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秘巫之主 > 第六百六十六章 眷属的初战
    气氛诡异、恐怖的别墅客厅,纯粹由猩红、粘稠血液构成的魔法阵,正在蒸腾出蕴着淡淡甜腥,似是某种金属味道的气体,那些气体好似绳索一般,将魔法阵中央处的三人死死捆缚着。

    被禁锢着的金发女人,死死抱着自己的一双女儿,发出愤怒绝望的咆哮。

    她的名字是瑞秋·杜普莱西,是不可思议的天才演员“斯坦·杜普莱西”的前任妻子。

    她原本是从南方某个偏僻州来的乡下姑娘,在十七八岁时闯荡鹰巢市,梦想是成为一位大明星,像是她的偶像“瑞秋·格林”那样,成为亿万观众的宠儿。

    但现实很残酷,她的容貌很出色,演技却差强人意,只能出演一些无关紧要的花瓶小龙套。

    如果要继续往上爬,她需要付出很沉重的代价,蹉跎十年之后,她几乎快要屈服,直到她遇见了斯坦·杜普莱西,并很快与他堕入爱河,结婚生子,成为无数女影迷羡慕的对象。

    她以为这是她的幸运,但婚后的生活让她很快陷入绝望。

    蜕变之前的斯坦·杜普莱西,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混蛋。

    他的性格缺陷严重,天真任性,肆意妄为,不论是作为丈夫,还是父亲,他都是极度不合格的。

    如果只是这些,瑞秋还能承受,她的性格极为坚韧。

    可很快,真正的“噩梦”纷纷出现。

    作为联邦演艺圈中最特殊的演员,斯坦·杜普莱西每一次表演,都足以引起轰动,同时他身上的那种病态特质,开始吸引一个接着一个的变态影迷。

    这些人,男女皆有。

    而他们的“诉求”也是各不相同,那些情节轻微,只限于骚扰的便算了,可怕的是一些过激的行为,有人为了吸引斯坦·杜普莱西的注意,选择刺杀高管政要,或是他的演艺对手。

    有人,则不断的追踪他的家庭,试图闯入,并留下一些什么。

    有人则干脆想要绑架斯坦·杜普莱西,占为己有。

    ……

    瑞秋原以为随着自己的“前夫”主动堕落,并消失在大众眼中,这一切都会平息,她与一双女儿,能重新过上安稳的生活。

    眼前这一幕,无比残忍的告诉她,那不可能。

    她的绝望嘶吼刚落下,却见那戴着山羊面具的不知名女人,头颅猛地一扭,沿着魔法阵的空隙,大踏步走向瑞秋。

    同时那面具下,一种妩媚,但让人不由自主很厌恶的声音,继续传来。

    “住口!贱女人,你这种贱嘴里面不配吐出他的名字。”

    “你本来是这星球上最幸运的女人,你不但可以面对他,还能享用他的肉体,能与他生下孩子……”

    戴着山羊面具的女人说着说着,似沉浸在了幻想中,声音愈加低沉,让人更加厌恶。而随着她的讲述,其余几个戴着面具的凶手,也都是躯体颤抖,似乎陷入了同样的幻想。

    只是看着她们“表演”的观众们,此刻都是蠢蠢欲动。

    梦幻高塔,投影屏幕之前的三位观众,都处于愤慨的情绪中。

    如果它们此时在那别墅内,那几位变态影迷绝对会引来一轮接着一轮的魔法洗礼。

    同是观众的唐奇,目光径直落在那魔法阵上。

    借助“眷属”的眼睛,唐奇立时看清楚阵法细节,其中最显眼的一道,类似一大一小两颗蝌蚪纠缠在一起的神秘符号,让他即刻辨认出了来历。

    “自称为‘原欲之神’的异域半神级生物,试图掌握‘欲望’神性,从而成就神灵,将自己的名字列入万灵之内。”

    “这几个变态影迷,试图献祭斯坦的妻子和一双儿女,从而获得那头半神级生物的恩赐,将失踪的斯坦·杜普莱西找回来,并赐予她们享用?”

