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科幻小说 > 退后让为师来 > 第六百二十八章 顾全大局
    剩下的六个门派炼虚剑修,纷纷出手,磅礴的剑元涌出,分别笼罩门下所有剑修。

    包括藏剑、昆仑还有听雨剑阁剩下的受伤人员。

    门派的三个炼虚剑修也毫不客气,一点都没有把他们当做伤员来对待的意思。

    万剑谷的炼虚伸手,厉阳子手中的神鹰剑落到他手中。

    将神鹰剑丢出,重新化作巨鹰,不过这一次,就不是让万剑谷的剑修坐在神鹰的背上了。

    神鹰将万剑谷的剑修包裹在其中。

    如果里面有人敢有异动,要面对的就是炼虚剑修的雷霆之怒。

    “蜀山。”万剑谷炼虚说了一句,神鹰振翅,飞往蜀山剑派的方向。

    星剑派那边则是多看了擎天剑门一眼,也前往蜀山剑派。

    场上还剩下藏剑山庄、昆仑剑池、听雨剑阁还由擎天剑门。

    雨没有下,但气氛极为糟糕。

    特别受伤的云从飞出来,一脸震惊地问发生什么事情之后。

    “我希望,此事跟擎天剑门无关。”过了好一会儿,听雨剑阁炼虚才说道,目光落在唐洛身上。

    擎天剑门尴尬之处也就在这里。

    首先,岳无双跟蜀山的变化扯上了关系。

    其次,就是唐玄奘了。

    现在回想起来,唐玄奘刚才的行为,简直就像是为那些非剑修的暴起做准备一样。

    里应外合?

    好像很有可能。

    “看我干吗,难道你怀疑我是非剑修卧底?”面对炼虚剑修的目光,唐洛毫不弱势,理直气壮,“你看过我这么嚣张的卧底吗?”

    我是个演员。

    “……”

    有这么一瞬间,大家觉得唐洛说的好有道理。

    炼虚剑修不置一词,这种争辩毫无意义,就算有,也不该由他来跟争辩。

    听雨剑阁掌门声音嘶哑:“你刚才那么做,是为了什么?”

    雷正阳皱眉,没有帮唐洛出面,刚才的行为,的确要给一个交代。

    “你们一块上,可以节约时间,说得很清楚,怎么就听不懂呢?”唐洛说道,“如果你们肯按照我所说的,一块上,损失就没有这么严重了。”

    “……”

    如果他们不在剑峰上,两个元婴、一个化神的自毁可伤不到他们。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听雨剑阁的那个化神修士在战斗时候自毁,所有的化神剑修估计都会受伤。

    断一指,伤十指的区别吧。

    “这就是你的解释?”听雨剑阁掌门脸色泛起异样的血红。

    “明明是你们门派的人搞事情,怪我咯?”唐洛说道,“我的解释就是我太强了,所以不打算浪费时间。”

    “再说,我是不是剑修,你看不出来,你们的太上长老难道看不出来?”

    “……那个人,我看他就是剑修。”听雨剑阁的炼虚长老说道。

    那个化神修士,加入听雨剑阁,立下汗马功劳。

    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非剑修的卧底。

    而且,炼虚长老们也没有看出端倪来。

    非剑修的隐藏手段,可见一斑。

    既然那位化神能够隐藏,唐玄奘自然也可以隐藏。

    “既然你自己都错了,哪来的脸怀疑我?有证据就拿出来,没有证据就滚一边去。”唐洛毫不客气。

    我真的是卧底,可这些事情跟我毫无关系。

    作为一个卧底,唐洛的梦想非常朴素,就是卧底卧成掌门。

    除此之外,帮助非剑修搞事情?不存在的。

    虽然我是卧底,但我是个好卧底,我自己给自己机会,选择做一个“好人”。

    听雨剑阁的炼虚看向唐洛,发出一声冷笑:“多少年了,还没有人敢跟我这么讲话。”

    “现在有了。门派遭难,你难辞其咎。”唐洛说道,“倒是可以发难一下,将我派也拉下水,来‘弥补’一点‘损失’。”

    “无知小辈,当真要找死不成!”

    听雨剑阁炼虚身上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他的身边,黑色的裂痕蔓延开来。

    冰冷异常,那是他的剑意。

    “就凭你?”

    没等擎天剑门的炼虚说什么,唐洛身上便爆发出了一股极为磅礴的剑意。

    如果说,听雨剑阁炼虚散发出来气息,像是一柄冰冷的利刃,架在脖子上,轻轻拉动着。

    唐洛散发出来的气息,如同四面八方,乃至头顶的天空,都出现一座座看不见顶峰的山岳,慢慢碾压过来。

    纯粹的力量,无穷无尽,无可抵抗的力量!

    狂暴、嚣张、放肆、霸道!

    霸之剑意!

    这一刻,在场的剑修们真正感受到了这一“新剑意”的可怕之处。

    也突然明白为什么这家伙一直说别人太弱,自己太强了。

    他说的是实话!

    这剑意,就是唐玄奘放肆的资本。

    它足以让他在化神期对撼炼虚!

