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修真小说 > 恐怖复苏 > 第四百三十七章第一堂课
    杨间听张雷这么一说,再加上白教授的正在讲课的一些内容,就大概明白了总部的意图。

    灵异事件的出现本身就不正常,但随着这灵异事件的不断发生,知道鬼存在的人越来越多,这就需要给全国,乃至全球一个合理的解释了,消除大部分的心中恐惧,不说彻底克服恐惧吧,至少要降低。

    而如此一来就需要一套让所有人信得过,且又没有破绽的言论了。

    只有这样,灵异事件的恐怖和诡异才会被遮盖,全球基本的秩序才不会崩溃。

    但要编制一套所有人都信得过的谎话,毫无疑问,只能从过去的历史中搜寻,因为所有人都信服历史,而似白教授这样的顶尖文学家,他们的目的就是从这些历史当中截取一部分资料,然后组合在一起,形成一套全新的说辞。

    当然,也要尽可能的忽略这故事之中的漏洞。

    也许这套说辞经不住仔细的推敲和考量,但只要宣传足够的话,绝大部分人也就会相信了。

    杨间试图追寻过去,寻找答案,但失败了,因为答案只存在未来,厉鬼复苏的不断进行,真相才会逐一浮现,就如同今天他了解了棺材钉的真相一样,迟早有一天也会了解鬼的真相,不过对于白教授的一番另类说辞,他还是颇感兴趣的。

    白教授继续站在讲台上讲课:“纵观全球的历史,鬼的这个词几乎是伴随着人类的历史发展进程而一直存在着,只是在各国的文献,历史记载中,鬼的称呼略有不同罢了,那东西可以叫做鬼,也能是幽灵,亦或者是邪灵,亡灵,诸如此类的。”

    “当然称呼并不重要,不是么?”

    “而我国的历史对鬼就记载的更加详细了,无论是哪个朝代,正史野史,乃至于民间传说,都少不了鬼这个词的出现,可见这东西是有着历史根据的,并非空穴来风,也并非凭空捏造。”

    “你这简直就是在放屁,故事的鬼和我们遇到的根本就不是一类,书上记载鬼害怕道士,桃木剑,你觉得我们遇到的那玩意会怕这个?要不你让一个道士拿着桃木剑来捅我试试,如果捅不死我,那我就捅死他,看看谁先死。”

    有一个人听到这里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当即站了起来,十分羞恼道。

    把恐怖的灵异事件曲解成这样,那他们这些人算什么?

    岂不是一坨连木头都不如的狗屎?

    “你先坐下,这只是我个人的见解,你们可以不当真,我只是阐述我个人的观点而已,还希望你们耐心的听下去。”白教授修养很好,并不生气,只是示意那位人坐下。

    杨间脸色很平静,他觉得那个人脾气太大了,很不镇定。

    这节讲课明显就是为了消除大多数人对鬼的恐惧而开设的,从一个历史文学的角度来揭破鬼的身份,让未知的恐惧变的不那么可怕。

    把这堂课当做是心理安慰课好了,没必要因为这点争执起来。

    白教授继续讲课下去,他从人类历史的起源开始,讲到了一些关于历朝历代的神鬼志异的故事,这些故事都是明确记载了的,可以经过考究,是特意赛选出来作为素材的。

    有些人不以为然,有些昏昏欲睡,有些人干脆玩起了手机。

    如果这群人是一群学生的,可以说全部都是差生,考试起来一个及格的都不会有。

    “对了,说到目前的国际刑警这个职位,其实也是经得起考究的,这是一个自古就存在的职业,并非只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只是时代不同,称呼不同,所以每个人的理解也就不一样而已,你们以为不存在的东西,往往追寻历史的脚步,都能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白教授拿起粉笔,转身一边书写一边道:“国际刑警的职责是负责一座城市的灵异事件,保护一座城市的居民不被厉鬼侵害,这种职务其实在古代已经出现了,只是那个时候不叫国际刑警而已,那个时候称其为......城隍。”

    “城隍之责,乃是缉拿恶鬼,庇护一方,是不是和你们的性质很类似?”

    白教授转过身来,后面的黑板上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清晰醒目:城隍。

    杨间看见这个词眉头当即微微一皱。

    国际刑警......城隍。

    两者之间的确很相似,像是时代不同的产物而已,本质趋近一致。

    “城隍都整出来了,你咋不去请如来佛祖来抓鬼呢?也别靠我们这些驭鬼者了,往庙里烧几根香,磕几个头,灵异事件就解决了。”

    刚才做下去的那个人又脾气上来有些恼怒道:“这种歪门邪说也好意思拿出来给我们讲课?”

    白教授依然不生气,只是笑了笑。

    “喂,这位朋友你就不能安静一点么?别动不动就放屁,放屁。”张雷此刻脸色僵硬的转过去,警告那个人道。

    “我和你说话了么?难不成你也认同这种歪门邪说?那你出任务的时候是不是也要去庙里烧香,祈祷神佛保佑?”那人冷哼一声:“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自己面对的到底是什么,整出这些东西对我就是一种侮辱。”

    “老子好不容易活下来,面对那么恐怖的东西走到现在,可不是靠神佛保护。”

    “没有人强迫你接受这些,我只是希望你对别人白教授放尊重一点,这里是培训基地,不是外面菜市场,别动不动就骂人,没有人惯着你的脾气。”张雷沉声道。

    “好了,好了,都冷静一下,不碍事的,大家就当是听听故事,没必要争执起来,我的讲课不对,骂两句也很正常,毕竟误人子弟也的确该骂。”白教授劝解起来,依然很和气,没有丝毫动怒的样子。

    “很不错的理论,白教授你继续讲课,如果有人再打搅的话,我不介意把那个人丢出去。”杨间倒是比较感兴趣继续听下去,此刻他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道。

    “谁这么嚣张,敢丢我出去?”那男子怒道。

    杨间转过头看着他:“我就这么嚣张,如果你不保持安静的话,我让你活不到上任。”

    那男子看见杨间时当即怔了一下,刚想反驳却又立刻把话堵在了嘴边。

    这人是......鬼眼刑警杨间。

    得罪不起。

    硬生生的吞下了这口气,他只得老老实实的坐了下去。

    这批人之中都有一个共识,和谁作对也别和杨间作对,自己和杨间不是一个级别的人物。

    随着杨间的一开口,整个课堂里立刻就保持了安静,没有一个人再敢闲言闲语了。

    “白教授,请继续。”杨间道。

    白教授略带感谢的笑了笑,然后继续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