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仙草供应商 > 第两百四十章 问天符
    “仙······仙人,不,妈祖娘娘。”陈老实看到站在白色莲花上面的三人,目瞪口呆,回过神来后,他急忙冲三人跪了下去,重重磕了几个响头,神情十分凝重。

    “老伯,这里是哪里?”陈杏儿柳眉微皱,冲陈老实问道。

    “这里是大海啊!”陈老实微微一愣,如实回道。

    “你是哪里人?”石樾开口问道。

    “俺是陈家村的。”

    “陈家村是哪个郡的?”石樾接着问道。

    “陈家村就是陈家村,俺不知道什么郡。”陈老实挠了挠头,满头雾水。

    “算了,不用问他了,问他估计也回答补上来,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慕容晓晓摆了摆手,开口吩咐道。

    说完,她一道法诀打在脚下的白色莲花上。

    白色莲花光芒一涨,载着三人向远处天际飞去,没过多久就消失在天际。

    陈老实望着石樾三人离去的背影,直发愣。

    过了好久,陈老实才回过身来,目光落在那条怪鱼身上,神情犹豫不决。

    他思来想去,还是将这条怪鱼捞到船上。

    回到村子后,陈老实逢人就讲自己遇到了妈祖娘娘,怪鱼就是妈祖娘娘赐给他的。

    对此,村里人半信半疑。

    第二日,陈老实就带着自己的婆娘去了妈祖庙,不但给妈祖娘娘上了香,还添了一些香油钱,祈求妈祖娘娘赐个他一个大胖小子。

    说来也奇怪,一年后,陈老实的婆娘还真的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把陈老实乐的笑不拢嘴,逢人就说这孩子是妈祖娘娘送给他的。

    陈老实的儿子自小聪慧过人,陈老实咬着牙把儿子送去学堂,没想到,他的儿子长大后,参加科举,夺得状元,当然了,这是后话。

    一个多月后,岳州。

    一道白光从远处天际飞射而来,没过多久,就飞入了太虚山脉之中。

    半刻钟后,白光在太虚山脉深处数百丈高的虚空停了下来。

    白光一敛,露出两女一男三道身影,正是石樾三人。

    “终于回来了。”陈杏儿望着身下熟悉的环境,轻松了一口气。

    在这一个多月内,三人片刻也不敢停留,一直在赶路,终于赶回了太虚宗。

    慕容晓晓从袖子里取出一块方形的青色令牌,令牌正魔镌刻着一个青色火焰图案。

    注入法力之后,青色火焰晃动了一下,一道青光从令牌中飞射而出,几个闪动后,没入了下方的山脉。

    很快,下方的山脉荡起一阵青色波纹,一层淡青色光幕随之浮现而出。

    青色光幕内,一座座建筑随处可见,还有许多人御器飞行。

    不待三人飞进淡青色光幕,两名红衣男子御器从青色光幕之中飞出,停在了三人面前。

    “咦,陈师叔。”石樾认出了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此人正是当初给他送执法殿令牌的陈天合。

    “你们可算回来了,石樾,慕容师妹,陈杏儿,周师叔有令,你们回来后,要马上去执法殿接受询问,放心,只是例行公事罢了。”陈天合点了点头,面带微笑的说道。

    “那就走吧!”慕容晓晓略一沉吟,答应了下来。

    对此,石樾和陈杏儿更不会有意见。

    一盏茶的时间后,石樾三人便出现在执法殿内。

    周振宇和周通天坐在他们面前,周天合站在一旁,手上拿着一块银色圆盘和一支金色玉笔,负责记录什么。

    “慕容师侄,你将遇到邪魔袭击的经过说一遍。”周振宇和颜悦色的冲慕容晓晓的说道。

    “是,周师叔。”慕容晓晓满口答应了下来,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连带着她们是怎么回来的也说了出来,没有丝毫隐瞒。

    “嗯,好了,慕容师侄,现在没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周振宇听完慕容晓晓的陈述,点了点头,让慕容晓晓离开了。

    慕容晓晓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石樾,听说你们在里面发现了古修士青元子的洞府?可有此事,如实讲来。”周振宇脸色一凝,沉声问道。

    石樾不敢怠慢,将发现青元宫的经过和遭遇讲了一遍,当然了,他隐瞒了自己得到青元子遗物这一段,只是说自己不小心掉落在一个密室之中,侥幸发现机关逃了出去。

    周振宇问的很仔细,从石樾进入青元宫开始,到离开青元宫,每个细节都不放过。

    石樾在离开缥缈秘境之前,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多次演练过,对于周振宇提出的问题,他对答如流。

    周振宇听完石樾的陈述,点了点头,语气一转,开口问道:“另一个古修士洞府是怎么回事?听吕师侄他们说,你不是遭到那条骨龙的袭击了么?你怎么逃走的?”

    “弟子手上有一张中级匿形符,这才躲过了那条骨龙的袭击,否则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弟子是等那条骨龙离开后,跟着离开了,我看到吕师兄他们和其他四宗的领队联手攻击那条骨龙,可惜失败了,弟子等金刚阵符的威能耗尽才离开的。”石樾面露回忆之色,沉吟半响,开口说道。

    “陈杏儿你呢!你在青元宫遇到了什么?还有那座古修士洞府?”周振宇将目光落在陈杏儿身上,开口问道。

    “弟子进入青元宫之后没多久,就遇到岔口······”陈杏儿想了想,一五一十将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

    听完陈杏儿的陈述,周振宇点了点头,他冲周通天望了一眼,后者冲他点了点头,似乎在暗示什么。

    “我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刚才所言都是真的?”周振宇脸色一凝,沉声问道,语气加重了几分。

    “弟子所言,句句属实。”陈杏儿点了点头,信誓旦旦的说道。

    “弟子不敢欺瞒。”石樾一脸平静的说道。

    “那好,我这有两张问心符,能测试一个人是否说谎,要是说了谎,绝对瞒不过问心符。”周振宇从袖子里取出两张银白色的符篆,拍到了石樾和陈杏儿的肩膀上。

    银光一闪,两张银白色符篆一闪即逝,没入两人体内消失不见了。

    石樾面色不改,心里已经翻江倒海。

    万一被这个问心符检测出他说谎,那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