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秘巫之主 > 第六百五十七章 神话与史诗的色彩
    塔塔利亚之林,魔怪们再不复之前的欢乐。他们作为超凡生物,此刻根本无法遏制恐惧,他们一点一点,艰难抬起头颅,看向那光明国度消失之后的漆黑夜空。

    他们看到了,一双眼睛,缓缓睁开。

    谁也无法形容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在注视的一瞬间,几乎所有超凡者都是灵魂一颤,仿佛自己的肉体、心灵都开始自我燃烧,眼角淌落血泪,他们不由自主又将头颅低垂下来。

    脑海中,一道意念诞生。

    神灵不可直视!

    那不是“光明”,是另一位神灵。

    在低垂头颅前的在最后一刻,他们看到一双接着一双,不可知、不可测、不可直视的眼睛,在那无穷高远的虚无中睁开,每一双眼睛内,都有着无法感知的恐怖力量。

    光明国度被信徒们打开,并迎来起源星的可怕影响,几乎是在瞬间被消弭殆尽。

    不具备超凡力量的数十亿民众们,在那一双双眼睛睁开之后,仿佛被集体施放了某种幻象咒,他们不再渴求光明之主的神迹,他们按照原来的轨迹,继续着生活。

    而超凡者们,除了极少数,其余都低垂下了头颅。

    一种荒谬但无比真实的感受,在他们灵魂深处浮现。

    “此时的起源星,正在被神秘之上的万灵注视着,祂们未必都已全部苏醒,但祂们不会让光明之主显露出足以让数十亿起源星人类改换信仰的神迹,祂们既是破坏者,也是见证者。”

    “而起源星上,不管多么强大的超凡者,这一刻都不过是路边卑微的蝼蚁,水中孱弱的蜉蝣,正在被神秘之上,那些不可名状的万灵围观着。”

    ……

    谁能想到?

    光明节会出现这样诡异且恐怖的变化,先是没有给超凡者们任何准备的时间,上来便是光明国度降临。

    正当起源星的超凡者们准备瞻仰一下“光明”的伟岸时,神秘之上的“万灵”纷纷投来目光。

    这一刻,所有超凡者都只能低垂头颅。

    不敢动弹!

    也不敢抬头去窥视!

    但他们的思维仍在运转,更多疑惑诞生出来。

    神秘万灵,苏醒了多少?

    祂们想要做什么?

    光明之主又会如何做?

    作为极少数的“例外”,唐奇并未低垂头颅,他平静的看着此时此刻的起源星,目中并无太多疑惑,也没有太多恐怖的感受,他似乎可以看穿这前所未有的大场面之下的真实。

    “祂们没有全部醒来!”

    “即便是光明之主,也必须借助光明节,信仰沸腾之时,才能真正苏醒过来,其余神灵自是更加艰难,即便有其他主宰级神灵,能与光明一起醒转,也必定是虚弱无比,不可能即刻便掀起大灾变级别的变故,或是战争。”

    唐奇脑海思绪发散时,目中仿佛映照出了大半个联邦的景象,世界正在变得七彩斑斓,各种肉眼不可见的超凡元素都变得活跃起来,它们似乎在迎接着“万灵”的降临。

    但那一双双注视着大地的眼睛,并未给予回应,似也无力给予回应。

    “祂们更像是被邀请而来,是为了见证什么……?”

    唐奇脑海刚生出这想法,随即更多灵感生出,他那一双仿佛蕴着一个“梦幻国度”的眼睛,倏然看向那天穹之上,仍旧存在着,似乎要让出舞台中央,但始终未离开的光明国度。

    它始终在起源星之上,但它似顾忌着什么,与起源星隔着一层屏障,圣洁的、纯粹的光辉洒落下来,隐隐显露出一道伟岸的门户,而在那门户之前,似有什么伟大的变化正在发生着。

    自国度内洒落的圣光,夹杂其中的一片片雪白羽毛,响应着下方大地上,数量庞大光明信徒们的吟唱,星星点点的圣洁光芒从世界各处汇聚过来,就在那门户前,勾勒着什么。

    很快,让唐奇感觉有些熟悉的轮廓诞生了。

    “那是?”

    “轰!轰!轰!”

    不止是唐奇,其余极少数的大人物们,也看到了那一道渐渐成型的身影。

    他与唐奇、拉斐尔一样,也是不久前“荆棘大事件”的绝对主角之一,甚至他的表演时间才是最长的。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高贵而冰冷,他穿着一件无比复杂华丽的金色法衣,如血般殷红的手套和鞋子,他的十指戴满了镶嵌着各种宝石的戒指,他的头顶,是那仿佛由无数不同材质王冠叠加组成,镶嵌着宝石、黄金,象征着至高光明权柄的光明冠冕。

    “查尔斯一世!”

