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秘巫之主 > 第八百一十七章 人间恶鬼
    沃特·克兰斯顿那让人无语的原则,其实是来自他的父亲“布莱恩·克兰斯顿”。

    灵潮复苏之前的沃特,因为异域血脉的缘故,已经拥有碾压普通起源星人的力量和速度等属性,在他第一次意外泄露力量,差点将同校的一个恶霸打死之后,他的父亲给他上了这道枷锁。

    即便是在临死之前,正直了一辈子的布莱恩仍旧要求他不能杀害任何一个“起源星人”。

    布莱恩坚持自己的儿子可以用任何方法击败犯罪分子、邪恶超凡者、超凡生物等等,并将他们送往执法机关,但沃特·克兰斯顿不能拥有裁决权。

    尤其底限“不能杀害起源星人”,不可突破。

    这可以理解,布莱恩·克兰斯顿作为一个普通居民,他无法看清楚世界的全貌。

    他让自己的儿子坚守原则,既是为了保护他,也是为了保护黑火市。

    只是很可惜,那不可避免给克兰斯顿家带来了厄运。

    除了克兰斯顿夫妇之外,这位“地上之神”先后又失去了叔叔、妹妹、堂姐以及初恋女友。

    沃特·克兰斯顿无疑很强大,他体内的血脉能力,使得他就算什么也不做,完全不进行修行增强,也会随着灵潮复苏直接进入“传奇级”,这很不可思议,但在无垠神秘,这样的种族并不少。

    可惜,就算再强大,也无力对抗整个黑火市的混乱阵营。

    他屡次将抓获的敌人交给执法机构,而那些机构又经常造成罪犯外逃,沃特·克兰斯顿被疯狂报复。

    罪犯成功报复一次,他便要失去一个所爱的人。

    终于,这回轮到他的现任女友“弗丽达·赫西”,黑火市神秘类报刊《地狱火日报》的记者,一位拥有灵媒天赋的超凡者。

    因为长时间追踪报道沃特,最终日久生情,两人成为了情侣。

    厄运也随之降临在弗丽达身上,此刻正踩踏着她头颅的,穿着艳丽紫西装,戴着恶鬼面具的罪犯,其实是沃特·克兰斯顿的“老对手”,尽管他是一位货真价实的普通人类。

    这很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

    “人间恶鬼!”

    这,便是那罪犯的称号。

    他原本是一位高智商的疯子罪犯,拥有极高智慧,在灵潮复苏之前,他已经在西海岸建立了属于自己的“犯罪帝国”,他不在乎金钱、权利或者美人,他就像是在人间玩耍的恐怖魔鬼。

    后来,他发觉了神秘侧的存在。

    尽管只是一个普通人类,但他依旧做到了强大超凡者也做不到的事。

    比如在灵潮初期,他曾经与大名鼎鼎的渎神者牧羊人教派首领“莱克特先生”爆发过一次战争。

    二人旗下都拥有一支“变态连环杀手网络”,双方进行过争端,虽然最终结局是莱克特胜利,但在黑火市辐射范围内,他还是唯一的变态帝王。

    直到沃特·克兰斯顿开始执勤,他首次被抓。

    有小道消息宣称:人间恶鬼其实收到了“神秘畸形秀”、“腐烂之首”两大邪恶组织的邀请,愿意接纳并赋予他强大的力量,但他拒绝了。

    人间恶鬼坚持自己要以“起源星人类”的躯体和方式,击败来自异域的地上之神沃特·克兰斯顿。

    奇特的是,这两大疯狂邪恶的组织并未惩罚他,似乎还提供了一些帮助。

    眼下,就是“人间恶鬼”的又一次表演。

    他踩踏着弗丽达的头颅,恶鬼面具下传来一些模糊不清的呢喃,似乎在赞叹,似乎在可惜,最后语速极快的,开始汇报起了过去他的战绩,他的声音充满着癫狂与嚣张,还有着浓烈的蛊惑味道。

    “所谓的正义、秩序、法律、光明……这一切都是虚无,是谎言,是那些可悲愚蠢的上等人用来掩饰贪欲的工具罢了。”

    “而我,作为一个老师。”

    “这很不可思议,但我真的是最好的老师,耗费了无比宝贵的时间,用来教会我唯一的学生,伟大的正直的地上之神沃特·克兰斯顿,这世界上运转的唯一真理。”

    “第一堂课我就告诉过你,规则是锁链,混乱才是真理,你这个愚蠢的学生不听我的,所以你失去了你的父母,可怜的克兰斯顿夫妇,他们是那么的爱你,却死在了一根生锈的撬棍之下,我的手好疼啊。”

    说话间,他甩动起了另一只手。

    同时,地狱火大道两侧大厦的电子屏幕开始播放起了无比残忍的一幕幕。

    情景再现!

