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秘巫之主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最后时刻(四千字章!)
    “咕嘟~咕嘟”

    清澈的、泛着磷光的泉水,伴随着吞咽的声响,顺着喉管,进入男人的腹中。

    他的躯体,也开始异变。

    原本狼狈、脏污的躯体,似乎被泉水洗涤过般,忽而变得洁净白皙,一片接着一片,拇指大的鱼鳞生出,层层叠叠,顷刻间覆满了男子的双腿,他的下半部分肢体,在唐奇和阿曼达的注视下,化为鱼尾。

    且那些鱼鳞,如同宝石般,晶莹剔透,又泛着让人无法移开双眼的幻彩光辉。

    男子的上半部分躯体,仿佛被艺术家进行过雕刻,完美到每一道线条、轮廓,都无懈可击,乱糟糟的头发,化为坚韧的灰白色发丝,垂落下来,微微遮挡了一下那妖异的脸。

    哪怕这里是冰冷、死寂的平原,也无法遮掩男子这全新躯体散发出的,那种美丽到极致的光辉。

    “美人鱼?”

    几乎是同时,二人心底腾起这个念头。

    只是这“惊艳”目光刚浮现,下一秒便化为惊悚。

    近乎妖异的美丽,仅仅持续了数秒不到,男子开始腐烂。

    全身上下,浓黄色的脓包、深红色的疮口,那让人无法直视的汁液,都开始滴落下来,更让人惊骇无比的,男子整个人,开始化为一颗又一颗,黄色的“泡泡”,他开始蒸发。

    这诡异万分的变化,男子丝毫未觉,他依旧埋头于泉水中,机械性的喝着水。

    甚至,他也没有看见。

    那坡顶,一头与他一般大,但形体恐怖的怪物,正在缓缓的朝着他爬来。

    这,是一条大鱼。

    它的上半身是鱼,下半躯体却是一根腐烂的脊骨,每一节都连接着一双腐烂的手臂,正一点一点,挪动着自己,最前方,它那颗灰白的,腐烂的鱼头缓缓裂开。

    海草般凌乱、潮湿的红色头发垂落下来,它即将吞噬男子。

    那些蒸腾上来,又在“啵啵”声中碎裂的泡泡,似乎会释放出让“鱼怪”无比欢愉的气息。

    它不满足于只嗅闻味道,它要完成狩猎的最后一步。

    而此刻,唐奇眼眸内,对应的信息碎片溢出。

    【超凡生物:腐爱之鱼。】

    【状态:发动攻击中。】

    【信息碎片一:还算强大的欲望具现体,它喜欢对猎物进行诱杀,它的目标是掠夺猎物与爱有关的欲望,猎物将沉浸于某种特殊的状态,将会在蜕变的某个刹那,骤然腐烂,届时猎物将化为泡沫逝去。】

    【信息碎片二:在那之前,它将先一步将猎物吞噬。】

    【信息碎片三:当猎物,喝下它体内流淌出的液体之后,不论它是否死亡,猎物获救的几率都将下降。】

    ……

    “真是个恶心的怪物!”

    唐奇隔着一定距离,口中吐出这句话。

    而后,他不再与阿曼达并行,而是幻影一般,闪烁着往那土坡而去。

    同一时刻,腐鱼裂开的大嘴已将男子的大半个头颅都吞了进去,它的鳃部更是突兀伸出一双手臂,粗暴的抱住男子,试图将他往喉咙更深处推挤,这“进食”的场面,委实让人无法置信。

    直到下一秒钟,它的进食场面戛然而止。

    一只白皙的手掌,裹着炽烈的光焰,直接落在了“腐爱之鱼”的身上。

    依旧是那种冰凉的,虚无的触感,这次多出了一点潮湿,但这些都无法阻止“燃烧”的到来。

    肥美的燃料,遇上炽烈的火焰,那灿烂的烟花,又一次在黑暗平原内绽放。

    遭遇偷袭的腐爱之鱼,在烈焰中发出无声的哀嚎,有些滑稽的画面出现,自它鳃部破体而出的手臂,又拽着男子的身子,试图往外推,它想要的大概是脱离猎物,以重新进入“虚无”状态。

    那个状态,即便是最弱的“沉默兽”,唐奇也奈何不了。

    可惜,它被卡住了。

    直到被烧死,男子的大半个头颅,还没有被吐出来。

    那一片片渐渐消失的鱼鳞上,一道道生命虚影闪烁,不只是人类,还有其他的生物。

    当鱼怪的躯体彻底消失,一颗“泡沫”腾起,在唐奇眼前啵的一声破碎,一样奇物,自其中掉落,正好落入唐奇手中。

    在看奇物之前,唐奇目光先落在脚下,那正在渐渐复原的男子。

    出乎意料,他活了下来。

    鱼鳞、鱼尾等特征消失,除了因为虚弱,陷入昏迷之外,唐奇没有在他身上看到别的后遗症。

    想起唐奇能快速将鱼怪击杀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这男子过于巨大的脑袋,卡住了鱼怪的喉咙,唐奇不由失笑道:“嗯?头大的人,比较幸运?”

