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圣骨传 > 第365章 千君卫 罗开
    “父亲,你为何要将偏殿留给林牧?他才来府中多久?难道您是因为看在我的面子上,才对林牧特别优待?这对府中的其他人不公平,林牧也太高调。”

    千君府大厅之中,千颜站在千浩君身边,不解,甚至有些气恼的问道。她之所以让林牧被所有人都认为是她的跟班,并且安排在杂役的住所,就是不想张扬。

    原本以为,父亲与她心有灵犀,能够明白她的用意。至少在刚开始的时候,父亲并没有反对,但没想到这才过去几天,便变成这样,弄得府中很不安宁。

    见此,千浩君一笑,对着千颜露出宠溺的表情。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女儿非常有主见,任何事都不需要他担心。当初去灵虚宗,不也是自己决定的吗?

    不管是心智,还是各方面,都要比同辈之人成熟,心思也比较缜密。同时那一股傲娇的性子,很难为任何人改变。这就是他千浩君的女儿,千君府的继承人。

    但是这一次,千颜居然为了林牧做到这种地步,甚至每一处都在为林牧考虑。将之安置在杂役住所,并非是伤他的自尊,只是为了他的安全考虑。

    千君府有千君府的规矩,想要得到优质的资源,一定要有足够的能力与资历。林牧刚刚进入千君府,这才没几天,怎么能进入核心之处,还是偏殿之中。

    这不是帮林牧,而是给他制造一个个源源不断的麻烦。这样的空降方式,一定会引来所有人的不满,首先就是千君卫,千君府最强的防御力量。

    一直以来,千君府都有自己的规矩,成立千君卫,是需要他们自己去争取属于自己的位置,而且一旦稍有不慎,就会直接被淘汰,偏殿之中是最理想之地。

    如今千浩君贸然将林牧安排在偏殿,虽然千君卫嘴上不会说什么,但是心里面一定不服气,只要在千浩君不会发现的时候,一定会找林牧的麻烦。

    “呵呵……女儿,你的心思我很清楚。到底是为了千君府其他人,还是为了林牧着想,这一点不用我多说,但为父的目的就在于此,你仔细琢磨一下。”

    千浩君神秘的看着千颜,后者沉默一阵之后,突然恍然大悟。眼神中闪过一抹亮光:“父亲,你的意思是,你这样做是故意的?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上前一步,千浩君与千颜擦肩。脚步一顿,转过身,轻轻的握住女儿的肩膀:“傻丫头,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想法?但最好的修炼是什么?实战!”

    没错,最好的修炼方式的确是实战。不管林牧窝在杂役住所如何修炼,他的力量如何提升。到了一定境界之后,便一定会进入瓶颈,对他修炼很不利。

    于是,千浩君便将林牧特意安排在偏殿。这样不公平的待遇,自然会引来千君卫的不满,接下来便有好戏看了。林牧能够应付,是他的能力,若是不能……

    “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父亲,您真是用心良苦,我替林牧师弟感谢您了。”千颜由衷的说道。如果不是为了她,千浩君怎么可能如此用心。

    “哈哈……女儿,在为父面前不用如此遮掩。你心里的想法我知道,但有些时候,你也要注意分寸,强扭的瓜不甜,你我都清楚,所以你好自为之吧。”

    再说林牧,他进入偏殿之后,一开始觉得没什么,但后来经过观察,发现墙壁之上都是暗格,暗格之中便是千君府各种修炼功法以及灵技。

    聚精会神的翻阅着,林牧拥有圣祖经,这等奇妙的功法,便可以融汇其他任何功法,甚至是所有灵技,都能随心所欲的修炼,这一点便凌驾于所有同辈之上。

    盘坐在大理石加固的地上,林牧屏息凝神,正在研究一卷功法,这其中自带配套的灵技。灵技名曰休眠掌,他只是看这名字有趣,便随便看一看。

    “休眠掌,修炼施展之时,能够将中掌之人的神经麻痹,从而进入休眠的状态。这种方式,需要修炼者对精神力量掌控非常精准,否则随时可能被反噬。”

    这是关于休眠掌的介绍,林牧越看越觉得有趣。虽然这套灵技对他来说作用不大,但是没事的时候修炼一下,倒是还不错,于是便继续研究。

    “以精神之力控制灵力,然后以玄妙的方式打入对方体内,直接灌注与麻痹神经之中,在两个呼吸之间必须完成,这样才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心念流转,林牧开始修炼。他的掌心之中渐渐地凝聚气息,在周身游走。这时候,他的特殊之处便显现出来,掌印在他周身流转,形成一种完美的防御。

    “想不到这种灵技,居然还能做到攻守兼备,当真是极为玄妙啊。”林牧由衷的赞叹,这乾玄天之中,果然是任何一件存在,都不是御灵中天能比的。

    突然,林牧心念一凝,睁开双眼,死死地盯着前方门口之处:“谁?出来吧!”下一秒,一道残影闪过,黑影迅速凝聚,站在他的面前。

    凝神,林牧双眼微眯,警惕的盯着眼前之人,但又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你是……之前带我去杂役住所之人?是黑甲卫?”四目相对,都没有动作。

    不多时,此人盯着林牧手中的灵技,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呵呵……当时就觉得你不太简单,没想到这么快就印证了我的想法,林牧,手段够高啊。”

    站起身,林牧后退两步,先将距离拉开:“你想说什么?直接说便是,用不着如此拐弯抹角。还有,我不和无名之辈说话,请你懂得最基本的礼貌。”

    眼神一挑,男子觉得有些诧异。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人敢这样与他们千君卫之人说话。倒是觉得有几分意思:“好,那我就告诉你,我是千君卫,罗开。”

    千君卫?林牧沉吟。片刻之后便明白过来:“我就说,千君府不可能养一群普通的家丁,看来你们的地位的确不凡。不过这与我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林牧不明白,这叫做罗开之人,为何突然找上自己?难道是因为不服气?从刚开始他的一个眼神,便有些端倪。不过也不至于如此严重吧?

    “呵呵……我是谁,跟你自然没有多大关系。但你现在占据偏殿,乃是我千君府之内最为重要的地方,你还没有这个资格,最好现在就离开。”

    心中了然,原来如此。林牧嘴角上扬,露出一个神秘的弧度:“我触及到你们的利益。这偏殿,似乎对你们千君卫来说,很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