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网游小说 > 黄庭道主 > 第六百一十五章 金凰拜见仙尊!见过小老爷!
    “……”

    “我只是想打听一下这位新来仙尊的情况而已。”

    林枫看着韩峰远去不见,一时讪讪。

    看了眼身旁金凰王,见后者有些神魂不属,林枫也不去理会。四顾张望,又盯上个大乘真仙。

    “丁兄。”

    “好久不见。”

    林枫好歹在凄寒涧混了四万年,虽无至交,但也有几个泛泛之交。见着一位白发白须的老者,林枫连忙凑上前去。

    “原来是林兄弟。”

    丁雄听着声音,见是林枫,连忙还礼。别看林枫修为仅是初晋参道,但一身实力属实不弱,不好怠慢。

    林枫跟丁雄寒暄两句,就直奔正题,“敢问丁兄,可知正在跟妖皇斗法的这位仙尊什么来历?”

    林枫望着天上大战。

    灰茫茫一片,只能看到两团纯阳。

    烈火妖皇他见了不少次,气机波动一眼认出。但另一位,则只能感应到纯阳气机,望见刺眼的剑意,其他一概瞧不见、望不穿。

    “是外间新进来的仙尊。”

    “不止一位,一共两个。另一个正在掠阵,几个月前倒是出手过一次,打退了归元仙尊。”

    丁雄来得早。

    见林枫询问,当即唾沫横飞,将几月来的情形说了个遍。

    “女剑仙。”

    “步法神通?”

    “难道是云巅步?”

    “还有月华法袍,万法不侵,听着倒像是老师的神通——‘太阴渡厄袍’。只是这门神通老师只传了云雀,小妹应当不会拿来修习。”

    丁雄说的是唾沫横飞,林枫听的口干舌燥,又是激动又是犹豫。

    激动的是,这女剑仙使的分明就是《罗浮剑典》。他修行此法十万年,定然不会看错。

    但挣扎也在此。

    小妹林叶资质极差,比他都多有不如,修成地仙的希望太小了。

    林枫在凄寒涧中,见过不知多少惊才绝艳的顶尖真仙,想尽办法都没能成就地仙,最终黯然陨落。

    林叶怕是还差了些。

    这正在跟烈火妖皇大战的,若不是小妹,他贸贸然一头撞上去,兴许太唐突。

    “不过。”

    “毕竟修的是《罗浮剑典》,即便不是小妹,也是同门。待她战过烈火妖皇,再去探探不迟。”

    林叶压住一颗躁动的心。

    金凰王在旁,先是死死盯着天外剑意,半晌后,才凑到林枫身边,小心翼翼道,“林道友,天上那位剑仙用的,应该就是《罗浮剑典》吧?”

    他跟随林枫也有十一二万年,对《罗浮剑典》自然不陌生。

    凄寒涧中。

    除开林枫,就属他最为了解。

    “林道友?”

    林枫看向金凰王,见后者脸上再无不耐、桀骜,隐隐带着三分不安三分讨好,不由笑了,传音道,“道兄放心,林某既然立下心魔大誓,就定然不会食言。即使天上女剑仙是林叶,要出凄寒涧,还不是要借助道兄神通?出了凄寒涧,还是会放道兄跟族群自由。”

    现在还不是松懈跟得意的时候。

    林枫也压根没曾想过过河拆桥。

    只要能出凄寒涧,甚至这女剑仙就是林叶,林枫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毁诺?

    “哈哈。”

    “林道友说笑了,本王...小王只是替道友高兴而已。”

    金凰王讪笑着,被看破心思,再加上态度需要转变,一时间还是有些尴尬。

    林枫正要再说。

    就在这时,似有一道目光,跨越空间,穿越时间,直接落在身上。

    几如实质。

    林枫浑身顿时绷紧。

    这种如实质的目光,压迫感远比大乘巅峰都要强烈。只是瞬间,林枫就知道——

    “是地仙!”

    心中又慌又乱,额上汗珠顿时就沁了下来。

    一双眼还在观摩地仙大战——

    那位疑似林叶的女剑仙依旧在跟妖皇斗法。

    “不是她。”

    “是另个地仙。”

    林枫心念跳动,“难道是三师弟?或者是四师弟?!”

    在一瞬间,有百万个可能。

    林枫想往好的方面去想,又忍不住冒出一个个坏的念头。

    身旁。

    丁雄正在观战,没注意到身旁林枫的异常。但却见着,天上战局忽起变化,就见一直不知藏身何处的那位掠阵的仙尊,忽的出手。

    轰!

    一根青竹杖横亘苍穹。

    划开苍茫与黑雾,正落在烈火妖皇身上。

    只听开天辟地一身巨响,就将烈火妖皇打的倒飞出去,凌空栽了千百个跟头才踉跄站稳。

    雄伟身躯烈火纠缠,尽显凶威。

    “该死!”

