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玄幻小说 > 秘巫之主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我的主人(四千字章!)
    “住嘴!”

    具备某种巨人血脉的超凡者,因为血腥的画面以及美人的尖叫,变得愈加心烦意乱,他怒喝一声,一拳砸出,径直将刚刚才醒转过来的美人又一次砸晕了过去。

    就在这大汉打算趁机深呼吸,调整体内沸腾的血脉,转而保持冷静时。

    突兀的,那颗滚落在藤蔓荆条中的头颅,倏然对着大汉做出了娇羞神色,她那甜美的萝莉音也跟着传来。

    “强壮的主人,你捏痛人家了,能帮我把头放回去么,很快我就会恢复过去,继续为您服务。”

    “呼~”

    大汉刚急促起来的呼吸,猛地停顿。

    他的头颅缓缓低垂,惊悚、恐怖的目光落在那还在朝他抛媚眼的女郎向导头颅上。

    由于门户敞开着,其余恢复冷静的超凡者们,此刻都能看到那一直展现出霸道威严气势的大汉,他接近三米的躯体正在颤抖着,一颗颗豆大的汗珠顺着古铜色的皮肤滚落下来。

    砸落地面,碎裂开来,仿佛是大汉的心脏。

    在到达某个临界点之后,他的躯体,以及灵魂,都被一道道蠕动的阴影缠绕着,拖入了某种可怕无比的状态。

    “啊,都是幻觉,这些都是幻觉,别想骗我。”

    “轰隆”

    爆发了,大汉仿佛是在与一生之敌进行战斗,他体内的气血沸腾,殷红的血汗疯狂流淌,双手巨剑被他挥舞起来,迸发出一道道密密麻麻,笼罩一切的剑气网络。

    所过之处,不论是特殊的睡床,或是床上的生灵,或是那诡异的向导,都在无休无止的切割中变成了粉末。

    连带着大汉自己,他是无差别攻击的。

    也便是说,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这位可能是超凡者中最强者候选人的大汉,他将自己杀了。

    “这……?”

    此时此刻,其余超凡者都愣住了。

    他们看着眼前让人惊骇无比的画面,感受着走廊内,每一幅油画下方的诡异房间内传递出来的混乱味道,那种歇斯底里的疯狂,正如同是恐怖的剧毒,充斥着空气,正不断往众人体内渗透。

    已经渐渐恢复神智的超凡者们,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

    他们追逐宝藏,这不是他们闯入的第一个“藏宝地”,但绝对是最让人惊悚,且恐惧的。

    再冷静的人,这一刻的脸色也变得无比难看。

    后方,唐奇头颅微微一侧,看向红帽少女。

    她嘴角的嘲讽之色渐渐消失,转而是凝重和一丝没有掩饰的紧张,仿佛有什么可怕的敌人,正在窥视着这里,遵循着体内腾起的直觉,唐奇维持着躯体的凝滞。

    他一动不动,本就完全融入这里的,规则化的躯体,好似空气一般,丝毫生命气息都没有。

    便是在这个时候,最先失态,也是最先恢复的女冒险者桑德拉。她完全不去看笑得动人无比,与圣鹰巢市电影明星有着同一张脸的完美绅士,也没有像那疯狂的大汉一样,做出疯狂攻击的举动。

    她只是缓缓的,自宝山上下来,一步一步,往门外挪移。

    那耗费了她极大的意志力,几步之后,她甚至闭上了双眼,淡淡的白光,自她体内溢出,似乎在协助她抵御着什么。

    当她成功离开那门户内小世界,顷刻间睁开双眼,浓烈的恐惧闪过。

    而在这个时候,那大汉死去的房间内,已经被绞碎的睡床,或是其他的尸体,布置,包括那存在感极弱的腐烂女巫,她们竟然在一点一点复原,仿佛是某种“时光回溯”之类的神奇巫术。

    可怕的是,死去的那位超凡者,他也“活”了过来。

    只是他变成了一道灰白色的影子,维持着生前的模样,不断挥舞着巨剑,迸发出剑气,他的一张脸,好似不断有力量在牵引着,揉捏着,导致发生紊乱,扭曲,与之对应的,是他握着的双手巨剑中迸发的剑气,同样扭曲,无法再将任何物事绞碎。

    “他变成了类似幽魂般的存在,被囚禁在了那个房间内?”