    几个念头闪烁,唐奇便明悟了那几个装神弄鬼的变态影迷的想法。

    如果是梅瑟市时期的唐奇,这种等级的神秘事件,足以让他认真对待。

    但如今,无法让他提起一丝一毫的兴致。

    “虽然原欲之神听起来似乎很强大的样子,但这头半神级生物,从它自始至终都不愿意泄露自己的名字来看,显然比‘愚人船’的前任主人,另一头半神级生物伽法罗还要胆小。”

    “尤其现在魔法阵都还未完全启动,这几个变态影迷,除了为首的那个女人,其余都只能算是低等级超凡者,恐怕都是刚刚脱离接触者范畴不久。”

    “以斯坦·杜普莱西如今的实力,只要谨慎些,足够了。”

    唐奇这般想着时,暗处的阴影中,已重生蜕变过的斯坦·杜普莱西正无比紧张的看着前方。

    陷入危险中的妻儿,让他无比强烈的想要冲出去解救她们,但理智让他暂时压制住了冲动。

    如果只是普通的变态影迷,他已经动手了。

    但莫名的,他从这几个变态身上感受到了可怕的气息,尤其是那个让他无比厌恶的,戴着山羊面具的女人,身上散发出的味道,让他浑身上下都要凸起鸡皮疙瘩。

    那是一种仿佛可以沁入血液,充斥着腥臭的气息。

    趁着那女人沉浸于对自己的幻想,斯坦·杜普莱西微微闭上双眼,开始沟通自己的“主宰”,虽然刚刚成为眷属,就向最高主宰求助,这显然不是什么多么合适的举动。

    但此时此刻,他也顾不得太多。

    作为梦幻国度的第一位眷属,他在杀死那头能演奏“屁股地狱之歌”的怪物之后,其实获得了极为强大的赐予。

    他的躯体获得蜕变,他的脑海中也得到了源自芙洛拉的血肉魔法,后者可是货真价实的,神秘之上的万灵,真爱、肉体与欲望之神。

    但在神秘侧,斯坦·杜普莱西的确还是个新人。

    他不知晓那几个变态影迷有多么强大,会有怎样的战斗手段。

    最重要的是,他不知道那魔法阵后面到底是什么。

    是不是传说中恐怖无比的邪神?

    他冒然行动,会不会使得邪神降临鹰巢市?

    自己的妻儿会不会因此死亡?

    这些念头疯狂涌出,斯坦还能保持冷静,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唐奇即刻收到求助,没有多少迟疑,径直传递了一道浩瀚威严的意念过去。

    “一头恶心丑陋的弱渣怪物而已,不必顾忌。”

    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收到主宰的回应,斯坦·杜普莱西先是一愣,继而面上浮现出欣喜之色。

    他能听出来,自家主宰根本没有掩饰那意念中的不屑。

    仿佛那魔法阵后,让他感觉恐怖无比的气息源头,对于自家主宰来说,只是随手即刻碾死的蝼蚁。

    事实,当然不是如此。

    自称为“原欲之神”的怪物,在神秘中奋斗了漫长岁月,也算是较为知名的半神级存在。

    唐奇如今还只是伪神,自然不可能随意将其碾死。

    但唐奇也的确不在意一头异域半神级生物,他连真正的神灵都切片解剖过了,无法轻易碾死对方,但要击败、驱逐却是轻而易举,若是唐奇狠一点,也可以随意将祂扔给熔炉当点心……

    “嗯?”

    高塔内,似乎因为意念中的某个关键字,唐奇忽而想到了什么,眼眸中浮现惊愕之色。

    就在唐奇陷入思索时,得到鼓励的斯坦·杜普莱西已然冲了出去。

    他原本还想进行一次偷袭,但那魔法阵内,戴着山羊面具的女人,不知何时已经从幻想中醒来,她在表达完自己的“狂想”之后,情绪似终于达到巅峰临界点。

    她猛地掀开山羊面具,逼迫母女三人看着她的脸。

    几乎是立刻的,两个孩子发出尖叫,瑞秋·杜普莱西则死死抿着嘴,眼泪流淌,强忍着恐惧与厌恶,抱紧自己的一对儿女。

    同一时刻,分散在魔法阵周遭的四位变态影迷,也分别掀开了自己的面具,显露出了一张一张,在公众场合足以引起骚乱的恐怖脸庞。

    三女两男!

    他们原本都有着自己的脸,从残存的痕迹来看,都不算难看。

    但此刻,他们的脸都被替换成了同一张。

    斯坦·杜普莱西!