    剩下化神剑修,在他眼中,可不就是一群弱鸡?

    “好了,非剑修已经宣战了,现在是自己人内斗的时间吗?”擎天剑门的炼虚剑修说道。

    昆仑剑池炼虚也道:“不要让渔翁得了利。”

    “你们这样,正是非剑修希望看到的。”藏剑山庄炼虚也给了一个台阶。

    听雨剑阁炼虚脸色很不好看,没想到这小子的力量竟然足以跟他们炼虚比肩?

    霸之剑意……简直骇人听闻。

    当然,听雨剑阁炼虚不觉得真的打起来,自己会输给唐玄奘。

    这只是气息、剑意的交锋不落下风而已。

    真的打起来,他在炼虚期已有千年之久,难道还真的怕了一个毛头小子?

    只是,如今情况,要顾全大局。

    “你运气好,等事情了结,你我公平一战,我亲手取下你的头颅。”听雨剑阁炼虚放下一句狠话,卷起剩下的听雨剑阁剑修,飞向蜀山。

    “我们也走吧。”

    藏剑山庄、昆仑剑池跟上。

    剩下擎天剑门,那炼虚太上长老看向唐洛,沉默着,如同暴风雨来前的平静。

    “长老……”雷正阳想要说什么。

    “干得漂亮!”炼虚太上长老突然笑了起来,拍着唐洛的肩膀,“不过下次稍微低调点,没有必要跟那老匹夫对顶,他没多少时间可活了,你的未来就是门派的未来。”

    看得出来,这位太上长老心情不错。

    如果不是神君重伤的消息在,怕是要哈哈大笑,浮一大白。

    “师尊那边……”雷正阳说道。

    “知道。”炼虚长老目光扫过擎天剑门诸多剑修,似乎在警告还隐藏着的非剑修,“走。”

    所有剑修都被他带着走。

    就连飞梭都直接收起,没有动用。

    “你们两个没事吧?”灰雾之间中,第三方开始交流。

    “还好,受了一点伤。”赤精道人和姜尚的声音分别传来。

    两人都受了一些伤,但不重。

    毕竟这两派自毁的是元婴修士,不是化神,如果是化神的话,两人运气不好,都有可能死掉。

    “这是灭剑盟的手笔吗?真够狠的。”猪八戒说道。

    化神修士可不是什么大白菜。

    居然直接这样用了。

    “灭剑盟的势力,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庞大很多。”姜尚的声音略带一丝隐忧。

    能这样用化神修士,只能证明灭剑盟还有更多的底牌、手段。

    打牌一上来就能丢炸弹,那就说明有更多的炸弹。

    “不关我们的事,我们的目标是钥匙,天剑之地。”唐洛说道,心无旁骛,目标明确。

    “也对。”赤精道人说道,“只是……恐怕会有影响。”

    如今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很多事情都要靠后。

    原本以唐洛的功劳,七门大比后,用钥匙进入天剑之地,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现在的话——

    至少要等事情平复大半后,才会重新提上日程。

    “没事,我先当个掌门,天剑之地手到擒来。”唐洛说道。

    “……”

    对于唐洛“蜜汁自信”,赤精道人他们见怪不怪。

    “对了,你们不会被发现吧,接下来肯定会有严查。”猪八戒问道。

    “伪装之法加上封神榜残页,足够了。”姜尚肯定,“绝对不会被发现。”

    “封神榜残页啊。”猪八戒说道,“任务结束后,可以跟我说说残页还有命格的事情吗?”

    “……好。”姜尚答应下来。

    蜀山剑派,位于蜀山。

    哪怕是对于剑修们来说,也是险要的崇山峻岭。

    凡人的话,更是难于上青天,真正的天险绝地,而且除了天险地形外,蜀山之地,还有诸多妖兽。

    蜀山剑派的剑修时常跟妖兽作战,磨练自己的剑术神通。

    在这片区域,除了蜀山剑派外,剩下的门派寥寥无几。

    更多的是各种妖兽精怪,蜀山剑派可以说是危险之地扎根。

    蜀山剑派的山门,也跟门派风格一样,孤高傲绝。

    五座山峰,以铁索相连,便组成了蜀山剑派的山门。

    只是,当擎天剑门赶到的时候,看见原本的五座山峰,已经消失了两座。

    不同于剑峰的断裂,而是彻底的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两处黑色的坑洞,尚有危险的气息弥漫,没有完全散去。

    主峰大殿前的广场上,一道道交错的剑痕,其中一道剑痕甚至将主殿都差点劈成两半。

    一柄布满裂痕,看上去随时都会碎裂的利剑斜刺着。

    周围都是六门剑修。

    那柄剑,属于风闲真人,是他的本命飞剑。

    剑尚在,人却不在!

    在稍远一些的地方,擎天剑门的一个炼虚长老,一个化神剑修脸色凝重地护住一人。

    此人面若金纸,双目紧闭,嘴角还有鲜血,眉头皱起。

    似乎在昏迷中也感受到了极大的痛苦。

    正是神君岳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