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偷香高手 > 第1798章 不是姐妹的姐妹
    一秒記住『笔♂趣÷读→WWw.BiquDU.Tv』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起洗?”李清露红唇微张,一脸震惊的神情,虽然西夏相对南宋那边民风更开放些,可囿于时代限制,依然还是觉得这样的行为太过放浪形骸。

    “我们都这么亲密了,你还害羞么?”宋青书笑道,“在我们家乡那里,情人间一起洗澡是非常普遍的行为。”

    李清露身为一品堂的头目,以往也没少研究过天下这些名人的资料,自然知道对方家乡是武当附近,心想荆州那边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风俗了?

    尽管心中疑惑,她终究还是没有对此有什么质疑,毕竟如今已经是他的人了,这样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也许李清露自己都意识不到素来心高气傲的自己潜意识里其实有着一颗服从强者的抖M内心。

    红着脸默默褪去衣裳进入浴桶之中,没过多久感觉到情郎也进入了桶中,一张脸愈发红润了。

    其实宋青书也有些纠结,和李清露这种是典型的先上车后补票,他也想说点什么来拉近双方关系,但两人之前根本不认识,他想找话题也根本无从说起。

    此时木桶之中水雾蒸腾,李清露因为害羞的缘故,根本不敢正面他,只是远远的靠在另一边的桶壁上,只露出了圆润的肩部以及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只不过此时避免被水打湿,她特意挽起来盘在头上,用一根玉簪固定住,配合着如天鹅一般修长白皙的脖子,更是平添几分高贵之色。

    尽管大半个身子藏在水中,但这水清澈见底,依然能看到她肩若削成,腰若约素,婀娜多姿的背影,不知道是被热气蒸腾还是害羞的缘故,本来肤白胜雪的后背,此时隐隐浮现出一层嫣红之色,再加上肌肤上挂着的一些水珠,当真是白玉镶珠不足比其容色、玫瑰初露不能方其清丽。

    “梦姑,你真美!”宋青书忍不住赞叹起来,果然不愧是天龙八部年轻一代中颜值保三争一的存在,饶是他见惯绝色,此时也是惊艳不已。

    听到之前两人私密时约定的称呼,李清露一直紧张的心情忽然放松下来,轻咬嘴唇回了一句:“梦郎~”

    听到她此刻声音又甜又腻,特别是注意到她回头时眉宇间清纯中流露出一丝若隐若现的媚态,宋青书不由心中大动,轻轻贴了上去将少女搂入怀中。

    “梦郎~”李清露朱唇轻启,吐气如兰。

    宋青书原本寻思着和她多说几句先熟悉一下交流一下感情的,可事到如今索性放弃了,想来想去还不如遵循原著的方法,毕竟感情也可以做出来,原著中和虚竹暗无天日的呆了几天,结果一辈子死心塌地地爱上了对方,还不惜大张旗鼓全天下招亲,来寻找自己梦中的情郎,自己不管哪方面的功夫,应该都不弱于原著中那个傻和尚吧。

    被他一沾身子,李清露整个人都软了,她不知道此事的样子有多么撩人, 很快房间中便响起了水浪拍岸的声音,其中还时不时夹杂着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隔壁正偷听的天山童姥脸色一红,啐了一口急忙离开墙边回到床上盘坐起来开始练功,只不过到底能否专注精神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李秋水倒不像天山童姥那般仿佛被烫到了一般,依旧继续倚靠在墙边,听着隔壁小情侣的种种,思绪不由得回到了当年大理无量山下,那应该是她最快乐的时光了……

    第二天启程,相比于李清露和宋青书的容光焕发,天山童姥却是顶着个大大的黑眼圈,时不时对宋青书怒目而视,这混蛋硬生生折腾了一晚上,快天亮时才消停,结果弄得她练功时差点走火入魔。

    数次张口却有欲言又止,毕竟偷听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她终究还是拉不下脸来说这事,只好一夹马肚,直接跑到前面去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李秋水倒是大方地多,抽了个空拉着宋青书说道:“公子倒是好体力,不过我这位乖孙女碧瓜初破,还望公子怜惜则个。”

    一句话把李清露闹了个大红脸,不由得娇嗔不已:“太妃~”

    李秋水嘻嘻一笑:“傻孩子,这是好事,有什么说不得的,将来你就知道你有多么的幸福了。”她昨晚一开始还一边欣赏隔壁情侣的如胶似漆,一边缅怀自己和无崖子昔日快乐时光,可到了后来她的笑容却僵硬了,毕竟无崖子绝不可能坚持那么久,实在无法将两人联系在一起,昔日的回忆遂告破碎。

    李秋水也不知什么时候回到床上去的,反正浑身烫得厉害,她素来最喜欢美少年,甚至产生了不顾一切去勾搭一下对方的冲动,只不过对方武功太高,她根本奈何不了,再加上他毕竟是清露的情郎,让她好不纠结。

    一路上几人就这样白天赶路,宋青书替天山童姥疏导沸腾的真气,晚上则和李清露躲在房间里充分交流……感情,两人关系再不像一开始那般生涩,很快就像热恋的情侣一般如胶似漆了。

    不知不觉已离开西夏境内很长一段距离了,倒真是应了那个成语——一日千里了。

    这一天一行人在一个湖边暂停下来歇息,宋青书拿出一张地图研究起来:“应该要不了几天就能到嵩州了。”无崖子现在和弟子聪辩先生住在一起,聪辩先生则是居住在嵩州擂鼓山附近。

    “无崖子~”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不约而同念叨起来,一脸兴奋之色。

    只有李清露神色平常,她对祖母这个旧情人向来无感,甚至想到因为他导致祖母忘记复仇更是不满,这一路上幸亏有宋青书陪伴,她陷在甜蜜中方才无暇思索其他。

    “你这番僧,有本事去找我表哥啊,欺负我一个不会武功的女流之辈算什么本事!”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尽管语气听得出主人的恼怒之意,可声音依然是那么轻柔动人,仿佛有一种莫名的魔力,能听得人心旷神怡。

    一行人循声望去,只见远远走来一个高大魁梧的番僧,身后还有一个眉清目秀的小沙弥。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DU.Tv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