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秘巫之主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心灵蜕变
    梦幻国度,一片被冰雪覆盖着的荒野,凛冽的风正在呼啸着。

    漂浮着冰棱的溪流与雪白森林的交界处,斯坦·杜普莱西站在雪地里,正一脸呆愣看着自己失而复得的身体。

    他的脑海中,还残留着一秒之前的震撼。

    他能听见那伟大威严,仿佛至高无上的声音,但却无法从中判断出什么,他只能感受到,随着那声音落下,一些不可思议,完全颠覆他以往观念的信息,涌入他的灵魂深处。

    “我被一位伟大存在选中,有成为祂眷属的机会?只要我能通过即将开始的试炼?”

    斯坦·杜普莱西消化着那些信息,同时确认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也不是因为濒死而产生的幻觉。

    他看着从自己鼻子、嘴巴里面呼出的气息,变得白茫茫一片,又看着自己破烂衣物下,因为感知到骤降的温度而产生的,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他快速踏出几步。

    雪地里发出簌簌声响,随着他来到溪流边上。

    他快速趴下来,探出头颅。

    在溪边还未结冰的小水洼中,他看到了熟悉的一张脸,属于他自己的脸。

    邋遢且颓废,也有些苍老。

    但他能感知出来,他如今拥有的躯体比现实中强壮太多。

    “至少没有那一大堆痛苦却不致命的疾病,大概状态像是刚离婚时,在别墅里暴饮暴食一个月之后的我。”

    斯坦呢喃低语时,忽而想起即将被吸入这神秘国度之前,他看过的最后一眼,自己那如同烂泥般,躺在肮脏恶臭垃圾堆中的躯体。

    “我的人生,还能有重来的机会?”

    微弱、不可言说的希望火苗,突兀在他的眼眸中蹿起。

    这一刻,他已经消化了脑海中的信息,完成了世界观的重塑,注意力回到自身,以及所处的环境。

    他忽然感受到了什么动静,径直看向自己怀中,却见一颗好似雪球般,毛绒绒的小脑袋钻了出来,一人一狗,直接对视在了一起。

    蓦然触及那清澈、梦幻的眼眸,斯坦·杜普莱西立时微微一愣。

    一道画面,随即生出,那是雪球选中他时的景象。

    “所以,是你选中了我。”

    斯坦也没想到,让他获得重生机会的,是一只如同精灵般的生物。

    听见“主人”的问题,超过时限却并未崩溃的小家伙乖巧点着头,微微眯着眼,拱了拱自己选择的主人。

    ……

    梦幻高塔,投影屏幕之前,观众依旧有四位。

    贪食、夜兽和妖精,已经将眼前的画面当成是“追剧”,三颗脑袋凑在一起,兴致勃勃的看着,还搬来了许多吃食,一边看一边为它们单方面认定的可爱后辈小雪球加油。

    唐奇在它们身后,同样也放下了真爱寓言,面露期待之色,看着接下来的发展。

    小雪球没有崩溃的原因,是唐奇将它的生命,与“斯坦·杜普莱西”的灵魂进行了绑定,后者的灵魂已被烙印上了梦幻国度的气息。

    如果不计较神性力量浓度的话,他已经不能算是人类,勉强可以称之为神性生物。

    当然,他能否变得强大起来,取决于他自己。

    即便是唐奇,也不会再进行插手。

    若是他的试炼失败,他的灵魂将直接归零,成为梦幻国度中的一粒灰尘。

    “如果只是表面显露出来的天赋和性格,这位天才,但命运悲惨的演员,显然不可能完成试炼。”

    “可他既然能被种子选中,或许在心灵、灵魂层面,有着一些特别的地方。”

    唐奇动念之时,脑海中浮现关于这第一位外来眷属备选的详细人生资料。

    他已成为类似“阿曼达”一样,灵魂完全归属于梦幻国度的生物,他的一切,自然也就归属于唐奇这位主宰。

    斯坦·杜普莱西,父母皆为戏剧表演家,因为过于入戏,两人在斯坦年幼时选择共同自我解脱,且那一幕被斯坦·杜普莱西亲眼看见,他们给斯坦留下了堪称恐怖的戏剧天赋,以及至今无法抹去的心理阴影。