    当初杀死克兰斯顿夫妇的,正是那穿着艳丽紫西装的身影。

    “嘭嘭嘭”

    “呼呼……呼呼”

    暴雨的声响完全无法遮掩那一声声沉重的击打音,以及人间恶鬼那急促的喘息。

    这些画面只是开始,更残忍的景象接着出现。

    “第二堂课,你失去了你的叔叔,以及数百个可怜的陪葬品,爆炸也是让人很迷醉的艺术啊。”

    “第三堂课,你唯一的妹妹,啧啧,我记得她,可怜的孩子有一双纯真又美丽的眼睛,你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宝石般的光芒黯淡下来,这真让人遗憾不是么。”

    “第四堂课,你那个坚强的堂姐,值得尊敬的女警长,死在了一帮匪徒手中,还被栽赃失去了警徽荣耀。”

    “第五堂课,啊,终于轮到那美丽的少女,你的初恋女友,在万众瞩目之下,被献祭给了异域的邪神,差点忘了,这也是我做的,我已经有些忘记她的名字了,好像是叫奥利维亚?”

    ……

    说话间,紫西装身影猛地俯下来,凑在已经有醒来迹象的弗丽达耳边,用诡异的、温柔的语气继续道。

    “坚强的弗丽达女士,千万不要嫉妒,你将会是最后一堂课的素材,无比合适的素材,你将见证所谓的‘正义之子’,一点一点,向着最疯狂、最黑暗的地狱堕落。”

    “而我,将是祂的缔造者,哈哈哈……。”

    就在人间恶鬼呢喃之时,地狱火大道尽头处,那道被大量头颅包裹、啃噬的身影。

    几乎是在一秒内,他被那些屏幕上不断回放的画面,刺激到完全失去理智。

    “啊!”

    愤怒到极致,悲伤到极致的怒吼,自沃特·克兰斯顿口中发出。

    如果是其他时候,陷入这种状态的沃特,瞬息就能毁去大半个黑火市。

    但此刻,他做不到了。

    人间恶鬼的安排没有出现任何意外,那一颗颗由“腐烂之首”资助的头颅,在一次次啃噬间,将沃特·克兰斯顿体内的力量吞噬殆尽。

    此时的地上之神,只剩下一副骨架。

    他在地狱火大道灯光照耀处,如同战神般的躯体仍旧笔直站着,但大部分血肉都消失了,下半躯体只剩骨头,上半身也支离破碎,露出仅剩的一颗心脏,半张脸,艰难维持着生命。

    “咔咔咔”

    让人牙酸的声响,来自他的头颅处。

    那些腐烂头的利齿,正试图攻克他的头盖骨。

    伴随着沃特·克兰斯顿的嘶吼,炽烈的黄光爆出,那是一种磅礴,充斥着正义的力量。

    但力量的源头已破灭,黄光飞快黯淡下来。

    沃特如同濒临死亡的野兽般,用剩下的一只眼死死盯着处于“守护罩”中的那道艳丽身影,以及被他踩踏在脚下的心爱之人,他一点一点往前面挪动,拖拽着身上数十颗狰狞头颅,污血在雨水中化开,渲染出一片血海般的景象。

    眼看着沃特·克兰斯顿并未爆发出强大力量,人间恶鬼似乎极为失望。

    那面具下开始哼唱起了无名歌谣,同时那艳丽紫西装甩动起来,他跳起了让人毛骨悚然的踢踏舞,等待着沃特·克兰斯顿的靠近。

    “来吧,向着你的心灵导师走来吧,只要你触碰到我的衣角,可怜的弗丽达就不会死。”

    这轻声响起的话,让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沃特·克兰斯顿爆发出了最后的力量,他疯狂挪动着,伸出自己被啃噬干净的手掌,穿过那薄薄的护罩,试图抓住那曾经让他无比厌恶的紫色西装。

    但下一秒,他那颗浑浊眼球内映现出的画面却让沃特彻底疯狂。

    就在他触碰衣角的瞬息,那涂着紫色指甲油修长手掌握着的怪兽枪械“魔鬼的嘲弄”,对准了醒来的弗丽达·赫西,仿佛凝固的画面,火焰自枪口内迸发吗,足以杀死一位强大灵媒的除灵子弹击中了那颗美丽头颅。

    “嘭!”