    一道念头,同时占据了超凡者们的脑海。

    没有任何言语,桑德拉当先带头,往走廊更深处而去。

    其他冒险者犹豫了刹那,很快跟了上去。

    他们身后,那些“向导们”齐齐露出诡异的笑容,旋即便呼喊着,也跟了上去。

    她们的举动不能说是安全,但却是没有办法的唯一选择。

    因为“兔子洞”的入口已然被封闭,变成了一堵墙,这恐怖走廊的更深处,或许藏着更可怕的危险,也或者有一条出路。

    大多数冒险故事,都是如此。

    除非他们拥有那种可以直接脱离这里的手段,一些特殊的奇物,或者半神级的强者,勉强可以做到。

    但这里,无一人可以。

    所以他们只能循着已有的路径,再试图从中找到离开的方法。

    初始兔子洞外的那鼠仆,扑克牌士兵,奇特的石膏、缩小秘药,都不能让他们退缩,但是刚刚经历的那些,却足以让他们感受到里面蕴含着的极致凶险。

    不只是要人性命那么简单,众人心底都腾起一道明悟,刚刚那种疯狂与混乱,污染的是灵魂。

    也便是说,一旦沉沦,他们连成为智慧亡灵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各自施展手段,试图将如同跗骨之蛆般跟上去的“向导们”甩开,也试图将空气中弥漫的,歇斯底里的疯狂污染驱散,他们在挣扎中远去。

    身后,唐奇和红帽少女,如同两尊“不存在”的雕塑,注视着众人离去。

    一秒!

    两秒!

    三秒!

    当超凡者们的身影,彻底没入黑暗。

    唐奇双眼微微一眯,敏锐的感知中,那原本充斥着走廊的疯狂气息,正一点一点变得稀薄起来,并未消散,但只余下了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无法再让一个超凡者,瞬息便失去理智。

    身侧,少女的声音传来。

    “她的目光,移开了。”

    “她?”

    唐奇神色一凛,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一些猜测来。

    在这个特殊的秘境,她最大的可能便是指那位仙境主人。

    若是按照正常的童话情节,如今的仙境主人应该是一位善良纯真的少女,但很可惜的是,这里的每一个“节点”,以及节点内的世界,都与正常没有任何关系。

    这里,有的是扭曲和疯狂。

    如同拎着菜刀砍人的匹格魔怪,或是摩擦火柴点燃蜡烛人的小女孩。

    他前面遇上的这些“怪异”,所掌控的地点,从三栋房屋组成的营地,到一条街,或是一片房屋区域,都不是很大。

    但眼前的节点内,却藏着一个仙境世界。

    而且,还未见到正主,却已经出现了鼠仆、士兵、兔子向导、一扇扇门户后面隐藏的小世界……仅仅从这些“属下”的存在,便能侧面验证出那位仙境主人的强大。

    少女侧头盯着唐奇,顿了一下,又以冰冷的声音,解答道:“嗯,疯狂的……她!”

    说话间,红帽少女无声无息的前进。

    唐奇眸中掠过一抹异色,在感受过刚刚那种疯狂和混乱的气息之后,他有些庆幸一开始没有掀桌子。

    尽管他还未曾与“仙境主人”交锋,但那仙境主人隔空看着“玩物们”的一眼,却释放出那种可怕的污染,唐奇在心底默默进行了对比,如果他全力释放熔炉魔力,或许可以完全抵御污染。

    可一旦与之面对面厮杀,境地将大不一样。

    “很大的概率,我必须动用戴安娜,或者熔炉之主的手段。这个世界的水,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深很多?”

    动念间,唐奇面色平静,好似“幽灵”一般跟上少女。

    该从心而为的时候,便要从心。

    尤其在这里,难得还要找到了一位真正权限高的向导,而且是无污染的那种,不利用起来的话,便太傻了。

    完全由灰白色砖石堆垒成的走廊,仿佛无穷无尽般。

    两人的速度已是极快,却始终没有看到出口,或是任何一个拐角。

    唯一能让唐奇感受到移动的,是两侧墙上,那一幅幅扭曲的油画,以及对应的门户。

    本该紧闭着的门户,似乎因为超凡者们的过去,那些向导们的跟随,导致一扇扇门户全都打开了。

    快速的移动中,唐奇无暇去看那些门户上方悬着的油画内容。

    在一次次眼角余光瞥过去之后,他看到了各种真实、诱惑的画面。

    不论是哪一个门户,里面的内容都不一样。

    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只要是一位超凡者,具备一点超凡之力,都能在里面获得巨大的“好处”。

    从堆积如山的宝藏,到超凡者梦寐以求的各种奇物,秘药,或是武器,乃至于是一些传承,应有尽头,仿佛这里就是一个美丽的、幻梦一般的国度,只要留下来,便能让自己的欲望获得所有满足。

    如果只是“真实幻象”,唐奇并不会多么在意。

    在神秘侧,许多超凡者都拥有独特的方法,可以豁免幻象的迷惑。

    但在这条走廊内,却有着另外一种致命的东西。

    疯狂污染!