    他少年成名,初次登台,便引起轰动,他的每一次表演,都能让观看者无法自拔,原本随着新时代的到来,电视、电影行业的爆炸性发展,他也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影帝。

    但很可惜,他迷失了,他开始陷入一连串的麻烦中,童年阴影造成他的性格有着严重缺陷,糟糕的性情使得他得罪了可以得罪的所有人,包括自己的经纪人,自己的妻子,一双儿女。

    除了这些麻烦,真正让他堕落,并走向自我毁灭的,是因为他的惊人表演,吸引来的一大群变态影迷。

    其他出色的演员,至多拥有一两位变态影迷,而斯坦·杜普莱西,却有着数量未知,但肯定超过数十人的变态影迷,这些人为了他做出了许多可怕的事。

    “嗯,是一位可怜人,希望演出的那些角色里面,有求生者、拓荒者或是猎人,实在不行,农民也能让你多一点通过试炼的可能。”

    唐奇阅览过“天才斯坦”的前半生,目光重新投向屏幕,同时低语道。

    仿佛就是为了印证唐奇的话,由雪白与灰黑杂色组成的荒野,已经消化了所有信息,开始试着与小雪球相处的斯坦,即刻迎来了第一关。

    他们所处的“荒野”,其实是一个新诞生的节点。

    与其他节点一样,那里面有着恐怖的污染怪物,也有着其他的梦幻生物。

    只是在遇上它们之前,一人一宠需要先生存下来。

    根本没有任何缓冲或者预兆,可怕的暴风雪,降临荒野。

    原本还打算即刻按照脑海中的“试炼内容”,去解决那看起来一点也不可怕的“怪物”,之后获得重生机会的斯坦·杜普莱西,在大自然的威严之前,不得不仓皇而逃。

    一人一宠,躲入森林。

    极为幸运的,他们在暴风雪肆虐下活了过来。

    但也只是活着,要继续维持生存,却没有那般简单。

    数小时过去,暴风雪停歇。

    带着小雪球从临时开辟的树洞里面钻出,不等他打量周遭环境,他的腹中传来“咕咕”声响,清晰无比的饥饿感涌来,斯坦忽然感受到了一个极其严峻的问题。

    “这具身体……会饿?”

    一直怀着期待与兴奋的斯坦·杜普莱西,仿佛被人泼了一大盆冷水,直接坠入冰窟。

    他带着怀疑,以及鼓起的一丝勇气,开始为填饱肚子而努力。

    捕猎?

    虽然有着悲惨童年,但在物质生活上,他的前半生实际极为富足,所以这种实用技能,他自然没有掌握,毫无意外的失败。

    采集?

    不需要专业知识,还涉及心理素质,毕竟不是谁都能吞得下树皮、草叶或是怪异虫子的。

    在折腾数小时之后,又累又饿的斯坦,不得不带着小雪球,又躲回了树洞。

    虽然是魔法生物,但小雪球本就剩余不多的魔法力量,都被唐奇添加了许多限制,不允许它借用魔法,帮助主人填饱肚子只是其中一项罢了。

    森林入夜,气温继续降低。

    斯坦又面临另一个问题,他很可能会被冻死。

    他紧紧抱着小雪球,但从小家伙身上传来的温度,无法帮助他对抗严酷环境。

    他的心底,直接生出无比真实的预兆。

    “如果被冻死了,就真的是死了,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真正的试炼还未开始,我将直接死在起始点?”

    斯坦·杜普莱西如同婴儿般蜷缩在树洞中,四肢渐渐冰冷、僵直,濒死之时,那熟悉的无力感潮水般涌上来。

    他原以为这是个游戏,他作为被选中的勇士,在伟大存在的眷顾下,将很容易完成试炼,成为伟大存在的眷属,并获得奖励……重新复活,并迎来幸福美好又传奇的全新人生。

    “那些充满剧本、不都是这么写的么?”

    “为什么到了我这里会变成这样?”