    以类似纹身的形式,毁去自己的脸,替换成了斯坦的脸。

    由于手段粗暴,且两张脸的冲突,使得他们都呈现出比“毁容”还要可怕的效果。

    “看到了么,贱女人,我们才是最爱他的,而你和这两个贱种,是被上天垂青,却不知道感恩的累赘,你们唯一剩下的作用,是献给伟大的‘原欲之神’,让祂喜悦,让祂将迷人的他,重新还给我们。”

    “所以,都上路吧……”

    在变态的女影迷还未说完之前,斯坦·杜普莱西已经动手。

    梦幻国度的第一位眷属,迎来初战。

    他在离开阴影的瞬间,躯体幽光闪烁,无声无息化作一位身手矫健,手中握着一柄窄剑的古代剑客,如同幻影般掠过几人,窄剑一探,将那变态影迷刺向自己妻儿的匕首挑开。

    而后强忍着恶心,一脚踢出,将一时不察的女影迷踹飞了出去。

    “瑞秋,快……”

    “主人!”

    斯坦·杜普莱西对自己的妻儿刚开口,立刻被一道蕴着强烈欢喜的嘶吼打断,同一时刻,四道融合在一起的尖叫声跟着响起。

    他一转头,面对的便是五张与自己一模一样,但扭曲、恐怖的脸。

    三女两男都用疯狂崇拜的目光看着自己,口中不断喊着“主人”,有些胆怯,但很快消失着,取而代之的是疯狂的占有欲望,他们无法压制自己想要扑上来的欲望。

    如果还是人类的斯坦·杜普莱西,此刻应该已经呕吐到昏厥。

    此时他却强忍住,保持住了清醒。

    他知道所谓的“主人”,其实是他那些变态影迷,私底下对他的幻想称呼。

    以前的斯坦·杜普莱西,除了愤怒厌恶之外,无可奈何。

    但现在,他打算做早就想做的一些事。

    他蓦地出剑,蕴着魔力的剑光,将缠绕着他妻儿的“绳索”斩碎,他飞快对着前妻道:“瑞秋,带着摩根和安迪去躲起来。”

    话音落下,他转身便冲向几个变态影迷。

    不,他不承认这些是他的影迷。

    “你们,就只是纯粹的,恶心的变态而已。”

    让几人心碎欲死的话,从斯坦·杜普莱西口中吐出。

    而后斯坦也即刻感受到了代价,为首的女人,显然无法接受自己的“偶像主人”这么看自己,她先是一愣神,而后整个人仿佛崩溃,又滑向疯狂。

    她猛地一抬头,用一种恐怖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目光盯着斯坦·杜普莱西。

    嘭!

    倒飞出去了,大言不惭的萌新超凡者,天才演员斯坦·杜普莱西阁下。

    如同一颗炮弹,砸到墙上,而后掉落下来,口中毫不意外喷吐鲜血。

    而此刻,那魔法阵中央处。

    那原本保持着人类形态的女影迷,现在的形态却是一头异化怪物。

    她的身躯,已悄然膨胀到三米高,衣物被崩碎,但显露出的躯体丝毫不诱人,两条大长腿变成粗壮,且满是肉芽的肉蹄,双手变成双爪,胸腹间除了两粒凸起外,其余都化作板结肌肉。

    她的背后,背脊缓缓打开,如同花瓣般,六瓣肉翅散开,粗壮、鲜红,且长的过分尾巴“嘭”的一声落地。

    这变态女影迷,简直像是一只“怪物化”的蝌蚪。

    其余四人,也跟着异化。

    不过他们都还维持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脸。

    即便听到从“偶像主人”口中吐出的,那么伤人的话,这五人依旧没有放弃那一张在他们看来,完美无缺,堪称上天杰作的脸庞。

    “斯坦·杜普莱西,你……是我们的!”

    无私,又霸道的表白,从为首的怪物口中吐出。

    她一挥手,将正要逃跑的瑞秋母女三人又绑了回去。

    而后,她一步步,仿佛不可匹敌的恐怖存在,走向初战失利的斯坦·杜普莱西。

    ……

    梦幻高塔,忽然察觉到一个关键问题的唐奇,正要进行着冥思。

    却因为三个追剧观众的惊呼,不得不将目光又投向屏幕,念头一动,斯坦·杜普莱西之前的战斗画面自动回放,看着他矫健出手,又痛快倒飞出去的画面。

    唐奇嘴角微微一抽,突然有种学习“熔炉之主”进行咆哮的冲动。

    “斯坦·杜普莱西,你是巫师啊,巫师啊,懂不懂巫师是怎么战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