    让所有观众疯狂愤怒的一幕,无情发生。

    伴随着枪响,弗丽达的神色凝固,她的头颅重重与满是污血的地面碰撞在一起,那双坚强、美丽的眼眸,渐渐开始失去光彩。

    沃特·克兰斯顿疯了,他仅剩的眼球里面,那涂着紫色指甲油的手掌与弗丽达那凝固的脸交汇在一起,彻底凝固在他的心灵深处。

    他张开了嘴,却无法再发出怒吼。

    他的面前,一张恶鬼面具出现。

    “嗒哒,来自老师的惊喜。”

    “喜欢么,哈哈哈……。”

    癫狂的笑声没有维持太久,因为他渐渐发现,沃特·克兰斯顿快要死了。

    大量、戏剧中会出现的“临死爆发”的场面并未发生,在弗丽达·赫西死亡的瞬间,沃特·克兰斯顿的“灵魂之火”也终于失去了最后一点支撑,他无声怒吼着,任凭自己的骷髅躯体倒向弗丽达。

    穿着紫西装的人间恶鬼并未阻止这一幕,他无比失望的摇晃着头颅,旋即张开双臂,看向那仍在倾泻暴雨的幽暗天空。

    轰隆!

    轰隆!

    让所有人无比瞩目的画面,两个虚空门户同时洞开。

    一道门户内,传出无比诡异的童声歌谣,各种畸形身影闪过。

    另一道门户,则是一个腐烂的世界,恶臭恐怖。

    “告别无趣的现实世界,所谓的超凡世界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那么,选择谁呢,我既是可悲的畸形怪胎,也有着腐烂的灵魂……”

    就在那紫色身影陷入苦恼之时,梦幻国度内,斯坦·杜普莱西、阿曼达、泰伦、仙女……所有的梦幻生物,脸上都是怒色,凛冽的杀意自他们每一人体内涌出。

    如果不是唐奇的阻止,只怕更加自由些的斯坦·杜普莱西已经亲自赶往黑火市了。

    而此刻,他们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那已经悬在沃特·克兰斯顿头顶的“梦幻种子”。

    它原本可以早一点落下,毕竟它从一开始就选中了沃特。

    只是唐奇也阻止了它,他初始认为沃特·克兰斯顿不是合适的梦幻眷属。

    因为这位“地上之神”并不是空白的人类,或是异域种族。

    他拥有的血脉力量过于强大,要将他招募为眷属,需要耗费更多的神性力量,且未必可以成功。

    但随着那一幕幕画面上演,唐奇改变了主意。

    沃特·克兰斯顿,或许出乎意料的很适合成为梦幻眷属。

    只是在那之前,他需要先经历一次特殊的“蜕变”。

    正持着“虚无之书”,仿佛可以洞悉命运的伪梦幻主宰唐奇,看着那一道即将熄灭的灵魂之火,缓缓点了点头。

    得到来自主宰的允许,那并不存在五官的梦幻种子,传递来一道欢呼雀跃的念头。

    旋即,它在那进入绝望黑暗时刻的地狱火大道显露了出来。

    无声的,一团无比耀眼、灿烂的梦幻光点爆发。

    轰!

    伟力爆发,地狱火大道区域不管是时间还是空间,都被凝固。

    包括了被迫观众警察们,包括了那些怪物,甚至也包括了人间恶鬼和那两道洞开的门户。

    蕴着浩瀚力量的梦幻光点缓缓融入沃特·克兰斯顿的体内,他原本熄灭的灵魂之火立刻复苏。

    他从最后的绝望中恢复,而后他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让他挣脱绝望愤怒的画面:

    伴随着梦幻光辉的绽放,附着在沃特躯体上的那一颗颗腐烂头颅无比干脆的化作光点爆碎,连一点灰烬都没能留下。

    而本该死亡的弗丽达·赫西,却在一道浩瀚伟岸的声音之后,开始复活。

    她头颅里面的除灵子弹飞出,伤口眨眼愈合,灵动的生命气息重新开始弥漫,鲜活的心跳声音被沃特清晰听见。

    他看着一道温暖柔和,无比梦幻的门户洞开,他的躯体与复活的弗丽达·赫西一起化作两道光团,往门户之内飞去。

    ……

    “沃特·克兰斯顿,你被选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