    “我又要死了,瑞秋说得对,我果然是个一无是处,除了演戏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

    屏幕前,三位追剧的观众又一次发出不满声音。

    在贪食带领下,它们表达着对“小雪球”有这样的主人而产生的愤怒。

    唐奇相信,如果这三个家伙可以口吐人言的话,此刻它们一定会大声咆哮道:“这是个废物,主人,给小雪球换一个好的。”

    与它们一样,唐奇也凝视着那屏幕。

    不同的是,在认真看了片刻之后,他忽然笑着收回目光。

    他最后一眼看到的画面,让他确信,至少这看似简单的第一关,这位废物般的演员,应该能通过了。

    就在唐奇重新开始阅读“真爱寓言”时,那冰冷树洞内。

    即将死亡的斯坦·杜普莱西,他眼眸中的“光”渐渐黯淡,但始终没有熄灭。

    小雪球被限制了许多能力,但它的感知依旧敏锐,它能感受出来,自己选中的主人,即将被活生生冻死。

    汪!汪!汪!

    树洞内,小雪球发出焦急的叫声。

    它张嘴便想要喷出一团火焰提高温度,但它只是“嗝”的一声,吐出了一团黑烟,把自己呛得眼泪连连。

    因为唐奇的限制,它与一只真正的小狗没有太大差别。

    无奈之下,它只能在斯坦周围徘徊走着,不断用小脑袋拱着主人的胸膛,舔着他满是胡渣的下巴,继续竭力的想要突破一些限制,将温暖的光辉传递过去。

    很可惜,它无力违逆“造物主”的命令。

    且由于它的生命已经与“斯坦·杜普莱西”完全绑定,随着后者不断虚弱,灵魂之光即将熄灭,小雪球也将走向死亡。

    它的躯体又一次化作灿烂的光团,蕴着神性的点点星光溢散。

    这次崩溃,它将彻底死亡。

    看着屏幕中出现这一幕,已完全沉浸在该情景中的贪食、夜兽和妖精,互相对视一眼,都是眼泪汪汪的模样。

    而后,贪食那拟人化的五官,挤出一个贼兮兮的表情,对着夜兽和妖精拼命示意。

    三道意念,就在唐奇面前,堂而皇之的交流起来。

    眼看着三个家伙即将行动,唐奇抬手送来三记“控身咒’。

    被固定在原地,僵直看着屏幕时,唐奇的一道意念,也传递了过来。

    “继续看!”

    似乎就是为了印证唐奇的话,那投影屏幕中,即将完全崩溃的小雪球,它步履蹒跚,跌跌撞撞的走向主人,旋即它看着斯坦·杜普莱西那一双即将灰暗下来的眼眸,倏然间泛起了光辉。

    那是一种,仿佛有着某种力量,即刻突破了心灵限制的光。

    在唐奇这位造物主的眼中,他创造出的“神性生物”,正在经历着一次蜕变。

    心灵层面的蜕变,某种程度上,这种变化不亚于一次人格分裂。

    但这是不恰当的比喻,真实应该是他一直被隐藏的特质,此刻正在释放。

    这种灵魂蜕变,使得他突破了唐奇留下的一点限制,原本无法被他利用的神性力量,正形成一条无法察觉的微弱细流,涌入他的灵魂深处,并直接反应在躯体上。

    小雪球忽然发现,它的崩溃停滞了,那些蕴着神性的光点,重新回归它的躯体。

    同时,一双温暖的大手探了过来,将它抱了起来。

    斯坦·杜普莱西,原本即将被冻死的颓废中年,此刻缓缓起身,他的身上,正在发生一些不可思议的变化。

    他身上那破烂的衣物,正变得崭新、平整,且有着华丽质感。

    他原本显得肥胖且苍老的身躯,正在恢复青春,强壮、美好的躯体飞快回归,一张流浪汉般的中年人脸庞,也正朝着青年人转变,那是一张极为英俊的脸庞。

    尤其他的双眼,幽蓝好似宝石,闪烁着让人着迷、沉浸的微光。

    即便是唐奇,也不由发出赞叹,即刻明悟,为什么他初次登台,便引起轰动。

    “这样的一张脸,再拥有不可思议的演技,的确有可能吸引来大量变态的影迷。”

    唐奇动念时,恢复青春的斯坦·杜普莱西起身,并未惊喜自己身上的变化。

    而是满脸愧疚的将小雪球抱入怀中,无比温润,又让人耳朵发痒的声音响起在树洞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