙劝道。

    “不到黄河不死心,真以为你们的鬼伎俩能骗到我?这几天,你们闭口不提任何修炼的事情,只是让我戏耍,你装我娘倒是装的很像,不过我爹可不是你这个样子,我是五灵根,我爹对我的要求十分严厉,他根本不会容许我懈怠修炼。”石樾冷笑道。

    他骤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把红色匕首,闪电般刺穿了中年男子的身体。

    “啊!你这孽子,竟然敢弑父!天打五雷轰!”中年男子握着胸口,倒了下去。

    “夫君,你快起来,快起来啊!”蓝裙少妇脸色一白,急忙蹲下身子,不停的摇晃中年男子的尸体。

    “樾儿,你究竟在干嘛?他是你爹啊!你这是弑父,老天不好放过你的。”蓝裙少妇哭泣道。

    石樾双手倒背,脸上露出冷漠的神情。

    心魔幻化出他的父母,企图以亲情将他永远的留在这个世界。

    石樾这几天细心观察,没有找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既然心魔想以亲情将他留在这里,他的“父母”不在的话,或许能离开这个世界也说不定。

    “轰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响起,天空骤然乌云密布,一道粗大的银色闪电从乌云之中飞射而出,朝他劈来。

    石樾面不改色,一动不动。

    他只觉得身体一麻,一大片耀眼的银光便充斥了他的双眼。

    银光散去后,石亭和他的父母都消失不见了。

    石樾轻吐了一口气,说实话,他还有点留念那个世界,在那个世界,他不会长大,无忧无虑,在父母面前嬉戏,父母也没有死。

    他抬头往周围望去,发现自己站在一块荒凉的灵田面前,灵田面前有一间简陋的石屋,

    “这是我以前的住处,这一关考核的是什么呢!”

    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穿着太虚宗的衣服,腰间有一个储物袋。

    心魔为了让他永远陷入这个世界,营造出来的假象十分逼真。

    既来之,则安之。

    石樾走出院子,祭出树叶法器,朝着执事殿飞去。

    到了执事殿,石樾找到了王富贵。

    王富贵看到石樾,冷冷的说道:“石师弟,你不去找紫檀花,来执事殿干嘛?这个月找不到五株十年药龄的紫檀花,你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块灵石。”

    “紫檀花!”石樾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转身离开。

    出了执事殿,他放出树叶法器,向宗外飞去。

    他按照记忆,来到发现掌天珠的山洞。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发现赤鳞蟒,连血月果树都没有。

    石樾眉梢一皱,假设没有掌天珠,别说元婴,他恐怕都没法筑基。

    一想到这里,石樾惊出一身冷汗。

    赤鳞蟒不在,可以理解为赤鳞蟒暂时没有发现这个山洞,可是连血月果树都不存在,那就有些不正常了。

    难道说自己记错地方了?

    石樾紧锁眉头,满头大汗,他能有今天,全靠掌天珠。

    难道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不可能,不可能的,掌天珠肯定在这个地方。”石樾不信邪的在附近寻找赤鳞蟒。

    以山洞为中心,他找遍了方圆一里内的区域,别说赤鳞蟒了,他连一只妖兽都看不到。

    石樾瘫坐在地上,满脸惊慌。

    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一道心魔是什么,掌天珠是第二道心魔。

    他是得到掌天珠才修炼到结丹大圆满,没有了掌天珠,以他五灵根的资质,连筑基都困难。

    就在这时,一股凉意从石樾的胸口传来,;凉意直冲脑门。

    石樾长吐了一口气,冷静下来。

    他没有记错的话,过不了多久,太虚宗就会爆发黑化病,宗门种植的低阶灵药受到波及,枯死一大片,罪魁祸首就是周鸿这位种植狂人。

    向掌门高发周鸿是魔道的奸细?石樾仔细想了想,打消了这个念头。

    周鸿是翠云峰有名的种植狂人,自己只是一名炼气二层的修士,别说他能不能见到掌门,就算见到了掌门,没有任何证据,掌门未必会相信他,最重要的是,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化解这一关心魔。

    石樾沉吟半响,双眼一亮。

    石樾御器返回太虚宗,换上便服去了太虚谷,他在灵谷斋附近游荡。

    这一关的考核是掌天珠,找到掌天珠,他应该就能离开这个世界了。

    假如是别人得到了掌天珠,那么这个人肯定会在掌天空间种植灵谷,石樾要做的,就是找出这个人,从其身上抢回掌天珠。

    大半个月过去了,进出灵谷斋的修士可不少,每一位从灵谷斋出来的修士,脸上都挂着浓浓的笑容,一副收获颇丰的模样。

    他很难判定谁得到了掌天珠,不过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他继续守在灵谷斋附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