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七百二十六章 火云子
    “不管怎么说,你年纪轻轻就能培育出剑胚,足以证明你的不凡,希望你将来能更进一步,培育出剑丸。”红袍青年淡淡的说道。

    “剑丸?”石樾微微一愣,苦笑着说道:“陈前辈谬赞了,能培育出剑丸的剑修都是天纵之才,晚辈可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培育出剑丸。”

    “哈哈,李小友还真是谦虚,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刘师侄,你先下去吧!我要跟李小友谈点事。”红袍青年摆了摆手,吩咐道。

    刘赫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顺便关上了房门。

    “李小友,大秦魔道灭掉了东齐,不知令师能否协助我们大唐五宗一起对抗大秦魔道?”红袍青年脸色一凝,郑重的问道。

    “不瞒陈前辈,家师前段时间闭生死关冲击元婴后期,短时间内无法露面,此事家师恐怕无能为力。”石樾有些歉意的说道。

    红袍青年的神色有些失望,沉吟片刻,接着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对了,李小友,我想要预订一截一尺长的千年紫焰竹,有货么?”

    “千年紫焰竹?抱歉,陈前辈,灵竹无法预订,仙草阁暂时停止营业。”石樾眉梢一皱,委婉的拒绝了。

    灵竹跟灵药不一样,市面上出售的灵竹大都没有根茎,石樾想要种植灵竹必须要寻找拥有根茎的灵竹,而且灵竹的成长周期是固定的,种植的时间太长。

    “暂时停止营业?”红袍青年眉头紧蹙,目中满是疑惑之色。

    “这是上面的决定,至于什么时候恢复营业,我也不清楚,不过灵竹确实无法预订。”

    “这样吧!要是贵店恢复营业,李小友马上到聚英阁通知我,我叫陈绍鸣,要是能预订到火属性的千年灵竹或者千年灵木,我定有厚报。”

    石樾听到“陈绍鸣”三个字,眼中露出一丝意外之色,小心翼翼的问道:“前辈就是火云子?”

    石樾虽然从小在太虚宗长大,但是大唐五宗厉害一点的高阶修士都听过名字,其中最让石樾印象深刻的就是古剑门的陈绍鸣。

    陈绍鸣,号火云子,据说此人五岁修炼,十五岁筑基,三十岁结丹,被誉为大唐修士最可能晋级元婴修士的结丹修士,太虚宗的厉飞雨都要仰视的存在,也是大唐除了孤独信之外,第二个能在结丹期便培育了剑丸的剑道奇才。

    此人之所以出名,倒不是其修炼速度,而是此人是一名剑痴,据说此人极爱收藏飞剑,住处摆满了飞剑,一次为了购买一件上好的飞剑,他卖掉了身上穿的灵衣并拿出身份令牌抵押,此人感兴趣的事情只有两件,第一是修炼,第二是练剑。

    为了购买飞剑卖掉身上的灵衣并拿出身份令牌做抵押,足以说明此人痴迷剑道。

    “怎么?你听说过我?”

    “家师传授御剑之术的时候,曾经多次跟晚辈提起前辈,让晚辈多跟前辈学习。”

    陈绍鸣双眼顿时一亮,有些怀疑的问道:“令师真的是这么说的?”

    “当然,师傅说过,大唐修士能入他法眼的修士不过三人,第一位就是贵派的独孤前辈,第二位则是风火门的苏前辈,至于第三位,就是陈前辈。”石樾面带微笑的说道,脸上满是认真之色。

    陈绍鸣哈哈一笑,有些豪爽的说道:“令师谬赞了,李小友年纪轻轻就培育了剑胚,再有令师的协助,将来肯定也能凝结剑丸,改日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上门拜会令师。”

    听了此话,石樾连口答应下来。

    陈绍鸣跟石樾闲聊了两句,便让石樾离开了。

    走出包间后,石樾抬步往楼下走去。

    他发现坐在聚英阁里面的修士大都在讨论大秦下一步动作,有人说大秦会按兵不动,慢慢消化占据的资源,也有人持反对意见,认为大秦会立刻进攻大唐,也有人认为大秦会进攻北燕,唯一的共同点是,他们对这场战事的态度都很消极。

    大秦不到半年就拿下了东齐,实力太强了,大唐修仙界未必能挡得住大秦魔道,若是跟北燕联手或许还有抵挡大秦魔道的希望。

    出了聚英阁,石樾的心头被一层阴云笼罩住了,大秦灭掉东齐,这个消息太令人震撼了。

    东齐被灭,掌天珠出问题,这两件事如同一记重锤,狠狠的敲打在石樾的身上,石樾被打的晕头转向,不知下一步该干嘛。

    石樾在坊市转了一圈,发现每个行人的脸上都笼罩着战争的阴云。

    回到仙草阁,石樾盘坐在蒲团上,思虑下一步该干嘛。

    现在有两条路摆在石樾面前,第一条路是返回太虚宗,跟随同门师兄弟一起前往前线抗击魔道;第二条路是留在仙草阁,好好经营灵草生意。

    第二条路显然是最安全的一条路,不过从个人感情上来说,石樾倾向选择第一条路。

    他从小在太虚宗长大,太虚宗对他有培育之恩,他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大秦魔道入侵大唐无动于衷,别的不说,要是大秦魔道入侵大唐,大唐五宗肯定会组建联军抵挡,同门师兄弟在前线跟魔道修士厮杀,自己躲在后方看热闹,石樾做不到。

    纵然他之前受到一些不公平的对待,可是大唐是他的家,他不能眼睁睁望着大唐被大秦肆虐,更重要的是,大唐要是被大秦拿下,以魔道修士的行事作风,三鑫坊市也无法继续存在。

    当然了,石樾只是一名筑基中期修士,他参战对战事的影响微弱不计。

    他参战,是因为他是大唐修士,大唐是他的家,他不能眼睁睁的望着自己的家园被邪魔外道侵占,即使最后失败了,他大不了逃跑便是。

    他对于参战也是有一定把握的,目前他的实力在同阶修士里面,难有对手,即使遇到结丹修士,也有很大把握全身而退。褪去李牧白的身份,那些元婴老怪总不可能特意追杀一名太虚宗的普通弟子吧!

    心里下了决定后,石樾开始做起了准备工作。

    返回太虚宗肯定是要返回,不过他暂时不打算返回太虚宗,一来大秦尚未真的入侵大唐,二来李彦尚未出关。

    李彦已经闭关一个多月了,顶多再有三个月应该就出关了。

    他打算等李彦出关再一起走,在此期间,他要做一些准备工作。

    “石樾”这个身份懂得的手段并不多,除了第四层的太虚剑诀,也就傀儡和符篆之术值得一提,除此之外,好像就没有其他手段了。

    他之前以“石樾”这个身份在北燕参加了神兵大会,可以着手炼制傀儡,操控傀儡作战。

    正好青元子留下的传承里面有傀儡机关术,从炼气期到结丹期的傀儡的制造之法都有。

    石樾手上有大量的灵石,正好可以购买大量的铁木和妖兽精魂炼制傀儡。他之前拍的五行傀儡是用李牧白的身份拍的,不能作为常规使用,所以能不用就尽量不用。

    想清楚这一点,石樾急忙取出一枚玉简贴在眉心,没过多久又取了下来。

    出了仙草阁,他直奔泰升楼而去。

    小半个时辰后,石樾回到了仙草阁,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他一口气花了五六十万灵石,购买了大量制作傀儡的材料,这些材料足够他制作出一批傀儡大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