    嘀咕了一句,唐奇没有犹豫多久,意念一动,贪食蓦地“吐”出一个血糊糊的布袋。

    随手又给男子喂食了一瓶普通治愈秘药,给他躯体加了点防护,便将其丢入了胃袋之中。

    “只要我不在这世界内被困超过几天,这家伙应该能挺过去,不至于被腐蚀致死。”

    行云流水般做完这一切,唐奇的目光便落在手中新的奇物上。

    出乎意料,是一瓶秘药。

    以透明的琉璃瓶装着,幽蓝色的液体。

    【奇物:爱之秘药。】

    【品质:极好。】

    【信息碎片一:出产自黑暗平原的特殊奇物,它蕴着怪异腐爱之鱼的精华超凡之力,使用者只需将自己的爱之欲渗入秘药,并将其给任何生命服用,都将让该生命接纳其中蕴含的,使用者所传递的一切,与爱有关的欲望。】

    【信息碎片二:它有着影响界限,传奇以下百分百几率,传奇级生命有一定几率豁免,半神完全豁免。】

    【信息碎片三:它的保质期有一定界限,从数小时,直至服用者死亡,都有一定几率。】

    ……

    唐奇捏着秘药,表情有些怪异。

    之前那一副“存在者面具”,已经让唐奇感受到了这黑暗平原内怪异死亡之后掉落的奇物,有多么的奇葩和诡异。

    现在,更加惊人了。

    一头这么恶心的怪物,却掉落出这样的奇物?

    唐奇刚想思考其中的逻辑,但想了想直接放弃,神秘侧一切皆有可能。

    不过他手中的爱之秘药,倒是让唐奇想起了莎莉。

    之前在温斯顿镇时,莎莉从“树魔怪”那里得了一个“美拉达挚爱汤剂”的配方,某种程度上,与手中的爱之秘药很是类似,只是药效,天差地别。

    他很怀疑,艾丝美拉达本人,就是个母胎单身老宅女,根本没有谈过恋爱。

    这一点,唐奇和伊娃在她的校长办公室内发现的,不适宜未成年观看的漫画,就足以证明。

    “嗯,这东西得藏好。”

    几道念头闪过,唐奇发觉化作“沉默兽”的阿曼达不知何时起出现在身边,毫无异状的,将手中的秘药扔入贪食腹中。

    “走吧!”

    话音落下,二人继续前行。

    ……

    浓郁的、冰凉的雾气内,诡异的场景正在上演:

    一间简陋的房间,四处漏风,但中央处,摆放着一条奢华的餐桌,桌前的高背椅上,端坐着一个全身漆黑的人,他的躯干、四肢、头颅、牙齿……一切都是黑的。

    甚至,他的身上也不存在“衣物”的概念。

    如同阴影的一双手,握着刀叉,前方摆放着银色的餐盘,餐盘上方,一个衣衫褴褛、表情呆滞的年轻男人走来,过程中,他身上绽放出一些微不可察的幽光,而后他变成了一只烤制极好,正流淌着金黄色肥油的乳猪。