    但面上却是又惊又怒,又不敢妄动,实在憋屈。

    天上。

    一名少年道人踏步走出,手上正握着一根青竹杖。而那方才还在跟妖皇大战的女剑仙,见着少年道人,眼神有询问之色。

    但见那少年道人面上带笑,并不停留。

    一击打退了烈火妖皇,就迈步,往着地奇洞走来。似慢实快,几步就落在几个真仙跟前。

    女剑仙跟在身后,原本俏脸面无表情,但在瞬间却猛地波动,绽放出绝美笑容来。

    “这——”

    丁雄眼瞧着少年仙尊一杖砸飞妖皇,大步来到跟前,顿时慌神,连忙低头拜见,口称:“仙尊。”

    但见并无回应。

    心头大骇。

    大着胆子抬头,却见一阵清风吹过,就见那位女剑仙不知何时到来,一把将身旁林枫抱住,似喜极而泣。

    说是抱住。

    实际上女剑仙身形娇小,不过是一把扑进林枫怀里罢了。

    那少年仙尊也不是看他,而是看向林枫,不住点头,脸上也有笑意。

    “……”

    “原来是——”

    丁雄只觉发麻的身子逐渐复苏,不敢叨扰,连忙告罪退下远远站定。

    瞧着正跟女剑仙抱在一起,面上似有尴尬神色的林枫,心中也不禁桃花满天,有些羡慕,“生的周正就是好命,竟有女仙倾心。”

    丁雄这番腹议,林叶、林枫当然不知。

    兄妹团聚,正是情谊浓时,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特别是林叶。

    这些年来,一面心系文广,一面又替林枫、张杨提心吊胆。来了凄寒涧后,跟地仙斗法半年,一道道剑气打入小洞天中,也不见大哥来找,心中更是忐忑。

    这下好了。

    终于得见。

    自然不顾旁人所思所想。

    远处。

    烈火妖皇见着这幕,赤红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原来!”

    “原来!”

    原来跟他斗法是假,借故寻人才是真!

    也是。

    偌大凄寒涧,一百零八小洞天,又有‘狻猊兽’吞吐的烟火遗留弥漫,能遮掩天机隐藏行踪,想要寻人可不是轻易事。

    百十来年都不见得能寻着。

    这种法子虽然莽了些,但无疑干净利索,突出一个‘快’字。

    唯独苦了这位烈火妖皇。

    非但一番辛劳,面子更是丢的干净。

    不止妖皇。

    远处。

    归元仙尊一直在暗中观察。

    见了这一幕,哪里还不知道缘由。

    这次,他难得的跟烈火妖皇统一起来,只觉心中一阵腻歪,莫名烦躁。

    “来者不善!”

    也不多看,冷哼一声就沉着脸回了仙庭。

    ……

    地奇洞。

    林枫洞府。

    林叶抓着大哥问东问西,终于安静下来。

    兄妹二人站在陆青峰跟前,低眉顺首,但面上欢喜却遮掩不住。

    倒是陆青峰。

    目光落在一旁金凰王身上,不由笑道,“金凰道友,许久不见了。”

    这金凰王不是别个,正是当初陆青峰在枫月星中,被困在八景楼中五百年,斗过不知多少次的金凰王。

    想当初。

    陆青峰的‘五色神光’跟‘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光’,就是从金凰雀一族得来。

    算是颇有渊源。

    “不敢当。”

    “金凰当日得见仙尊,当真是三生有幸。早就觉得仙尊定非池中之物,今日见着仙尊风采,心中实在钦佩。”

    “仙尊若是不弃,金凰愿为牛马,供仙尊驱使!”

    金凰王见这个杀才还记着自己,口若悬河不停,推金山倒玉柱就拜在陆青峰跟前。

    “……”

    林叶望着金凰,又往林枫看去。

    她跟大哥、文广、张杨一同闯荡数万年,对金凰王可不陌生。但她印象中,这可是高傲没边的妖王,向来桀骜不驯。

    怎的——

    这些年难道受了什么刺激?

    林枫见林叶眼神古怪,不禁苦笑。金凰王在他面前,可从没这么老实过。

    兄妹二人眼神交汇。

    金凰王跪伏在地,却实在有苦难言。

    倘若仅是林枫,他自知有用,故而能拿捏几分架子。

    甚至就算是林叶证道地仙,但想要出凄寒涧,也要仰仗他的神通。在林叶面前,他或许会恭敬,收起倨傲,但也不至于这般。

    可眼前这位——

    不但是碾压烈火妖皇的绝顶人物,好死不死还掌握了远比金凰神光更加玄妙的‘五色神光’。

    有陆青峰在,甚至出凄寒涧都用不上他。

    价值大跌。

    他也只能随行就市,俯首帖耳。否则,在他印象中,这道人可不是善善之辈。

    “不过——”

    “这人道行恐怖,甚至还能将林叶这根朽木雕成地仙,拜在他门下也不算委屈了本王。”

    “兴许得了欢心,本王也有证道之望。”

    “再不济,能得传‘五色神光’或是‘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光’这两门神通,也是大赚。”

    这样想着,金凰王没有半点抵触。

    “你这憨货,算盘打得倒是响亮。”

    陆青峰忍不住笑出声来,见金凰王身子发抖脸色微变,也不吓他,直接道,“若是有心,今后老实跟着林枫,少不了你的好处。”

    金凰雀这等异兽,兴许地仙也要动心。

    但陆青峰身怀‘五色神光’与‘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光’,却看不上。

    金凰王一颗心大起大落,大喜过望,连忙又磕了几个头,又冲林枫道,“小老爷放心,今后金凰一定鞍前马后,任由吩咐。”

    秃鹫。

    林道友。

    小老爷。

    这三连跳,让林枫也有些忍不住要发笑。

    “哈哈!”

    “莫要献殷勤了,去吧去吧。”

    陆青峰见金凰王着实有趣,当即摆摆手,打发他到外间守着。

    洞府中。

    顿时就只剩下师徒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