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八百七十四章 蝙蝠印记
    “你就是李牧白?”余信上下打量了一下石樾,问道。

    “正是。”

    “你可认识黑蝶仙子?想清楚再回答,我最讨厌别人骗我,骗我可没有什么好下场。”余信冷冷的说道,言语之中,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黑蝶仙子?”石樾面露思虑状,直摇头:“不认识,没听说过。”

    他嘴上这般说着,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没有记错的话,曲非烟驱使的一门秘术就是幻化出大量的黑蝶寻找灵药,看来眼前这位元婴修士十有八九就是追寻曲非烟的那伙人。

    “黑蝶仙子你不认识,曲非烟你应该听说过吧!听三鑫坊市的白蒲白道友说,你跟曲非烟来往甚多,你可知她的下落?”余信的目光紧盯着石樾,企图从石樾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曲仙子?我在三鑫坊市的时候,跟她的来往是多了一些,不过我是做生意,她让我帮忙寻找一种叫七彩九叶莲的千年灵药,我从未听说过这种灵药,不过曲仙子给的报酬比较诱人,愿意出百万灵石寻找七彩九叶莲,晚辈这才跟她来往多了一些,至于曲仙子的下落,晚辈真的不清楚。”石樾镇定的说道。

    “七彩九叶莲!果然如此。”余信双眼顿时大亮,喃喃自语道。

    他阴沉着脸,一股强大的灵压从其身上窜出,直奔石樾压来:“你真的不知道她的下落?敢骗我,我保证会让你生不如死。”

    石樾在那股强大灵压的逼迫下,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体表亮起一阵黑光后,勉强站稳了身子,硬着头皮说道:“前辈,晚辈真的不知道曲仙子的下落,晚辈也是刚迁移到飞仙城,这样吧!若是曲仙子联系晚辈,晚辈立刻通知前辈。”

    余信脸色一缓,用一种诱惑的语气说道:“这还差不多,要是曲非烟联系你,马上到飞仙居通知我,少不了你的好处,滚吧!没有本座的吩咐,不要擅自离开飞仙城。”

    说完此话,他伸手冲石樾轻轻一点,一道黑光一闪即逝的没入石樾的体内。

    石樾心中一惊,脸色变得很难看,后背顿时吓出一身冷汗,皱着眉头说道:“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在你身上留下一个印记,三五个月内,印记会留在你体内,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危害,凭借印记,我很容易就找到你,希望你不要自作聪明干蠢事。”余信冷冷的说道。

    他说完此话,大步离开了。

    石樾眉头紧锁,开门走进仙草阁。

    来到地下室,石樾立刻脱掉了身上的衣服,仔细检查起来,在左臂上发现一个黑色蝙蝠图案,看起来颇为怪异。

    他调动法力,企图把黑色蝙蝠赶出去,不过他的法力一靠近黑色蝙蝠,就不由之主的涌入黑色蝙蝠的口中,如同泥入大海。

    石樾心念一动,进入了掌天空间。

    飞仙居,某间房间。

    余信盘坐在木床上,手上拿着一面黑色法盘,一道法诀打在上面,无数符文狂涌而出,滴溜溜一转后,化为一面黑色镜子,黑光一闪,现出谢冲的身影。

    “余道友,怎么样?李牧白怎么说”

    “谢统领,李牧白说不知道黑蝶仙子的下落,据他交代,黑蝶仙子让他帮忙寻找千年七彩九叶莲,咱们可以顺着这个线索追查下去。”

    “很好,我会吩咐柳炀他们顺着这条线索去查,你盯着李牧白,这条线索千万不能断了,我很快就会到飞仙城。”谢冲顿时大喜,郑重的叮嘱道。

    “放心吧!!谢统领,我在李牧白身上留了一个印记,除非他一下子遁出数万里,否则我还是能追上他。”余信信心满满的说道。

    “李牧白这条线很重要,你亲自去盯着,不要让李牧白离开你的视线,放跑了李牧白,我拿你是问。”

    “是,谢统领,我这就去仙草阁外面盯着。”余信满口答应下来。

    仙草阁,掌天空间。

    石樾光着上半身,银儿和金儿站在他的面前,两人脑袋上的尖角光芒大亮,一道粗大的银色闪电和一道粗大的金色闪电击飞射而出,准确的击在他左臂的黑色蝙蝠上面。

    “轰隆隆”的巨响,一大片雷光淹没了石樾的身影。

    雷光溃散后,石樾完好无损,手臂上的黑色蝙蝠依然存在手上。

    石樾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一点眉心,一道红光从中飞出,化为一大片赤色火焰,包裹住他的左臂。

    半刻钟后,火焰一阵翻滚涌动,化为一道红光,一闪即逝的没入石樾的眉心不见了。

    石樾目光一扫左臂,心情顿时沉到了谷底。

    只见左臂上,一只黑色蝙蝠完好无损。

    石樾用尽了各种办法,冰封、火烤、雷击,就是无法毁掉黑色蝙蝠,他动用法力驱逐黑色蝙蝠,可是法力一靠近黑色蝙蝠,就被黑色蝙蝠吞噬掉了,并没有什么作用。

    他看的出来,余信并没有相信他说得那番话,他没有猜错的话,余信是在等什么人,这才暂时放过他。

    曲非烟曾经跟他说过,有五名元婴修士在追杀她,都是来自高级修仙星的元婴修士,一想到这个阵容,石樾就满脸愁容。

    现在逍遥子陷入了沉睡,玲珑屋无法动用,身上又被敌人种下了标记,难不成要坐以待毙?

    石樾深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越在这个时候,他越要冷静。

    通过自我调节,石樾慢慢冷静下来。

    他现在可以确定,他无法取出左臂上的印记,他可以找周振宇帮忙,周振宇是元婴修士,或许能帮他驱除这个印记,不过这样一来,余信可能会把怒火撒在周振宇甚至太虚宗的身上。

    太虚宗百废待兴,日子好不容易好过了一些,石樾自然不想给太虚宗惹麻烦,最重要的是,周振宇结婴的时间尚短,未必能驱除他左臂上的印记。

    看来,只能求助他人了,一日不除掉印记,他就不敢贸然离开飞仙城。

    石樾思虑至此,退出了掌天空间。

    他翻手取出一面传讯盘,数道法诀打在上面,沉声说道:“慕容师姐,不用帮我打探那名元婴修士的下落了,对了,最近一段时间,你们千万不要来找我,更不要透露跟我的关系,要是有人问起,你们就咬死跟我不熟,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