    倏然间,包括唐奇在内,大人物们头颅都是嗡嗡作响。

    各种不敢置信的念头,如同海啸般掀起,如同飓风般席卷。

    怎么可能?查尔斯一世献祭自我,真正的他已经彻底死了,而他的躯体也完全被转化为“堕落的主”,被放逐到了那不知名的异域世界,不可能复活过来。

    大人物们几乎无法自已,不顾可能存在的危险,死死看着那天穹下,那门户之前。

    重新复活过来的查尔斯一世,他依旧冰冷高贵,但不知为何,还给人一种安宁气息。

    他的背后,当第一对唯有天使才有的雪白羽翼诞生之后,圣光与羽毛不断纠缠、汇聚,重重叠叠的羽翼仿佛永无止境般,不断的诞生出来。

    一道不可思议的明悟,突兀在大人物们心灵深处不可遏制的诞生。

    旋即,他们便都听到。

    那与起源星隔着一层屏障,晦暗但伟大的光明国度内,一道至高无上,柔和圣洁的声音,传递了下来。

    所有超凡者的脑海中,都开始回荡一道无比圣洁伟大的神谕。

    “我说,这是新的,圣纪元书的开篇。”

    “我从沉睡中醒来,我见到一位王,他是信民的领袖,他为信民承载罪孽、痛苦、背叛……在死去时,他仍在念诵我的名。”

    “我说,他应该从亡者的国度归来,他将升上我的国,他将成为天使们的王,他将是迷茫信民的领路人,他将是争端的裁决者,他将是罪孽的审判者。”

    “凡追随他,念诵我的名者,都将获得我的赐福。”

    神谕念诵中,众人脑海都浮现出查尔斯一世正在获得的力量。

    圣洁的光辉照耀在他身上,他复活过来。

    他将进入光明国度,成为指引、裁决与审判天使,亦是天使们的王。

    无声的,查尔斯一世睁开了双眼。

    他的左手握着一根镌刻着奇妙符号的路杖,右手持着一柄审判圣剑,他的身前,是一件蕴着恐怖气息的黄金天平。

    大地之上,一座座教堂,一个个家庭内,所有光明信徒们的头顶,都洞开了豁口,洁净的光辉洒落下来,给予他们安宁与健康。

    其中有一些信徒,他们获得更多的赐予。

    他们是查尔斯一世的狂热支持者,他们留着眼泪,趴伏在满是尘土的地面,念诵着“光明”的名。

    唐奇、大人物们和其他超凡者,麻木又震撼的看着这一幕。

    神迹?

    不,更像是上演着全新的神话、史诗。

    这一刻的起源星,仿佛任何事物都被渲染上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奇幻色彩,某种神话正在进行着,而在光明阵营,记录这一切的,将会是一本唤做“新圣纪元书”的经卷。

    眼前的夜晚,是它的开篇。

    唐奇身处其中,他与那一双双神秘之上的伟岸眼睛一起,看着那复活重生过来的查尔斯一世,也不知他看到了什么,嘴角渐渐勾起一抹明显的嘲讽笑意。

    他眨了眨眼,低声笑道:“按照惯例,既然有了赐予,接下来应该就是……惩罚?”

    唐奇似乎成功剧透,他的话音刚落下。

    查尔斯一世忽然抬起头颅,用崇敬的目光看着那伟大门户之内,仿佛在与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对视,他先是欣喜难以自已,而后仿佛遇到了难题,面色疑惑而愁苦。

    他提着路杖,持着圣剑和天平,以所有超凡者都能听到的声音问道:

    “光明吾主,若您的兄弟背叛了您,您会饶恕他么?”

    “轰隆!”

    当这个问题响起,连带着光明阵营的超凡者们,所有超凡者都愣住了,他们感受到更加浓郁的神话与史诗色彩迸发出来,开始沾染下一位“主角”,那是另一位主宰级神灵。

    光明的兄弟,嗯,前兄弟,荆棘之主。

    查尔斯一世的问题,自然便对应着不久前的荆棘大事件。

    所有人不由都期待起了光明之主的回答,那将决定是否会有一场涉及两大神系的可怕战争,即刻爆发出来。

    唐奇也在其中,他甚至肯定,拉斐尔也在“神秘”的某一处,注视着这一切。

    众人甚至在心中替光明阵营,拟定了章节名。

    新圣纪元书,第二回。

    指引、裁决与审判天使问道:“光明吾主,若您的兄弟背叛了您,您会饶恕他么?”

    光明赐下神谕,祂回答道:

    “旧的约说:复仇在我,我必报应。”

    “新圣纪元书,我说,我的兄弟与我有了误解,我不需化解它,我将让祂与光明分离,祂将自光明的国度堕落,祂将去到人间,披上名为‘真理’的外衣……”

    ps:这章写了四小时之久,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可怜兮兮的胖鱼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