    红帽少女是知情者,而唐奇,则能以强大的感知,模糊的感应出来。

    有一尊强大、恐怖的存在,她隔空注视着这里。

    因为她的注视,走廊内才会生出这么多怪异,且那种足以污染灵魂的,歇斯底里的疯狂,才会浓烈之极,即便是那一尊拥有巨人血脉的超凡者,也无法抵抗。

    第一个“中招”的桑德拉,和其他人,之所以能暂时摆脱,恐怕只有一个答案。

    “她,还没玩够?”

    唐奇脑海,生出这个念头时,似有所觉,几乎与前面的红帽少女同时停下来。

    两人的目光,看向前方。

    仿佛有着永恒的昏暗亮度的走廊,终于只剩下了最后一段。

    尽头处,是又一扇门户。

    那上面同样悬挂着油画,但内容却并不扭曲,正相反,不论是从景象,还是笔触,都充满了童真的气息,仿佛用画笔描绘出那一幅仙境的,是一位纯洁可爱的少女。

    之前逃遁的超凡者们,此刻都汇聚在这里。

    他们的速度,全部慢了下来。

    原本落在后面的向导们,不知何时起,重新站在了他们的身侧。

    从两人前方不远处的一位青年冒险者开始,他们正在依次堕落。

    离“出口处”愈近,出现的小世界,便愈加的真实,同时诱惑也愈加的巨大,尤其这一刻,唐奇能感受到出来,那充满了恶意和疯狂的目光,正隔着不知名的虚无,注视过来。

    已经堕落过一次的超凡者们,每一位都仿佛陷入了最艰难的抉择中。

    但很快,他们的躯体和灵魂都被蠕动的阴影缠绕着,往那一个个充斥着真实幻象的房间内拖去,他们的身后,完美的向导们嘴角都勾起诡异的笑容,口中一边说着:

    “尊敬的主人,请和我们一起,取代伟大的仙境之主吧。”

    “嘭”

    话音落下时,向导们关上了门户。

    眨眼间,整条走廊内,便只剩下了一个人,还在坚持着。

    桑德拉!

    那位彪悍的,敢逆推向导的女冒险者。

    她仿佛正陷在泥沼中,紧闭着双眼,一步步朝着终点处的门户走去。

    身侧,那位完美向导笑眯眯的跟着,每走一步,便打开一道新的门户,展现出新的真实幻象,而后进行诱惑力十足的介绍。

    桑德拉不为所动,她体内溢出的白光已经接近极限,正在渐渐微弱。

    就在她即将“油尽灯枯”之时,那恐怖的污染倏然开始散去,桑德拉抓住这个机会,猛地跨出一大步,手掌抓住把手,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将那画着仙境的油画之下的门户打开。

    刹那间,温暖的、圣洁的阳光,洒落在了桑德拉身上。

    她的身侧,向导在痛苦的哀嚎中死去。

    桑德拉的脸上浮现出“劫后余生”之色,她亲眼看着,一个完美的,穿着轻薄衣裙的少女,缓缓从阳光中走过来,她整个人都在发光,她的身后,是美丽、真实,仿佛触手可及的仙境世界。

    如同“仙女”一般,有着一头金发,完美容颜,圣洁到仿佛自天国而来的少女,对着桑德拉伸出双手。

    “欢迎加入,我的世界。”

    当桑德拉与那双纯洁无瑕的手掌触碰的刹那,她不由自主的,呢喃着道:“是,我的主人。”

    “轰!”

    桑德拉身后,唐奇整个人仿佛石化,瞳孔剧烈收缩,仿佛看见了这世间最无法置信的景象。

    ps:第一次被屏蔽,受到了一点影响,找了一些原因,修改了521章,可能是因为过度的描写,以及用了真实童话名字,所以后面真愚会尽量规避,大家容我调整一下。嗯,原版的那一章,大家可以入裙观看,两个群我都上传了。