    晃悠悠,它来到餐盘前,肥手中捏着一柄切肉刀,“啪嗒”一声,一块诱人的烤肉落下。

    几乎是瞬息,“哧溜”一声,烤肉落入黑影口中,消失不见。

    乳猪无声无息,变回了那个满脸呆滞的年轻男人,他整个人,变得虚弱之极。

    旋即,第二个人走了上来,这是个女人,行走之间,她在幽光内化为一只“烤羊羔”,同样自己捏着切肉刀,给黑影切下来一只羊腿。

    就在那阴影,裹着羊腿,要放入口中的刹那。

    他的身后,一双火焰汹涌的手掌猛地捏住了他的头颅,顷刻间,黑影化为“火人”,房间与餐桌,一点点消失。

    火人在挣扎中,若是舍得放下那条“烤羊腿”,其实仍有逃跑的希望。

    但很可惜,它不舍得。

    灿烂的光芒乍现,旋即化为黑色灰烬飘散。

    幻象散去,唐奇和阿曼达,以及地面躺着的一男一女,显露了出来。

    唐奇扫了眼地面躺着的,被“黑暗平原”从外界捕捉来的倒霉男女,被吞噬了一部分欲望,有些虚弱,且将伴随一些后遗症,但性命保住了,照例被他收入胃袋。

    旋即,他看向手中多出的一样奇物。

    依旧诡异的,那是一副充斥着束缚、封闭气息的灰白项圈。

    【奇物:无欲者的项圈。】

    【状态:正常。】

    【信息碎片一:出产自黑暗平原的特殊奇物,它蕴着怪异‘贪之豺’所拥有的超凡之力,它对任一生命进行束缚,那将剥夺该生命几乎所有的贪婪欲望,届时将该生命将陷入无欲无求的状态。】

    【信息碎片二:它有着上限,传奇以下。】

    【信息碎片三:它同样具备短暂唯一性,在已死的贪之豺复活之前,其余贪之豺将不再掉落此项圈,直至死去的贪之豺复活。】

    没有再多看继续闪烁出来的信息碎片,唐奇捏着项圈打量了几眼,便将其扔给了贪食。

    虽然这一副“无欲者的项圈”,放在神秘侧,绝对算是很稀罕、特殊的奇物。

    但在过去的,不短的时间内,唐奇已经见了许多。

    “一副让人变成咸鱼的项圈,无法再引起我的兴趣。”

    心底嘀咕了一句,唐奇也没有与身侧的阿曼达打招呼,径直往前方走去。

    依旧是“沉默兽”外形的阿曼达,无声无息跟上。

    看二人的默契程度,显然唐奇观测、出手、杀怪、救人……这一套流程,已是熟练无比。

    黑暗平原内,一头头近乎“无敌”的欲望具现体,在被唐奇洞悉“弱点”之后,都成了任由他宰割的猎物。

    当然,这也与唐奇一直在偷袭,且还未遇上过“梅林目录”内记载的,高等级具现体有关。

    一路的偷袭,除了又让唐奇的“收藏”有了巨大丰富之外,还有一些别的收获:

    唐奇作为“领路者”,虽然他吐槽过梅林留下的指引,有欺骗“中二勇者”的嫌疑。

    但随着二人不断的深入平原,唐奇渐渐发觉,那个看起来极不靠谱的辨认路径方式,似乎是……是真的。

    只要他心底,认定前方的路径是正确的,那正确的路径,便出现在他的脚下。

    充满“玄学”意味的赶路方式,有着不错的成效。

    因为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唐奇和阿曼达,开始经历稀薄雾气……浓烈雾气……转而渐渐稀薄……愈加稀薄……二人的脑海,都开始意识到了什么,他们很快便可以离开黑暗平原了。

    唐奇甚至发现,脚下的,原本色调为灰白的砂石,不知从何时开始,开始泛黑,且变得有些易碎。

    雾气内,那种足以浸透骨髓的冰冷气息,也渐渐散去。

    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焦臭味道。

    仿佛,是什么东西在被灼烧一般。

    只听“咔擦”一声,刚刚踩碎一颗黑石的唐奇,似有所觉,蓦地抬头看向远处。

    平原的尽头,最后一层稀薄雾气的缝隙间,铺天盖地的黑红色彩,充斥了空间的一切,作为“熔炉巫师”,唐奇对于那种爆裂的色调所代表的东西,很是熟悉。

    就在一个名字,即将从他脑海中跳跃而出时。

    突兀这一刻,一股洪水、海啸般的冰冷气息,自二人后方涌来,顷刻间将所有的焦臭味道驱散,将二人拖入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可怕的冷雾之内。

    无声无息,唐奇身侧的阿曼达。

    她所化作的“沉默兽”躯体,倏然自我崩溃。

    漫天的石膏耳朵、嘴巴、鼻子跌落,阿曼达重新出现,一副灰白面具落下。

    唐奇无暇去接,面色变得无比严肃,猛地转身,挡在阿曼达身前,眸中“轰隆”一声,太阳熔炉的虚影涌出。

    死死盯着,一道正从后方浓烈雾气内,激射过来的身影。

    它的脚下仿佛附着白光,鬼魅般,上一秒还在极远处,下一秒,却已然出现在了唐奇二人面前。

    强烈到极点的危机预兆,彻底占据了唐奇和阿曼达的心神。

    “逃出去!”

    没有任何犹豫,唐奇猛地对阿曼达低喝道。

    而他自己,直接站在前方,睁着双目,不闪不避的,与那一道有着与人类一样“躯壳”,但毫无人性,而是充斥着冰冷神性的身影,对视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